20姚总裁被打回原形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于这种没有真实性的八卦,钱嘉云挺担心向初瑷知道后的反应?

台里早传遍了,暗地里幸灾乐祸的不少,觉得姚单若是结婚不可能会选择有孩子的向初瑷的,葛玲雨跟他多配啊,门当户对。

这都两家人一桌吃饭了,指不定不用多久就会传出两人订婚或者在一起的消息吧?

很多人都以为姚单只是跟向初瑷玩玩的而已。

恰巧,有几个台里的同事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被路过的向初瑷跟钱嘉云听到了。

“姚单怎么可能会娶她进门啊,他父母不可能会同意他带娶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豪门阔太太哪有那么容易当啊。”

“要是姚单真的要她,怎么可能姚单会跟葛家的人一块吃饭,还是两家父母同时在。”

“她快要被抛弃了吧~”

钱嘉云翻了个白眼,怎么到处都是长舌妇,说个不停了。

那几个说的正爽的同事在看到向初瑷后,忙禁了声,被本人撞见说坏话,着实非常尴尬。

向初瑷在原地站了几秒,淡然的从她们身边走过。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向初瑷面无异常,可正是钱嘉云所担心的,她跟上去,与她并肩站着走,“她们就是羡慕你,一群大嘴巴,对了,初瑷,你问过姚单了吗?”

向初瑷,“问什么?”

钱嘉云,“照片的事啊。”

“没问。”

钱嘉云冷抽了口气,“为什么不问,难道你真的不在意吗?万一……”

向初瑷低垂着眸,看不到她的情绪,“姚单,我对他还是有基本的信任的,只不过小云,他们说的并没有错,姚单就算不嫌弃我,他家的家人就不会吗?”

她跟姚单之间的纠缠,在帝都已不是什么秘密,姚雪都知道,他父母会不知道?

给他安排相亲,不就是最无声的反对吗?

向初瑷抿唇,她不在意都是假的,看到姚单跟葛玲玲和他们的家人一起有说有笑的画面,心狠狠地钝痛着。

她亲眼所见,画面挥之不去,在她梦里侵扰了她一个晚上。

只是她早已经习惯不把情绪表露在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

“初瑷,家庭关系确实是很容易造成一段感情破裂,但姚总裁对你的赤子之心,我这个外人可都看眼里啊。”

“再说,以后你是跟他一起生活,不是他的父母,再说,你这只是猜测,你都没见过他家人啊。”

钱嘉云有点心疼她,她终究因为自己生过孩子的关系而谦卑着,如果是普通点的人家,向初瑷应该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心态,但是这人要是换成了姚单。

如果这个人换成是她,兴许也会这么想的吧。

向初瑷笑笑,不想继续说这个话题。

晚上,云云在做作业的时候,一直发现她妈妈心不在焉的盯着手机看。

“妈妈,你是在等姚爸爸的电话吗?”

向初瑷怔了怔,“没,妈妈只是在想些事情。”她没想到,自己在家里,反而什么心思都显露了出来,若是她母亲在,指不定什么都看穿了。

好在她参加完温桐的婚礼,今天跟河安镇几位乡亲一起回去了。

云云看了她一会,声音甜脆的说了,“妈妈,你要是想姚爸爸就给他打电话呀,他肯定会很开心的。”

要给他打电话吗?

向初瑷想了想,心里更是难受,他会不知道网络上传的谣言?而且今天,他一整天都没有联系她。

“什么姚爸爸,云云,他不是你爸爸。以后,别这么称呼了,知道吗?。”

他,一直都不是云云的爸爸,他们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云云眼睫毛抖了两下,垂了下来,很难过的样子。

“哦,妈妈,云云,云云知道了。”云云低下头,豆大的泪珠掉落在作业本上了。

向初瑷不明白女儿为什么哭,她自己跟着慌了,“云云……”

云云哭的很伤心,大喊了一声妈妈就扑进了她怀里。

她真的好喜欢姚叔叔,姚叔叔为什么不能是她爸爸,姚叔叔还说过要照顾她和妈妈的,可是妈妈看起来好伤心。

云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只要向初瑷这样,她就觉得很悲伤。

向初瑷眼睛发红,抱着她,轻抚着她的背。

云云的作业最后是写不成了,她哭累了,在她怀里抽噎着就睡过去了。

向初瑷把她抱起来放床上,关上灯,出去了。

出去前,她打了姚单的电话,但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声音:“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她的心,跟着冰凉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向初瑷接到了超云的电话,超云跟她解释了网络上大V说的那些都是无稽之谈,让她不要介意。

“姚单呢?”

超云也不知道总裁去了哪里,他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姚单不在,忙着公司的事,他无暇去查姚单去了哪里,后来是姚雪跟他说姚单坐飞机去了B市。

“向小姐,我们总裁那晚接到电话突然就离开了,不知什么原因去了B市。”超云说到B市的时候,语气稍微停顿了下。

B市?

向初瑷呼了口气,并没有问什么,“我知道了。”

“向小姐,关于网络上的事,你真的不要相信,我们总裁心里面的人,是你,两家一起吃饭真的不是网上那些人说的那样。”

向初瑷哦了一声。

超云就觉得完了,通常,女人越是冷漠,就说明,她越在意这件事。



姚单已经失踪了三天。

这三天里,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只知道,那晚,姚单和自己家人跟葛家吃了那顿并不愉快的晚餐后,还没吃完,中途,他就不知去向了。

当时像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离开的有些匆忙,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超云更是一头雾水的,自己老板去哪儿一声不吭的,公司里的事情全担在他的身上,他忙的焦头烂额。

好在姚雪有过来帮他分担了下不至于累的连吃饭的时间都要挤出来。

在第四天的中午,姚单终于回来了,他回来的消息,超云第一时间掌控。

但姚单的样子,让他一瞬间愣住,向来英俊自信的男人,身上透着一股淡淡的颓废,他有些惆怅若失的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烟。

“总裁?”

好一会,姚单缓缓的瞥向了他,眼睛的血丝很重,他狠狠地吸了口烟,“这几天辛苦你了,过两天,我给你放个长假。”

超云又愣了愣,看着他拿着浴袍走向了浴室的方向。

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姚单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了不少。

然后,他才开始汇报关于某个不负责任的大V在网络上发布有关于姚葛两家吃饭的绯闻。

姚单披上大衣。

一旁,超云,“总裁,你确定不用休息吗?”

姚单问他要手机,超云把自己的手机给递了过去。

在键盘上,熟练的按下了向初瑷的手机号码,拨通之后,他听到了电话那头,她婉扬清润的声音。

“初瑷,是我。”

向初瑷的呼吸一顿,好一会,她道,“你还找我干什么。”

声音低低,听的人颇为心疼。

这么多天,他连为什么消失的原因都不曾告诉过她,在他心里是不是根本没有那么重要的。

姚单听的心难受,本想联系她说明原因,没想到找手机的时候发现掉了,之后,他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给她打电话。

“你在哪,我去找你,我想当面跟你解释。”他的声音略急切。

向初瑷,“我现在不方便。”

然后掐断了电话。

嘟嘟嘟的挂断声响,姚单头更疼了。

超云觉得他们姚总这是还没尝到多少天的甜头又得进去了哄向小姐,拐向小姐的节奏了。

向初瑷把电话挂了放包里,再度进入一家童装店里。

云云穿着可爱的冬裙,扎着小麻花辫子,稚嫩的可爱,钱嘉云把她拉到自己跟旁,跟她一块拍了好多张照片。

钱嘉云余光一瞥,就看到了向初瑷脸色稍微奇怪的走了进来,她猜,刚才的电话,应该是姚单打的。

姚单一消失就是四天,这期间连个信息都没有发给向初瑷,初瑷心里,怎么可能会不介意。

“妈妈~”云云扑着大眼睛看向了向初瑷,往她身边靠去,远离钱嘉云这个热情的怪阿姨。

真是羞涩的孩子。

“怎么样,我挑的都不错吧?”

向初瑷笑着点头,“嗯,这几件都挺好的。”

她今天邀请钱嘉云跟她逛街的目的主要是想给云云添几件新衣服,再过几天,她大概忙着都抽不出身。

把钱嘉云挑的几件不错的都买了下来,辗转去了别家血拼。

途径了一家精美首饰SLG专卖店,钱嘉云似乎是这牌子的忠实粉丝,扯着他们两人就进去了。

向初瑷在店里逛了一圈,倒觉得有个手镯挺适合云云的。

她抱着云云坐在高椅上,背着对着门的方向,跟导购员聊了起来。

钱嘉云拼命地在试耳环的款式,瞧她模样,好像挺多对都挺喜欢的。

没多久,葛玲雨跟着程兰并肩的走了进来。

“程阿姨,我挺喜欢这里的首饰的,你不介意等我一会儿吧?”葛玲雨声音甜美的问。

程兰笑笑,“阿姨陪你一块挑。”

程兰觉得,葛铃雨跟他们家无缘,但怎么说都还是合作了那么多年的生意伙伴的女儿,葛家跟他们姚家交情一直不错。

那次吃饭,程兰是彻底的跟他们葛家讲清楚了,姚单对葛玲雨并没有那个意思,他们做父母的不跟着强求。

当时葛家表现得挺可惜的,至于葛玲雨,还是个识大体的姑娘,似乎对姚单很快就放下了。

但她也明白,跟葛家目前还是不要接触的太近,免得外界传的虚言越来越严重。

这次来商场,她没想到会遇到葛玲雨。

程兰之所以在会出现在这里,最大的原因还是她出来跟朋友见面的时候意外的碰到了向初瑷跟云云。

她是一路跟过来的。

葛玲雨嗯了一声,突然伸手挽住了她的手臂,“程阿姨,你真好”。

程兰呵呵的笑了声。

最先发现葛玲雨的还是挑耳环挑的迷了眼的钱嘉云,修的好看的一字眉轻蹙。

姚单的母亲和葛家的葛玲雨又同台?

看两人相处的情况,程兰似乎对葛玲雨很满意的样子?

“小姐,小姐,这一对您看喜欢吗?”导购员问了一遍,钱嘉云没应,她接着又问了一遍。

向初瑷下意识的抬眸去看她,顺着她的视线就看到了笑着走进来的两人。

她一愣,莞尔了几秒,别过了视线。

程兰脚步一顿,唇边的笑容渐渐收住了,没想到向初瑷跟她女儿云云在这家店里,刚才明明……

过于凑巧,尤其是她身边还跟着一个葛玲雨。

葛玲雨眸光轻而飘忽的扫了一眼,店里的导购员见到有客人,立马迎上去,“欢迎光临,两位需要什么样的首饰呢。”

“我想看看最新款的耳环。”

“好的,这边……”

钱嘉云对着负责她的导购员说了句,“帮我把你店里所有最新款的耳环给我包起来。”

那位导购员一愣,“所……所有?”

钱嘉云把一张钻石卡搁在玻璃桌柜上,“对,全部,重复的都给我包起来,我全要了。”

“好,好的!”

葛玲雨身边的导购员一脸懵,眼里飘过一丝埋怨,就算有钱,不至于阔绰成这样吧,最重要的是,这么阔绰的客户不是她的,还有她刚接待的客人要看的就是耳环~

“小姐,这耳环……”

葛玲雨目光投落在了钱嘉云身上,没关系的扬起笑容,“带我看看项链吧。”

“好,好的。”

向初瑷给云云买了手镯,付了款,就给云云带上了。

云云挺喜欢的样子,从向初瑷的身上下来,跑到了钱嘉云那头,“钱姨姨,你看云云~”

钱嘉云捏了捏她的脸,“这手镯真配我们云云。”

等钱嘉云的首饰包好了之后,离开了SLG。

路上,向初瑷哭笑不得,“你今天这么土豪做什么?”

她知道钱嘉云的家里应该是挺富裕的,但今天她的豪迈壮举,她有些不知所云。

“恶心那个葛玲雨阿。”

向初瑷,“……你还不如把这些钱捐给我养家糊口。”

钱嘉云眯眯眼睛,真不知道

“上回你跟我说在兰苑吃饭你就亲眼见到他们了,怎么这次又这么凑巧的碰上?”

“我可不信世界上有那么多凑巧发生的事,老在你眼前晃来晃去,没毛病?”

向初瑷莞尔,“他们没必要在我眼前乱晃吧?”

就说程兰吧,她因为姚单而有特意的去了解一下,是个很出色的女强人,雷厉风行,若说她真有什么,何妨不找她谈清楚?

然而,她却保持沉默,不知是不是姚单的关系,姚家有所顾忌。

钱嘉云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色,“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说的是葛玲雨,没说姚夫人。”

向初瑷怔了怔,“小云,你的脑洞怎么开的这么大?”

钱嘉云淫笑,“平时阴谋论的小说可没少看。”

SLG店里。

葛玲雨在这家店挑了不少的东西,但她明显偶尔间分了不少的心神,不知心想什么,余光时而会落在程兰的身上。

出了店,葛玲雨像是再也忍不住那般,试探性的问着,“程姨,刚才那位带着孩子的女人,我听人说,姚单跟她,是不是……”

她垂了垂眼眸,姚单拒绝她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向初瑷,但向初瑷什么样的,她特意去了解的,年轻的未婚妈妈。

如果能知道姚家对向初瑷是个怎么样的态度,她是否还有机会?

姚单,第一眼,她确实就相中了,姚单父母本来还不是有意想要撮合他们吗?

她的手本来还搭在程兰的臂弯下的,但程兰不经然得就把她的手给推开了。

葛玲雨猛然间的就抬起了头。

------题外话------

嗯~~~卷卷今天出去浪了,散散心,更新的不多,后天恢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