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你要的起,我很便宜的/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葛玲雨问的无意,可听者有心了,程兰意识到什么后,脸上显然有些不开心了。

一个小辈,居然算计到她的头上来了。

这么提起向初瑷,不就是想知道他们姚家对她的态度吗?

至于方式,用的实在不怎么光明磊落。

还想两全其美,想在他们面前保持她美好乖巧的形象。

程兰并不需要用什么证据去证明自己心中的猜测,光是在这里遇到葛玲雨,她就觉得不可思议,起初以为真是那么凑巧。

她前脚跟着向初瑷来,本是想找她谈谈,姚单不许他们插手他们之间的事,但程兰想,她表个态总行吧,顺便澄清网上传的误会。

谁知,葛玲雨就出现了。

程兰不可能跟她说来这里的目的,只好假装偶遇,凑一块了。

她更没想到,被葛玲雨这么一设计,向初瑷对他们家误会岂不是更深了,以外他们真的有心想要跟葛家联姻。

“玲雨,我们家是不是已经跟你家解释过状况了,关于姚单的事,你就别打听了。”

“这种事阿姨谅你是初犯,不跟你计较,但以后可别再犯了。”

“看在你父母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但姚单就说不定了,你算计我,等于算计了向初瑷,他心里面,最重要的女人就是她了,要是他们感情出了问题,不难保他不会跟你计较。”

姚单是她儿子,可他一旦生气,程兰都害怕,简直像地狱撒旦似的。

葛玲雨的脸色微微苍白起来,“程阿姨,我……”她没办法反驳,如果她还狡辩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程兰说不定就会给她打上虚伪的标签。

其实,向初瑷她找人打听过,是个挺傲有骨气的女人,她便想,姚家不同意他们,向初瑷心里肯定有想法,她便想借姚家跟葛家要联姻的流言,想让她知难而退。

但姚家对向初瑷什么想法,她无从而知,程兰,她私底下还派人跟踪她。

对于钟情的东西她比较执着,她觉得向初瑷配不上姚单,基于这种想法下,她不想放弃。

程兰笑笑,“好了,玲雨,阿姨该走了,你也回去吧。”

葛玲雨低了低头,她分明感觉到了程兰的疏远。

程兰估计以后对她的印象都是停留在一个有心机的女人身上。

程兰走了后,在车里的时候想了想,打电话给姚单说了。

姚单的脸色阴云密布,他这几天一直没联系向初瑷,她已经已经心里不舒服了,还有他不在的时候因为跟葛家吃饭的事没有来得及给她解释,她会不在意?

现在,葛玲雨又给他添了一笔麻烦。



次日,向初瑷就去外地出差了,需要去两天的时间,跟着邹主任一块去,云云,她还是麻烦了温桐的父母给带两天。

忙是真的忙,至于向初瑷收到姚单的短信和电话,两人都没聊什么就匆匆挂了。

“你回来那天我去接你。”

“台里会派车过来接机,我要忙了,挂了。”

又一次,向初瑷给挂了电话。

姚单郁郁的呼了口气,把手机搁在了桌上,“给我查查她在哪个市出差。”

他以为姚单会那么不理性跑过去找向小姐,超云小心地提醒,“总裁,你行程排的很紧张。”已经是不能再拖的那种。

姚单轻瞥他一眼。

超云心颤栗了两下,只好拿出手机派人查去了,没用多久他们整天的行程表她就上交给姚单了。

查的是事无巨细,姚单是知道她在哪里,只是工作的事没办法抽身,他又担心向初瑷在外地危险,只好派人跟着,随时把她的状况给他汇报。

在向初瑷出差的时间,姚单忙碌的把之前落下的工作进度给拉上。

盼着向初瑷出差回来帝都,两天,他过得度日如年,温柔俊雅的男人被磨的耐性都快消没了。

向初瑷回国那天,飞机上,她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手里还拿着一份关于采访后总结的文字报告。

邹主任叹了口气,向初瑷这两天把心思投在了工作上,工作,吃饭,睡觉,搞得他以为自己带出门的是工作机器。

爱情啊,可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它不来的时候天天盼着它来,它来了,痛苦和快乐并存着,偶尔又闹心的很,情绪容易被影响。

“初瑷,你对雷尼夫人的采访有什么看法?”

向初瑷莞尔,“一个前半生活的悲哀,后半生过得快乐惬意的女人。”

雷尼夫人五十几岁,是个作家,她出版的书籍获得过国际文学大奖,她就像是一个知识的学囊,不管你跟她说哪方面的东西,她都能和你侃侃而谈。

能获得国际大奖的作家寥寥可数,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很有采访的价值她身体方面有些小问题,人是请不到台里直接录制个人采访,所以,台里只能安排小组过去。

而邹主任跟着一块去,似乎是想探望一下这位雷尼夫人,两人是旧识。

邹主任,“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懂得给自己机会,愿意去尝试未知的选择,你如果把自己画地为牢,是改变不了任何一件事的。”

向初瑷的心总算平静了不少,“谢谢老师的心灵鸡汤。”

邹主任的严肃的脸愕然就甭了,“要不要再来一碗?”

看到她终于放松了些的样子,邹主任总算松了口气,她的家庭不完美,兴许是她母亲的爱情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不敢轻易去相信,不敢轻易的把自己的全部身心给全搭了进去,加上她又是单亲妈妈,比较敏感。

姚单好不容易才让她卸下心房答应跟他处处,结果又传出姚家跟葛家联姻的传言,更可恶的是,姚单在这么关键要安抚她的时刻,居然就这么消失了好几天,难道不知,时间愈发的久,误会就会更深吗。

再说她这个人,自从有了云云了之后,自己人生,还没有她来得重要。

他的推测基本都是正确的。

白云飘飘,晚上七点,他们准时到达了帝都国际机场。

彼时,接他们的车不是先回电视台,而是把他们送到了远景路,他们台里一个叫元铭的主持人的家里,今天是他的生日,据说要跟交往了三年多的女朋友求婚,台里很多同事都被邀请去给他加油助阵。

电视台很多人都去了,元铭的女朋友是谁,他们都想瞧一瞧庐山真面目。

姚单去电视台守人,还特地买了一束紫色的郁金香,花语:忠贞的爱。

然而,扑了个空,等了一个多小时,人影都没见着一个。

难道向初瑷是直接去接云云了?

结果一查,向初瑷还没有去接云云,更不在家,姚单抿着唇,几天几夜没睡好,他倚着车背,手拿着电话,搭在窗户边上手夹着烟,那烟就这么给烧着,主人却没心思去临幸它,“找找她去哪里了。”

被爱情折磨着的男人,恐怕忍耐快到了极限了。

~

向初瑷与邹主任去到了元铭的家,是一栋很漂亮的别墅,挺大的,周围停放了不少的名车,等他们一进去,向初瑷发现,这元铭的生日派对举行的真不是一般的隆重,来给他庆祝的人除了台里的人,还有很多陌生的人,从他们的着装打扮的行头,像是富家子弟。

邹主任不太喜欢这么嗨皮的场合,甚至可以说是无感。

钱嘉云也在,她被几个人围着,见到了向初瑷之后,对她们也不管,“初瑷,你回来了。”

“元铭在哪?”邹主人问了。

“在二楼打电话。”

于是,邹主任就往楼上去了。

“你不在我真的快无聊死了。”钱嘉云手搭在了她的臂上。

向初瑷,“刚才聊得不很开心?”

“我跟她们都不是一个圈子的人能聊什么,不过都是看在我是钱家人,来巴结我得而已。”钱嘉云嗤了一声,“这元铭的女朋友,应该是个家里有钱的,要不然他一个主持人去哪认识这么多的富家子弟。”

向初瑷恩了一声,不太感兴趣别人生活的事。

邹主任上二楼的时候,元铭刚好跟女朋友结束了通话,“邹主任。”

邹主任见到他,翻着白眼,“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这么欢闹的场合你们年轻人玩的开心就好,把我这个老骨头叫来作甚。”

元凯摸了摸脑袋,一脸歉意的说了,“邹主任,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本来没想邀请这么多人,但我女朋友以为我要搞派对,邀请了她很多的友过来给我庆祝生日。”

“行了,我就过来跟你说一声,我得回去了,你们年轻人好好玩,祝你求婚顺利。”

实际上,今天台里其他领导都来过一趟,都是留下祝福就走了,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起,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岂不是成了他们里面的异类?

别墅一楼的布景很温馨,而二楼被布置的稍微浪漫些,洒满了红色玫瑰,用蜡烛摆成了一个爱心。

邹主任走了,时间还早,向初瑷漫不经心的吃起这里的小点心和水果,旁边坐着的钱嘉云,时而要应付上前搭话的人,而上前搭话的若是男人,通常都是冲着向初瑷来的。

半个小时一过,她都快吃饱了,且都没有在坐下去的耐性。

很快,敞开的大门终于又进来了几个人。

元铭上前,牵住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盛装打扮的很漂亮的女人。

在元铭身后的是他女朋友的朋友,他们都递上了生日祝福。

“怎么元铭的女朋友还认识那种浪荡危险的公子哥?”钱嘉云呢喃一句。

向初瑷在磕着瓜子,她听到了钱嘉云的呢喃,只是她对陌生的人真提不起好奇的兴趣,心里只想着元铭赶紧求婚,她得赶紧回去。

她出差的时候,云云舍不得,据说在她走了之后躲房间里偷偷哭了,好在温桐带着宋宝过去陪她,云云给吸引了注意力。

那个危险的浪荡公子哥进来之后,屋里的对他很是奉承巴结。

“是关少。”

于是,不少人迎了上去。

元凯的女朋友黄依依其实并不认识关睿,她没想到自己邀请的一位朋友千千,她们谈不上多熟,不知她怎么知道自己男朋友要过生日,无奈之下,她便把人邀请来了,没想到她会把关睿给带过来,只见她勾着关睿的手臂,颇为虚荣的。

关家可比这里的人有钱多了,她应该是这么想的。

关睿是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换女人跟换衣服似得,跟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侃侃而谈一番。

那个叫千千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夸赞,“关睿,你好棒。”

这个名字,被向初瑷埋没在心底某个角落,纵使他可能会是云云的父亲,她都不想去记起这个人,恍然间,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她一下就愣住了,有些呆滞。

一个她不想再有任何交触的人此刻就跟你在同一个屋檐下,能不震撼。

向初瑷为了确认是不是他本人,缓缓的抬起头,往那边看去。

只见屋内放置的台球桌,关睿一连三个球进洞,姿势摆的帅气,引来不少女人对他的青睐。

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之后···

向初瑷心沉了沉,还真的是他。

关睿笑着,玩桌球,不过是他为了撩女人特意练得一门特长。

他像是感觉不远处有道看自己目光很久了那般,他摆着姿势,莞尔间抬起了头,视线落在了向初瑷身上后,动作一顿,表情隐晦的发生了变化。

不管过了多久,他怎么可能会忘得了把自己甩了的女人,快到嘴的肥羊突然跑了,他耿耿于怀了好多年,当初若不是他接了他母亲打来的电话,眨眼间她突然就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若是没有那个电话,指不定他那时已经把她给拿下了。

想着翻云覆雨的场面,关睿一直在看着她,眼睛里闪过一丝丝的兴奋,她比以往多了一种女人的妩媚和性感,烈焰红唇诱人采撷,真是个妖精一样的女人。

钱嘉云有所察觉,转头看向了向初瑷,发现她眼眸沉沉,红唇抿着,浑身散发一种冰冷。

好一会,她才收敛住气息,低垂下了眸。

“初瑷,我发现那个关睿一直在打量你,他名声不好的,你千万别跟他打交道,等下你别跟我分开了,总觉得他看你的眼神特别的下流。”钱嘉云小声的叮嘱着。

向初瑷点点头。

关睿肯定是认出了她,不难保证他会不会上来跟她这位前女友叙叙旧缘,她不想跟人渣说话,一句话都不想。

元铭很快在计划之中,把人带到二楼,拿出钻戒跟黄依依求婚了。

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黄依依扬着幸福的笑容答应了,在周遭的人起哄着要接吻的时候,两人不扭捏作态,亲了起来。

“亲的这么难舍难分,元铭,你不走火啊?”

“要不我们下去,给你们时间解决一下?”

有人这么说后,今晚的主角脸红了。

他们怎么有精力应付得了一群老司机。

黄依依答应求婚,接下来才是元铭生日派对的进行时间。

香槟派对,饮酒作乐。

向初瑷祝福了元铭生日快乐之后,吃了一点生日蛋糕,就没有心思再待着了。

“元铭,祝你生日快乐,我得回去了。”

元铭点点头,知道她确实不易留在这里太晚,“谢谢,你怎么回去,要不要我找人送你?”

钱嘉云把手里的蛋糕吃完,忙说了:“不用了,我送她,我开车来的。”

元铭是个挺不错的主持人,很照顾人的那种,像暖男一样挺贴心的,台里人缘很好,“好,你们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发个短信报平安。”

关睿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千千整个人粘着他身上,像是在勾引他,他觉得派对实在无趣,索性就跟她调情了,他本是见到向初瑷的时候已经心痒难耐的了,奈何千千太粘他,他甩不掉,错失了很多机会。

眼见元铭跟黄依依送她出了院门口,他视线一直落在身影娉婷的向初瑷身上,灯火朦胧,将她的轮廓勾勒的神秘柔美。

向初瑷抬起头瞥向了二楼的阳台,发现关睿正在看她,她觉得恶心。

突然她手机传来一阵响,向初瑷伸手摸向了包包,拿出手机,发现是陌生人的来电信息:好久不见,向初瑷,找个时间出来见个面。

向初瑷手一震,深呼吸了一口气,并不吃惊他居然那么短的时间就拿到了她的联系号码,看完,删除。

钱嘉云找出车钥匙,“初瑷你等等我,我去倒车。”

“去吧。”

她站在别墅门口外,忽而,在对面的一辆车,后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人。

向初瑷呼吸一滞,站着不动,看着他迈着流行大步走上前。

是姚单。

一个多星期不见,姚单似乎瘦了,整个人带着疲惫,就如同那一次,他累的半死半活,还出现在她家楼下。

姚单不发一语,伸手就把人揽进了怀里,声音喑哑柔柔,“初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向初瑷没想到姚单一来就把自己给抱住了,抱得紧紧地,她挣脱着,“你放开。”

姚单根本不顾有谁看着,他用脸颊轻轻的磨着她的发丝,“你听我解释我就放。”

“姚单。”向初瑷咬唇,听到他不舒服的声音,心软了几分,但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他,“我现在不想听你的解释。”

姚单感觉到她语气软了不少,唇贴着她的耳朵,哑哑的说着,“我不是故意不联系你,那次我们家跟葛家也不是别人说的那样是相亲宴,普通饭局而已,没多久我就接到朋友亡故的电话,离开了,想联系你的时候才发现手机遗失了。”

那位亡故的朋友大概是姚单这辈子唯一会觉得内疚的一件事。

向初瑷呼吸轻轻的,双手微微攥紧了他腰间的衣服。

姚单轻吻她的耳垂,“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耳垂很敏感,向初瑷抖了抖,她推了推,想了片刻,“找个时间我们再好好谈谈。”他们之间是有很多问题要谈,若是不谈,兴许她心里会很芥蒂,至于姚单在B市有亡故的朋友,听起来像是很重要的样子,若不然,他后半句的语气就不会这么悲重。

“我们可以现在就谈。”

现在?向初瑷撇着他疲惫的脸色,这男人,大概又熬夜工作了吧?真当自己铁大的不成。

“这个点不方便了。”

想想他们之间谈的可是重要事,确实不能轻率,姚单妥协了,“那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嘉云会送我。”向初瑷拒绝了。

姚单一脸受伤。

钱嘉云的车很快停在了他们面前,向初瑷这会儿终于挣脱了他的怀抱,上车之前回头又对他说了句,“你赶紧回去好好休息。”

钱嘉云跟他挥了挥手,加了油门,开车远去。

姚单怔在原地,莞尔唇角过去,不用怀疑,向初瑷是在关心他,想来不让他送她的原因,是因为他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吧,要不然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叮嘱自己多休息。

别墅阳台上的关睿,瞥见姚单的时候,眸色一变。

他跟向初瑷又是什么时候搞上的?

彼时,姚单的心终于没有那么压抑了,突然,他缓缓抬起头,骤然冷的掉冰渣子的眼神就看向了别墅二楼阳台的关睿。

瞬间,关睿便有种被紧紧压迫的不适感。

曾传过两人是好朋友,想来多可笑,他们从认识的开始,就是对手。

姚单他刚到的时候在车里就发现了关睿,一想到向初瑷跟他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不知发生过什么,他有些失了方寸,正想进去找人,向初瑷就出来了。

姚单还没忘记,这个关睿,曾是向初瑷的前任。

关睿得知她的号码之后,给她连续发了两天的信息,昨天晚上,突然打电话给她,她直接掐掉了,把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一束99朵的红玫瑰躺在了她的办公桌上,向初瑷录制节目完回来一看,脸色顿时凝住了。

“姚总裁送的?”钱嘉云凑上前拿了起来看了看,语气稍微有点怀疑,直至看到在花里面的一张卡片,不是姚单送的。

向初瑷沉默一会,“我拿去扔了。”

她扔的毫不犹豫,谁知,她刚把花给扔完,转过身就看到了姚单,他离的不是很远,手里拿着装着吃的盒子。

向初瑷抿了抿唇,“你怎么来了?”

姚单恩了一声,上前,“我给你带了吃的。”

向初瑷倒没拒绝了,伸手接过,“等我忙完这两天,我再找你好好谈谈我们之间的事。”

姚单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轻轻一点,“好,我等你。”

触不及防被姚单占了便宜,向初瑷别扭的刮了他两眼,问题还没解决,他就这般肆无忌惮了。

唇齿留香般,他再次压了她的唇,亲了两下,余光瞥见楼梯间垃圾桶里的那束娇艳的玫瑰花。

跟她呆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姚单才离开的。

车内。

超云问,“总裁,你追踪定位向小姐的实时信息,她知道,恐怕会···”这种科技发展的很先进了,只要把定位芯片装到手机卡槽里,启动后输入要跟踪的手机号码,就会出现她的位置,甚至能够听取她的

想到关睿,他眯着眸,片刻,姚单轻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

他不是不放心她,而是不放心已经缠上她的关睿,关家可不干净,而关睿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跟道上的人接触,他更清楚的知道,向初瑷对他而言很有吸引力,从一个男人的眼神就可以得知。

然而,两天后。

向初瑷忍着一肚子的气,到了姚单的公司。

超云一看,觉得大事不妙,连忙发短信告知在开会的姚单。

她手机里有些重要文件不小心被她删除了,联系了台里的技术员,看能不能够把丢失的资料给找回来,谁知道这么一弄,技术员还告诉她,她被人用追踪系统跟踪定位了。

用的定位追踪器很高级,普通人一般是不可能察觉的到的,因为它是直接通过手机发出的信号定位跟踪的,对于技术人员来说,检测到是件很容易的事。

她听到的时候很讶异,反跟踪对方的信息,给她装跟踪系统的男人,她没想到居然是姚单。

姚单接到短信的时候会开了一半,他看了信息直接把人晾在了会议室里。

回到办公室。

向初瑷坐在沙发上,气的拿起抱枕,就往他身上砸去,“你什么时候给我装的追踪器?”

枕头一砸过来,他手下意识的就接过了,“前两天。”

前两天,难道是因为关睿?还是姚单误以为关睿是她的追求者?

“姚单,你混蛋。”

她的情绪似乎一直都不稳定,再知道姚单在她身边装了跟踪器之后,整个人的情绪给刺激了,眨眼就爆发了。

她压抑了太多的负面情绪,一个人的心理,还没强大到不管别人说什么她做到真的不去在意,她一直都在缓解自己的情绪,不想被影响,但此刻此刻,她顿时觉得自己回国之后遇到的那些事,真是憋屈,憋屈极了。

身为单亲妈妈,整天被舆论诟病,被人瞧不起,她再冷静,再成熟,不代表她刀枪不入,跟姚单纠缠一起之后,她如履薄冰的对待着,但因为他的优秀,别人舆论恶意中伤的更厉害了,歧视,看不起,她之前统统都自己忍受着。

向初瑷真的哭了。

她一哭,姚单就跟着心抽疼着,忙用衣袖子给她擦着眼泪,很快,他的衣袖子都湿了大半,“初瑷,给你装定位系统是因为我怕自己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怕你有什么事,我不能第一时间知道,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面前,你不喜欢,我关了它,别哭了好不好。”

姚单以前觉得女人哭就是一件惹人心烦的事,现在向初瑷哭,他一点法子都没有,自己心里还难受着。

他好不容易让她能够卸下戒备,希望能把两人之间的问题给解决了,没想到,被他一个行为,直接给破坏掉了。

“我不要你了。”

姚单手背青筋隐隐一跳,“初瑷,你可以打我,骂我,就是不能不要我。”

向初瑷狠心一说,声音哭的带着些许鼻音,“我要不起你。”

姚单依然给她擦着眼泪,就当她是情绪低落时忍不住说的气话,他呢喃道,“要的起,我很便宜的。”

向初瑷鼓着嘴巴,再便宜她也不要了,简直就是个大麻烦。

单是他很贪心的,想要她的人,她的身体,她的心···

这些,必须统统属于他。

才看到的希望,眨眼又熄灭了,希望灭的太快,他竟有些患得患失。

姚单觉得老天爷在惩罚他,惩罚他错失的这六年时间。

向初瑷哭的很伤心,没在流泪了,姚单没拦着,就怕他不放她走,向初瑷又气的说糊涂话,给她几天时间冷静,他再去寻她。

超云觉得他们总裁的情路可真是坎坷,面对向小姐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姚单,都不像姚单了。

他小心翼翼把向初瑷当成宝贝对待着,如履薄冰的,深怕伤着她,把所有的温柔都倾覆在她的身上,甚至,连语气,都不敢重一分。

~

向初瑷回到电视台,没想到在在停车场,她的停车位那儿遇到了关睿,他像是专程在门口等着她。

她面对关睿的时候,心非常的平静,“有什么事吗?”

关睿,“短信不回,电话不接,好歹我们有过一段难忘的情缘,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关睿笑的匪气。

向初瑷心一紧,愈发觉得他恶心,“以前的事拿出来说有意思吗?”

关睿意味不明,“聊一聊,聚一聚如何?”

“我还要工作,没功夫搭理你。”

“晚上咯,我来接你。”

“关睿,你有病吗,你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就告你性骚扰。”

向初瑷心情本来就不稳定,她心里面最讨厌,最厌恶的人就是关睿。

彼时,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张嘴就骂,骂完之后不想听到他的生意,抬步就走。

关睿脸彻底的黑了,脸色拧着,向初瑷,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心里十分的不爽。

于是,在她晚上下班的时候,直接吩咐人把她带去了皇家休闲会所。

关睿家似乎跟道上有些牵扯,她以前就听人说过了,在帝都,向初瑷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叫人把她给带走了。

皇家休闲会所。

向初瑷被人带到vip的厢房后,看到厢房里那么多面孔不善的人,她整个人的心有点悬着,真怕自己今晚会栽在他手里逃不掉。

跟他僵持了一段时间,有个自称是经常的女人突然就闯了进来,没多久,姚单来了。

甚至,关睿跟姚单用熟稔的语气打招呼的时候,向初瑷还回不过神来,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分明就不是会有所交际的人。

最后,她没时间多想,宋傲几人就出现了。

一时之间场面变得混乱起来,几个器宇不凡的男人打起了群架,甚至连温桐的老公宋梓辄都亲自上阵了,打架,一个比一个下手狠。

姚单很凶残的对关睿动了手,那架势,仿佛要把他往死里揍那般。

皇家休闲会所,是陆成远的地盘,打完架后,叫了人把他们清走处理,加上他们本身就是手脚不干净,有的甚至留过案底,他们被打的这么惨,医药费没有,连报警都不敢。

而她在混乱的思绪也说了,暂时不想见到姚单,而姚单很识趣的说了句话就走了。

几天后,向初瑷调整好心情,约温桐出来喝咖啡的日子,她把自己唯一的秘密说给了她听。

只是,没想到,姚单,说过给她时间调整心情的男人,居然短短时间都忍不住,又出现在她面前了。

(详细内容请看正文193,194章节,内容有改动)

------题外话------

荐好友文《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文/陈小笑

不小心把前男友的哥哥给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熊宝贝要哭了,生平第一次上俱乐部找“少爷”,竟然误惹上了罗市第一黄金单身汉,男神榜排行第一的于家大少,货真价实,金闪闪的天价总裁于少卿。

“帅不帅?如果比前男友还帅,那就把男友哥哥发展成现男友啊!”

熊宝贝偷瞄了眼身旁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啪嗒,口水滴了下来——

BUT,发展成现男友,伦家,HOLD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