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番外:度假就是要搞事情(一)/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l临近八月,马尔代夫波杜希蒂岛屿。

蔚海蓝天,迎面吹来是清徐的海风,似乎带着点咸咸的味道,海水很清澈透蓝,泛着粼粼的波光。

柔软的沙滩上,已经有不少来这边旅游的旅客陆陆续续的来玩水了。

虽说七八月不是很适合来马尔代夫,因为3—9月会雨季频繁,但有时候,会不会碰上下雨,还是看个人运气的。

明亮宽敞的房间里头,米色的窗帘被拉开,一眼望去就是蔚海蓝天,还有海鸥低空飞过海面,里面的情景却是,地上的银色行李箱打开着,而彼时,站着的高大俊雅的男人,他的手上抓着一套很薄的布料的,类似泳衣之类的。

男人的肤色偏白,碎花性感系列的泳衣被他的手指勾着,他微微抿着唇,把准备换上泳衣下海的温桐拥入怀里,轻声诱哄,“这泳衣不能穿,我去给你买一套。”

温桐侧坐在他的腿上,及腰的长发已经被绑起来,缠成一个蓬松的丸子头,她穿的很清凉,白皙优美的颈项和锁骨吸人眼球,她已经挑的很保守的一个款,宋老板还是不给穿。

宋梓辄亲昵的在她细腻柔滑的肌肤上亲了两口,像是在安抚。

他的唇贴着,温桐感觉被他亲着的肌肤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她推了推他,“那你快去。”

宋老板拿着房卡出去,在度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两套泳衣,买的款式都是挺保守的,但都是最新一季得款式,等温桐换好泳衣出来,坐在落地窗旁边单人椅上的宋梓辄微微抬头,眸色一沉。

那双长腿又白又直,被宽松的短裤裙包裹的翘臀,他没忘记这双长腿是怎么勾着自己腰时的性感模样。

这边天气四季温和,宋老板依然上火干燥的不得了。

温桐才学会游泳,彼时,早已经想要下海扑腾了。

虽然她家是靠海的,但家那边的海在宋梓辄没准备开发前,除了熟悉水性的人才敢下海游泳,他们这些人最多只能在海边沙滩走走,再说,不是住在海边就一定会游泳,男孩子兴许都会,女孩子嫌少有学的。

算算时间,河安镇那边建造的度假村快要施工完毕了。

她擦完防晒油,催促宋梓辄换上衣服,把他们的证件,手机和卡放进手拿包里,拽上他的手,就出去了。

这边的阳光算不上猛烈,温桐穿着防晒衣,太阳眼镜被她架在了头上,在一家冰饮的店点着东西。

而宋梓辄,已经惬意的躺在了沙滩椅上,拿着单反,调着光感,待会若是要给温桐拍照就能省去还要调的时间。

温桐端了两杯冰饮,转过身,便看到了有两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像是在跟宋梓辄搭讪,光感很好,坐在太阳伞下沙滩上的男人有着平时没展露出来的另一面。

平时日,男人都是穿着衬衫西裤,在家就穿着比较休闲的服装,然而,因为出来海边度假的关系,他只穿了一件沙滩裤,露出健美的身材,肤色偏白,但丝毫不影响他身上那淡淡的危险感,太阳眼镜架在头上,一个谪雅的男人顿时多了一种生活的气息。

他光是坐在那,仿佛就比这蔚海蓝天的美景还要引人注目。

他拿着单反,对于上前搭讪的女人,眸色淡漠,难以接近,不知说了什么,两个比基尼的美女一脸遗憾的离开。

温桐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唇角一弯,不管怎么看他,他都会致命的吸引她,而她的心,总是忍不住跳的很快。

端着冷饮回去,宋梓辄似乎发现了她,举着单反就给她拍了一张,于是还瞥见了路过的两个男人,目光一直停在了她的长腿上,接着他们两人还聊上了,像是在夸温桐身材很好。

宋梓辄看似清心寡欲,对什么都不看重,但对温桐,他占有欲浓的厉害。

遗憾的是他带温桐来的不是私人的度假别墅岛屿。

温桐的身材,更不会输于这里任何与一个国外美女的身段,她穿的很保守,但偶尔微风一吹,宽松的衣服下摆被吹起来,露出那柔软雪白的腰肢,更引人想要窥探里面的美色。

等她回来,宋梓辄放下单反。

温桐把饮料放在桌上,他便把人搂在了怀里,拿过自己的短袖衬衫,盖腿。

然后,在旁边沙滩伞下的人突然视线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温桐脸上绯色浅浅,被男人的动作弄得有些羞了起来,“阿辄。”

宋梓辄手勾着她柔软的腰肢,“我后悔了。”

“恩?”

宋梓辄面色淡淡,“海边色狼太多。”

温桐笑笑,“撩汉子的也不少。”

宋梓辄大概明白他的言下之意,海风吹得舒服缱绻,他把人往怀里带了带,手触及她大腿的皮肤,觉得更加的柔滑,大抵是擦了防晒油的缘故。

被衣服挡着,他肆无忌惮的作乱。

温桐得脚趾微微蜷缩,杏眸湿润的看着他,如若不是这沙滩都是人,这谪雅的男人大概会毫无顾忌。

都说是蜜月,浓情蜜意,两人相处,自然少不了情不自禁的时候。

血气方刚的男人差点把持不住,他舍不得的松了手,声音有些低沉的沙哑的说着,“暂时放过你。”

温桐呼吸轻轻,红着脸,把冰饮递过去,“降降火。”

宋梓辄眸里含笑,含住吸管,就这么喝,冰凉的饮料,确实把他升腾起的欲念给降了几分,只不过有温桐在,火气能降几分?

饮料喝了些,温桐就拿出防晒油递给了宋梓辄,“你快擦一擦。”

在太阳下行走,多少要擦些防晒的,虽说男人不怕晒,但皮肤晒伤了,总归不好。

宋梓辄接过,在她唇上啄了一口,“老婆,后背大概要麻烦你了。”

磁哑的嗓音仿佛带着电流,宋梓辄随意的擦着前面,一个翻身,便躺在了白色的沙滩椅上,防晒油又回到了她的手上,她抿了抿唇,把防晒油倒在了手心上,揉搓了两下,贴上了男人后背的肌肤。

宽肩窄腰,怎么看都充满了野性的力量,这宽阔的背,她曾在上面留下过痕迹。

擦完一个防晒油,温桐面红耳赤。

幸好接下来玩水的心态,把那刺激的感觉给磨去了,期间,宋梓辄是给她拍了很多照片,有着玩心的温桐,笑容灿烂的温桐,勾人的温桐···

最安逸的幸福大概是不管做什么,都有你跟着一起。

温桐已经下海,感受海水的湛蓝,海浪拍打小腿时的冰凉。

宋梓辄在沙滩的不远处,继续收录着她的美好。

彼时,一个骑着海上摩托的国外英俊帅小伙对温桐发出了邀请,“嘿,美女,想尝试玩一下海上摩托的快感吗?”

温桐看着眼前金发碧眼的帅哥,他的肌肤被太阳晒得很古铜色,大抵是负责海上摩托这项水上活动的导师员,你可以让他带着你试试在海上飞速得快感,也能让他教你开。

她挺感兴趣的,便问,“多少钱?”

“不收费,我带你玩一圈。”英俊小伙笑的很灿烂。

想来这是对美女的福利?

温桐挑了挑眉,轻笑,“不了,谢谢。”

英俊的外国帅小伙不死心,试着说服,但他想撩的那个气质绝佳的女人已经轻笑着走上了沙滩,随即在她男朋友身旁坐下,而她男人的手已经很顺然的勾在了她的腰上。

阳光很盛,那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像是看了他一眼,黑色深沉的眼眸,透着淡漠。

他摇了摇头,把墨镜带上,开着海上摩托,驶远。

“阿辄,你是不是累了?”温桐突然问。

宋梓辄莞尔,把人一揽,温桐整个人就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人来人往,大家对这情侣之间亲密的举止已经见怪莫怪,但这对俊男美女,自然少不了周遭一顿视线投放。

“我是不是累了,你想试试吗?”宋梓辄无耻的问。

温桐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我在正经的跟你说话。”

他也很正经的在问,但怀里的娇妻面皮薄,这面皮薄偏偏只是还只是对他,宋梓辄说了,“不累,就是太阳还有点大。”

本来心思就浮躁,这太阳一晒,跟火上浇油似的。

“刚才的海上摩托想玩吗?”

温桐的眼睛瞬间亮了,点头。

宋梓辄捏了捏她的脸颊,牵着人的手往租海上摩托的地方去,工作人员为了确保他能够开,若是不熟练,他们都不敢给亲自驾着摩托出海,所以特地让他试了试,而宋梓辄,开着海上摩托轻轻松松的

耍了一把。

工作人员对着温桐道,“噢,你男朋友真帅。”

温桐柔柔的笑着,说了句谢谢。

东西则寄放在了他们那后,即刻,他给温桐穿上了救生衣,带着人跳上了浮在海面上的摩托。

宋梓辄,“抱紧。”

温桐伸出双手搂住了男人的腰,蓄势待发,避开海里的人群,冲了出去。

前面迎来冲力,温桐搂着男人的腰的手不禁收了收。

突然之间,男人一个大转弯,温桐惊险之余觉得很刺激,而这急转弯的猛立,溅起了一米几高的浪花,温桐莞尔间听到了一声咒骂,“damn!”

不同的方向,温桐回眸一看,隐约觉得前面开着海上摩托的外国小伙的身影稍微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不久前邀请她一起玩海上摩托的帅哥?她愣了愣,莞尔,笑了。

后,宋梓辄让温桐坐在了前面尝试开,温桐上手的很快,加着油在海上溜达了一圈,极速的快感,确实能令人心生愉快,很享受。

但车头是很重的,温桐一时半会便觉得胳膊酸了,她停住了油门。

“不玩了?”

“手酸了。”

宋梓辄轻揉了揉她的胳膊,给她缓解绷紧的肌肉,“也好,省点体力。”

温桐,“····”她心惊肉跳了几下。

跟她换回了位置,在海上在溜达一圈,就往岸边开了回去。

这里的水上活动有很多,他们可以逐一逐一的去尝试。

回到岸边,两人接着去浮潜,水底的世界,真的很色彩斑斓。

夜幕逐渐降临,海边似乎还举行了party,欢声笑语,到处都是穿着性感比基尼的美女,不分国界的型男帅哥。

温桐今天玩累了,吃过了晚餐,只想回到酒店好好洗个澡惬意的躺床上歇会儿。

只不过,透着朦胧的浴室的窗门,豪华的浴缸里,两具交缠的身影,那白皙修长的腿勾着男人的腰,隐隐传出女人细细的娇喘。

随着男人一动,浴缸里的水就溅出几朵小花来。

许久,许久···

他用浴巾裹着温桐把她放到了床上,宋梓辄倾覆身子压上,半眯着眼睛的温桐恍然睁开,眼神戒备着,只是双眼水蒙蒙的,勾人的很,她媚声哑哑,“不许来了。”

宋梓辄没应,没被浴巾裹住的颈部线条格外柔美。

男人心猿意马,循着那娇艳的唇再度亲了上去,执着她的手,缓缓地桎梏到了头顶,缠绵不休。

只是这都到了半夜,那软糯的求饶声依然不断,莺莺婉婉。

于是,温桐后知后觉,原来在家里的时候,宋梓辄在那方面算是节制的,兴许是考虑到各种因素,但在如此放松的环境,他便没在压抑着自己。

看着看着电影他能兴起这个念头,游艇上的时候,能兴起念头,更不用说,他们换了住的地方,在四面八方都是被海包围着的水上别墅,只有他们两人,不管是哪一个场所,似乎都能够成为他们一夜春宵的地方。

温桐一开始觉得次数太频繁,只是这样的机会很少,她便随着他疯狂放纵了一把。

还有两天他们度假的日子就要结束,这会儿,温桐陪着宋梓辄日落垂钓回来,天已经黑的彻底,海在黑夜里沉静。

里头,橘黄的灯光柔和。

温桐脸色羞红,指着床上放着的几套性感内衣,“这就是露茜为了讨好你送的东西?”

宋梓辄一脸正经,淡然得很,“恩,她说可以增加夫妻之间的情趣。”显然,这次露茜送的东西很对他的胃口。

温桐咬唇,露茜,真该给她颁发一个最污设计师的奖杯。

~

在马尔代夫一个星期,两人八月四号回国,回国前,他们带了些本地的玩意回来。

彼时,温桐过去母亲那儿接宋宝,正好,白芷素因为平时在小广场里跳舞,结实了不少住在附近的朋友,这把人邀请到了家里,喝着冰糖凉水,聊天。

宋宝好多天没有见到妈妈,一脸郁郁寡欢,任凭别人怎么逗都没见反应。

“这孩子大概是想妈了。”

温妈妈连忙应了声是,温桐不在,宋宝饭量都少了很多,晚上还嚷着妈妈,偶尔睡前还哭闹了,哄了好久才肯睡去。

聊着天,温桐的声音从门口那传来,“妈。”

温妈妈欣喜,“小桐,你回来了啊。”

宋宝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郁郁寡欢的脸有了精神,扑腾着手,“妈~妈~”

温桐进来才发现客厅里挺多人的,勾着笑容跟她们打了招呼。

温妈妈问,“小桐,马尔代夫好玩吗?”

“好玩。”

说着,她把宋宝给抱了起来,宋宝使劲在她怀里扑腾着。

接了宋宝,再待了一会,温桐跟温妈妈讲了不少在马尔代夫的趣事,过了大概快一个小时,温妈妈怕女儿坐飞机回来太累需要休息,便让她先带宋宝回去休息。

温桐嗯了一声。

她走到门口换鞋,就听到屋里面,隐约听到她母亲的朋友说了,“你女儿温桐啊,这一趟马尔代夫回来,脸色红润的不得了,我看,二胎的事不远了。”

温妈妈笑的更乐了,这女儿跟阿辄向来恩爱的不行,这一趟蜜月,没人打扰,那方面铁定是毫不避讳的,要是这出去一趟回来又怀孕的话,她这个做外婆的,铁定要乐坏了。

“谁知道能不能有啊,就怕他们小两口有做避孕措施。”

“避孕措施只是减小怀孕的几率,他们这么恩爱,怀上是迟早的事。”

温妈妈,“也是,最好就能多生几个。”

出了门外的温桐,脸已经红了,她被滋润的有没有这么明显?老妇女,果然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她们似的。

不过,宋梓辄确实有在做避孕措施,想来应该还没有二胎的打算,而温桐的意思则是,等宋宝再长大些了再要第二个孩子会好些。

~

宋傲跟小巧的婚礼前夕。

在帝都的一行人为了参加婚礼,已经陆陆续续赶去巴厘岛参加他们的婚礼了。

宋傲的婚礼同样举世瞩目,听说,婚礼样样都是由他本人亲自挑选,就连婚礼现场,都是他亲自设计的。

宋祁看着在所有人见证下交换了戒指的新郎新娘,“这宋傲的榆木脑子终于开窍了,这婚礼,小巧大概觉得很惊喜。”

至于露茜,在宋傲和小巧过来敬酒的时候,挤眉弄眼了,“我送了一份大礼给你们。”

小巧很单纯,“什么大礼。”

露茜勾了勾眉眼,“晚上你们拆了不就知道了。”

然后,小巧似懂非懂的红了脸,娇羞不已,对着陆成远道了,“成远,你该多管管你女朋友了,老是这么污。”

露茜表示冤枉。

然后,早晓得露茜的意思的人哄堂大笑了。

温桐大概是最淡定了,瞥了两眼露茜,浅浅一笑。

露茜头皮发麻,大抵是自己送给宋老板的东西在他们度假的时候派上了用场,但这穆如春风的一笑,还是把她给哆嗦了一把,她好不容易讨好了宋老板,难道又把温桐给惹了?

陆成远眯着眼睛笑,“露茜宝贝,你这么喜欢送别人大礼,怎么不给我们自己备一份?”

准备喝口酒的露茜给呛的厉害,这陆成远搞什么鬼,搞得他们好像跟真的似的,“你胡说什么?”

陆成远无辜脸,握住了她的手,“我没有胡说。”

露茜颤了颤,想收回来,但陆成远握的太紧,甩不开。

自从他们同居屋檐下后,陆成远时不时就会凑近她,搞得她老以为他想吃豆腐,但是他偏偏什么都没有做。

这一趟,陆叔叔跟陆阿姨都有来,所以,两人时常要待在一块表现的很亲密的样子,而且,两人还要同住一间套房。

这陆成远还真能忍,眼前那么多的波霸美女,他居然看都不看一眼。

晚上,露茜跟赵佳,向初瑷他们喝了不少的酒,不是很清醒的回到了她跟陆成远住的房间里。

浴室有水声在响,陆成远应该在洗澡。

她打了个酒嗝,倒在了床上,脸搁的地方好像不是枕头,又不像是被子,压着不太舒服,她抬起头,手抓起来,睁着眼睛一看,显然是一条男人的内裤,她受不了的啊了一声,酒意醒了不好,气冲冲的敲了浴室的门。

里面的水声一听,露茜抓狂的说了:

“陆成远,你换洗的内裤你都不带,你洗个屁澡啊。”

------题外话------

推荐《猫爷驾到束手就寝》顾南西著:这是重生虐渣文?确切地说,这是腹黑女国师的宠猫日常,是北赢万妖之王的暖榻史。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你身子真暖,以后,为我暖榻可好?”

后来,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阿娆,入春了,我……我难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