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番外:二宝来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宝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朝老师道,“宋宝也帅。”

老师慈爱的附和,“宋宝继承了你爸爸的优良基因,是个可爱的小帅哥。”

“对啊,跟你爸爸一样帅。”老师群体犯花痴。

他帅为什么要扯上爸爸,宋宝嘟嘟小嘴巴,但是跟爸爸一样帅,他又好期待哦,回去一定要好好照照镜子。

抱着这个想法,宋宝很开心的回到了一群小朋友身边,跟他们一起玩耍了。

一天的时间过得特别快,周末,幼儿园有两天不用上学。

到了接送孩子的时间,温桐很准时的到幼儿园把宋宝接回家里。

晚上,别墅气氛很热闹。

宋君庭,宋老爷子,还有宋奶奶都来了,应是要留下来吃晚饭。

宋宝回到家见到他们也很欢腾,看着桌上那些零嘴,他终于无所畏惧。

“太爷爷,宋宝想吃这个。”宋宝倚在宋老爷子的大腿上,手指了指桌上新鲜的芒果干,叫的可甜了,仿佛在他小屁股上有条尾巴一直在晃。

宋老爷子笑的可灿烂了,“好,太爷爷给你拿。”

小孩长相太软萌,压根让人对他严厉不起来。

吃完芒果干,宋宝又想吃桌上别的零嘴,几乎,今天只要他想要吃,就没有大人不给他吃的。

但小孩还知道节制,就是每样都试点。

温桐莞尔失笑,她家的小孩也是知道什么是见风使舵。

热热闹闹的氛围,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多,在宋梓辄被叫去了书房出来后,宋老爷子等人不舍的回宋宅去了。

宋宝今天吃的肚子圆滚滚的,饭后水果也吃了不少。

温桐跟他在自己的房间玩一会玩具,等差不多时间了,再让饶姨带着他去洗澡。

小孩洗完澡,就已经昏昏欲睡了,在饶姨轻轻的哼声下很快就睡过去了。

饶姨半关着门,下了楼。

整个二楼有灯光的,是他们两人的主卧房。,宋梓辄坐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有本书,旁边的桌上放着醇香的红酒。

而浴室那儿,是细细撒撒的流水声。

温桐洗完澡出来,里面的余热飘散,她的肌肤泛着水润光泽,穿着吊带的丝质睡裙。

瞥见落地窗不远的沙发上的男人侧影,她心情很好的走了上去,把他手里的书给合上放一边,侧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宋梓辄抬眸,手搁在了她的腰上扶着,软柔的腰,感觉十分的好。

温桐轻声问,“今天爷爷他们找你去书房说什么了?”

“提倡二胎政策。”宋梓辄平静的道,顺便给他上上思想课。

实际上,他们有功夫把心思放在他们生二胎的事儿上,还不如多操心宋祁,宋礼贤他们的婚事。

跟她猜想的无异,从他们惦记着,时间都过了一年半载了。

她抿了抿唇,眼眸低垂,接下来,软柔的腰贴了上去,衣服贴着她的身体,尽显玲珑曼妙,“现在,可以要了。”

宋宝快三岁了,现在再要一个时间刚刚好。

主动的人,宋梓辄的眼眸藏着深意,显得单薄的睡裙,似乎只要他轻轻把吊带给勾下来,里头的春光定然无限美好。

温桐见他不为所动,柔软的指骨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他的某处,逼的男人的生理反应愈发的明显。

她脸红红的,抬起了眼眸,唇角勾着,她亲了亲宋梓辄的唇角。

“小桐,你在勾引一个老流氓,知道吗?”宋梓辄不许她在动,双眸含着笑意的看着她。

这方面,向来先主动的人是宋梓辄,而温桐极少数的主动,可想而知,会有什么后果发生。

温桐自然晓得,声音很甜,“我知道我在干什么,宋老板,你就顺我意好了。”

“这么好的事情,我不会拒绝。”宋梓辄反轻啄她的唇,何乐而不为,再说,怀孕这种事,本就不是一次就能中的,这过程,他是很乐意享受的。

至于二胎,谁知道宋老板是怎么想的。

宋梓辄抱着人就滚到了大床上,灯光幽暗,绯色满满。

温桐轻吐喘息,一手与他十指交缠,他落下的亲吻,让她颤栗,无力招架。

穿着单薄,一下子勾人的美色尽显,男人的手把她的腿给微微抬起,丝质的睡衣往上一挂,长腿白皙,温桐顺着就勾缠住了他的腰。

两人是不急不慢,在床上你来我往,纠缠的十分有情调。

时而温桐还发出娇软的笑声,大概是被男人碰到了敏感的地方。

共赴一场欢愉,今晚的夜,真的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那头,宋宝是一觉睡到天亮,在床上赖了会床,自己起身爬了下床。

出到房外,宋宝迷迷糊糊的,“妈妈,妈妈~”

昨晚折腾的晚,温桐此刻还睡得有些沉。

妈妈叫不来,反倒是把他爸爸给叫出来了。

宋宝没有穿鞋,宋梓辄把小孩抱起,再度抱进了他的房间。

宋宝还惦记着妈妈,“爸爸,妈妈呢?”

宋梓辄声音有点刚醒来的沙哑,但很柔和,“妈妈还在睡觉。”

宋宝呆呆的哦了一声。

于是,宋梓辄给他换好衣服带他去浴室洗漱。

宋宝接接毛巾,洗了脸,他想起昨天老师的话,对着镜子看了自己好一会,然后又看了男人一会。

然后,他一脸迷茫……

宋梓辄看着自家小孩一脸的沉思,把他的小毛巾放好,把人抱了出去下楼。

楼下有饶姨在,宋梓辄转而又上楼,既然已经起来了便没有再睡的意思,他洗漱完,换了身运动装,出门晨跑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起的也早,今天倒是有想带外孙去小公园玩的想法,在宋宝吃完早餐后,他们就带宋宝出去了,留温桐再睡个好觉。

温桐还没醒的原因,他们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为什么。

小公园,宋宝跟在温爸爸身边,温爸爸带着他玩了一会,很快带着人去了小凉亭那边,那儿,很多人在下棋。

宋宝两手搭在温爸爸的大腿上,温爸爸已经在跟平时的棋友对弈了。

彼时宋宝问了心里的疑惑,“外公,宝宝为什么跟爸爸长得一点都不像?”

温爸爸正琢磨着怎么走下一步棋,但外孙的问题又不能不回答。

他低头一看,摸了摸外孙儿的软毛,不负责任,笑呵呵的说了,“大概宝宝你不是亲生的,是你爸爸垃圾桶捡来的。”

旁人一听,跟着笑了,这些话,自家孩子要是不听话,通常他们就会唬他们说是垃圾桶捡来的,要是不听话,就送回垃圾桶去。

通常他们都会乖上很多,不过小孩不懂事,过后就忘了。

外公居然说他是垃圾桶捡来的!

宋宝晃了晃小短腿,他这么爱干净,怎么可能是垃圾桶捡来的,外公骗人。

很快,他自己脑子里已经有了别的天马行空的想法,以至于,一开始问的问题的初衷,变了。

于是,他回到了家里,在宋梓辄出门去公司之后,软软糯糯的小孩扯着小短腿矬挫地跑进了他们的卧室,中间,他停下来原地喘了两口气。

小孩上楼还是有些吃力的,进了房间之后努力的攀爬上床,肉肉的手抓着床上女人的衣服猛晃,酥软的声音无限循环中!

“妈妈~妈妈~”

小孩的声音似乎无法忽视,温桐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又不得不强撑着睁开眼睛,“怎么了?”

宋宝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嘟着嘴天真的道了,“昨天爸爸来接宝宝的时候,老师一直夸爸爸好帅,说宝宝跟爸爸一样帅,可是宝宝起来照镜子发现长得一点都不像爸爸,外公说宝宝不是爸爸亲生的,是捡来的。”

说了很长的一句话,宋宝吐了吐舌头,似乎说累了他得休息。

“那宝宝觉得呢?”懒懒的打哈欠,温桐把宋宝给抱到了自己身边,他很聪明,至少语言,学的很快,是别的小朋友做不到的。

然而小孩的聪明有限,总是做出很多蠢萌的事儿。

“爸爸姓宋,宝宝也姓宋,只有妈妈姓温,所以妈妈才是捡来的。”

“……”

这就是宋宝你今天得出来的结论吗?

“宝宝不会嫌弃妈妈的。”宋宝做势往温桐身上扑去。

“……”

温桐莞尔,简直哭笑不得,她就是不能太看得起儿子的智商,有时候想的东西,简直令人想捧腹大笑。

她捏了捏宋宝的小脸蛋,看来她有时间得好好教教小孩常识性的问题了。

温桐笑着,喃喃自语,“妈妈也不嫌弃你,不过,要是你爸爸知道了,那就难说了。”

宋宝歪了歪脑袋,不明白爸爸知道了为什么要嫌弃他,但是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爸爸不能嫌弃他。

“妈妈你不跟爸爸说。”

爸爸嫌弃他会没有小雪糕吃。

所以在宋宝眼里,小雪糕才是最重要的。

“好,妈妈替你保守秘密。”

于是,小孩心安理得了。

宋宝上了一个学期的幼儿园,宋傲跟小巧的孩子紧接着出生了,是个女孩,取名宋施。

宋家人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要是亲生的,他们都疼。

宋施的出生,让他们想温桐生二胎的心思才没那么重了。

而在宋宝四岁读大班的时候,他们家再次将迎来了第二个小生命,温桐,如他们所期望的,怀孕了。

时间眨眼而过,宋家那几位少爷一一的遇见了自己命定的对象,怎么说都是家里人抓的紧,若没有那种紧张感,他们大概会忘记自己是有所束缚的。

宋家人可以说是左顾右盼,他们甚至是觉得,宋梓辄这一生大概有意只要一个孩子的,而第二个孩子,怎么都像是他百密一疏下不小心得来的。

若是想要,不早就想了吗,何尝等那么长时间。

宋梓辄就是太疼爱温桐的,是一点苦恼都不想她受。

女人怀孕有多辛苦,他大抵是知道,所以才不想要。

温桐二胎,情况比第一胎要差着,这孕吐的症状,比较严重。

宋梓辄更是整颗心都落在她的身上,果然,视妻如命,不是浪得虚名。

“这孕吐这么严重,折腾的这么厉害,应该不是女孩。”温妈妈说。

温爸爸就回了,“那可不一定,你看小桐怀宋宝的时候,没这么折腾吧,怎么不是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