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夜色之下/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彤彤垂头,她……

“擦擦眼泪,知道你还没有想开,可也哭了好几天了。如果因此当了你,还得交补考费。”

孔彤彤顿时一个激灵,擦擦泪。

夏渺渺帮她收拾课本,彤彤长的很好看,我见犹怜的那种气质,要不然陶成风那样的公子哥,也不会追求她:“走吧。”

……

何安坐在图书馆的一角,白衬衫,黑色长裤,细碎的头发半遮耳廓,神色悠闲,他的书桌前摊着两本书,透过落地窗外明亮的日光,隐约能看见书上笔走龙蛇的批注,字体苍劲有力,布局清傲独绝。

秋门大学是帝都第一学府,建学历史悠久,其图书馆的规模放出去能立足一线城市的古书博物馆。

秋门大学的藏书还有另一大特色,收敛了历代优秀学子在校期间和老年之后,对所读书的批注感悟,有的批注独立成册,有的是读书者在翻阅时随手在书页旁写心得,这些书被妥善收集,供后世学子参磨、借鉴。

何安并不惊讶黄故里对同一本书的三种批注,上学时的隐忍、内敛,而立之年的鬼斧神工、恃才傲物、张扬肆意,如今古稀,无争无欲。却是唯一被老爷子获批赡养儿女的老狐狸。

何安对黄故里印象尚可,至少他接管禾木集团的十年中没有动他位置的打算。

但这些批注看看就可,既然是随笔,免不了夹杂他当时的情绪。

孔彤彤进来时不小心碰到了阅览室门口的座椅,顿时惊起目光一片。

何安看过去,入目第一眼是夏渺渺低头查看孔彤伤势的样子,不美,至少在他见到的女人中,她连中等都谈不上。如果硬要说她有什么不同,就是她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和自以为是的活力。

夏渺渺抬头,对窗前的何安一笑,瞬间灿若夏花。

何安心怔。

夏渺渺拉着彤彤和新巧在何安旁边坐下,扇扇风,小声嘀咕:“热死了,还是这里凉快。”

新巧不好意思的坐下,她是被顺带过来的,感激道:“谢谢何安。”否则这时间她们不可能找到位置,一个人在宿舍里学习很热的。

孔彤彤闻言触动了伤心事,以前成风也是……

夏渺渺无语,赶紧用脚踢踢何安:快走,快走。

何安顿时看向夏渺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夏渺渺察觉他没动,不得不抽空看他一眼,见他脸上显而易见的不悦,立即讨好的眨眨眼,私下勾勾他长茧的手指,用口型道:好啦,知道你劳苦功高,先走啦,晚上陪你。

何安有把夏渺渺捏死的冲动,哄狗的伎俩!

张新巧看着何安头也不回的离开,担忧的看向夏渺渺,座位可是人家占的:“他是不是生气了?”

夏渺渺心大:“没事,一会哄哄就好。”但还是拿出自己的绝版诺基亚,发了条短信。何安这人,有时候自尊心来的莫名其妙。

何安本不想看,但走了两步还是打开——乖了,准你买一包烟,抽半根,不气了哦,爱你,爱你。

何安嘴角无奈的一勾,不悦的心情被稍稍安抚。

旁边独自往前走的人突然停下,目光清冽的转头看过来。他如背后悠久的图书馆,大道朝天,早已脱俗。

何安收起手机,神色冷然的向前。

方甚思索一瞬,又快步走开,认错人了。

何木安,何氏财阀和木氏财阀的接班人,跟他们这些还未进入家族核心的人不一样,圈内尊他三岁‘登基’,十五斗‘鳌拜’,十八‘平三番’,如今的禾木帝国是他一手整合,手段雷厉风行、性格喜怒不定。

他只是在一次聚会上远远见过一次,但毕竟没有接手家族企业,跟那位帝国传奇还没有交集,家里人因为他们年龄相当,不会带着他们向见长辈一样介绍,虽然按辈分他们应该叫他叔。

前些年,没少听家里的老家伙念叨何家年轻的掌托着,也戏言应该学何家和木家养孩子一样养他们。

但这两年很少提了,儿孙乐不是每个人都能抛开。

……

夜里九点多,夏渺渺穿着蓝色的短袖、下身九分牛仔裤,从肯德基里跑出来,开心的跳上何安自行车后座:“出发。”

何安面无表情的骑上就走。

夏渺渺见状,撇撇嘴,还生气呢?不是都道歉了?小气!夏渺渺歪着头想看看他的表情,但看不见,只能用手指戳戳何安的背:“安安。”

没反应?

夏渺渺又用手指戳戳何安的背:“安安。”

还没反应。

真还生气呢?两天没有跟她说话了,中午吃饭时也低着头生闷气,怎么哄都不笑。

夏渺渺想到他不高兴了还没忘给自己买饭,就觉得他好可爱,好贴心,这会儿自然也不觉得男朋友耍性子不对。

何况那天确实是他辛辛苦苦去占座,她却在外面最热的时候把他轰走,小安安蹭个空调容易吗。

夏渺渺不禁心疼的从后面抱住何安的腰,声音软软的,丝毫没有平时的张扬跋扈:“我错了,我不该重友轻色,是我不对好不好,原谅我嘛?”

何安这两天被哄的莫名其妙,他只是不想说话,她多想了。

夏渺渺见他不回应,目光狡黠的一闪,趁着夜色的掩护,别有用心的把手从他T恤下面伸进去,瞬间攀上他的胸膛。

何安顿时皱眉,女人他不是没有经验,只是兴趣不大,近两年更是没碰过:“拿开!”

就不!

“拿开!”

凶什么凶!她才不怕他!安安肯定很喜欢他,只不过口是心非。

夏渺渺悄悄的捏一下!好硬呀!

何安眉头皱的更紧。

捏不动!夏渺渺不死心的又捏一下。

然后较劲的又捏一下。

“夏渺渺!”

“我都出卖色相了!”语气委屈的不得了,都摸你了,怎么能还生气。

何安听着她的语气,闭嘴,继续骑车。

夏渺渺得意的笑,改揽着他的腰,哄:“不生气了吧。”看吧,男生都吃这一套:“就知道你最好了。”说着整张脸靠在何安背上撒娇的使劲蹭。

------题外话------

后台显示的评论比页面少很多,有的没有回复是因为后台没有显示出来,莫非是我很久不上后天,它也懒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