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超出控制/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顿懵,突然的钳制,让她本能反抗。

何安把她禁锢在柱子上,目光幽冷!撬开贝齿!肆意入侵!行事放荡永远缺教训!

夏渺渺脑袋轰鸣,一片空白!手无措的想抓住浮木,最终只能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一心攀附。何安的吻激烈,带着吞噬的攻击性,还有让人沉迷的魅惑:“会有……有人……恩……”

“你现在该担心的是这个问题!”这个女人——

“唔——”所有的声音都被霸道的侵占。

夏渺渺没有任何挣开的机会。

侵犯的人没有客气,势要碾碎她,让她知道,她的自不量力!她的不自重!他的毫无影响!

两人的身体无缝隙的紧贴着,越来越热。

夏渺渺能感觉到他的每一丝不寻常的变化,从最初的害怕,到下一秒被拥紧的食髓知味。心里清楚,这种地方量他也不敢怎么样,便放松身体,任他胡来!

待清醒时,夏渺渺跟在何安身后脚步虚浮。

何安脸色冰冷,夜色的掩盖下有些暴躁,把还在愣神的她推进宿舍大门:“到了。”

夏渺渺脸颊火热,垂着头,啊!要死了!她竟然让他摸多了:“我……我进去了!”转身就跑。

何安看着她的背影,刚才一时失控时突来的紧张、骤然的刺激现在还没有消散,陌生的感觉,手掌的酥麻,让他若有所思,有些事是否不一样了……

但他并不排斥,如果真的喜欢,他会重新思考夏渺渺对他的影响力。

何木安转身,不自负感情,但也不会因一时迷乱轻易决定。

……

啊!夏渺渺想尖叫,上到四楼时,心跳依旧狂妄,近距离接触的感觉异常让人激动。眼前仿佛有漫天的钞票,还有躁动不安的心,恨不能跑下去,再按着何安来两次,体会那窒息般的心跳感。

但她是女生,矜持,矜持,可他接吻的时候好性感,有种身体心灵都被他控制的渺小感,舒服的从皮头延伸到脚趾。

不能想了!不能想了,她不确定何安身上有没有带足外宿的钱。

夏渺渺拍拍脸,矜持!“你,不能刺激彤彤。”

夏渺渺深吸一口气,冷静的推开宿舍门,已经恢复如常。

“回来了。”张新巧从题海中抬起头,推推厚重的眼睛,像位大姐姐,声音永远平柔包容。

夏渺渺脱了外套,她的位置是靠门左侧第一个:“恩。”掩盖的喝口水,咽下嘴角火辣的刺痛,他到底用了多大的力,可恶:“这么晚了看什么呢,马上要熄灯了。”换上睡衣,想起,衣服也是何安的钱买的。夏渺渺不禁嘴角带笑。

张新巧轻轻的声音响起,在幽黄的灯光下十分温馨:“汉语言词典,下个月想试试能不能进教授的科考组。”

“赵教授?”

“恩。”

夏渺渺脱了下衣:“他和新闻署的关系很好,现在很多高层都是他的学生,如果你能得他青眼,对你将来就业很有好处。”

张新巧笑:“我也是那么想的。”

孔彤彤不禁从床铺上探下头,眼睛微红,但已经不肿了:“渺渺,你怎么不去考,说不定毕业了能直接进新闻署。”

夏渺渺把衣服放好,宠爱的看着她:“宝贝呀,赵教授不给钱的!”她当务之急是钱,家里的几张嘴,正是最能糟的时候。

张新巧开口:“渺渺,我手电没电池了,借你的用用,明天请你吃包子。”他们老宿舍区这点不好,十点准时熄灯。

夏渺渺拿给她,大家条件都差不多,怎么努力的奋斗,其她人都能理解。

而且彼此的私人‘财产’从不互相‘侵犯’,如果借用,都是等价,她们并不认为这样会损伤彼此的情分。

“我去洗涑。”夏渺渺刚转身嗅到空气中不一样的香气,抬头看向床铺上正要说话的彤彤。

孔彤彤伸着可爱的手指,指着洗手间,声音很低:“回来了一个,雪。”

夏渺渺闻言理解了。

老宿舍区,一间宿舍能住六个人,上铺睡觉,下面橱柜,还有一个不通风的小小卫生间,没有空调,装着吱吱呀呀的电扇,墙体微潮,格局闭塞。

条件好的学生都不会选择老宿舍区,新宿舍楼,有空调、地暖、不熄灯,四人一间,独立水电,卫生间大的可以游泳,据说更高级些的还有会客区。

沈雪家条件不错,按说不该住在这里,其实她也没住在这里,她只是交了两边的住宿费,平时都住在新宿舍区,不怎么回来。但要回来时,谁也管不着人家。

秋门大学像沈雪这样交两份住宿费的人不少,百年名校的底蕴,就是老舍区住过的名人很多。

比如她们这间寝室,据说现在一位著名国际影星曾经住过,隔壁更是住过一位女英雄。

在夏渺渺看来,沈雪投资她们这间很明智,当红国际影星还活着,如果她兴致来了回母校,回忆下自己的青春,势必会来她们寝室,而她们是汉语言文学系,这个系很狗血,不当老师,就是编辑,如果长得好看也不乏能从记者成为主播的可能。

沈雪长的就很漂亮,如果再有幸碰到那影星故地一日游,她说不定能凭着一张漂亮的小头像,一步登天。

很划算。

夏渺渺同样放低声音:“进去多久了?”

“半个小时。”千金小姐洗澡都是四五十分钟:“你不用等了。”

夏渺渺点头,快熄灯了,的确不能等:“我去公用卫生间。”

夏渺渺刚要走,沈雪推开卫生间的门出来,一头微卷的长发滴着水,保养水润的肌肤,狭长漂亮的丹凤眼,柔和的五官,凸凹有致的身材,盈盈发光的逼人气息让在场的所有女生自愧不如。

张新巧涩涩的把头埋在桌子上,避其锋芒。

沈雪看也不看其她人,裹着浴巾,性感的长腿不费力的翘起在桌子上,坐了几个弯曲,然后拿起瓶瓶罐罐耐心的涂抹着。

孔彤彤立即钻回自己床铺,免得看多了,刺激出攀比不起的心魔。

沈雪不在时,她们几个不止一次对着她的桌子感叹过,那些从来不怎么被用,过段时间就被换新的瓶瓶罐罐,单瓶就七八百呢。

七八百呀!说扔就扔了,让她们看着有种心在滴血的错觉。

沈雪在一次又要扔的时候,好似感觉到她们心疼的目光,便眼神傲慢,神态不懈的送给她们。

孔彤彤、张新巧、朱子玉很有骨气的没接。

夏渺渺感谢再三后接了。

她不接才奇怪,她没用过这些东西,也知道这些东西很好,用了不单香香的,还能防紫外线不起皮、又补水。

虽然她不在乎她的脸好不好,但她那不争气的妹妹在乎。直接甩给她老妹,她老妹能在她面前夹起尾巴做人好几天。

为此她挺感激沈雪,这是沈雪的东西,她有扔了不给她的处置权,既然给她了,不管什么原因,她都领情。

------题外话------

我都已经努力推敲文字了,竟然还被发牌了,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