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夏家/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见她出来了,端盆欲进洗手间。

沈雪懒洋洋的的声音不经心的响起:“你去外面吧,里面还有我两件衣服,我怕它们看到你有什么不好的情绪。”说完对着夏渺渺挑衅一笑。

张新巧、孔彤彤瞬间握住拳!

夏渺渺不所谓,看了她一眼,恩了一声,面色如常出去洗。

这种话她从小听到大,比这难听过分的有的是,沈雪的杀伤力就是挠痒痒,甚至在她看来还算温和委婉。

孔彤彤听到关门声,气的想冲出去揪住夏渺渺的耳朵,问问她有没有脾气!沈雪那么说话她就没感觉!她到底是不是人!何况一会就熄灯了,公共卫生间那里可没有走廊灯!

孔彤彤恨铁不成钢的翻身对着墙,薄薄的夏被蒙在头上。

张新巧默默的收拾了课本,爬上床铺,离她远远的。

沈雪扫眼空落落的周围,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不是为了让爷爷相信她过的多凄惨,她才懒得回来。

一群穷酸货!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夏渺渺洗完,心情不错的踢着拖鞋往回走,突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在暗淡的楼道里,黄色的亮光非常明显。

夏渺渺解锁手机:姐,星期六回来一下吧,爸爸今天突然昏倒了,你先别担心,已经没事了,我和小鱼在家,等你回来了我们再说。千万别担心,真的已经没事了。

夏渺渺旖旎、粉红的心被瞬间击碎,脸色微冷。

她爸爸会昏倒,无非几个原因,旧疾复发、没有按时吃饭,旧疾复发不可能这么快就没事了,只剩下第二个原因。

他竟然敢不吃饭!她家穷到那个地步了吗!夏渺渺忍着火,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下满腔怒,

下一刻只剩心疼。

她虽然埋怨爸爸太‘节俭’,但也能理解他的无奈,爸爸双腿行动不便,截肢的位置又刁钻,便宜的假肢按上去不舒服,走路的时候疼,他经常取下来后一天都不想按上去。

而爸爸在街口修自行车,距离家有点远,他为了省事,肯定能少动一点就少动,唯几的吃食恐怕都留给了妈妈。

妈妈身体更不好,早已经下不了床,她自己也得靠早晨放在床头的饭菜过中午,弟弟妹妹在校住宿不回去,谁也不管着他们,他们肯定就为孩子们‘着想了’。

夏渺渺叹口气,她能理解爸爸,心里也领情,只是心疼是免不了的。如果没有猜错,回去后老弟是想跟她商量走读的事,免得他们闹出严重的后果。

夏渺渺慢慢的往回走着,琢磨着弟弟妹妹的事,她不反对走读,她当年一直走读。

但夏宇和小鱼现在高二下半学期,马上高三,她是怕耽误他们学习,而她察觉的出小鱼不喜欢走读。

可现在不是小鱼想不想的时候,如果夏宇和夏小鱼走读,能省下两笔饭费、住宿费,中午还能给父母做饭,这是两全其美的事,至于课程,她相信他们两个心里有分寸。

夏渺渺愁的是另一个问题,高中距离他们家远,骑车得半个多小时,她当年彪点就过来了,可弟弟、妹妹呢,夏宇身体不壮,至少让他去工地,他做不来,小妹又娇气,让她顶着太阳来回,她肯定有意见,弄不好她还不愿意两人骑家里那辆老旧的二手自行车。

夏渺渺烦躁的挠挠头,几乎能想象,她把想法跟妹妹说了后,妹妹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样子,肯定气的自己想抽死她!比如家里的自行车,她肯定不愿意骑走。

但人有时候就是神经病,总会不自觉的宠下面的小的,就算知道她的要求过分甚至不合理还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但骂完后还是想满足她。不想自己走过的路让她再尝一遍。

可若真为此买新的,夏渺渺又舍不得!

让她掏钱无异割她心肺!夏渺渺恨不得踹死夏小鱼,可又理解正抽条的小姑娘爱面子爱美的心里。她当年不过是没时间没工夫想那些罢了。

“死丫头!别让老娘逮到你犯错!”夏渺渺使劲拧巴着手里的毛巾恨不得撕了,下一刻又赶紧松开,坏了得买新的!

夏渺渺猛然想到了何安,何安有辆看起来不错的自行车呀!如果能……

夏渺渺心里不禁有点小愧疚,尤其对何妈妈,人家父母花三四千给孩子买个好几个齿轮的自行车,肯定不想被别人占了便宜,她……唉……

夏渺渺在心里对何妈妈说了一万遍对不起,还是决定剥削何安,何安的自行车好几个齿轮,特别轻便,她载着安安绕学校骑一圈也不觉得沉。

她可以先把自家的骑来,给何安凑合着用,不是她吹,她家的自行车虽然不好看,但真的恨好骑。

如果何安不愿意,她多哄哄,以后结婚了,让着他点。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游行!你开什么玩笑!”中午放学之后,夏渺渺不耐烦的收拾着书本:“你今天是不是没带脑子出门!”

俞文博也不恼,好脾气的接过她手里的课本帮她整理,如果让国际金融系的学子看到他们冷傲的大才子如此低声下跟女生说话,一定会大跌眼镜,可实际上他从来不发脾气,尤其对夏渺渺:“真的是好事。”

“好事!这时候这样的天气!你觉得是好事!”她疯了才顶着太阳去外面的大街上跟着他呐喊:“让让,让让!好狗不当道!”夏渺渺要去吃大户何安,看也不想到瘦高到营养不良的俞文博。

俞文博确实营养缺失,不但瘦还长的黑,可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斯文俊朗。重要的是,他跟夏渺渺青梅竹马。

如果让夏渺渺选择,夏渺渺宁愿没认识过俞家,俞爸爸当年就是害她爸爸妈妈出车祸的罪魁祸首,结果连赔偿的钱都没有。

他们一家子跪在她们家面前,哭的比她们家都惨,尤其八九岁的俞文博和他哥,哭的那个哀嚎可怜,她就没好意思让俞爸爸去坐牢!让她至今悔恨不已!

------题外话------

鸟建议大家攒文,是因为学校篇幅不短。

当然也很感谢大家现在的陪伴,毕竟我自己也很无聊的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