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醋否/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安看向夏渺渺,在他认真思考她们关系之后,在他觉得有些事已经开始时,夏渺渺就是这样回答他的!?当着他的面跟另一个男人排挤他!她不觉得她和这个男人之间的行为有失,该向男朋友的这一方道歉!

夏渺渺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吃的好好的,怎么了?

你觉得哪里好了!何安高高在上的看着夏渺渺,就像一位长辈等着晚辈自己领悟自己错误。

夏渺渺被看的毛骨悚然,很多时候何安很让她局促不安,尤其他用这种目光看人时,好像你之于他不过是一个下人,他肯指导你,是你三生有幸。

可我稀罕你指导吗!先掂量掂量你自己!“呵呵。”夏渺渺忍了,当着俞文博的面不想跟何安闹,哪个男人不爱面子,她给!

夏渺渺赶紧把筷子放在他手里,好脾气的笑着哄他:“看我们安安就是不一样,吃饭的时候也这么想看我,呵呵,喏,我的炒鸡蛋给你吃,很香的哦。”

何安不吃这一套:“你觉得我有胃口。”

靠!管你有没有胃口!第三食堂的中央空调很给力,主要是何安挑的位置好,但很会挑位置的何安有时候很让夏渺渺头疼,尤其倔脾气上来时候,让她抓瞎。

夏渺渺脸色不变的笑笑,耐心的很,声音更加温柔:“哎呀,大热天是让人没胃口,但你不吃我会心疼的,好了嘛,吃点,要不,我喂你?”咱不无理取闹了好吗,给个面子呀,大爷!?

祖宗!

老祖宗!

宗老祖宗!

拜托拜托啦!还有外人在呢!你老婆都这么低声下气了!你看我多可怜!

亲爱的安安,亲爱的宝贝。

亲爱的祖宗!

何安任她撒娇卖痴了好一会,情绪勉强被稍微安抚,给夏渺渺面子的低头吃饭。

俞文博握着筷子的手却惨白用力,心里为夏渺渺不值,起身道:“我系里还有些事,先……”

刚安抚了一个!你又闹什么!“坐下!有什么事也吃饱了再做!”你以为你是何安!老娘还要哄你!

俞文博坐下来,埋头就吃!。

夏渺渺不爽的戳着饭,冲一派资本主义做风的何安撇嘴,等俞文博走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夏渺渺咬着自己的煎蛋,发泄自己的怒火:“俞大哥还是不肯松口!”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俞文博低着头,吃了一口米:“我妈还没有最后决定。”

“你妈能有什么决定!”夏渺渺气的想跳脚,但还是尽量压低声音,只是难掩气愤:“反正阿姨最后一定会妥协——”你见哪个当妈的赢的了儿子!

俞爸爸俞妈妈辛辛苦苦把俞老大养大,供他吃,供他上名校,毕业后拿出家里十年的积蓄让他进了不错的单位。

他现在要工作有工作要学历有学历,却说什么俞家这样的家庭让他喘不过气来,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所以求俞家放过他,别再跟他要钱,别再让他背负不属于他的责任,他女朋友会不高兴。他要倒插门到女方家,以后和俞爸俞妈俞奶奶断绝关系!

夏渺渺刚知道的时候,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事!用的着父母的时候就是娘,用不着了就一脚踢开,俞家老大的脸可真大!

俞文博声音平和:“我妈……还要跟我爸商量……”

“商量?!”有什么可商量的?俞爸爸性子软弱,俞老大吃准了那是他亲爸妈,最后一定会成全他。

夏渺渺想到这里就崩溃,早知道她当初就拿了钱给她爸安一副漂亮的假肢,干嘛要同意先让俞老大挪用!

果然贪心不足被雷劈,她只想着俞老大有个好工作,俞家的日子好过些,存钱也快些,过几年就能攒够爸爸的一双腿,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可!俞老大掏空俞家后甩手想走!她怎么会不想死!

岂不是说明她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成为了空谈,早知道,还不如把俞爸爸送进去,看俞老大哪来的钱读书毕业有好工作!“去他单位闹,闹的他一无所有!”想想又心疼,十几万不就是打水漂了!我的心呀!“怎么就有你大哥这样狼心狗肺的人!俞文博!你赔我爸爸的腿!”

俞文博低着头,知道她嚎的是假肢,不是十年前的意外。

“他就该下十八层地狱!”她的心脏呀!他们俞家就是合伙演戏欺负她们家老的老小的小:“你要是敢像你大哥那么狼心狗肺,我就掐死你!”

“恩。”俞文博任她当着另一个男人的面,揭他家那点丑事,自尊心被摊开也不恼她。

夏渺渺没想那么多,将来这些事何安都要知道,俞家是她爸爸妈妈最后一条退路,如果都没有了。何安和她必须面对更艰难的路,何安有权利知道他如果和她在一起将面临的窘迫。

“是那个女人提出的?”夏渺渺振作精神,真是会算账的女人。

俞文博安抚的对她笑笑。

“笑什么笑!”

“我不会不管叔叔阿姨的。”这是她的承诺,俞文博明白未来大嫂为什么那么要求,他们家本来就不容易,奶奶爷爷眼看到重病缠身的年纪,爸爸妈妈身体不好,再加上他们亏欠很多的夏家,那女人的父母不那么要求才奇怪。

“她爹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分行行长,还是街道办的,神奇什么!”话虽如此说,她也理解,但就是觉得煮熟的鸭子飞了,心痛而已。

夏渺渺正痛的入神,突然觉得如芒在背,顿时不解的看向何安,顷刻间心里一个激灵:祖宗!我的老祖宗你又怎么了!让不让人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