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赔不起/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爱回答不回答!作死的又不是我!心里这样想着,但爱面子的夏渺渺依然和善:“不是啊,已经回答了‘不知道’,这样就行了。”老娘要赶去吃饭,没空跟你墨迹!

何安不放人,没事也要找事,就这么威严的看着她:“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

我工作态度怎么了?夏渺渺深吸一口气,明知道这个点是她的进餐时间,伴着咸菜吃大米饭,凉了很难吃的好不好!你也体谅体谅我们这些穷鬼!幸亏把这种男生甩了!斤斤计较、没有雅量、自私自利,不为他人着想,甩的太对了!给自己点赞!

夏渺渺大度的撩撩头发,觉得分手后特别洒脱的自己,应该不计前嫌的容忍无理取闹的前男友:“班导的意思是也不必非要参加,而且你也可以好好想想,下午再告诉我。”

“也许三分钟我就想好了。”

夏渺渺笑的诡异:“那也不影响你一个小时后告诉我。”

“我担心一个小时后会改变主意。”

夏渺渺咬牙切齿的敲着本本,笑容越发客气:“所以才要深思熟虑,你多想几个小时没关系,你可以下午放学后再告诉我答案。”拜拜——

何安见状眼疾手快的薅住她的衣角,却神色漠然的看着她:“我突然有答案了。”

夏渺渺翻个三百六十度的白眼:“你说。”

“让我再想想。”

想你爸爸个卷!夏渺渺恨不得一角踩他脸上!为自己有先见之明的分手放个礼花!她怎么就那么英明睿智的甩了这个龟毛!她一定是上辈子人品好中了五百万!

“你等会,再过两分钟我就想好了。”

等!等!等!等的黄花菜都凉了!夏渺渺见班里也没什么人了,小本一合,转过身平静的看向何安:“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何安坐在位置上,慢慢松开手,见她如此,反而神色越发悠闲,这才是她该有的态度:“你觉得呢?”

夏渺渺就烦他这幅拽上天的样子,你是玉皇大帝还是太上老祖!我要不要先给你买两炷香,你先吸吸香火平静一下,咱们再聊:“我们已经分手了,和平分手,我觉得你并没有反对。”特别加重‘和平’二字。

何安目光顿时幽暗!原来在夏渺渺心里他们已经分手了!谁同意了!

夏渺渺很冷静,告诫自己要用宽容的心看待前男友,呼呼,像她这种分手了还送前男友心灵鸡汤、开解前男友的女生简直再找不到了好不好:“何安,我们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意思表达的很明白,这两天,我看你也没有反对,分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并不是我们的错,生活处处充满狗血,不合适并不是无法启齿的事,但我们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迁怒彼此,要相信世界上还是有爱的,我们要宽容,要多为对方考虑,你说呢!”

说什么!何木安只觉得夏渺渺可以走过来点,他会让她知道玩弄他是什么代价!

夏渺渺安抚的看着何安,像只瓜果圣女:“好了,就这样吧,你要是还不习惯,可以跟身边的朋友骂我两句,也可以把分手的责任推到我身上,我不介意的。”拜拜,不送!

快跑!不能被抓住!

何安扑个空!骤然站起来:“夏渺渺!”你给我滚过来!

我的饭!我来了!切!懒得理你!

何安看着她跑开!眼睛爆红、烦躁的站在原地保持不动,他怕追上去了,真把夏渺渺掐死。

第一回体会到什么是措手不及、什么是钝痛!不是吵架、不是僵持、不是谁给谁台阶下,夏渺渺毫无预警的宣告,他们结束了!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何安只觉得心脏骤然紧锁在一起,从心脉骤然向四周延伸,麻木、撕裂。

何安按说真没必要把夏渺渺这种消遣都排不上号的菜色放在眼里。她就算找工作,都够不上他家园艺院的级别,就算找男朋友也该是他叫不出名字的小主管,这样一个小人物,不过在他休息的时候苟延残喘的爬进他的空间,还自我纠结着爬直线还是曲线更优美的跳梁小丑,跟他有什么关系!

但何安现在异常愤怒,为她一次一次说爱他之后,现在轻描淡写的说‘结束了’。

以前所谓的喜欢和爱,所有的种种,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说来听听,不负责任的消遣!

拿他何木安消遣!

半年了!他何木安就是个随时可丢的消遣!

一直观察着两人‘互动’的王峰龙本欲上前,但见他情况不对,提上书包跑。还下次再找他谈吧,免得引火烧身!

……

何安等,等夏渺渺撑不住想吃好的,等夏渺渺想起她不能没有他施舍,等夏渺渺又开始迷恋那些垃圾后,低三下四的来求他!

他这次一定不原谅她,把她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她!让她尝尝他那时候的感受,让她知道有些话永远不能乱说!

但夏渺渺好像忘了这个人,忙碌着学生会的年中扫尾、冲刺最后一个月的成绩、工作满档,派遣众多,一分钟恨不得掰开两半来用,笑容灿烂、精力旺盛,广结善缘,没时间管他。

何安心底挤压的火气仿佛打在棉花上,但渐渐的这种无力感,让何安越来越不安,夏渺渺似乎忘了他……

夏渺渺的确忘了他,否则吃饭的时候容易有落差感,想撞墙。

何安盯夏渺渺的时间越来越长,只要视线所及,何安就看着夏渺渺,也不知道要看出什么结果。

孔彤彤上课的时候都能感到背后针刺般的目光。

夏渺渺感触最深,觉得非常瘆人,趁留美教授不注意的时候,夏渺渺趴下头悄悄的低声问孔彤彤:“他不会分不起,想宰了我吧……”新闻上都是这样说的。

孔彤彤闻言脸色僵硬:“不会吧,何安看起来不像那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心理学上说了,越是老实的人越有这种倾向。可我就吃了他半年饭,都没挑过贵才,他不会就这样想不开吧,杀人是要坐牢的。”何安家还没钱,她爸爸妈妈弟弟妹妹找谁要赔偿啊!下半辈子可怎么过呀!急死人了!

孔彤彤被夏渺渺说的,觉得整个教室冷飕飕的,忍不住搓搓胳膊:“你别说了,我好害怕……”

没事,知道你胆小,不会让你看见的:“要不……我再开解开解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