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没原则/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别找死!这两天不要刺激他,估计他现在只是有点想不开,等想开了就好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不高……生命诚可贵,爱情价不高……

孔彤彤小姑娘首次觉得,还是陶成风那样的人适合谈恋爱,但……她又有些犹豫的看向夏渺渺:“你真的决定跟他……”

夏渺渺看向课本,神色沉静,这件事已经这样,只能有这一种结果。

她不会因为那件事跟何安道歉,因为后续的问题她承担不起;而何安绝对不会低头,剩下的不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她只是比何安更早遇见……

孔彤彤微微蹙眉,想着她们寝室的人今年真倒霉,恋情都不如意。

夏渺渺只是觉得何安现在的行为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一直以为……

……

晚饭后的校舍区沐浴在焦黄的夜色中,陆陆续续进出的学生三三两两或急促或悠闲,舍外的花坛内林荫花簇、广而告之的校界名人廊渊远博大。

浪漫些的同学,趁这个时间牵着男女朋友的手,在微风徐徐的夜色下游游操场;文艺些的,拿上三四本诗集或者在明心湖畔支起画架,一纾心意,抒发情怀;贪凉不出的单身者,吹着空调啃着晚饭,拍着键盘大战三百回合或情意绵绵发着微博短信。

在一片和谐中,不和谐的声音在男舍区五楼高声回荡。

“大爷再伺候他一句就是蠢驴!——你别拉着我!——等他什么更年期过了再请老子回来!”

“老大,你也别劝我!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如果他不逼我们到一定地步,我们不会撕破脸!就他这样阴阳怪气的!连个人话都不给!这种人生平仅见,并且永不再见!”被甩活该!不甩他才是眼瞎!

哐——

501闹的不欢而散。

王峰龙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大家一起住了两年多,现在却闹成这样,罪魁祸首何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任谁看了不寒心!

这几天宿舍关系焦头烂额,他帮何安说了多少好话,但何安没有一次顺着梯子下!

纵然是泥都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人!王峰龙暴躁的挠挠头皮,恨不得挠下一片雪花银!

何安站在阳台上,黑色的T恤长裤一丝不苟,傍晚的夜色打在他身上,宁静深远,他拿着一罐矿泉水,悠然自得居高临下,周围的战火仿佛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王峰龙透过阳台的落地窗看着他的样子,火大的一脚踢在柜门上!都想毙了他!虽说两年来,他们三个很少注意何安,但大家也相安无事,像这样撕破脸还是第一次!

若不是这一个星期,他狠狠注意了何安一段时间,他现在就冲过去打死他那张任意迁怒的脸!

没本事冲夏渺渺去!就在这里逞能算什么本事!

这一个星期观察下来,他发现,何安根本就是有问题!跟这种眼睛调天上,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生气,根本就是自己找虐!因为打死了,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哪有问题!

王峰龙尽量舒口气。

也怪他,他本来该昨天找何安谈谈,试着问问是不是何安自己的问题,好开解他。但昨天他有事,就想今天再问,想不到他还没谈,何安跟钱钧还有兴华杠上了!日了狗了!

王峰龙都不知道该怪何安不识抬举,还是怪自己没有趁早找何安谈。

何安现在这幅姿态在他看来过瘾的搞笑,死要面子的硬撑,除了他自己心里不痛快,他能有什么好!简直不知所谓!

就说何安分手这件事,就是国际金融系方甚也不敢说有胆子像他这样谈恋爱。

说他想跟夏渺渺分手,他明显心有不甘;但你说你不想分手吧,也没见他做什么积极的补救,就坐着生闷气。

这算什么事!他当他是谁!

王峰龙深吸一口气,转身把一瓶矿泉水灌下去,空调再下调一度,平复自己的怒火:“我们谈谈。”还是有些没好气。

何安微丝不动,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奶奶的!王峰龙忍不住把空瓶子砸阳台的玻璃上吼道:“你够了没有!女朋友又不是欠费短信!你不理它,它也会自动发到你手机里!不就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多了不起的事!你有在这里逞能的本事,怎么不去哄夏渺渺!”

何安身体瞬间紧绷,透过玻璃窗阴冷的看向王峰龙。

王峰龙吓到了一跳,但依旧装作镇定的扇扇风,瞪着他,两人隔着玻璃窗对望,一个火气旺盛,一个冰寒入骨。

王峰龙先败下阵来,声音语重心长不少,他本是为了缓解矛盾,没必要跟何安一般见识:“你也别不高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是觉得吧,你既然对班长还有意思,就去找她谈谈,夏渺渺多好说话的一个人,你想跟她和好,稍微哄哄她,她还有不答应的。再说了,豆浆、油条、馒头全上,就不信她还能给你摆脸色。

但你看看你,斜着眼看她,还嫌她不正眼看你。我要是她,我就把镜子拍你脸上,看看你能不能清醒点!”一张自私自利的脸。

何安目光很冷,他们哪只眼看出他对她有意思,他只是不忿她的所作所为。但,过了一会,他还是开口:“我为什么要哄她。”又没做错。

妈!这还有问为什么!“你说你为什么要哄她!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哄女人怎么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跟女人一般见识干什么。从生物学角度说,你别忘了你是求偶方,动物世界里,哪次繁衍求偶,雄性不是头破血流,现在不过是让你道个歉,你还觉得不划算——”他都不忍心说何安某些行为,怕打击太大,打击死他!

“我不觉得我有错。”何安嘴硬。

“那你就是想跟夏渺渺分手!”

何安把目光投向窗外,难得的是语气平静:“不算。”

“不算你他妈跟我墨迹什么!只要你不想分手,你错不错不重要!谁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哪种结果!分手?”

“……”

王峰龙讽刺的看着何安,本来他想心平气和的跟他谈,现在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刚才被你气走的李兴华,你是不是看不上他,但你看看人家,女朋友跟他闹分手,什么时候让女朋友生气超过一天。

老四那段时间天不亮就去李飞飞宿舍楼下等着,任女朋友打骂,没事就去女朋友面前犯贱,李飞飞那货把老四骂的跟孙子一样,老四就没有自尊,但他吭一句了吗!你再看看你,你有什么不分手的诚意?我看你是恨不得让夏班长跟你分手,好让你自我忧郁一下,典型的虚伪做作!”

何安声音更冷:“没原则。”说的是老四。

“原则是什么狗屎!你的目的是抱着你的女人!又不是要cao原则!你有原则,你多有原则!所以你只能站在这里自己跟自己生闷气,人家老四收拾收拾铺盖,今晚跟李飞飞想怎么飞就怎么飞!”高下立见,气不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