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一般见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有点急色,男女的吸引力是双方的,她虽然是女孩子应该矜持,可不见得女孩子就没有七情六欲呀。

何安高高壮壮的胸膛天天在她面前晃悠,从她身边走过时风中都带着春天的清爽,初夏的夜晚凉风徐徐,跑步的时候,干净纯粹的男生气息像一锅养生汤,她怎么可能什么感觉都没有,她要是男生,又不会怀孕,舆论压力没那么大,她早就……

唉,想想都心酸。

“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会?”

夏渺渺咬着牙,不知是累的还是酸的:“一千八百米最重要的是——坚持!”

……

傍晚九点左右,灯火通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纳凉的逛街的,穿的五花八门,一家门面不大的炸鸡店内经理看看时间喊着:“第六组换班。”

夏渺渺三下五除二换了工作服,跳上早已等在门外的自行车,兴高采烈的揽住男友的腰:“出发。”

这样的季节,星光灿灿的夜空,连绵不断的路灯,不远处三三两两挽着手散步的人们,绿树花香的隔离带,百米一处的小公园。

何安载着她行驶在路上,仿佛萤火虫都能从角落里飞出来,浪漫了情怀。

夏渺渺悠闲的呼吸着少了汽车尾气的空气,思绪五光十色的纷飞,突发奇想的开始没营养的废话、找作,声音还透着女孩子特有的散漫、认真:“安安,你爱我吗?”

“……”何安想翻白眼,不想理她。

不回答?夏渺渺撇撇嘴,熟能生巧的比划着他腰间的肉,语气威胁:“犯病了——是不是。”

何安精神一震:“爱。”

夏渺渺点点头,笑容猥琐,立表忠心:“我也爱你。”过了一会又闲的蛋疼的晃着腿找话:“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说着,手指率先在何安的软肉上琢磨比划着弧度。

何安认怂:“恩——”

夏渺渺美美的歪着头,呵呵傻笑,揽着何安的腰身整个上身趴在上面撒娇:“就知道,今生是不是只想爱我一个?”

“是。”

“这怎么办是好,只喜欢我,只想对我好,我让你往东就往东,让你往西就往西。”说着还不忘指指东指指西,何安必须握紧车把,才没有被她带出去:“没有我的口号就浑身不自在。”

“……”

夏渺渺爽歪歪的在何安背上‘打滚’,得意万分的望着天空,细数自己的主权:“你爱情的全部就只能是我,你只能对我好,对我笑,宠我一个人,不可以跟其她女生眉来眼去。”

说着突然一本正经的松开何安的背,坐好,开始恐吓男朋友:“我告诉你,男生在这一点上一定要注意,应该矜持,尤其看到美女,你不能看她,不能让她知道你迷恋她,要打击她,嘲笑她,矜持的男生最有魅力,这样说不准她会喜欢你呢,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啊,乖,为了吸引美女你要眼高于顶。”

有人吃那套才怪,除非找虐:“也不要随便发挥什么女士优先、重活男先的品德,尤其有女朋友的男生更不能那样,那样绝对不会显得你有风度,只会让你看起来别有居心、居心叵测,知道吗?”

“……”

“知道吗!”找掐是不是!

“知道,知道。”

夏渺渺满意的点点头:“不但要知道,还要记住,在女人眼中最有味道的男人,是认真负责的人,只对女朋友一个人好的,一心一意的,所以你只有对我好,你才有魅力,才有可能在五十年后被很多小女生崇拜、流口水,懂吗?”

“为什么要五十年后!”

夏渺渺一秒掐住他的肉,咬牙切齿的道:“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我一心一意——知道吗!”

“知道!”下手从不留情面。

夏渺渺觉得威胁够了,重新揽住何安的腰,给他揉揉:“以后就是遇到比我好看的,比我身材好的,比我年轻的,你也不能看一眼,看了就戳瞎你的眼!”

“……”

夏渺渺伸出两根手指恶狠狠的戳戳他的背:“别以为我说笑,到时候让你好看!是不是今生只爱我一个?”

“……”又回来了,风度翩翩的何总裁终于翻了个白眼。

夏渺渺突然有些小忧伤:“如果爱上别人了怎么办?”恋爱期间,小女生总是有那么一点患得患失。

“……”

夏渺渺虎躯一震,终于抓住了找事的瑕疵:“你不回答!你是不是现在就想着别人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漂亮!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你肯定不真心喜欢我!你——”

何安转过头,捧起她的脸,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过了好一会,慢悠悠的放开,认真的看着她:“我爱你一个已经够累了,没兴趣再试一次受罪!”一句话颠过来倒过去也要无事生非,幼稚!

好像不是好话,夏渺渺傻乎乎的笑了,抱着何安的腰使劲蹭:“安安,安安,我最喜欢你了。”

……

春运会开幕当天,夏渺渺才知道何安报了很多项目,几乎连续三天都安排的满满的,不禁有些疑惑。

她们现在感情稳定,何安绝对不会是为了讨好她,这样‘牺牲’的人,而她出于某些原因,今年没打算‘欺负’他。反正她已经报了双倍,怎么也能弥补何安的那点损失。

想不到……

孔彤彤报了一个一百米。

张新巧报了跳绳比赛。

朱子玉百忙之中报了跳高和立定跳,其中立定跳和夏渺渺撞在一起:“你家何安不错呀,调教的越来越像样子。”

夏渺渺首次没有接话,觉得不那么理直气壮。趁何安从男子一百米的热身上下来,私下里对着何安的报名表,皱眉:“是不是多了点——”

王峰龙擦擦汗走过来,手搭在何安肩上,笑的别有深意:“隔壁班孔雀报了什么,何安就报了什么。”说完对夏渺渺眨眨眼,

夏渺渺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何安,荀益耀自封运动达人,报的可不少:“你跟他一般见识?!”

何安拍开他的手:“不是,活动一下筋骨。”

“少来。”王峰龙无负担的再凑上去,揭他老底没商量:“是谁昨晚死活让我搞到他的报名表,你不就嫌他调戏了你媳妇两句,一直记恨到现在,大方点,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何安耳根有些红:“不是。”

夏渺渺呵呵一笑,差点忘了荀益耀那号人,难得何安记得,还愿意吃那个飞醋:“不用跟他一般见识,减几项吧。”荀益耀虽然人品不咋地,但运动细胞很好,听说他以前还是体育特招,后来弃武从文,在运动上很有一套。

王峰龙真是坑何安没商量,这样私密的事提前爆出来,万一何安输惨了,到时候场子没找回来面子再丢了:“还是太多,你不方便看我比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