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谁也不蠢/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小鱼心里有了计较,放下心来,安慰自己,她一会就走了不要胡思乱想,她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些人虽然看着凶,但玫姐不会让她出事。

夏小鱼越发放心,端庄的坐在一旁看别人无耻的沉沦、肆意的放纵。

突然一阵粗狂的声音响起:“老子他妈让你脱是看的起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敢肖想我们老大!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给老子脱!让大家都看看你有一身什么烂肉敢心比天高!”

粗壮的大汉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一片起哄声:“就是,就是,让我们大家都看看,脱!”

“脱!少不了你的好处!”

“快点!别耽误大家时间!找死是不是!”

被踹了一脚的女子忙不失妖娆的从地上爬起来,媚眼大争委屈的看着大汉,楚楚可怜:“刘哥就爱欺负人,想看就跟人家说嘛,人家哪有不乐意的。”

“少来!脱!”

女子笑容不减,这种事她们身经百战,娇嗔的走到包厢最左面,手抚上光滑的铜guan:“待会可不准欺负人家。”

钞票洒起,美人与红色齐飞,说不出的旖旎、腐朽。

音乐响起,衣裳半解,周围的气氛顷刻间被女子炒热,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不绝于耳。

夏小鱼顿时有些害怕,感受着周围越来越不对的氛围,越来越燥热的男人,她慢慢的起身顺着墙向玫姐的方向移动,她想跟玫姐说她有些不舒服想出去透口气。

可不等她挪过去,旁边一位贼眉鼠眼的男人,突然不由分说的搂过她的肩,按住她的脸猛亲了一口,哈哈大笑的放开:“真滑!够劲!还他妈这么嫩!”说着在她挺翘的屁股上狠狠掐了一下,手就要往她胸口塞。

夏小鱼下意识的挣扎,她不要,好恶心,放开她,她不是做这个的!

男人见状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拽,落他面子是不是:“扭什么!想老子在这里开了你是不是!”

音乐喧闹,灯光迷离,男子的脸在这样的灯光下越发狰狞,夏小鱼吓的眼泪顺着漂亮的脸颊滑落,心里害怕的不得了,她想大哥,哥!“放开我。”

男人捏捏她的眼泪,笑的更加猖狂:“漂亮,哭都这么够味!”本有一分的心也加重到八分,说着把她甩到墙上按着她的嘴就亲!

夏小鱼剧烈挣扎。

包间里的起哄声越来越大,热烈的人们仿佛被什么点燃了,对身边的人越来越肆无忌惮,夏小鱼被压着看不清,如果看见了说不定会被吓死过去。

夏小鱼绝望的哭着,不停的挣扎,可她的力道在对方手里只是挠痒痒的小把戏,她想大哥想爸爸想姐姐想妈妈——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她,就算真有人要对她做什么,依她的容貌不也是最好的那个,为什么是这么恶心的男人!“放开我,我还是学生,我还小……”

“不小了,一只手刚刚好……”猥琐的笑声让夏小鱼呕吐!

男人一巴掌甩在她欲呕的脸上:“不要脸的东西!装什么!你吐呀你吐一个老子看看!老子弄不死你!”说着心狠的就要扯地上女孩的衣服,还有自己的。

玫姐慢悠悠的走过来,抚起夏小鱼,歉意对男子笑:“您看,火气大了不是,她还小不懂事,是我刚带来的,这位哥哥看在我阿玫的面子上放过小姑娘好不好。”

夏小鱼紧紧的攀附着玫姐,害怕的浑身颤抖,没有注意到,玫姐向不远处的主位看了一眼,示意男子放人。

男人也是有七窍玲珑心的,挟恩图报有意思:“让我放人也行,不过今晚玫姐你——”

“好说,好说——”叫玫姐的人扶起颤抖的夏小鱼向主位走去,边走还不忘温柔关怀的抱怨:“你乱走什么,不是让你在那里待着不要动等我回去。”

夏小鱼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紧紧的握着自己被扯开的衣襟,抽泣的坐在玫姐旁边。

沙发上为首的刀疤男看了她们一眼没说话。

玫姐笑的别有深意,似乎在问对方,这样的货色可还满意,学生,干净,还没有出台过。

男人默然,算满意玫姐今晚的安排。

玫姐终于放心,不枉她为他物色,满意就行,价钱合适最重要。至于这个小姑娘,恐怕刚才被吓破胆了,自己再略施小恩,不愁她不听话。

夏小鱼害怕的靠着玫姐:“姐……我想去厕所……”她要离开这里,她一定要离开,她哥哥一定还在外面等她,说不定,说不定,大哥通知大姐了,大姐一定在找她,她不要待在这里,不要!

虽叫玫姐,但不过是二十多岁非常有气质的女子,跟夏小鱼坐在一起也不显得俗气,相反比小姑娘看起来更有成熟的妩媚,要不然也不能让夏小鱼放下戒心。

玫姐体贴的站起来,扶着她:“里面休息室有洗漱间,我带你去,很方便。”

夏小鱼惊讶的摇头:“不,姐,我要出去上洗手间,我要出去……”

玫姐安抚的抱她一下:“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门口人多,根本不好出去,听话。”

夏小鱼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吓的绝望,她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大哥会不会再找到她——

她完了,她肯定完了!如果现在还看不出来,她就真是傻子!她被骗了!这些人联合起来欺骗她!但她连撕破脸的勇气也没有!

“有事?”男人的音线很低带着不悦的气息。

“没事,没事,小妹妹不习惯,有些不舒服,我陪她去洗手间整理一下。”

刀疤男看玫姐一眼。

玫姐给他个不用担心的眼神,她玫姐介绍的人什么时候出过差错。

夏渺渺没有乱来,也没她火急火燎表现的那么冲动,见到领班后更加谦逊,跟他说,自己家里有事,要不然也不会让弟弟和她过来找妹妹,她也是刚从学校被叫回来,是真的有事,求领班通融通融,哪怕只是让她见一见。

“我们这里有我们这里的规定,她竟然没有在一楼,可能是自己跑二楼玩了,二楼没有允许不准人随便上去,我也不能开例,您得等她自己下来。”领班的话滴水不漏。

这句话就是录音,也没有问题。

“您通融通融,我就是见她一面,不影响她‘玩’还不行吗?”夏渺渺也捡领班喜欢的说。

但领班的话很坚决:“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要不然你给她打个电话?”

要是打得通还在这里跟你废话,何况夏小鱼没有手机。

夏渺渺首次后悔没给家里人一人配一个手机。

夏渺渺越想越着急,二楼,二楼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能随便上去,肯定不如一楼干净,夏渺渺陪着笑脸提醒:“我妹妹还未满十八岁呢?”

领班神色自然:“只要满十四岁就行。”各种意思不言而喻,他们这里又没有雇用她,她是自己来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