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压压惊/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气结,对方摆明应对自如,恐怕这种事根本不放在眼里!怎么办!

夏渺渺急的跳脚,但对她这种人而言除了把情绪发在骂妹妹身上,没能力跟对方打起来,何况她也不认为跟人家打起来,就能解决问题。

夏宇也急,早知道他当时拉也要把小鱼拉出来!“姐……”

夏渺渺正在想,突然回头看见何安进来了,急忙走过去,着急的示意他把钱包给她。

何安直接递上。

夏渺渺神色感动:“回去还你。”转身掏出一千塞到领班的衣兜里:“您看,刚才是我弟弟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也知道这事与你们无关,都是我们管教不好,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看——”

说着,夏渺渺掏掏自己的兜:“我什么都没带,手机——手机还是老款的,什么功能都没有,我就是想上去看看,也许她不在楼上呢,真的只是看看,您通融通融。”

领班感受下衣兜的厚度,不多,但如果只是上二楼看一眼,又是一个小姑娘也不是不能接受何况她以为到了二楼就能找到人吗,天真:“只能你自己上去,十分钟。要不然我也很为难。”

“好,好,我自己上去。”

“姐!我跟你上去!”

何安看看时间。

“不用,你在这里等着,如果看到小鱼下来急的截住她!”

“姐——”

夏渺渺已经在一个小服务生的‘护送’下上了二楼。

何安靠在一旁的吧台上,拿出手机,发出几个字——这就是你们最近的效率!

夏宇有点不高兴,他还有功夫玩手机?!

施秘书受惊不小,满头冷汗,人不是已经到了?难道先生那边的事还没解决?施秘书赶紧给先生拨过去,想问问情况。

何安直接挂了电话,因为他看见一行人带着人上去了。

弥月酒吧的小老板张精明几乎是带着人冲上去的,谁有他倒霉,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真是倒了血霉了,如果让他知道是谁请来了瘟神,他非把人刮了不可!

“让让!都让开!老板208!”

“喊什么喊!”他们所有人加起来还不够人家喝一壶的!“妈的!给老子踢开!”

夏渺渺躲这帮人远远的,等人走了,才敢从偌大的盆景后面起身,赶紧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

张小老板带着人一脚踢开208的房门。

夏小鱼正跪在地上,在一帮起哄声中被冷着脸,面色难看的马老大灌酒,酒瓶塞在她嘴里,根本不管她咽不咽的下去,一股脑的倒进去,桌子上还有三个空瓶。

给脸不要脸的杂货!整治不死你!

夏小鱼挣扎的厉害!浑身颤抖,满脸绝望。

玫姐和众姐妹害怕的躲在一旁,她们还没见过马哥发这么大的火,夏小鱼这次真的闯祸了,竟然摔了马哥给的酒,简直不知所谓!

玫姐也有些后悔,这,万一出了人命——她可是要担责的!

张精明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觉得有股火从脚底升到头顶,叫器着天要亡他的不幸!

刀疤脸、狰狞中不失沉稳的马哥看眼进来的人,手下动作没停,话语讽刺:“张老板这是什么意思,是小弟没有给钱!还是张老板的兄弟想跟我的兄弟一起玩!如果那样,恐怕这点女人不够,莫非张老板想卖些别的。”说完看向张老板身后那雌雌雄莫辨的男人,他在道上可是远近闻名的狠辣。

玩他妈你祖宗!张精明只觉得有些心虚有些害怕,还有那么点紧张,他宁愿自己猜错了,希望这样狗血的事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希望躲在墙角里的姐姐妹妹中有一个是他要找的人。

张精明这样想着,依旧小心翼翼的蹲下身,笑眯眯的求证的试探女孩的身份:“夏——小——鱼?”别答应!千万别答应!我就是叫着玩玩!

夏小鱼跌倒在地上,衣衫半开,气息靡靡,清纯找虐的样子让所有人呼吸困难:“恩……”是不是我哥和姐姐来找我了——夏小鱼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嗓子辣的哭不出声!

妈的!张精明顿时想死过去,赶紧脱下西装盖在小姑娘身上:“真是误会!天大的误会呀!您看怎么闹成这样了!我们这里的酒从来不是这样喝的!马老弟就是心太急,姑娘您别介意,我让他给你道歉,让他给你磕头!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真的,可能今天工作上的事有些不顺,心情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说着面容近乎和善的亲自把人扶到沙发上坐好。

立即有眼色的送上一杯温水:“妹妹,喝点水,压压惊。”

有眼色!好样的!“小姑娘,您比哭呀。”张小老板立即紧张的看向马刀疤:“小马!你干什么呢!还不跟人小姑娘道歉!越来越不像话,有那样吓唬人的吗。”说完不断给马刀疤使眼色。

马刀疤不蠢,能混到他这个地步,谁也不蠢,但张老板今天是不是傻了!让他给一个出来卖的小姑娘道歉!

让他妈你道歉是你还有机会!是不是送到绞肉机里滚一圈就满意了:“快道歉!看你把小孩子吓的!”道歉呀!你他妈还真想去绞肉!快道歉!

马刀疤见状,立即整理好情绪,瞪眼张老板,开口:“抱歉。”你最好给我个交代!

交代个屁!你他妈待会想交代都没地方交代,转头对小姑娘和善道:“你看,马老板不是有意的,您别跟她一般见识,说着亲自那起茶几上的毛巾,要给小姑娘擦脸。”

夏小鱼顿时害怕的躲在沙发角落,不敢让张小老板碰她!

张老板想抽死马刀疤!

总领班月姐立即上前:“老板,我来吧。”

“好,好,千万别吓到孩子。”最好让她想起他们的好来。

玫姐躲在角落,不明所以的看着老板,突然有些害怕,她不会,不会闯祸了吧。

夏小鱼早已吓傻。

“快带孩子进去收拾收拾!”说完凶神恶煞的盯着满屋子人:“都杵在这里干什么,吓人吗!还不出去!”

马刀疤脸色一冷,等人进来休息室才道:“张老板,你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歉我倒了,你还在这里逞威风!如果没有一个说法,别怪我马某不给你面子!”

张小老板气笑了!面子!他憋了一肚子气还没地方找面子!你他妈作用使者还有脸要面子:“老子他妈到想给你!你问问六老爷子给我吗!你要是敢问!我立即跪下来给你磕头都行!”

马刀疤和在场所有人听到六老爷的名号,均下意识的后退,猛然背脊发凉。

六老爷子是谁?那是道上顶顶大名的大鳄,鳄到什么地步呢?就是要想动他根基,你得出一个师。跟他们这种一个局就能抄了家底的小人物不在一个档次上。

“你,你,说真的。”纵然是三中这片称雄的马哥也有些撑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