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何安!去死/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的想法有些多余。

何安不是当下没偿过女人的年轻人,所以没有他这个年龄男孩子对女孩子该有的迫不及待和为一亲芳泽的机关算计,他更看重的是夏渺渺能拨动他心弦的感觉。

至于某些妄想,何安不带任何意思的认为,他没那么迫不及待,夏渺渺本身也没有吸引人的魅力。

何安脱了一身粘湿的衣服。

夏渺渺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出来时,发现浴室里只有自己的脏衣服,不过对于不讲究的夏渺渺来说,穿上也没什么。

她刚拿起T恤,敲响了门。

夏渺渺顿时歇斯底里:“你干什么!”

何安声音平静:“睡衣,酒店提供的。”

夏渺渺恨不得一头撞在浴缸上,竟让人误会:“来了。”悄悄打开一条缝,把衣服拽进来,急忙套上,水灵灵的小姑娘即便不是容貌倾城的绝色,这个时候也透着青春逼人的灵动皎洁:“登登登,我洗好了。”

何安的目光沉下,移开,不触及她任何一丝肤色。

“你洗吧。”夏渺渺擦着头发坐在梳妆台旁,惊叹着上面琳琅满目的日用品,没在意自己用过的浴室再让一位男生用多么的暧昧。

开始,何安也没有多想,一间浴室而已,何况夏渺渺用过的地方很干净,虽然有些水珠溅出来、洗涑用品被打乱了位置,可这并没什么。

但慢慢的属于夏渺渺的气息就像还未散去的热气,混合着躁动的暧昧挑衅的在何安心中升起。

他仿佛看见夏渺渺在旁边偌大的浴缸里翻来覆去的折腾,修长的腿伸出缸外开心的笑,手臂穿过身上的每寸肌肤没心没肺的样子,以及她前段时间故作冷漠的态度,今天怯怯的拉着他衣袖的样子,刚才在床上恩哼的满足,还有他放的洗澡水,亲自加上的果香。

她就在里面,未着寸屡……

何安越想越烦躁,某些不容易被唤起的情绪凭借幻想竟然就要抬头,何安不喜欢超出控制的事,脸色越来越冷,简单冲了凉,穿了睡衣出来。

夏渺渺已经在空调的强力号召下,钻进了软绵绵的被子里,舒服了哼哼着,身上涂着香喷喷的夜用ru液。

何安看到这一幕,凭借强硬的自制力才没有进去再冲一遍。

“你出来啦。”夏渺渺歪着头没心没肺的看着他。

何安看也没有看她,拿了床被子去了客厅。

夏渺渺乐呵呵的打着滚享受棉被柔软的舒适度,没注意到自己半走光的嫩腿,在密闭空间内的杀伤力……

突然,房间的灯光暗了下来,卧室里的氛围立即变得暖暖的温馨又昏昏欲睡。

夏渺渺等了一会,悄悄探出头看看浴室再看看客厅,突然心里有种浓浓的挫败感,继而就是不甘心,还有些自作多情的难堪与委屈。

夏渺渺跟进来的时候已经做好应付何安某些无理要求的准备,甚至想好了,如果实在不行,只要不做到最后一步怎么都好,但向来吻她时吃像不好的何安,在这种情况下竟然——

夏渺渺翻过身,不被男朋友所动有那么点不自信,何安不喜欢她吗?她都跟他在一起快一年了,该了解的不该了解,平时亲吻又没有少,他现在这样什么意思?觉得自己没有魅力,还会不够女生。

夏渺渺看自己一眼,她虽然行为有些那个,但是自认身材还是不错的,至少……至少比某只脸长的好的彤彤小妞不差。

夏渺渺生气的扭过头,本很好的心情因为不识相的何安越来越糟,并且有点睡不着钻了牛角尖的架势。

熟不知这样的情况对她最安全,可恋爱中的男女想法都有些没事作死的节凑。

夏渺渺越想越生气,从来不委屈自己的她突然掀开被子,赤着脚站在何安身边。

何安猛然睁开眼,幽暗的灯光不影响他看清眼前的人。

夏渺渺散着头发,与他身上同款的浴袍,委委屈屈的盯着他,脚下却不客气的踢着沙发:“起来!”

何安深吸一口气,坐起来:“睡不着。”

你睡的着?夏渺渺就这么看着他。

何安静了好一会,镇定的拉住她的手:“去睡觉。”

夏渺渺闻言瞬间甩开他的手,她现在不爽很不爽!不爽了就对言听计从的何安发脾气:“你是不是男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能当我是空气,你怎么能不喜欢我!夏渺渺越想越委屈,眼里星星点点,委屈的不得了!让她死了算了!

何安瞬间把夏渺渺翻在沙发上,目光如炬的盯着她几乎要将她吞了:“渺渺别后悔——”

夏渺渺只觉得天旋地转,还没有回过神。

何安霸道的低头吻下去——

“唔……”几乎没有遮挡的睡袍被攻城略地。

一旁茶几上,一片细嫩的文竹的叶子慢悠悠的落下,飘飘然落在冒着热气的咖啡杯里,突然一阵剧烈晃动,翠绿的枝叶染了灰色的色泽不受控制的摇摆开来,灰色的液体打在娇嫩的叶子上,小叶子疯狂挣扎,最后依旧被一阵巨浪不容反抗的打翻,渐渐的下沉,没入不断晃动的涟漪深海……

夏渺渺想撕了何安!

撕了他!

掐死他!

弄死他!

踢死他!

夜色正浓,凉风习习,何安的热情不减,舒适的恰到好处,比想象中美好,比任何一次心悸,更让自制力不俗的他难得贪心的想沉醉其中。

夏渺渺心思早已阴暗、悔不当初,与她想象中男生百般诱骗根本不是一回事,阴沟里帆船的夏渺渺想把今天说给夏小鱼的话统统给自己来一百遍——

“我累了……”

“一会就好……”

十五分钟后。

“我真的很累了……何安你他妈听到没有,我累了……”只是喊的有气无力。

“一会……”声音低沉沙哑性感充满诱惑,但总体四个字‘善意谎言’。

半个小时后。

“我真的真的很累了……”

“马上就好……”

一个小时候。

“何安——你怎么不去死——”

翌日天蒙蒙亮,夏渺渺动动腰身,奇怪?竟然只有微微不适的疼痛?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的疲倦也没有想象中食髓知味后欲罢不能再来一次的贪婪。

呀?莫非昨晚是做梦?太好了!?

但看到旁边睡相‘难看’的何安时,夏渺渺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她哪只眼觉得他微温尔雅、清心寡欲、容易控制了!

何安见她醒了,宽阔厚实的身体翻身上来,神情竟然还能一丝不变的肃穆。

“滚!”夏渺渺的青葱如水的手指抵着他的额头,眼神冷傲:“滚下去——”这叫拿乔,反正急色的不是她!被人尝了滋味,风筝的线自然该牵在自己手里,想要被成全,得看她心情。

大多数女生都会这样想,其实是不是,这要问过男生才知道。

何大总裁第一次被骂这个字,眉头微皱,非常不适应,但因为场合与众不同,又是从夏渺渺嘴里吐出来,竟然被他琢磨出另一番暧昧的调笑滋味,让他通体诡异的舒畅,但面上依旧不显,冷漠异常:“别闹……”

闹你个大头鬼!“何安!别咬我——”

“……”

“何安!你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

“恩……安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