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脏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

王念思疑惑,她问了什么过分的话、提了过分的要求?有什么不好回答的吗?

“……”王念思不确定的等了一会,发现他真没有回答的意思后,嘴角的笑意不禁有些尴尬:“打……扰了。”以前听说何安不喜欢跟人交流,没想到比想象中严重。

什么呀,沈雪甩开思思的手:“喂!思思替你捡起来,连句谢谢也不会说吗!”沈雪简直不敢相信,——他什么态度!谁欠他一百万似得:“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何安目色坦然,微丝不动,仿佛听歌十分入迷。

“喂——”

王念思赶紧拉住她往外走:“走啦,别说了。”还不够尴尬的,都有人看过来了。

“凭什么呀!是他不对好不好!有他那么做人的吗!帮他捡起东西还摆脸色给别人看!他以为他是谁。”

“沈雪!”王念思有些急:“我都不介意,走了。”为了这点小事很丢人的。

沈雪被拽的踉跄几步,挣扎的不想走,她就看不上何安那股劲,以为自己是谁!他那直男癌的性子也就对夏渺渺那种女人使合适,真以为所有人都想夏渺渺那么好摆平,好无处不显示他的大男子作风!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凭什么在思思面前拽!

“我们走了!”

“我不!他——”

王念思赶紧拉着她离开!

夏渺渺和很多人已经疑惑的看过来。

夏渺渺只看到王念思拉着沈雪往外走,这没什么,但随后见何安看也不看随手把一本书扔进后面的垃圾桶。

夏渺渺立即站起来。

孔彤彤赶紧去拉,没拉住!都是一个宿舍的她去干什么,何况念思都劝架了,她去火上浇油吗!

王念思拉着沈雪临出教室门的时候正好也可看到何安把书或者该说书上的钢笔扔进了垃圾桶。

王念思一时间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自认刚才没有不对的地方,他怎么能——

沈雪见王念思神色不对,赶紧看向她:“怎么了?”

王念思勉强笑笑:“没什么,走吧。”她有那么讨人厌,竟然让别人不惜把她碰过的东西扔掉,她也不是有别的意思,就是但凡她这个年龄的小女孩被人这样嫌弃,都会心里不舒服。

更何况王念思对何安的印象很好,便更加涩然。

夏渺渺走过去,冷着脸直接绕过何安把垃圾桶里的线性代数捡起来,这才发现还有一根钢笔,顺便捡起来。

然后威风凛凛个的把线性代数甩回过头的何安桌子上:“何安,谁教你的学不会了就扔书,买书不要钱呀。”说着已语重心长的把何安往里面赶赶,自己坐了下来:“安安,咱考不好不是错,更不是书本的错,学习要有耐性,对咱们文科生而言数学是难了些,但也不能拿书本出气呀,难道你扔了就不用学了,考试就能自动过了?”

何安摘下耳机,不是惹了她就好,刚才冷着脸过来,以为她——

“其实数学是有捷径的,都是固定的东西,不会有第二个答案,公式背过了,来回那样套,越学越有意思。”对了:“你的笔。”放回他桌子上,估计刚才不小心一起扔的,有一个不爱学习的男朋友真头疼:“下一节课正好是线性代数,我在这上吧。”

夏渺渺说着看向孔彤彤的方向,见彤彤也正看着她,示意彤彤帮她把桌上的课本和笔记本拿来。

孔彤彤还在蒙圈中,她不是见沈雪和何安起冲突,去给何安撑腰了吗?怎么画风突然不对了,难道她们刚才看到的事情不在一个次元?还是她理解错了什么?

“书,我的书——”这孩子,发什么呆。

“不要了,扔了。”

啊?什么?夏渺渺顺着何安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说的是钢笔不是书才没有抽他一顿:“怎么了?坏了?”说着随手拿起来在本上划了两下,很好呀,挺好用的,写字也没有断痕。

何安已冷淡的开口:“脏了。”

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夏渺渺想把钢笔戳他脑袋上,脏了是什么理由,而且——她看着不脏呀,哪里脏了?这个脏了也仍,那个不如意了也仍,他有多少东西让他这样扔!

但这种事夏渺渺懒得跟他辩,一年来,她算看懂了,你说了他,他也不痛不痒的,回头他该扔什么还是扔什么。

夏渺渺把钢笔收起来,接过回神的彤彤递来的东西,从自己笔袋里拿了一支黑色圆珠笔给他,然后回头问王峰龙:“刚才怎么了?沈雪和王念思看起来情况不对?出什么事了?何安碰到她们了?”

不是她不问何安,而是何安肯定给她三个字‘不知道’。

王峰龙赶紧收回落在夏班长身上神奇的视线:“这个……”怎么说呢,王峰龙犹豫再三,斟酌的总结道:“应该……不算吧。”何安本来就不怎么说话,只要别介意这点,他很好相处。

当然了最后扔钢笔的一幕自动忽略就好,可心里已经给舍友点了一千万个赞:你小子行呀,大美人的面子都敢不给,真是一视同仁呀!回头小弟一定拜师学艺,争取早日修成正果!

夏渺渺松口气,不是就好,何安性子默,有时候很容易不经意的得罪人,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她也可以帮他解释一二:“谢谢。”

王峰龙愣愣的看着前面的两个人,何安还是不怎么说话,夏渺渺相对话多一些,每次都是她在说,何安被提醒的多了才恩一声,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

但又非常不一样!王峰龙一节大课下来,没做别的,就一直注意着他们,最后突然恍然,他看出哪里不同了!

一般情况下,何安根本不会让人在他面前说这么多废话,而夏渺渺却可以。重要的是,他整节课都没敢往耳朵上塞他万年不离的耳机!

王峰龙不禁感叹,看不出来平日夏班长不显山不露水的,手段了得呀!

……

晚上九点四十,孔彤彤穿着紫色的宽松睡衣,擦着头发,无趣在夏渺渺床铺前晃着,顺便拨弄她宝箱里五光十色的东西,俺看今晚有没有添心。

视线偶然落在她桌子上时,还不忘调侃:“真是命好呀,你家何安连钢笔都要送你,他是多担心你不够用了捡别人剩的铅笔头丢他的人。”

夏渺渺散开头发,掐尖:“我不嫌他挂科就不错了。不是他送的,是他说脏了非要扔,我暂且帮他用着,他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机会了制制他这个毛病,以后怎么过日子。

“脏了?哪脏了?”孔彤彤好奇的拿起来。

床铺上的沈雪下意识的放下手机,竖起耳朵。

旁边的王念思收拾东西的动作也慢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