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你跟她说/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有些回不过神,何安不觉得她为这点小事闹这么大情绪、还非找个看似‘合理’的由头让对方赔的行为很小家子气?

夏渺渺不敢否认她揪着沈雪的态度不放,是为了让自己的私心暴露的不那么明显,毕竟为了一枚小小的发圈让舍友赔,显得很没有风度。

可她就是下不去那点东西。说白了,就是她自己小气,还想在男朋友面前藏着掖着,放大对方的不是。

“说话。”

夏渺渺一个激灵:“还没说,我就出来了……”

何安想了想,点点头,异常平静默然的开口:“你跟她说,让她赔给我。”

什么!夏渺渺闻言疑惑的看向何安,淡然平缓的语气,让夏渺渺听不出他的想法:“为什么?不好吧……”她一个女生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另一个女生斤斤计较说的过去,你一个男生?

“……”看什么?他要确定东西是脏了还是有人别有居心,他不是没考虑过夏渺渺不知道东西价值的情况下乱送人,但他更相信以夏渺渺做人的风格!她除了忍痛送她母亲、妹妹和朋友绝对舍不得给别人。

就算给别人也无所谓,本来就是送给渺渺的,她有处置权,但如果有人别有居心则另当别论——比如这对沈雪、王念思,她们应该不至于一点眼光也没有,尤其还有一个王念思,如果他没记错,王家是挖矿起家,现在做珠宝生意,沈雪不懂,王念思也看不出来?

所以沈雪这件事就不得不让人推敲。

夏渺渺顿悟的瞪向何安!好似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他要是敢——他要是敢——

何安茫然的看着夏渺渺。

夏渺渺冷然的瞪着他:何安——

何安恍然,真拿你没办法,语气平稳:“等她还了我,我再还给你,我那里还有一款一样的,你先拿去玩。”

“玩什么玩!大夏天的我带个毛球干什么!还是白色的!你戴给我看看!给我的时候我就想批你了!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何安对这件事诡异的态度:“你是不是看上沈雪了!”要不然从不揽事的何安为什么听说过二话不说就揽了过去!

夏渺渺紧张的瞪着何安,怎么办?她都跟了他了,他如果吃完不认账……

夏渺渺有些小崩溃,她再怎么样也是在校小女生,遇到这种事,在还没有冷静的分析的时候,所有的理论都是狗屁,最初的感受就是慌乱、伤心。

夏渺渺越想越不对劲,沈雪那么漂亮,人又有气质,家世又好!她呢?她以为跟了他就不一样了吗!

夏渺渺顿时乱了不知道怎么办,万一就是不要她了,眼睛不自觉的泛红:“你肯定想移情别恋,吃完不认账!”像陶成风那渣男一样!“何安!你要敢背叛我,我就掐死你们一对狗男女!”掐死你们!

何安愣了一下,不等大脑给出反应,已经把她抱进怀里,安慰脱口而出:“没事,别哭……”他不喜欢见。

“你不是看上沈雪了!”

“不是!”

夏渺渺闻言,心立即安了三分,却反而更加委屈的回抱着他:“安安,你不会不喜欢我的对不对?”

“恩。”虽然根本不理解她刚才想到了什么,但何安依然一本正经的给了回答。

夏渺渺听着他酷酷的声音,忍不住笑了,擦擦还没落下的眼泪,垂了他一拳,什么吗!说喜欢她那么委屈呀,回答的一点也不温柔,她刚才也真是够了。

何安见她,神色柔和了几分。

夏渺渺被看的心虚,刚才好丢人:“本来嘛,你以前从来不管事的,这次一听说,赶紧接过去,你不是看沈雪长的漂亮是什么,你肯定对她有想法!”越说越觉得像那么回事。

何安的声音恢复惯有的冷静,但也掩不住她会为那层意思哭的小小欢愉,所以难得多嘴来一句:“她也叫漂亮,垫鼻子的时候就别做的那么不自然。”

“沈雪垫过鼻子?”

“……”

“你怎么知道的?”

“……”

“我一直以为她鼻子长的很好看,原来真可以做那么好看。”

“……”

“你说做一次多少钱?”

何安冷静的把话题正回来:“我怕你不好开口,一个宿舍的以后还要相处,你就跟她说,这件事不关你的事,让他给我就好。”

夏渺渺危险的看着何安:“你真不是看上他了!”

“……”懒得理你。

“只爱我一个!”

“……”

“嘿嘿,我最喜欢你了。”说着松开何安的胳膊,得意的开口:“人家沈雪喜欢的可是方甚。”

暗含的意思是,你不够格啦。

何安用力的揉揉夏渺渺的脑袋。

“别动手动脚的,还得重新弄。”

何安突然在她耳边轻声道:“今晚别回去了。”

夏渺渺回头看看一本正经,仿佛什么都没说过的男人,内心血槽强力清空:“不!”

“……”

夏渺渺再悄悄看他一眼:没反应。这样就打退堂鼓了?

唉,有个闷骚的男朋友也挺没趣的,哪有邀请一次的,多说几次说不定就妥协了,哼!

“王峰龙给了我一张电影票,不看就浪费了。”

何安!学坏是可耻的!

……

沈雪简直不能相信夏渺渺的话,何安那种男人竟然还能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来?

他是不是男人?

十块八块,或者说撑死五六十的东西,他还真让她赔?连客气一声都没有!

沈雪不是赔不起!就是恶心这两人的态度,就算她不对,她错了,难道不是他们虚伪的说着‘不用了不用了’,自己非赔过去,然后他们看着比原物更有价值的东西,心中暗喜。

但!

现在什么情况?!

体育课的空档,刚跑完一百米的沈雪,买了两瓶水坐在操场的树荫下对着王念思抱怨:“夏渺渺穷疯了吧!”竟然说让她赔给何安,因为那是何安买的!哈,哈哈——

王念思看着操场里奔跑的人,接过来,神色温和:“本来就是我们不对。”何安会是谁呢?她们这个阶层确实有几家姓何的,但能随便拿出那些东西送人的不多。

、如果以前她只是觉得何安有股说不出的吸引力,那么现在这个男人在她眼中则是内敛的安静、冷淡的奢华,透着让人着迷的气质。这样的何安会真的喜欢夏渺渺吗?

王念思随着他跑动的身影,胡思乱想着。

“王峰龙你别拖何安后退,赶紧跑!”

“夏渺渺没你那么偏心的,明显是你家何安不积极。”

“谁说的!我家何安最卖力!”

沈雪赶紧撇开头:“可她让我赔给何安!”

王念思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

沈雪自顾自的抱怨:“就算夏渺渺奇葩点,何安也没有常识吗!这点小事她也去何安跟前说!她是不是有病!何安那人竟然也认同她!他们两个到底在想什么!?我就说什么人找什么人吧!你看他们两个多合适!

可他何安有脸说出那个发圈多少钱吗!我豁出去把钱甩他脸上!只要他敢要!”

王念思的脸越来越僵硬,险些挂不住她惯有的神色:“何安——知道了?”

------题外话------

给我一面墙,快点给我一面墙!让我撞一下!我昨天是双更呀!大家竟然没有看出来,也人夸我,还一直说不够塞牙缝,我的心呀,肝呀!

想我更新结束后,满满欢喜的等着大家说:鸟好勤奋呀(因为这类话很难得吗)

结果,结果,结果,

呜呜呜,我要罢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