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它的价值/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了!知道就知道,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大不了!“他让你赔给他的!”王念思的目光下意识的搜索着何安的身影,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怎么想这件事,应该……应该会觉得沈雪不是故意的吧……

“可不是,我一会就甩两百块在他脸上,让大家见识见识咱班长大人越来越无底线的穷德行!”沈雪说的义愤填膺。

王念思紧张的站起来:“不行!”那枚项圈的可没沈雪想的那么简单,何安送的东西他不可能不知道发圈的价值,若是原价赔偿,沈雪不伤筋动骨也得剥层皮。

本来她以为打发了夏渺渺就没事了,毕竟在夏渺渺眼里那不过是一枚小项圈,比项圈值钱的东西多了,夏渺渺肯定会息事宁人!结果沈雪这个笨蛋简直是打草惊蛇!成事不足!怎么就让何安知道了!

现在只能祈祷何安只是想让沈雪照价赔偿,没有其他用意。

沈雪不能理解的看着念思:“不就是一点小事,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王念思神色不变,郑重的补救道:“你现在收敛一下脾气,下课后去跟夏渺渺道歉,态度好一点,诚恳一点,不要耍小姐脾气,说是你不小心,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更不该随便动她的东西,如今已经知道错了,看看能不能缓和一下。”

“凭什么!”让她低三下四的去道歉!

王念思严肃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因为那个项圈你赔不起!”

“我赔不起!……我赔不……”沈雪见鬼了!一个破发圈而已!但被王念思越来越严肃的神色看的越来越没有底气,不禁有些动摇:“有……什么不对劲吗……”

王念思冷着脸开口:“昨天我看了那枚狐狸毛球中央的珠子,发现那不是普通的圆球,初步估计应该是一枚黑珍珠,直径接近两厘米,若这枚珍珠是人工养殖的,这枚项圈最值钱的是狐狸的眼睛,初步估价五十万左右。”

这五十万对沈雪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可如果中央的那枚是野生黑珍珠的……”王念思的声音越来越不自信,能随便送出粉钻的人会用人工养殖的黑珍珠充数:“你至少要赔何安九十多万,还只是原料费。”

“你说什么!”

“如果这枚项圈是知名设计师的作品,一百万以上绝对没差。”

一百多万!沈雪突然觉得有些腿软,怎么可能,她不过是弄脏了一枚发圈,还是从一个随便她施恩的穷鬼桌子上拿的,沈雪慌张的拽住王念思的衣袖:“你,你没骗我的吧?在跟我开,开玩笑。”她家虽然有钱,可也只是有点钱,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让她赔一百多万还不闻不问。

王念思看着她反问:“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沈雪当然信,因为信,现在才觉得浑身发冷:“可,可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值钱的东西——”一百多万!她上哪去找那么多钱。

“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当不知道那发圈的价值,重新去道歉,看看夏渺渺会不会看在一个宿舍的面子上原谅你,让她帮你在何安面前说情,能用人情关系抵消这起赔偿。”

“一百多万的东西,他们会轻易放过我!”那不是一百块,随手扔了也不可惜,就连她这样的家庭,也不可能把一百多万扔了打水漂,何安怎么会放过她,根本不可能。

王念思冷下脸:“你是准备赔偿?”

沈雪慌乱的不知道怎么办,她家不是只有她一个孩子,她也没有那么多钱:“真,真的没有看错?如果,如果我道歉他们会原谅我。”

“在她那个盒子中……”王念思的语气带着不自觉的颤抖:“那枚最低估价九十万的发圈不过是中等价位的普通东西,不算珍品,里面最值钱的是一枚粉色钻石发卡,造价至少四百多万,你现在只能赌何安不会在乎随手送出去区区九十万的东西。”

沈雪瞬间跌回座位上,怎么可能?九十多万只是中等价位?她还有那么多,岂不是那一盒子东西就在千万以上?千万——

沈雪目瞪口呆的发愣,为了一盒赠品都能下床帮她拿东西的夏渺渺会有那么值钱的东西?不对,那些东西是何安送的,何安又是谁?

幸好……幸好那枚粉色钻石发卡没有损伤。

“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把那枚狐狸发圈拿回去坚定,你亲自看看。”

“不……不用了……何安他——”她不得不相信念思的眼光,念思不会骗她,而且念思从昨天看了那些东西后就有些不自然,念思应该不是信可开河,但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道歉真的有用吗?”

“我也不知道……”

沈雪慌张的抓住王念思:“我要怎么办?”一百多万赔出去肯定惊动她爷爷。

王念思担心的是何安会不会愿意接受赔金了事,这件事沈雪最没理的地方是私自动了夏渺渺的东西,如果何安追究,并想以此说事……恐怕一百万也解决不了任何事……

而她也参与其中了,虽然她只是看了看,何安怎么想她……

那些东西,她是不能动了。

何家?能随便送出这些东西的何家?是哪一个何家?

最不可能的存在王念思根本不敢想,她也觉得不可能,那个人别说她没见过,她父亲也只是跟赵成天有交情罢了!是她想多了吧。

“念思,念思……”

“恩?”

……

沈雪傲,但更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敛她的脾气。

下课后,沈雪神色紧张的叫住夏渺渺:“……渺渺……”

孔彤彤挽着夏渺渺的手臂跟她一起回头。

“有事?”夏渺渺疑惑。

沈雪赶紧走过去,神色僵硬,笑容却十分可亲、讨好,试着挽住她另一只胳膊:“渺渺,昨天是我不好,不该随便动你的东西,动了还不算,还给你弄脏了,都是我不好,还不懂事惹你生气,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夏渺渺闻言有些惊讶?这是要干嘛?

孔彤彤也云里雾里,刚才说话的是沈雪?

“是我不对,是我手欠,我不该不经你允许动你的东西,你别怪我了好不好?好不好嘛?”

我没有怪你呀,你都说赔我了,我没道理抓着你不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