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掐头去尾留中间/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不在意就能不在意吗,不过是自我安慰着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孔彤彤笑着挽上夏渺渺的胳膊,娇娇俏俏的年纪再失意也透着股氧气充足的水灵劲:“你知道你哪点最好吗?”笑着给好友挖坑。

“我有不好的地方?”

“废话,你呢,贵在有自知之明,连谈恋爱都能那样理智,找个跟你相配的。何安虽然不是一眼就让人记住的优秀,也没有过人的家世,但重在跟你合适呀。

你呢,学习好,他呢,不行;你呢努力上进,他呢浑浑噩噩;你虽然不算美女,但他也不是校草,简直绝配,你说你明不明智?”

“我怎么听着不像好话?”

因为合适才不容易有其他的事,因为合适两人才有更多的可能,有时候一个合适可以抵爱情万金重。

“绝对夸奖。”

夏渺渺苦笑,成绩只是针对在学校,若是他们毕业了呢?夏渺渺自有夏渺渺的苦涩。

“渺渺,你跟何安一定会幸福的。”

“你也是。”

“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我们马上要大三了,再过一年半实习,能不能留在这个城市,就看这关键的几年,加油,你一定可以留下的。”

……

“嫂子,您老终于来了,没有你,我们都要饿疯了!”

“嫂子,您日理万机之际还不忘赔小的们吃饭,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感天动地,小的们感激不尽!请受小弟一拜!”

“都别贫了!弟妹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快坐!服务员,先上两斤包子填填肚!”

“王峰龙,你故意的吧,没有我们渺渺你能吃上这顿饭。”

“是,是,子玉同学说的对,我一会先干三杯!”

傍晚九点半,大喜龙虾馆的空调包房内一片笑声。

夏渺渺穿着简单的牛仔短裤和棉质T恤,还有些回不了神,这么多人?何安能那么不要脸面,把他们宿舍的全叫上!这是变相的把他该请的那顿饭,这次趁机吃了?

夏渺渺忍不住想给何安点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就是……这亏,沈雪能吃?

“渺渺,你终于来了,就等你了,快来坐。”沈雪热情的把夏渺渺迎到何安左边:“有什么想吃的随便点?先喝点雪碧还是可乐?”

夏渺渺被沈雪热情的很不自在,忍不住看向孔彤彤。

孔彤彤翻个白眼,她怎么知道。

“随便就好,大家等这么久都饿了,先点吃的。”说着忍不住看向何安。

何安摘下耳机,仿佛才进入状态,眉宇间一片肃穆,兀自沉默着释放冷气。

夏渺渺瞥他一眼:你就作吧。

王念思见状对夏渺渺笑笑:“工作累不累?看你天天挺忙的。”

“还好,习惯了。”

“沈美女太不够意思了,只问弟妹,也不问问我们这几头饿了几个小时的,我们听说你请客,可都没敢吃东西,就等你这一顿了。”

“就是,就是,先来一盘腰子,两盘龙虾,再来十把烤串解解馋。”李兴华有主,可不介意形象,先吃再说。

张新巧拘谨的坐在对面,只是礼貌的笑也不说话。

朱子玉大大咧咧的拍着桌子:“一瓶白的!两瓶红的!花生、豌豆随便来!”

孔彤彤咳嗽两声,私底下掐她大腿:够了。

夏渺渺才注意到,何安的右手边坐的竟然是王念思,然后依次过去是彤彤、新巧、子玉,再过来是男寝的三位,然后沈雪,她,何安,坐成一个圈,

沈雪闻言,热情的开口:“有,都有,服务员!他们点的都上,除了龙虾外还有什么招盘菜也不用客气。”

“沈美女阔气。”

“再来两提啤酒。”

王峰龙恨不得拍死李兴华:你能喝吗!

王念思含笑的开口:“还是先来一提吧,大晚上的少喝点。”

三位男士见王念思开口,惊讶了片刻,立即谄媚道:“对,来一提,我们其实都不怎么喝的,真的——”

王念思笑笑,小意情情,气质卓然。

夏渺渺觉得怎么那么对劲,念思平时也是美女,很会穿衣打扮,但今天格外不一样,安静的异常祥和,说话的时候温温软软能让人心随之颤抖。

魔怔了吧!

沈雪没让夏渺渺多想,热情的道:“挺说你喜欢吃甜食,他家有几种甜点不错,你看看,有什么要点的?”

“都好,都好,不用了,刚才点的够吃了。”

“不用客气,咱们谁跟谁,我和念思搬回来住后一直想请你们吃饭都没时间,这次好不容易碰对了,怎么能不吃的尽兴。”

王峰龙故作羡慕的开口:“你们寝室关系真好,像沈美人这样能回去体味生活的好青年可不多,必须赞一个。”

“可不是——”

夏渺渺趁他们说话,向后靠靠,错过一身的距离,隔着何安、王念思,疑惑的看向彤彤:你们待会怎么回去?

孔彤彤也向后挪挪:沈雪定了宾馆。

夏渺渺傻眼,就为了吃这顿饭?

王念思见何安拿下了耳机,轻轻的说着:“他家的小龙虾不错,虽然店面不大,但是多年的老店了,尤其炒虾尾,味道很正,很多人都来这里吃,如果不提前订位还吃不上呢。”

“……”

“呵呵,我也很喜欢他家的味道,尤其一道疙瘩汤做的非常好。”

“念思,咱们两换换地方好吗?”

王念思赶紧站起来,水蓝色的白边连衣裙让她白皙漂亮的五官更加漂亮:“好呀。”

夏渺渺转身跟孔彤彤说话,声音很低:“住宾馆沈雪掏钱?”

孔彤彤点点头。

“渺渺一边忙工作和学生会的事,学习还能那么好,真的很优秀。”

“……”

夏渺渺纠结着:“那得多少钱?”

“不知道。”

何安抬手给夏渺渺倒杯水。

“老二!也给我来一杯!——我也喜欢滑雪!回头叫上几个哥们咱们一起去玩!”钱钧跟身边的沈雪聊的高兴,何安真够意思,女朋友的寝室里都是美女,连身高接近一米八的麻杆朱子玉,那双腿也很够看,不过跟沈美女的颜值比就差的多了。

“……”

王峰龙不爽的呵斥:“自己倒!朱子玉,你们平时训练累不累?”

“沈雪就是美女,我就连名带姓的叫!”

王峰龙闹个大写的尴尬。

“瑞士好呀!我还是三年前去过——这次正好沾你的光,再去一次!”钱钧的家世不见得追的上王念思,但跟沈雪绝对绰绰有余,所以这样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怎么能错过,何安你太哥们了:“就这么定了,暑假我给你打电话——这么快——”

东西很快上来,一盘盘颜色爆红的龙虾尾香气四溢的缩卷着等待人们的垂怜,烤肉的香气在一群饿狼面前,就像打入最强力的药水,瞬间被扫空,斯文一些的张新巧险些没抢上。

王念思抢到仅剩的鸡翅膀,笑的看狼吞虎咽的同学。

“王女神,看不出来抢东西很有一套呀。”

王念思的笑容中不禁多了几分顽皮:“小时候,我也常跟哥哥们抢东西吃,每次可都是第一哦。”

“那我们可不客气了!王女神一会可别抱怨没吃饱!”

大家笑闹着开了啤酒。

王念思不动声色的把烤的娇软的鸡翅放在何安面前的盘子里:“抢的太多了,这个给你吧,要不然待会吃不下其它东西可惨了。”

夏渺渺正脸红脖子粗的跟龙虾壳奋斗,突然见此,不禁心思百转的放慢动作,看向何安盘子里的鸡翅膀,刷着特制烤肉酱的翅身酥软香滑,她这么看着也仿佛要诱的人食欲大开。

但怎么就那么刺眼!

孔彤彤也饶有兴味的看过去,王念思的举动没有什么不妥,如果这是她放在何安盘子的,夏渺渺还得嫌弃她给他家何安拿的不是最大的。可换成王念思?呵呵,美女总是容易找人嫉妒,尤其在被施与者的女朋友眼中。

夏渺渺一口咬下虾尾里的肉,狠狠地、慢慢地嚼。

何安见状撕开湿巾包装,面色一惯冷静的递过去。

夏渺渺接过来,故作随意的拿了两串肉丢他放盘子里:“吃呀,难道不饿?”

何安面色难看的看眼被丢的横七竖八的竹签,上面撒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调料,更不知道什么品质的肉,如果可以,整个盘子他都想让人撤下去。

怎么,丢给你都是客气的,右边的美人是不是很艳呀:“不饿?”

王念思突然开口道:“要不要点些其他的,他家除了烧烤类,小炒也不——”错——王念思还没有说完。

何安已经冷着脸拿起一串,吃了一口。

夏渺渺笑笑,拍拍男友的背,算你识相,敢吃那只翅膀试试!“哎呀,彤彤最喜欢吃鸡翅膀了,刚才没抢到,念思不介意吧。”

王念思大方的摇摇头:“当然不。”

“谢谢。”

孔彤彤爱不释手的咬着香酥的鸡翅,桌子下的脚踩在夏渺渺脚面上:我今晚要是胖两斤,你就给我等着!

夏渺渺瞪着她:有的吃就赶紧吃吧!

过了一会。

王念思剥了一只龙虾放在何安盘里:“怎么不尝尝,真的很好吃的,不信你问渺渺,是不是渺渺?”

夏渺渺看着王念思白嫩的双手上红彤彤的油渍,就像开在嫩竹上最耀眼的曼陀罗,让人恨不得把她的手指含在嘴里慢慢地舔吮。

夏渺渺嘎嘣一声咬掉一只虾尾的壳,声音不咸不淡:“还行吧。”

嘎嘣——

嘎嘣——

嘎嘣——

“啊!——”夏渺渺赶紧捂住嘴。

何安立即拿纸帮她擦:“怎么样?疼不疼?伤到哪里了?”目光关切的看着她分不清油和伤口的嘴,整个手掌毫不介意的蒙在她嘴上帮她擦。

王念思赶紧递过一杯水:“用这个沾着纸擦一下,看看伤在哪里了。”

孔彤彤也很快递了一杯。

何安直接用手沾了,大拇指滑过她油腻的嘴唇,左右检查了很久,确定只是在嘴角扎了一下,连伤口也看不出来,才冷了脸:“能用嘴咬吗!”

“嫂子这是急着让龙虾吃她,哈哈——”

朱子玉瞪李兴华一样:“你还不是一样让腰子吃了你!”

没劲的女人。

钱钧看的兴致勃勃,舔舔嘴角:“好性感,嫂子,有我哥安慰,是不是瞬间就不疼了。”

“边去!”好丢人:“没事了——”别擦呀,真的没事,连疼都不疼了。

“去医院看看。”

夏渺渺赶紧拉他坐下来,又不是活的,店里的龙虾哪只不是死透了,还得泡了好几天,再高温各种煮,有没有致癌物另说,但一般绝对不会有活菌。

孔彤彤凉凉的开口:“又没有人给剥,不靠自己的牙靠什么,我们渺渺好可怜,还受伤了。”

张新巧在下面拉拉她的衣袖,让她少说两句。

何安顿时顶着死人脸看着一盘干干净净,另一盘被吃一半的龙虾,别说拨这种东西,就是看到他也没兴趣下手,更别提平时用餐,根本不用他亲自动。

何安忍者不适和不习惯伺候人的矜持高贵,面色更冷,声音透着不怒而威的威慑力:“你还吃?”

夏渺渺当然要吃,这东西很贵、很营养、很好吃的:“恩。”完全没收到他语气里暗含的威胁。

何安看了渺渺好一会,深吸一口气:“服务员,拿一套剥虾器。”

“抱歉,今天人多,没有备用的了。”

何安闻言脸色更冷。

夏渺渺觉得他每天脸色都是冷的,真的。

何安静了好一会,最终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尾,放在盘子里慢慢地、安静的、庄严的、肃穆的开始剥。

何安剥的很认真,高贵的举动、严肃的眼神、不准出错的谨慎,仿佛那不是一只虾而是一份需要思考很久的文件。

少顷。

何安把自己盘子里王念思剥的那一个夹到渺渺盘子里,继续严肃的剥手里这只虾。

钱钧笑的不行。

王峰龙知道何安喜欢夏渺渺,人也有些傻气,但没料到这么喜欢这么傻。

朱子玉更是笑的没有形象,何安当他在做什么,表情不要那么正好不好,太搞笑了,不行,她忍不住想笑:“来!来!干——”

夏渺渺见何安忙着,心情不错的拿了几串板筋,边吃边跟孔彤彤聊天,给他点事做,免得他没事招惹烂桃花。

王念思握着手里的竹签,觉得钻心的难堪,还有嫉妒,她心怡的人坐在她身边却一心一意的为另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低下头,这绝不是愉快的体验。

王念思心疼的想戳开夏渺渺的脑子,让她看看她奴役的是谁!她欺不欺负的起他!一个破龙虾而已,让他当着这么多人这样辛苦的剥,你咽的下去!

------题外话------双更的量,我怕你们又脱了裤子,哈哈!我真是体贴的鸟,再加就不是公共章节的字数了,理解一下。等这段情节过了,我一定要一千字的找补回来!啊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