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再不及格劈了你/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几点了你也不叫醒我!上午我有家教课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好了,全迟到了!”夏渺渺愤愤不平的套上T恤,哐的一声甩上洗手间的门。

“就算我八点没醒,十点的也赶不上吗!”

夏渺渺打开水龙头,唰的一声溅起一片白光:“十几楼!水这么足干什么!”

何安靠在卧室门口的门框上,平静的看着她闹脾气。

叮咚——叮咚——

“何先生,您好,我们酒店特意为您准备了——”

何安冷着脸:“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便出现在我面前,不管你又任何事。”何安关上门重新站回原地,声音平静:“我帮你请假了。”

请假?!夏渺渺放下牙刷,看着镜子含含糊糊的喊叫:“这是请假的事吗,我明明订的八点的闹钟,八点!为什么没有响!”而且你早醒了,床头的书翻了三本,就没有时间叫她起床!

夏渺渺把洗手间的东西甩的咚咚响,心情十分烦躁,一上午什么都没做,全浪费了。当然她自己也有责任,但也不能说何安没有任何问题!

何安声音平静:“闹钟响了,是你没有醒。”

这么说你连闹钟响都听见了!夏渺渺顶着一脸泡沫愤怒的出来:“那是理由吗!我没有醒你不会叫我!”

“……”为什么要叫。

夏渺渺看着他那德行就生气!转身回去继续洗脸、摔洗面奶,叮叮咚咚的声音足见主人如何烦躁。

何安看了她一会,神色如常的转身去煮咖啡。

他能解释的已经解释,她不认同是她的问题。

……

夏渺渺站在酒店门口,不耐烦的看眼不远处结账的何安,无聊的问一旁站岗的男服务员:“你们这里一晚上多少钱?”

服务员友善的开口:“女士,我们这里一晚上三百到五千不等。”

“五千?!”

“对。”最顶层不对外开房的顶级vip套房,九千到一万三不等,但不接受非vip住客。

吃人吗?!一睁眼一闭眼,五千块,没了!

“拿来!”夏渺渺黑着脸,对徐徐走来的何安伸手!

“……?”

“钱包!”笨瓜!

何安深吸一口气,冷静的不跟她一般见识,钱包放在她手上。

夏渺渺看了一眼,果然不出她所料,近乎两千的RMB,一堆乱七八糟的卡,夏渺渺冷着脸抽出两张放何安裤子口袋里,钱包一合放自己兜里:“走了!”早餐都没吃上!想想都一层火气连着一层火气!

何安看了看她,没说什么,跟上。

夏渺渺还没有从一上午的损失里整理好情绪,口气依然不好:“你出门带这么现金做什么!怕别人不抢你!”因为请客吃饭,前两天回去新拿的生活费是不是,这下好了一下子没了一大半:“就不会省着点花?”

一晚上五千,就算没有五千也三四千,存点钱容易吗!

五千呀,她一个月打工下来也没有这么多。

不过,他能连住两次,何安每个月的生活费应该不低,至少不会低于两千,想想自己收到过最多的零花钱是十块,还是爸妈没有出事的时候,夏渺渺心情越加不好,这种差距无论想到几次都让她有危机感。

夏渺渺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何安跟着,心态是渺渺自己的事,她需要自己调整,而且他相信夏渺渺会做的很好。

……

“何同学!何同学,有你的东西,上午一位姓钱的先生送来的。”两箱清脆可口的大红苹果,宿管大爷热情的招呼着:“快看看坏了没有,夏天放不住。”

何安闻言冷淡的看了一眼,随手把两个箱子罗在一起,搬起,上楼。

宿管大爷见状神色僵硬的看着少年的身影,眼睁睁的看着五好青年的大学生不尊老爱幼的把他想了一上午的东西全部拿走,连个看管费——两个苹果,都没有:“哼!世风日下!”

……

夏渺渺回到寝室,随手把头上的发夹拆下来,啪嚓一声扔在桌子上。

一旁对着镜子上唇彩的沈雪听到声音心瞬间颤了一下,手里的唇彩抖了几抖,钻石虽然质地坚硬,但从来没人会当扔石头一样扔它!沈雪忍不住的想,若是这个坏了,何安会让她赔多少钱?

王念思见状,故作不经意的拍拍沈雪:“小雪,唇彩糊了。”

“哦?哦……”

发圈拆下来,噹!撞在桌板上。

沈雪条件反射的闭眼,心脏疼痛的漏跳三拍。

孔彤彤见状磨着指甲走过来:“谁惹你了,这么大火气?”

钱包也扔桌子上:“还能有谁!不跟你说了,我洗洗脸,两点还得去发传单!”

“这么大太阳?”不过想想,夏渺渺肯定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孔彤彤不咸不淡的提醒:“保护好你的脸,免得还没有成为黄脸婆就被你男人甩了。”

“他敢!”

“有什么敢不敢的——”

王念思不经意的看到漏出的几张卡角,默默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

新的一周新气象,临近暑假,夏渺渺在学生会和系里之间根本忙不开,这不,刚空下来就被院里叫走了:“夏部,快点!就等你了!”

“来了,来了,记得去图书馆!我回来检查你的卷面!记住了!一定要写别想偷懒!”

“……”

还敢不说话!再考不及格劈了你!听见没有!

秋门大学的明月湖畔,杨柳成阴,鸟语花香,几许凉亭坐落在明月湖为主的园林内,假山飞石,景色迷迷。是去燥休闲,纳凉的秋门圣地,水光环绕,映日荷花别有芬芳。

三五对小情侣缠缠腻腻的相偎相依。

两三个小姑娘正在百年树荫下对着笔记。

王念思穿着无袖的粉色高领蝴蝶结衬衫,淡黄色的高腰短裤,清爽的马尾摇曳在身后,几缕修剪适宜的空气刘海盖住她光滑饱满的额头,秋水潋滟的眉目,笔直的双腿,走在绿意盎然的‘丛林’里,湖里的荷花也黯然失色:“在哪里呢?”

王念思浑然不知的走在曲曲折折的石子路上,目光四下看着。

突然她开心的目光定格在一颗三人环抱的树下,她想找的人,安静靠着树身,背坐在树荫下,手里捧着一本封皮古老的书,习惯放在耳朵上的耳机落在肩膀上,厚重的褐色书籍放在黑色笔直的腿上,上身白色的短袖T恤,碎碎的头发遮盖了他神色,悠远的仿佛一幅画。

王念思快速走过来,如一缕小意风情,不用刻意做作便浑然天成,精致的美貌,得天独厚的美丽,她这个年龄就像漂亮的要成仙的蜜桃,熟而不糜:“何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