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面子是自己的/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念思笑容可亲,语气带着比平日更多的温柔:“原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走了好远的路呢?”最后一句夹杂着女孩特有的抱怨娇嗔:“不过,原谅你啦。”

何安看着书没有抬头。

王念思背着手等了好一会,见他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笑了笑,没有像上一次毫无准备般觉得受伤,反而面色无恙的抱着腿蹲下来:“沈雪说前段时间收到你的鉴定书了。”

“……”

“没有什么要说的吗?”王念思说完歪着头调皮的看着他:一枚毛球一百多万,何同学你真的没什么要说的吗?

王念思目光含笑,眼神调皮,神色轻松:“我会保密的哦。”王念思眨眨眼,为自己的眼光赞叹,她早在此之前就觉得他不一样,果然如此。

她自认她家也不是普通人家,不是跟何安开不起玩笑,何安如果真是哪家的少爷现在不小心在她面前曝光了也没有什么呀?她们出身一样,没什么好隐瞒的,她更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大惊小怪,四处嚷嚷:“真的会保密哦。”

“……”

王念思等了三分钟没有听到回答,笑容更加温和,一只手抵着下巴自言自语,:“早听说你不爱说话,想不到比他们形容的更严重,这样可不好。”不过,以何安的身份不愿意理会大多数是应该的,方甚平日一天也不说上两句话。

王念思并不觉得奇怪,她笑容可掬的歪着头,带着几分我知道你的调侃:“我也不能说呀?”然后故作思考的托着腮:“可——如果你不说……万一我不小心说漏嘴怎么办?”

怕了吧,王念思笑容越加灿烂的看着他。

何安神色平静的翻过一页书。

王念思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好维持:“我,开个玩笑而已——”

“……”

“我真没有别的意思的,就是,就是大家都是同学……问问……上次钢笔的事,我不是也没有说什么。”哪有你那么不留情面的。

“……”

王念思的笑容有些僵了,但深吸一口尽量打起精神:“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不问就是了……你看的什么书?”王念思的额头不自觉的向前摊。

何安异常冷硬的声音突然响起:“钱准备好了。”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啊?王念思急忙停下动作,神色不自觉的带上几分跟长辈说话的拘谨,不是她刻意如此,而是刚才的声音让她不自觉的紧张:“没,没有,沈,沈雪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一百多万对她来说有点困难。”

“困难还随便动别人的东西!”何安目光轻蔑。

王念思见状一时间答不上话来,拘谨的蹲着,过了好一会,才觉得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们是同学,是同龄人,就算犯错了也不是她的错,她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王念思想到这里,再次打起精神,他说话了就是好现象,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王念思笑笑尽量缓和冷下的气氛:“一枚白色的毛球饰品里,为什么要放一枚黑色的珍珠呢?珍珠的成色还那么好,不是很奇怪吗?”

“……”

“我爸爸是王仲石,你呢?”

“……”

王念思等的时间太长,脸上的笑容有些撑不住:“我,是不是很无聊?”

呵呵,或许真的很无聊吧。

但那又怎么样,大家都是同学,家世上来讲也不见得比你差,王念思的声音带着善解人意的软柔:“其实你不想说自己的家世,我能理解啦,有时候确实很麻烦的,我是女生还好一些,你看方甚,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一样,不能做出有失身份的事为家族抹黑,也不能随意表达自己的情绪,否则就有人说你高傲,看不起人,其实我们只是普通人,会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为什么就要比别人收敛呢,因为我们的父辈?那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们同样在学校,为什么——”

何安突然合上书,看向她:“站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释放你的荷尔蒙!”

王念思闻言,瞬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我……”

“没听见?还是你刚才不是在向我推销你自认不错的身材、相貌,迫不及待的想被人鉴赏一二。”

王念思的眼睛瞬间红了,她还是小姑娘,平日众星捧月的:“我,我只是——”

何安的目光更冷:“不管你只是什么,站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让听的人恶心就是一个人的品行操守有问题!”

她品行有问题!被人戳中不可言说的内心,王念思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哪样?你可以做,我不可以说?觉得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觉得你自己最聪明,人人都看不懂你在想什么?虽然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但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为什么认为我会抛开渺渺看你一眼,你觉得你哪里比她优秀?

脸?抱歉,她至少要脸,你不要,从这点看你们没有可比性,我想你也认同这个观点,否则你不会出现在这里,在一个人不想理会你的情况下,三番五次的出现;

身材?这点你可以脱了绕操场一圈,让懂欣赏的人鉴定一下,从我这里看,本身操守就是腐烂的,我不认为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多看一眼的品性。”

王念思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整个人摇摇欲坠,被人这样羞辱,还是字字诛心,她怎么受得了!

王念思站起来想跑,却因为蹲的时间太长,直接摔在地上,

何安神色平平,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王仲石教养女儿可没有他执掌王氏的魄力,王氏正在换届的关口,如果再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能不能在这次提案中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就很难说了,你身为他的女儿,掂量好自己的斤两,别给他添了麻烦,让他永远告别王氏。”

“你威胁我父亲!你怎么能威胁动我父亲——”

“你可以试试,你再这样随意行事,我能不能动你父亲!”

王念思看着他冷硬嘲弄的目光,莫名的觉得他能说到做到,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王念思害怕的用手臂撑着自己向后退,手被不知名的石子扎破也不敢吭一声,屈辱和疼痛让她哭的更加难看,不会的,不会的。

路过的人见状快速走开,走远了不禁小声嘀咕:“怎么回事?哪个系的?女的哭的好惨,男的怎么看都不看她一眼?”

“男的我好想见过,经常陪他女朋友从这里经过,既然有女朋友干嘛要管别的女生是不是哭死!”

“这么一说,也对哦,不过那女的好漂亮呀,好像挺面熟的?”

“漂亮就以为自己可以当狐狸精。”

“哎呀!我想起来,她不是汉语言文学系的系花王念思!家里很有钱的那个!”

王念思忍者酸痛狼狈的从草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疯狂的向外跑!不要!不会的!凸凹不平的石子路绊倒了她无数次,膝盖摔出了血丝,王念思爬起来也不敢停留。

她要逃开这里!必须逃开!

几人合抱的梧桐树下,何安神色宁静的看着书,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二十分钟后。

夏渺渺暴躁的把何安往图书馆拖:“你躲什么躲,我找遍整个阅览室都没有看到你,不就是几道题,试卷又不会吃了你,赶紧给我去图书馆,快点!腿瘸了!”

何安慢悠悠的站起来,拎上书包,拍拍上面的草屑,不急不慢的跟上。

……

------题外话------

七夕节快乐。哈哈,收到问候了吗?对我这种已婚多年的人来说,这个节气没什么要过的,祝福小朋友们浪漫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