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俞二哥喜欢咱姐/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俞文博低下头不敢说话。

夏渺渺就烦他这股老实劲,其实俞家的人都老实,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放过他们,可怎么就基因突变生出了俞老大那样精于算计的:“她家是独生女,看中你哥,你敢说他们不是抱着招上门女婿的心!

到时候肯定拿了钱走,绝不会回来看你爸妈一眼!答应你们的事一件也不会做到,所以被让你爸妈被你哥骗了。阿姨这两年身体也不好,昨天我还见她咳嗽的厉害,你奶奶的病也要花钱养着,现在都把钱给了你哥,到时候有个急事,你上哪去凑钱?

找你哥去,那可就难了,还得看你嫂子乐不乐意,你嫂子的父母乐不乐意,万一人家觉得这病是无底洞,一分钱不给你,看你到时候怎么哭。”

俞文博看夏渺渺一眼。

“看什么看,苦着一张脸,我说错了吗?”好似没有发生也不能说自己就对:“我也不是说你哥一定这样,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如你现在狠狠心,拼着闹一闹,虽然叔叔阿姨脸面上难看些,但最起码手里有余钱呀,万一阿姨有个什么事,检查检查身体什么的,你家里也有个积蓄,不至于摸瞎。”

“我也想过……”俞文博有些自嘲:“可如果他说没钱女方就不结婚呢?”俞文博并不是不懂,只是不想把家人想的太坏。

“不结婚正好,那女的有什么好!她威胁谁呢!”夏渺渺翻完白眼,往风雨里凑凑:“虽然你哥也不怎么样,但以他现在的心狠程度,抛弃了你们和现在的女朋友,完全可以找个更体面更能让他事业更进一步的女朋友!”

夏渺渺想到这里突然贼笑的压低声音靠近俞文博道:“你跟你哥多说说你未来嫂子的不好,先戳了他们这门婚事,解解气。”

俞文博闻言,不禁笑了语气宠溺:“你呀。”

“她不仁,咱不义。”怎么啦!

“话虽这么说,但我哥很喜欢她。”俞文博的视线正好对上她头上的兔儿发圈,不禁移开目光。

“喜欢能当饭吃吗!你大哥就是个势利眼,如果那女的父母现在不是对他有用,他能言听计从!像你哥这么没良心的少见!”夏渺渺打开水龙头,突然福临心智:“诶?对了,如果我现在带着我弟弟妹妹去你家闹,让你们家赔钱,钱是不是就落我手里了?”

俞文博让她让开,自己洗。

“看他怎么拿走!”夏渺渺恶狠狠的补充,她死看不上俞家大哥那性格!尤其是这两年,俞老大看她的眼神就像看讨债鬼,好像他们家照顾夏家多委屈一样。

当初是你们撞的,我没让你流落街头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不知感恩!

俞文博洗好豆角,淋了水放在菜板上:“不能麻烦你,最后闹的难看了,还得怪你。”

“我不闹,他就不怪我。喂,我就是说说,你家的事,你还是自己拿主意,毕竟都是你亲人,闹的太难看确实不太好。”

“恩,我知道。”俞文博知道夏渺渺使不出来,渺渺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性格很好,何况渺渺今天说的话,本来就不能外传,哪有干预别人家事的邻居。

夏渺渺说完更来气,靠!为什么就不能去劈了那对狗男女!“你中午在这里吃?”

俞文博快速切着菜:“不回去了。”

“晚上的菜记得给买了。”弥补中午吃的损失。

“知道。”俞文博笑着看她一眼:“听说你现在跟何安关系很好。”

“凑合吧。”

“眼光不错。”

“那是。”

俞文博看着她贪婪吹风的样子,神色越加温和,突然雷电滑过,渺渺手腕上突来的光点刺到了他眼,但下一刻又无所谓的释然,她不是还是回来了吗,以后的每个终点,她也必将回家,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何况,现在能跟他站在一起这就够了。

“吃的咸一点还是淡一些?”

“咸。”多吃馒头少吃菜:“我看看还有气吗?你让开点。”

门口处,长发披肩的夏小鱼悄悄的把门打开一条缝,偷了一颗西红柿转身跑回房间,见夏宇还在做题,不禁八卦的拉了椅子坐过去:“哥,你说俞二哥好,还是上次给咱们带吃的何大哥好?”

“问这些做什么。”夏宇演算着试题没有抬头。

夏小鱼咬口西红柿:“我刚才看见姐和俞二哥在厨房里说话可亲密了,俞二哥肯定喜欢咱姐,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别瞎说。”

“我怎么就瞎说了,至于咱姐是不是喜欢俞二哥就不知道了。”夏小鱼想到这里非常纠结:“可惜俞二哥的家世不好,姐如果跟了他,跟现在生活没什两样,不好不好。”

“你哪来那么多话。”身为家里的男丁,夏宇心里有种莫名的责任感,不喜欢听妹妹说大姐喜欢的人、将来嫁到谁家去,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没用,不能给姐姐妹妹最好的保护。

“我怎么了,本来就是。”就连妈都说过俞二哥不错,又不是她第一个说的。

“没影子的事,让别人听见了对大姐不好,我看俞二哥和姐就是普通邻居关系。”

“你懂什么,你就知道学习学习。”

突然,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传来:“鱼呀!鱼呀!跟你哥说什么呢!也让妈听听——”

夏小鱼赶紧提高声音道:“没事,没事,跟我哥商量做题呢。”然后又压低声音:“吃不吃西红柿,我给你顺一个去。”

“不吃,你自己吃吧。”

……

何木安开完会,站在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前,目光悠远的看着波澜壮阔的海面,旖旎的海风扑面而来。

过了一会,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短信提示,信息依旧停留在暑假刚开始的第十天,夏渺渺发给他的三个字:想你了。然后再没有联系过。

何木安合上手机,放进口袋,从窗口望过去,海面上风平浪静,几艘白帆竞逐追赶,海鸥高歌,宁静安详。

何木安站了一会,又拿出手机看看,又放了回去:这个时候夏渺渺在做什么?忙着暑假打工,还是帮何爸爸看摊?想必两个都不想错过,两份钱都想捏到手里。

何木安想到她现在可能顶着太阳忙前忙后的转悠,不知道该说她嗜钱如命还是要钱不要命。

何木安想着,已经拿起手机,给她拨了过去。

“喂。”

何木安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握着窗前的扶手,失了往日的镇定。

俞文博赶紧把锅盖上,手机夹在耳朵上,吹吹被烫到的手指,见对方一直没说话,不禁看眼手机,糟了,不是他的了。

俞文博不禁试探的开口:“何——安——”

何木安语气冰冷:“俞文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