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新文件/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大姐惊讶的睁大下垂的眼睑,没料到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大学生说出这样的话来呦,客厅的灯才几个钱哩,能多出十块来吗。对现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学生来说,那也叫钱!还——还有点月亮就够用洒。

简直摧毁冯大姐的认知观,以前那对租住的男女虽然行为不好,但可是很大方滴包了客厅的电费喽。

新租客怎么不上道哩,出来跟野男人租房子你们有脸呀,不知道羞,不该多吃点亏掩盖你们的行径喽。

“怎么了大姐,有什么问题吗?”

冯大姐不高兴:“没什么呀。”

夏渺渺笑眯眯的:“我看客厅的灯有个独立电表的,虽然我们不怎么用,但也不能让大姐吃亏,明天我在客厅墙上贴张纸,以后我如果用了灯,几点用的用了几分钟走了多少字就写上,大姐如果觉得写不方便,我还可以按照走的字数画个图,这样一目了然,等月底了咱们一起算账,一定不能让大姐吃亏的。”平分都不可能!鬼知道你们会不会多用,到时候让她花冤枉钱。

冯大姐一瞬间不知道要说这小姑娘什么洒!简直鬼的啦!“我们不计较那些哩。”

“别,我知道大姐人好,亲兄弟还明算账,我不能让大姐吃了亏不是吗。”看来厨房的灯以后也要盯着表,谁知道趁她不在她开哪个。

“怎么会洒,大姐相信你。”

看来都是明白人,不会撕破脸,明白人就好,抠门一些爱贪小便宜都不是事:“大姐人真好,以后一起住着,多多关照。”

“关照,关照。”

正说着话,大姐夫光着上身,穿着短裤走出来。

没什么可赘述的,就是乘凉时旧小区内随处可见的大哥形象,只是他更家壮士,口音比大姐还重:“新搬来哒。”

夏渺渺见人三分笑:“是呀。”

“小呀,学生?”

冯大姐不高兴的开口:“现在又不是很热,房里又住了别人,出门穿上背心。”

“哎呀洒,烦不烦!”

何安听到男人说话声,打开门,平静肃穆的看了一眼又冷静的关上。

夏渺渺笑笑,你不穿只要敢走出来她都敢看:“是呀,已经上大学生。”

“哎呀,是个小伙子洒,你男朋友,一起住?”冯大姐眼里透着浓浓的八卦。

“是呀。”显而易见的事。

大姐夫很好心的从厨房里拿根黄瓜出来啃着:“我告诉你呀,别小小年纪就跟男的出来住喽,小心被男孩子骗!”

“谢谢你,我先进去了,还有事。”

“去撒,去撒,婆娘赶紧做饭去,饿死了!”说完大哥碰的一声关上门。

夏渺渺撇撇嘴回到房间。

何安就站在门边。

“你吓死我了。”

何安看着她。

“刚才怎么出来又回来了。”夏渺渺向洗手间走去。

何安依旧安静的看着她。

“饿了吗?”

“……”

夏渺渺出来,见他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看着她。

夏渺渺叹口气,走过去,双手放在他手臂两侧,把他固定在墙和自己胸前的范围内,开口:“这很正常,隔壁的大哥大姐看起来人还行,大哥呢,可能随意了点,你不习惯,但他明显刚下工,累了也觉得热,所以穿的少。”乘凉的时候男人都是这么穿:“你要是看着不习惯,以后不出去就是了。”

印象中,除了做那种事,何安好似从没有衣衫不整过,就是夏天很热的时候也没有见他受不了的掀过衬衫。

夏渺渺不禁觉得何安好诡异,修养文明的诡异。

何安看着她,神色平静,声音无波,陈述一个事实:“我不喜欢他们。”

夏渺渺闻言拍拍他胸口,把脑袋放上面:“不喜欢就不接触喽,平日很少碰到的,放心啦,又不是认识的人,不打招呼也没问题的。”

何安本能的伸出手抱住她,脸色没变:“不喜欢。”

“是。”喜欢他们干什么,夏渺渺把他手拿下来:“想吃什么?做给你。”刚才她们顺便去超市买了些调料和吃的。

“随便。”

“等着,给你下面去。”

“小姑娘也来做饭。”大姐热情的开口。

“是啊。”夏渺渺顺手就打开了自己的灯。

冯大姐见了笑容灿烂没说什么。

夏渺渺打开火添了水,看看自己放在灶台的柴米油盐,想了想返回房间拿了支笔,把酱油、花生油、老抽上都划了刻度。

大姐看了她一眼。

夏渺渺笑眯眯的,她没别的意思,但可以避免误会,否则大大咧咧的最后闹出矛盾了大家脸上都难看。

大姐也是很懂的人,对此并没有说什么,做好饭就端回房间了,也没有虚伪的客套。

夏渺渺耸耸肩,觉得这样很好,本来嘛,人跟人一定要有距离。

夏渺渺煮的面条不难吃,但也谈不上好吃,就是平时的口味,没有复杂的材料也不存在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平常的家常餐,但加了一个鸡蛋,两人一人一半。

何安穿着短袖、大裤衩坐在低矮的小桌前吃了一口,筷子顿了一下,又继续动着。

夏渺渺边吃边提醒:“明天走的时候把手提带上,贵重的东西先别乱放。”

“……”

“好吃吗?”

“……”

“下面条是我的拿手绝活。”

“……”

“回头我教你。”

夏渺渺刷着碗筷,唠叨着隔壁的夫妻:“你也不用表现的太过,大家都是出来住的,谁也别表现的太过。”

何安半靠在床头上玩手机,他不靠在床上能去那里,转个身就能走完的空间。

“我觉得那大姐人还行。”夏渺渺把碗收起来。

何安戴上一支耳机。

夏渺渺对着镜子整理整理衣服,转身亲亲他脸颊:“我出去了,一会回来。”

何安闻言立即拿下耳机:“八点了。”

夏渺渺背上包,把头发弄出来:“我去看看咖啡馆和肯德基那边还要不要人。”顺便看看能多带几个家教,最好家教和打工的时间错一下,二十四小时候营业的店铺,她可以盯到十二点:“我走了,一会就回来,拜拜亲爱的。”

何安看着关上的门,不耐烦的把手机扔在一边。

二十分钟后,何大总管带着律师、保镖出现在秋门街道小区第四栋501室。

冯大姐、马大哥看到来人,不禁神色慌张的躲回自己房间。

何安一身得体的衣着,肃穆的坐在客厅里,冷静的接过资料:“买下来了。”

“回先生,过户手续已经办好。”

何安翻到最后一页看了一眼,直接扔在桌子上,语气冷漠:“去跟外面的人谈。”

“是,先生。”

冯大姐、马大哥很快被请出来。

冯大姐躲在丈夫身后,害怕的看着敲门让他们出来的人:“我,我们什么事都没干撒,我们都是好人哦。”

马大哥很像仗着高大的身材给人以威压,但看看跟在年龄颇大衣着考究的老人背后的人,不禁咽咽唾沫缩了:“我们都是良民!真哒!什么坏事都没干过。”

何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手机。

何大总管把两人请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这是我们的律师张先生,马先生马太太不用紧张,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向两位陈述一下房产变更后你们的去留问题。”

冯大姐这辈子第一次被人叫马太太:“变更?”

“对,现在这套房产在我们先生名下,就是那边的那位先生。”

新,新房客?!房子怎么是新房客的啦?

“这是房产交易凭证和房屋持有者变更书,现在我们来谈谈,两位的去留问题,我们家先生没有赶两位走的意思,只要两位接受我们先生的条件,两位想住到什么时候是两位的自由,张律师,给两位介绍一下租住条款,看看马先生和马太太能不能接受。”

“是。”一位带着眼睛三十左右上下的男子上前,一份文件同时落在两人面前。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