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乖乖等我的小美人/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好,这是租住新条款,两位可以先看一下我们再谈。”

冯大姐紧张的看向马先生,律,律师呀?!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律师耶,比电视上演的好像亲切很多,不禁小心翼翼的从丈夫背后伸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文件与丈夫一起看。

两人看完后,马先生不可置信的看向张律师,震惊的无与伦比:“真,真的!?”

冯大姐死死的握着丈夫的手臂!擦擦眼忍不住又看了一遍!

竟然没变?

张律师神色平和,态度和蔼,掩饰了眼底一闪而逝的精明:“是的,如果马先生同意上面的条款,此合约在马先生签字后会立即生效。”

冯大姐闻言赶紧激动的催促老公:“同意!我们太同意了!赶紧签呀傻看着干啥!我们什么都同意!律师先生我们都同意!”

冯大姐急的推着丈夫,唯恐对方反悔。

人高马大的马先生也赶紧拿起笔颤抖的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些都是他的了!他的了!

冯大姐激动的不行,赶紧递过去:“您看看行了吗?我们还需要签哪里洒。”

合约的内容很简单:

马先生和马太太租住的位于秋门小区第四栋501室,房租改为两百元每月。

何先生推荐马先生成为特旗建筑公司正式员工的,工作性质、负责岗位与现在从事的工作岗位、性质相同,不变更(附注,如果马先生现在是施工队小队长,照旧不变更)

何先生推荐冯女士成为特旗建筑公司第九食堂正式员工,职位以冯女士能力所及而定。

两人进入特旗建筑后,全凭自己表现的好坏升迁、降级,何先生不再提供任何便利。

两人均享受特旗公司正式员工所有保险、医疗、福利待遇。

两人直接享受特旗建筑集团两室两厅宿舍待遇,可携带家眷。

工作满十五年后,公司认定表现上佳,房屋以每平方米两千元售于马先生、马太太。

条件如下:

马先生、马太太不可与何安、夏渺渺女士同时出现在客厅和厨房。

马先生马太太每个星期必须回来一次,回来后,除了必要的洗涑、做饭,不可走出房间。

不可与夏渺渺女士交谈,不可提及今天的事。

不可发出任何刺耳的声音;不可衣冠不整;不可在所租住的房屋内从事任何不文明行为;不可做有刺激味的食物;不可带友人进入501套房;不可一个星期回来两次以上。

不可向他人提及以上条款内容,否则此合约失效。

细看并没有什么值得人欢喜的地方。

但特旗建筑!

是特旗建筑集团!还是正式员工!

那可是国内建筑界的领头羊,一家横跨地产、桥梁、轨道,总之地面上你想的到的建筑它均有涉猎,且还有耳熟能详的标志性建筑成果!

就连马先生这种来打工的人都听说过这家大公司,并深知工资待遇之优。

他竟然能进去了!与那些传说中修建了某某大桥、某某地标、某某河底隧道的精英一起工作,就算同样是垒砖头,据说人家垒的都比他们直。

马先生怎么能不激动,虽然马先生现在跟的工程散队也很赚钱,一个月不休息能挣八九千。

但特旗建筑不一样,它的在护外工作的员工每个月保底就一万,每个星期还有一天假,还是带薪的!

带薪耶!

年假、中秋、清明,全部可以带薪休!而且没有工作的时候,淡季也给保底,更别提还有保险等等待遇,是能让他们这些打零工的人做到老的公司,退休后还能继续拿钱的大企业。

马大哥一辈子都没想过自己有可能在大城市里找个正儿八经的不用担心后半生的工作,怎么能不激动,还是他和老婆子都能进!

他都快激动疯了,如果不是看着面前的人不好惹,他都想跳起来吼叫!别说不让他在这套房间里随便走动了,让他回来就装死都行!

张律师拿起文件,看了看,起身,恭敬的交给身后的何家大总管。

年已六十有余的何大总管看了一眼,洒脱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对着两人释放出老年人特有的温的微笑:“我在此代表我家先生,特别感谢两位的配合。”

“不,不,不用,是我们感谢您洒,感谢您,太谢谢您了。”冯大姐恨不得扑上去抱着老先生来两口。

马先生也很激动。

何总管神色随和:“那就这样了,我还有些事要办,就不打扰两位休息了。”

“不打扰!不打扰!”马大哥热情万分的握住何爷爷的手:“那个,我们明天真的能去上班?”

何大总管理解的开口:“明天张律师会带你们过去。”

“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您慢走,慢走啊!”

何总管眯着皱纹丛生但老辣事故的眼睛,看着两位刚刚签了合约的人,他说‘有事要办、不打扰两位休息’可没说要走,不是吗?两位?

马大哥、冯大姐疑惑了片刻,立即恍然大悟,识趣的一拍脑袋,低头弯腰:“我们先进去,你们聊,慢慢聊。”

何大总管打发走两个人,立即指挥人开门,外面的人搬着新的床垫,新的桌椅,新的用品,快速无声的替换了客厅、房间需要换的东西。

何安并没有大换,床上用品只是换了最下面的床垫,桌子换了一样的,只是木质不同包裹上一层五颜六色的纸,看不出有哪里不一样。

客厅的沙发按照原来的颜色款式换新,房门上加了缓冲带,其它依旧保持原来的样子,不仔细看,看不出与刚才有什么不一样,更别提只待了几个小时的夏渺渺。

所有东西换妥当后,何总管仔细检查了所有的地方,确定能动的都动过之后,恭敬的来到何先生身边,他还坐在那里,刚才的动静丝毫没有人敢打扰到他:“回何先生,已经换好了。”

何安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回去吧,辛苦了。”

“不辛苦,谢谢何先生,何先生又什么吩咐再叫我,我们先走了。”

……

冯大姐从门缝的缝隙里看着陆陆续续走出去的人,拍着低垂的胸口松口气,爬回床上越来越疑惑:“你说他们是什么人喽?还有那个小小子,看起来惹不起的样子哩,那些人为什么都听他的?”

“你管那么多干嘛!想想明天咱们就能有工作,未来还有自己的房子,是不是就很有盼头。”

冯小姐想到将来眉宇间的皱纹都少了很多:“那还用说,俺现在就很满意,都不像真洒。”

“但,就是真的,咱们熬出头了!只要咱们能出头,你管对面住的什么鬼。还有,你别忘了咱们签的协议撒,别乱说话,让他们抓住把柄。”

冯大姐赶紧钻进被子里:“我知道!你当我傻洒,但——”冯大姐有些疑惑:“你说他们刚才那么大阵势,却只换了一样的东西,想瞒着谁哩,那个女娃子?”

“你管他们瞒着谁,睡觉!”

“我不是替那女娃子不值,你看刚才的小伙子眼睛都不眨就把客厅的东西换了差不多,还给咱们安排工作滴,就说明是很有钱很有钱滴人,可我看那女娃——”想着她跟她计较客厅的灯,厨房的油盐,就觉得好古怪哦,好违和哦。

“别想了,赶紧睡吧。”

……

晚上十点半夏渺渺背着包包悄悄的溜回来,轻手轻脚的穿过公用客厅,安安静静的打开自己房间的门,继而开心的扑到开着床头灯半躺在床上看电脑的男人怀里,眉眼间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乖乖等我的小美人,你猜猜怎么着?”

何安不动神色的合上正在连线的海外旁听策划,随手把电脑放在一旁,把她抱在胸口固定好:“很顺利。”

夏渺渺开心的跳起来,愉悦的转两个圈圈,书包扔在椅子上,潇洒的转身去洗手间洗脸,又不忘开心的扒着门框露出头开始吹嘘:“何止顺利,是完全没有问题。”说完,头又回去。

何安拿起电脑,戴上耳机:“说说看。”

夏渺渺脸上滴着水出来,解开头发,在割出的布帘后脱了衣服拿好盆:“你洗了吗?”

“恩。”何安肃穆的看着电脑没有抬头。

“哦。”夏渺渺转身回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舞者毛巾,开唱:“啦啦啦,啦啦啦,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我想超越这平凡的奢望……”

何安失笑。

------题外话------

昨天亲提到的漏洞,二十分钟不可能办完房屋过户手续,鸟已采纳并修改。

我当时盯着看了好一会,怎么会有漏洞呢,怎么可能。好吧,最后我承认确实不可能。所以修的部分改为何安租时已经给何大总管打了电话。大家不必回头再看。

温馨小提示,本文22日v,不是今天啦,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