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粘稠的气氛/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钧思索了片刻,凑过去,上下打量眼兄弟,猛然搂过兄弟的肩膀发难:“说!你小子是不是住的别墅。”差点被他骗了:“看不出来呀,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原来是一大咖。”

王峰龙、李兴华闻言疑惑的看过去,会吗?何安平日很低调,印象没用过什么奢侈品,也不像钱钧喜欢展示自己的东西,可也不糟蹋,很讲究的一个人,家条件不错肯定对,但他们更倾向于何安的父母是高级知识份子,所以何安也带着文人的怪癖。

难道他们都看走眼了?何安其实跟钱钧一样都是有家底的人?那可就有意思了,夏渺渺可是见钱眼开的典范,知道了还不扒何安一层皮,天天缠着何安要东要西。

钱钧自认找到了兄弟隐瞒的原因,被夏渺渺死缠烂打可是相当恐怖的。

王峰龙不这么觉得,他一直跟何安一个寝室,以前没有夏渺渺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不像是为了避开谁。

反而现在邀请他们才奇怪,难道他和夏渺渺感情出现了危机,向用自己的家世自救,却不好意思自己提?还是正好相反,想用条件不合甩了她,现在是在造成舆论压力?

心思细腻的王峰龙,已经在脑海里转了一百种可能。

没心没肺的钱钧这下放心了,豪气道:“走,今天我兄弟请客,你们有福了。”

李飞飞嗔他一眼:“又不是你请,别先邀功,待会你那一顿可跑不了。”

她知道她有两位小姐妹是冲钱钧来的,钱钧长的好家世好这并不奇怪。

至于何安,她见的不多,据兴华说很个很另类的人,现在看来兴华没有夸张,但男人和女人理解面不一样,她反而觉得对方不错,他从出现到现在没怎么说过话,眼神也没有往她姐妹身上瞟过,可见是个正派的人。

待会嘱咐小姐妹一声,别乱下手,对方有女朋友,如果翘了对方,她脸面上不好看。

李兴华把媳妇揽在身边:“就是,午饭你可要大出血。”

“ok!没问题!”

何安神色平静,身在几人中,脸上却感受不到几人的热闹,他招手叫了车,既有驻信的‘一定不会有好结果’,又隐约觉得似乎可以期盼。

但随即觉得他想多了,这么多年,哪次是意外的,就连一只狗都不轻易在他面前叫唤。他能指望会出现奇迹。

何安神色渐渐恢复肃穆的淡然,不再为此时的决定激起任何涟漪。

“何二哥,你家旱冰场多大?有没有六米,我爸妈怎么就没有你父母那么开明,给我也弄一个。”

李兴华嗤之以鼻:“就你!伯父伯母怕给你建了,你回头就让兄弟们把房子拆了!”

“不懂了吧,东西放着就是让兄弟们玩的,不玩怎么体现它的价值。”

“真高尚,赶紧让伯父给你建座游泳池,回头兄弟们都去沾光。”

“好说,到时候送你两张飞机票,一水飞过去。”

“还一‘水’飞过去,你汉语言谁教的,哪为教授说飞机能‘水’过去。”

王峰龙看着窗外没有说话,钱钧家庭条件好,李兴华家也不错,现在看来连一向他认为跟他一样的何安都深藏不露,他们宿舍的情况总结下来,恐怕他是垫底的了。

悲哀呀。

“反正不管怎么过去,只要我们家有,就让你们去我家的游泳池过过豪瘾!”钱钧漫天豪爽着。

王峰龙觉得心底的那点不自在完全没必要,虽然钱钧爱跟兄弟们显摆他那点身价,但没有少爷脾气,否则也不会被何安气的不回宿舍:“到时候别哭。”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机会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独唱变成了大合唱,三个人在后面陶醉的吼着,随便那双鞋也能当麦克风般唱出青春豪情。

车平稳的开着。

三个人一首接着一首,说着当下流行的八卦,研究着男人女人那点颜色的笑料,多少老掉牙的段子被翻出来,仿佛都因为兄弟在多了十分笑料:“师傅,师傅,你也来一曲!”

“好。”

车子越开越远,渐渐开离了幽静的郊区,偏离了主要干道。

后面人还在闹着。

司机却慢慢平静,再三向坐在副驾驶的人恭敬的确实地址后,神色越发不对,最后咬咬牙硬着头皮开下去,可他的车速和越来越严肃的神色足见他的紧张。

“司机师傅怎么不说话了,继续讲呀,说到哪了,鬼打墙。”

司机师傅冷静的握着方向盘,没有出声,好像一瞬间就从开出租车的大师傅,成了开宾利的威严老司机。

“师傅!师傅,讲呀——”

王峰龙揽住没谱的钱钧:“让司机师傅安静的开车,安全常识懂不懂。”

“懂,懂,安全常识。你看呀的这道上有车吗还安全常识,我一辆车毛都没有看见,要的什么常识。”

钱钧一说,王峰龙也发现了,不知什么时候起两旁的树木越来越密集,对面的车辆越来越少,到现在至少有十五分钟对面没有迎过来一辆车。

这不正常呀!怎么可能没有车。

“给自己找个不伤心的理由,多想停在这一刻,享受孤独的寂……你动我干什么,我正在开演唱会——”

“开什么演唱会。”王峰龙压低声音道:“你觉不觉得我们走的路有问题?”莫非他孤陋寡闻,见识少,所谓别墅区,就是人迹罕至,半个小时都没有一辆车的地方?

钱钧看了一会,也觉得周围不对,不是车辆少,而是位置不对劲,一目望过去看不到配套的牛叉设施:“何安,我们走的对吗?”

何安清冷的声音传来:“对。”

突然前面惊起一群飞鸟,上百只鸟齐飞,壮观的蒙住了前面的视线,又快速恢复光亮。

王峰龙顿时觉的毛毛的。

在这时候车辆突然开过一个大弯道,本清幽的小路,瞬间被公路两旁粗壮密集的树木代替,好像一瞬间转入另一个世界,走进了五六十年代的深林老林,一旁还有一段段悬崖峭壁,如果不是这条路很现代化,王峰龙都要夺门而逃了,即便这样,王峰龙也忍不住拔高了几个音节:“你家住哪?怎么往这边走。”别墅区再幽静也不该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吧。

钱钧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根本不是环境优美的问题,但这条路本身又特别宽广,足以六两坦克并行,按说也符合富人们的习性,可……典市内有环境这样好位置如此偏僻的别墅区?

这里的每颗大树,直径足有一米了吧,一米呀?他们别墅区唯一一棵直径一米的被圈起来当吉祥物一样供着呢吸引住户,但这里,一路上随处可见。

这,似乎脱离了别墅区的范畴吧?

李兴华也看着窗外,很快他发现车辆在爬山,一圈一圈的超宽环形公路,树木成林,遮天蔽日,对面一辆车都没有,可很快有了陆续的关卡,但在何安出示了一张卡后,依次打开,就像侵入了什么秘密基地。

何安的这个行为,又在这个季节依然茂盛如夏遮天蔽日的路上,突然就显得异常诡异。

——滴!准许通过!——

我靠!什么地方!

如果走在前面熟悉何安的几位男生,对越走越不对劲的环境弄的有些不自在,后面车上的几位女生则更加紧张:“飞飞,这里是哪里,怎么越走越阴森。”

两旁高大的叫不出名字的树木,根本看不到太阳的上方,但现在是上午十点半,又在人类开发了一切能开发的资源后,曲市还有这样的地方!不会是什么深山老林!

盘旋的环山公路一直向上,不正常的树木,偶然跳出来的动物,除了他们这两辆出租车,再没有别的车辆,却有一道道打开的屏障,让车上的女生紧紧的靠在一起,抵挡心里莫名的恐惧。

“飞飞,飞飞……”

她们也忘了从什么时候起健谈的司机不再说话,只是跟随着前面的车辆,车辆的电台再没有变过频道,老牌说书匠的声音在车厢中碰撞,勉强给了几位女生勇气,如果现在是晚上,估计她们能吓的弃车而逃。

即便是现在,李飞飞的室友也心里发毛,忍不住压低声音道:“飞飞,你确定前面坐的是你的男朋友。”

“是,是吧。”她也心里发毛,这条路好阴森。

“他们不会是想……”

“不会,不会。”李飞飞比所有人都紧张:“别乱说,兴华没那个胆子,我,我给他打个电话……”说完赶紧拿出手机。

不等李飞飞拨通,司机冷静的声音突然在车厢内响起:“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李飞飞的手机险些没有掉在地上:“师傅,你吓死人了。”

司机没有接这个话题,带着三分敬畏六分崇拜,无限敬仰的开口:“这里是霞光山庄。”他们现任公司老板的老板的老板,曲市一半以上的经济渠道握在这里的主人手上,另一半是人家不想握了。

“从刚的大弯道上来,就进入了整座霞光山的领地,自然不会在有别的车辆过来,因为这是私人住地,整座山,从底到顶都属于一个人,隶属于一个帝国集团,这里从来不对外开放,我也是第一次能深入开这么久。”司机的语气掩不住自豪。

“你说什么!私人领地?!这么这么——”几位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一路见到的,只觉得怎么可能!

“听过何木家族吗?”还是太年轻:“禾木集团总该知道。”

提起禾木,不关注商业财经的几位女生也多了几分敬畏,不禁点点头。

“其实从刚才上来的那条路开始,都已经进入何木产业,只是经过大弯道才到了设关卡的私人禁地,一般来说外来车辆无法进来。”想不到这辈子他有有机会开进禾木集团的首领驻地,不亚于开入金三角大毒枭的私人别墅,接近了海上大盗的私人游艇。

几位女生沉默了,禾木集团,那是神话般被各大领域供奉在神坛上的人,甚至不准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李飞飞和他的姐妹们有些傻眼:“大叔,你骗人的吧——”

司机师傅从车镜里看她们一眼,没有说话。

几位女生更加紧张,据说禾木的创始人——

传闻说了什么不重要,只要知道关于他的都是传奇,她们只需要在报纸上看看,在每次表演的空隙间听人也不多懂的吹一下的人物,想不到竟然——

王峰龙、钱钧、李兴华越走越心惊,十分钟后,三个人与司机一样,大气不喘,安安静静的坐着。

如果刚才出现的只是拦路障碍,现在出现的就是保全措施,道路两旁不断旋转的摄像头,从地上冒出来的又在何安把新卡放在车窗上后,渐渐下落的炮口,王峰龙想抱着头尖叫。

李兴华喘不过起来。

钱钧神色越来越不对。

越来越严密的防守,让三个人越发肃静。

车子又开了五分钟后,终于出现了活人,但他们的出现不是为了拯救他们而是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每个人都是重型盔甲,肃穆盎然,一动不动的站在路旁,十米一个,绵延不绝,无形中让所有人静声,问也不不敢再问何安,他们到了什么地方。

开车的司机也变的越发沉默,本密集的树木慢慢减少,景色越来越开阔,可即便如此,郁郁葱葱的森林大道,像行驶在幽灵之路,一道道关卡,让周围的景色越发肃穆,坐在旁边的客人,给了他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随着车内越来越诡异的气氛,越来越沉重。

直到一座高耸的石门矗立在前方,两座三十米高的雄狮跃然而出,凶神恶煞的蹲在大门两侧,傲然俯视整座山脚,这种气氛越来越重,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现在更是凝结成粥,粘稠的让人挣脱不开。

------题外话------

(づ ̄3 ̄)づ,上午十点,评论会置顶获奖名单,敬请期待。(楼层是后台的订阅楼层,亲爱的你们身经百战这么多年,竟然会以为是评论区的楼层,快说!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另:请中奖的亲在评论区留言,就可获得奖励。

如果亲爱的你发现,为什么我的奖励少了几个币币,那肯定是鸟嫌你的评论写的不够爱鸟,不够华美(哈哈,嘚瑟的鸟傲然而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