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你在哪呢/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安推开车门,也没有打碎此刻凝结的气氛。何安没有意外,似乎也本该如此,身边的人也向来如此。

他回头冷静的看眼舍友,神色如往常一般:“可以下车了。”再往前面不准外来车辆进入。

王峰龙赶紧回神:“哦?哦!”踉跄的赶紧扶助车身,才感觉到自己有些腿软。

大大咧咧的钱钧也不禁咽口唾沫有些紧张的站在王峰龙身后,本能的想看向何安,问他为什么有一路上山的通行证,问他姓何是不是他想的那层意思。

但明明平日那么熟悉的舍友,此刻却什么都问不出来,不该这样,他们应该现在跳过去扑在他身上,质问他为什么骗他们,或者赞他竟然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人,然后没心没肺的问他高处不胜寒是什么感受。

可,没有人赶,本来该如此也只是本来,注定不会发生。

钱钧现在不小心跟对方的眼睛撞上,都下意识的赶紧避开,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站在这座大门前的他,气势完全不同,如那两座散发着无限威压的雄狮一样,在自己的领地傲视自己的领土,给他无尽的压力。

李兴华从车里钻出来也站在王峰龙背后,避开何安的身影,提着沉重的物品,一声不吭。

后面的几位女生也下来了,都沉默的没有说话,连一开始活泼的女生在被重甲吓过后,也不敢再有出格的举动。

何木安没再说多余的话,多说无益,沉稳的走到门边,把门卡贴上去。

厚重的石门缓缓打开。

李兴华凑在王峰龙耳边声音很低很低:“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谁他妈预感能好了!

山门缓缓打开,一条更加宽广,更加原始的丛林大道出现在众人面前,笔直深入,看不到尽头,没有想象中突然冒出一排黑衣人弯腰喊老大好,也没有一架架黑管对着他们让他们举起手来。

但就这条大路,路上就两位正在打扫路面的佣人,无声的停下手里的动作,恭敬的向他们的方向弯下腰,不再抬头。便让他们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冲击!一种来自一个大家族,一种传承,无声的威严和压力。

这要怎样的成就,才能无声胜有声。

山门全部打开时,深远的丛林深处,一队车辆慢慢的开过来,明明不快,但又觉得眨眼睛,已经停在他们身边,一共三辆,没有车型,其中一辆恭敬的打开车门请何先生上车。

众人看着傻愣愣的不出声。

何安回头淡淡的开口:“我请的客人,交给你了,让他们玩的愉快。”

“是,先生,我们一定让客人满意。”

何安声音清冷:“我去拿东西,他们带你们先过去。”

“不急,不急。”七个人下意识的点头,仿佛不是在回应熟悉的人问话,而是下意识的服从让对方满意。

何安看他们一眼,眼底布了一层冷意,上车离开。

“几位同学请上车。”何先生走了之后,外院严大管家顿时轻松不少,也有心情见先生带回来的几位同学,先生果然变了,竟然带同学回来,这是好现象,何先生平日就是太孤僻。

严大管家笑的十分开心,与几个年轻小伙子坐上车后,更是掩不住为先生高兴,忍不住就想多说两句:“几位是我们先生的同学?”

王峰龙闻言看眼钱钧。

钱钧、李兴华看着王峰龙。

王峰龙心里骂一声靠,咽口唾沫,紧张的坐正身子回答:“对,我们是何……何先生的室友。”

室友,大管家笑的更开心,眼睛越发开怀:“我们先生这两年麻烦你们照顾了。”

“不麻烦,不麻烦,何先生人很好,很好。”紧张的搓搓裤子。

“是吗,何先生非常温和的。”

“是,是。”

严大管家的没眼越加温和:“那就好,几位是玩旱冰是吧。”

“不,不,不,是,是,是。”王峰龙为自己来这里就是玩旱冰汗颜不已,好像来这里就应该谈国际合作,谈石油并购案,谈上亿的钻石怎么切。

李兴华不自觉的把东西抱好,赔着笑,总觉得哪哪都很不自在。

严大管家看出了几位孩子的不适,十分和蔼的开口:“别在意,我只是外院的大管家,大家不用跟我客气。”

禾木集团的大管家,谁敢不客气,据说禾木集团只有十余位大管家,三位总管,每位管字头的人都有各自名下拿手的产业链,谁也不是表面上那么无害的人,至少秒了钱钧家不用考虑。

“哪里,哪里。”

车子越开越远,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慢慢的车辆开离了柏油公路,驶入丛林小道。

车子里除了严大管家安抚众人的声音,落针可闻。

霞光山是一流的生态风景区,原始生态保护的十分到位,丛林环绕,高耸入云,车开在丛林小路中,有种深入原始丛林的感觉,但又因为有专人维护,并没有毒蛇独虫肆孽。

车辆越走越远,不一会潺潺的流水声已经进入耳畔。

“到了,几位请下车。”严大管家神色恭敬:“不知几位同学满不满意,如果不满意我们可以去下一处。”

王峰龙赶紧代表一群怂货开口:“满意,满意,不劳烦严先生了,这里就非常好,非常好。”

这里哪是旱冰场,根本就是冰场,极目所眺处,小型瀑布挂在尽头,一路顺着石子从山上流下,不知流向了哪里,他们所占的位置是一片冰冻的湖水,占地面积辽阔,冰面光可鉴人,四周树木早已凋谢,不远处有一座屋檐从树干中漏出一角,清幽,深远。

严大管家松口气,满意就好:“对了,几位不用担心,这里的冰层有两米厚,不会出现意外。”说着按下藏在树丛后的开关,围绕着冰湖外围,升起一排白色的栅栏:“我们老爷平日喜欢冬泳和冬钓,所以这里安全设施比较齐全,几位可以放心游乐。”

说完目光矜持的扫过,内心一片热血:哪位是先生的女朋友?是哪位!这里有四位小姑娘,穆妹子说看着很不起眼的一个是,这几位姑娘都很不起眼吧?都不起眼到底是哪个?

“麻烦严先生了,谢谢严先生,谢谢。”

严大管家依依不舍的又看看几位朝气蓬勃的孩子,难道要从不起眼中选更不起眼的一位?可真都没有入眼的呀:“几位可以放心,驱虫剂在每棵树旁边的安置箱里,不用担心毒虫毒物,每隔两棵树之间有紧急呼叫按钮,如果几位有什么问题,可以按下,我们会最快时间赶来。我相信穆管家已经在为几位准备食物,请稍等片刻,祝你们玩的愉快,再见。”

七人闻言齐齐回礼:“麻烦严先生,您慢走……”

“慢走……”

待严管家走出很远。

王峰龙抚着胸口喘口气,还好,总算走了,可以活过来了。

几位女孩子不明所以的围在飞飞身边,疑惑的看着钱钧和李兴华,她们是不是进了传说中何先生的地方?!

别墅几位女孩子见的多,但谁家别墅后院能有湖!能有这么多保镖,加上何先生在商业界的传奇地位,几位女孩子手脚拘谨的靠在一起,觉得有些放不开。

真的是传说的霞光山,女生看着安安静静的几位男生,就这么看着谁也没敢先动,在她们印象里,这里是很多她们仰望的人的圣地,来过的人可以吹嘘很长时间。

王峰龙在妹子们殷切的注目上,打起精神,抹把脸:靠!来都来了!

李兴华也把行礼放在地上,给自己打气。

钱钧苦笑,有用吗。

长发披肩、身材窈窕的李飞飞看着他们,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叫自家男友:“兴华……”想问问怎么回事?带她们来的人是谁,她们出现在这里真的好吗?会不会犯了主家的忌讳?要不然还是走吧。

“啊?”李兴华也很紧张,但女朋友在怎么能不撑起几分颜面:“没事,都是自家兄弟,就是找个地方玩而已,都开心点。”对,没事,他还跟他住了几年有什么事,就算传闻已经把他神话,还不是一个鼻子两眼。

李兴华努力说服自己,但人——人他妈就是不一样的,谁敢说他和何安一样!

何安,何木安?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

谁狗屎的想的到,堂堂禾木集团创始人,会闲的没事去上学,淡疼吗!

可他们好像就遇到这么狗血的事了!

钱钧仰头望望天,觉着这辈子已经被刺激的不能再有什么刺激到他了,此时只能看着冰光闪闪的湖面问,充人:“咱们还玩不玩?”

玩不玩?

“你觉得咱们可以自己走出去?”

是啊,既然不能,只有玩了,不玩就是嫌弃人家招待不周。他可不觉得刚才笑眯眯的老先生,在他们不给面子时,还会笑眯眯的对他们。

钱钧只好认命的脱了鞋,率先穿好装备,有气无力的开口:“走吧。”怎么能不滑。

其实抛开这里的主人给他的压力,钱钧敢说这是最好的休闲场所,无一不天然,无一不是顶级享受,这样的地方,错过这次,这辈子也许都没机会进来了。

“下来呀,都愣着干什么!愣着就表示你们没来过!下来!他把咱们带来玩可不是让咱们看着他家院子发呆的!”我靠!谁家没事弄这么大的院子,跟何家一笔,他们那些别墅、庄园就是小土丘。

王峰龙一咬牙,换鞋,这点阵势都压不住!以后怎么混,他怎么说也是拍过何总裁肩膀的‘能人。’

李兴华见状也豪气的让自己放开:“玩!当然要玩。天然冰湖可不是哪里都有,不够本都不能走,飞飞,换鞋。”

四位小姑娘见状,互相看一眼,再看看周围除了他们谁也没有,渐渐的胆子也大了一些,都是爱玩的年纪,看着这样的场地,也忍不住心痒,在飞飞带头后,也纷纷下了湖。

可今日的所见到底影响了几位小姑娘的心情,四个人之滑了一圈,便握着扶手站在一处,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

“这里真漂亮,这么大的地方,真的是一个人的?”

“每年单维护就要不少钱吧?”

“我觉得比传闻中都奢侈,难怪很多人每年争着来这里做客。”

“飞飞,你男朋友怎么带咱们进来的,不会有什么纠纷吧。”

“应该……没有吧……”飞飞有些不自信。

王峰龙、钱钧三人,也没说的那么豪放,不一会,也没了心情。

何安,何木安,一字之差,差的太远!

秋门大学的图书馆有一层楼专门为这位神奇的商业帝王建成,里面有他传奇的少年生涯,还有他读过的各类藏书。

如果说禾木集团更多的是标志,何木安就是这个帝国从不对外公开的王者。

莫名的,现在却告诉他们,这样一位只存在传说中的人竟然跟他们生活了两年之久,他们甚至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跟他像个傻瓜一样吵过!

其实要论倒霉应该有比他们更倒霉的吧,比如夏班长?

钱钧一瞬间觉得夏班长无比酸爽,何止酸爽,简直可以撞墙自尽,看看她成天是怎么对何木安的,剖腹谢罪轻了。

可,她是何木安的女朋友。

钱钧一瞬间警醒,怎么忘了这一点,她现在可是何木安的女朋友!堂堂禾木集团当家人承认的女朋友!我靠!这辈子能跟何木安谈一次恋爱,可以载入史册了!不亚于朝闻道夕死足矣!

王峰龙觉得现在特别理解,何安这么多年看他们时的目光,甚至能明白他永远及格线飞过的成绩,对他来说秋门大学没有足以挑起他兴趣让他拼劲全力的东西。

钱钧靠在一旁的栏杆上,仰着头,望着碧绿间稀稀疏疏的云,难以想象这诡异的人生,更难以想象他有一天会在何家的私人住宅,享受着他爷爷也享受不到的待遇。

想着想着,钱钧忍不住问一旁的王峰龙:“你说,何——何先生为什么突然请我们来他家玩?”出口叫他的名字都变的不自在。

为什么是他们?为什么是来他家?以何先生的财力,有必要对他们这么好?就算是何先生的商业伙伴,恐怕也没几个人来过他的私人领地吧,而他们却站在这里,他想昧着良心说几个人是兄弟是室友,难道不应该。但无论脸皮多厚,都觉得这个理由无法成立。

王峰龙看着远处,故意没有去想:“不是赶巧了?”

赶巧?愚笨如李兴华都觉得不太可能:“难道我们身上有什么独特的品质让何总发现了?”

“滚!”

“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回头叮嘱你女朋友两句,回去了别乱说话。”别交情本没多少,再得罪了人。

“我知道,飞飞不是没分寸的人。”

王峰龙有种不好的感觉,何木安请他们来一定是想看什么,但显然他们没有让他满意。

没一会,不远处开来一辆加长电动游览车。

“有人来了。”

一身精炼管家制服的穆姨亲自带着人出现在此地,十余位厨房一线佣人利落的支起长桌,铺上白色的镂空花纹桌布,一道道精美的甜点、食物,依次摆上餐桌,中间一簇大花束仿佛瞬间激活了餐桌与周围的环境。

几人的速度很快,也没有惊动不远处人的意思,穆姨离开时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不远处的女孩子,竟然发现没有那天她见的姑娘,暗自好笑,几位管家围在监控室里研究谁是先生你女朋友的脸。

难道先生不是请自己女朋友回家?

也是,请才奇怪。

李飞飞见来人走了,不禁带着姐妹们滑到李兴华等人身边:“要不要过去看看?”

“饿了?”

李飞飞尴尬的笑笑:“不是,就是想看看。”荒山野岭中,摆放上欧式风格的餐桌餐椅,每顶像宝塔一样的食盘下,总觉得一定有与之相配的美味食物,让人忍不住想看看。

李兴华看向王峰龙和钱钧。

钱钧站定:“走去看看。”

说话甜甜的小姑娘忍不住拿起旁边的餐具吃了一口做成兔子状的蛋糕,惊喜的点头:“真好吃,飞飞,你尝尝,很好吃的。”那种口感,跟所有店铺买的都不一样,就像传说中,只存在特供里的精致食物,能因为主人的关系真正的做到精致。

“这道拔丝香蕉应该加了脆蜜,真好吃。”

我靠!牛排口感真赞。

不一会,几个人人手一个盘子,在秋风萦绕的初冬时节、在高山流水的绿荫中享受着食物带给人的美好享受。

好吃,

何安换了一身平日穿的休闲服,从绿林中走来,出现在冰湖之畔。

不似女子让万物失色的美丽,他有俯瞰天下,一切入眼的气度,比之美人如画更加雄壮有度。

这一刻,他是不一样的,不管他的衣着多么谦和,形象与往日多么相同,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王峰龙等人见状,立即放下来手里的餐盘,下意识的站定,看着眼前不可思议又憧憬无比的男人,眼前的人似乎如他的地方一样瞬间变的不可侵犯,明明没什么区别,依旧是拽的让人想扁的脸,可,就是不一样了,让人忍不住觉得低他一等。

几位女生见状,也传染了男生的紧张,下意识的跟着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远远走来的男人。

“何,何先生——”

何安眼里有什么一闪而逝,很快恢复平静,说话的语气与平时没有异样:“饿了?要不要现在开餐。”这只是餐前点心。

王峰龙、钱钧、李兴华闻言短时纠结不已,手下意识的搓着衣角,如此简单的问题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开餐,是不是显得他们太孟浪,像饭桶太随便;

如果说不开擦,是不是会违背何先生的好意?

何先生是想他们开餐呢,还是不开餐?

王峰龙、钱钧、李兴华三人为这一个问题大脑快速旋转着,不一会就纠结的满头大汗,一时间三个人僵立着,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何安了然的沉默着,看了眼不远处的湖面,声色如常的道:“有什么需要联系严管家,我还有事,先告辞了,玩的愉快。”

“愉——愉快——”

何安笑。

王峰龙、钱钧、李兴华却顿时觉得周围空气都停滞几分,这就是禾木当家人的气场吗,进距离接触几乎能压死他们,三人下意识的开口:“谢谢你邀请我们来这里玩。”

何木安神色越发平静:“不必客气。”转身离开。

过了好一会,王峰龙、钱钧,李兴华瘫软的松口气,明明不想这样!不就是何木安!刚才又不上没猜到,怎么见了就这样了!太没用了!

简直不是男人!

但那时何木安,本来就不苟言笑的男人,当何安时候都没给过他们好脸色,他们能不怕,正常人都不会热脸贴冷屁股,何况现在冷脸的人还有一个让人畏惧的身份。

弯折的小路上,何木安没有直接回去,一个人慢慢的走着,神色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好像也不觉得自己能融入刚才的气氛,对他来说什么结果都不算意外,也就不存在失望。这些人以后见了他怎么样他并不在乎,更不关心他们对他态度的转变,是不是变得束手束脚、有所顾忌,所以带来的轻易。

何木安选了一处清幽的环境坐在一块石头上,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伸开,与周围的环境共呼吸,安详的享受着初冬的冷风刚刚生成的喜悦。

突然,在和谐的草木清水中,一阵不和谐的手机铃声响起。

何木安睁开眼,看了眼显示,眼里的无所谓悄然淡去,不禁坐好,手机放在耳边。

接通的一刻,夏渺渺噼里啪啦开说:“安安,在哪呢?在家吗?我刚看到宣传海报,从今天开始,咱们北路那边的超市搞活动,每天早晨七点,中午十二点,下午七点整,前二十名结账的客人能领12枚鸡蛋。”

12枚够吃好几天了:“正好咱家的洗衣粉用完了,十二点整你去买一袋,看看能不能盯上十二点的优惠,现在知道的人不多,应该问题不大,但也说不准,现在老太太老大爷没事,都盯着呢,如果买完你发现领完了,就退了洗衣粉,继续赶下午七点的,他们搞三天活动呢,你总不能那么倒霉一次都碰不上,喂!喂!听着呢吗!”超市可以七天无理由退货的。

何安嘴角淡淡,仰躺在草地上,但能看出心情不错,声音难得多了丝柔和:“听着。”

可惜对面的人不理解他的心境,只顾着她算计的小账:“你给我记住呀!别鸡蛋没领到就给我把洗衣粉买回来,否则盖你脸上蒸馒头!听懂没有!”

“……”

“好了,我正忙着,你记得给我去排队,知道了吗!别忘了,一定不能忘了,如果忘了掐死你,听到没有,一定要抢先机,好了,我忙呀,挂了。女士,不好意思,点些什么?”

何安听着耳边的忙音,嘴角本淡淡的笑意难得继续扩散,呼吸着丛林间的空气,身心顿觉无比愉悦。

他对现在的生活、感情存在的方式,无比满意,他不希望她有任何变化,不需要她工作不忙了,却有更多时间想着怎么照顾他。

不想那边的声音变的斟酌,不想她学会试探他的喜好,不想她变得小心谨慎,继而让感情变的乏味,最终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兴趣。

何安觉得这两天一直压在他胸口的石头终于移开,不必再纠结是不是要给予,她该有她自己现在的生活,他真没必要参与太多,这是她的路,本该成长的最好时节,谁也无权干预。

何安重新站起来,看看看时间,十二点的一定赶不上,下午七点的他也不想去试,12枚鸡蛋他可以带上。

就这样保持不变。

他不出手,她不变。

------题外话------

警告警告,不准造谣,谁说我更三千了,我明明更了四千!

(羞愧一下)中奖的亲,我后台绑定的账号被锁定了,现在不能进行奖励操作,我已经反映给编辑了,正在解决,所以……不好意思呀,鸟捂脸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