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庆幸吧/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峰龙等人不觉得何木安不跟他们一起‘玩’有什么不对,何木安跟他们一起玩才有鬼的!

即便这样想,王峰龙、钱钧、李兴华在何安走后,也变的兴趣缺缺,不是场地不好,就是心理上觉得怪怪的,而且再待下去,才更像个傻瓜。

钱钧询问的看向王峰龙:走不?

王峰龙点点头:待着做什么,如果他没猜错,他们刚才的表现完全没达到对方的满意,他因为没有钱钧、李兴华的财力,所以心里更敏感一点,而且觉得自己没有猜错。

“走吧。”

三个人带着四位女生,收拾好摆放餐具的餐具,整理完自己的物品,如果可以,他们也想把踩过的脚印磨平,可惜不可能。

严大管家接到通知来的很快,竟然没有先生女朋友,为什么只有穆丫头见过,不可否认这个结果非常令人失望,他们这批老家伙听说先生带人来了,对着镜头找了好半天,竟然是这个结果。

“这么快就走吗?不再玩会,几位可以四处转转,我让人带你们。”严大管家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

“不了,太打扰了,”

“不会,我们也没事,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

“怎么可能,是我们突然想到有事,所以想先走。”

“这样呀!几位这边请。”

离开的车是何家专门提供,行为恭敬,规矩森严,开车的司机从上路到目的地大秋门大学门口都没有说过话。

几个人在车上也沉默着。

待车程结束,车辆开走,王峰龙、钱钧、李兴华觉得自己活了过来,一直压在身上的压力才有所缓解:终于他妈可以随便说话了!

几位女孩子见状也缓过神,从那个自带压抑的环境出来,方有空隙回味今天不可思的所见所闻。

“感觉刚才的车,都比平日坐的稳当……”

“司机的白色手套非常合手……”她一直盯着看了。

“兴华,你舍友是不是认识禾木家的人,真难以相信,我们竟然进入了禾木家的私人别墅,禾木私家的后山耶,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

“什么下次!没看到我朋友都没跟咱们一起,不定怎么被训呢!能避开人让我们玩一会就不错了,占便宜没够是不是!”

李飞飞闻言委屈的不行,她说什么了,她就是感慨一下,你嚷什么,她看那些管家对他们挺尊重的,怎么就不能问问了,而且她不过是问问,有错吗?!

李兴华见状也觉得自己过了,走过去放缓了声音:“对不起,我刚才有点过分,但你要知道人家对咱们客气,那是人家礼貌,不是咱们做得对,人家是什么人,我们是什么。”

“我们要自己看清自己的位置,再说那是随便能去的地方,弄不好得罪了谁,都别想出来,何况你跟人说你去过,谁回信,别人全当你吹牛。”

“以后这件事就别提了,免得得罪不想我们谈的人,何况你再把禾木家的私院的内部泄露出去,万一被追究法律责任怎么办,我听说去过的人都不准出去乱说的,别说那的主人就是一个管家的副手到时候依次为难咱们,咱们还有什么前途可言,是不是。”

李飞飞闻言才有些紧张:“你,你的意思是说咱们是偷渡进……”不会吧,明明是……

“谁说的,只是进去方式也不对,否则咱们能那么快出来,你别乱想,既然肯把咱们送回来,我舍友就解决了,你告诉她们回去了别乱说,若说错了什么,自己倒霉别带上别人。”

本来有些小兴奋的心情在李兴华的分析下,渐渐的冷却,李兴华说的对,那可是禾木集团的私人领地,不是哪户人家,弄不好,禾木要追究个人责任的:“我懂了。”

“行了,回去吧,晚点给你打电话,这次对不起你室友了,回头我们再请她们玩。”

“那你记得打电话。”

“回去吧。”

李飞飞依依不舍的看男友一眼,挥挥手带着朋友走了。

……

“何先生,健身房按照您的要求开启完毕,您是要现在过去吗?”

何木安穿好外套,挽起袖口,拿起旁边的背包:“备车。”

备车?“先生?!”您刚回来没一会,而且老爷和老夫人还有两个小时就会到家,老夫人刚才打电话回来,说很久没见您了,让您今晚去西边吃饭,您怎么能备车呢?备车做什么?去健身房?应该是去健身房吧?

随身秘书紧张的跟了一段路,确定先生是外出备车时,很想追上去诉说刚才老夫人的意愿,但他没胆子。

何木安清冷的目光看过去:“有事?”

没,没有。

何木安坐上车,车队缓缓开出。

——嗡——嗡——嗡——

“你干嘛呢!在哪呢!阴奉阳违是不是!”夏渺渺站在出租屋的客厅里叉着腰盯着上面的钟表时间,十二点零十分:“我刚去了趟超市没有你,现在回来你也不在,你给我说你干嘛去了!”

司机拐出霞光大道。

“说话,再哪呢!我刚给王峰龙打了电话,你别想说谎。”其实没有打。

何安揉揉眉头,丝毫不担心王峰龙会说什么,只是头疼她炮仗的个性:“回了一趟家,听了你的电话正在往回赶。”

夏渺渺闻言声音立即压了下去,心虚的不行,用手卷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包包带,想撞墙:“回家啦?怎么不早说,你看你白挨这么多说,怎么刚回去就回来,别回来了,回一次家不容易,叔叔阿姨一定也挺想你的。”

何安声音淡淡的:“他们不在。”

不在呀?夏渺渺松口气,不在就好,否则自己把人叫出来,未来婆婆还不恨死她,但客气的虚伪一定不能少,这锅不能背:“要不,你别回来了,多待会,反正这边也没事,我今晚让彤彤过来陪我,你多在家陪陪叔叔阿姨。”

“已经快到学校了。”

先生容我提醒您:我们只是刚下了霞光山道,上了高速,还有三个小时候的路程。

“哦,这样呀,那你路上小心点,我中午休息半个小时,估计一会就得走,我看天气不错,想洗两件衣服,但天气预报说有雨,你回来了,看差不多就收了呀。”

“恩。”

夏渺渺赶紧收了电话,缩着脖子去忙,倒霉催的,幸好人家爸妈没在家,谢天谢地。

……

何木安看着窗外,神色肃穆,对何木安来说,决定的事就不会再变,就这样,她自己的路,自己走,她还年轻,收获和挫折都不应该错过,长成她自己的样子,收集属于她的喜怒哀乐,获得她的感悟。

谁都有谁正常该存在的方式,干预的结果未必都好。

何木安打开车窗,冷风争先恐后就的涌进来,吹乱了他额前的头发……

什么是赚来的休息时间?

就是有一个孩子的家长带他出去玩,她下午莫名的多了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顿时觉得无限美好。

夏渺渺哼着小曲打开家门,换了鞋,把包包挂在架子上,捶捶自己不算累的脖子,愉快的转着圈去厨房倒杯水。

路过隔壁不怎么开的房门,退回去,看了一眼,撇撇嘴,怀疑隔壁是不是不要命了,她这样都累的不行,体力劳动为主的两夫妻,还不得咳血!

夏渺渺摇摇头,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喝着热腾腾的水,不禁对那位大姐佩服几分,这是什么精神,牺牲自我成全大我,感慨的定言道:“这样拼命,你不发财,天理难容。”

何安打开门,确定是她回来了,转身刚想回去。

“诶。”夏渺渺招招手叫住他:“过来,坐那。”指了指距离厨房不远的桌椅,应该是冯大姐准备的餐桌,但她搬来后没见她们用过,压低声音神秘的问:“隔壁没回来吧。”

“没有。”

“坐呀,我又不会吃了你。”真是,夏渺渺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喝着水:“回家去了?”

“……”

夏渺渺吹吹热气:“来来回回的,到家了就算了呗,还赶回来,也不怕折腾的慌。”其实挺不好意思为了12个鸡蛋把人叫回来,但她已经干了呀,只能先发制人,免得何安说他事精,或者邀功,说为了她的鸡蛋,专门回来的,让她无地自容,虽然后者的希望不大。

但她就是要占先机,怎么着!反正何安也不会狡辩:“下次别这样了,要告诉我知不知道。”

何安声音平静:“没事就回来了。”

听到了吧,都听到了吧,是他说没事的哦,不能怪我:“你也是,回家前怎么不先给父母打个电话,叔叔阿姨如果知道你回去,说不定就不出门。”

夏渺渺无比可惜的感慨着:“下次记得先打个电话,多可惜呀。”ok了,这个话题完美落幕,她怎么会成为破坏人亲子关系的‘罪魁祸首’。

那么咱们来说另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她想说很久了,一直没顾上,趁现在有时间,咱可以好好说说。

夏渺渺放下水杯:“饿不饿?”

何安闻言起身,准备出去:“想吃什么。”

夏渺渺没动,笑的不怀好意:“清汤面条,如果这个比较困难,你可以炒米饭,我不挑嘴,都吃。”何安从来不做饭!从来不做!

何安闻言,看了她一会,冷静的重新坐下。

他不会做饭,而渺渺现在的状态绝对不是他说不会就能跟他出去吃的态度,如果他没猜错,这是又要上‘政治课’的前奏,何安对付她这种情况已经轻车熟路。

“不会?”(⊙o⊙)

“不会。”很冷静。

真敢说,还不觉得羞愧:“最基本的会不会,比如——开火?”

何安没有说话,弄不准她是不是讽刺。

夏渺渺真不是讽刺他,不会做饭是‘荣耀’呀,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说我这个不会那个不会,我就会吃就会睡,人家就是小公主小王子啦,人家也不想的啦,但人家爸爸妈妈各种宠爱人家,家里有阿姨,根本不用进厨房的啦,吧唧吧唧的一堆,其实就是我各种受宠,各种公主范长大,不像你们要吃苦。

不知道谁给这帮新生代灌输的这种理念,让那些明明会一些的孩子,为了跟上流行这么说,好像会就很丢人一样!

熟不知,这样说的人多了听的人很腻烦的,而且你要看说话人的年龄段好不好,有些人不喜欢听这些。

所以夏渺渺不完全相信何安不会,他觉得他应该是被传染的人群,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会,再溺爱也有个限度吧。

“来,我教你。”没事学什么新生的抖m个性,不装弱智会死呀,夏渺渺今天就教教他什么知之为知之。

何安在位置上坐着没动,他不盲从君子远疱厨,但确实没接近过。

夏渺渺疑惑的探出头:“过来呀,傻坐着干嘛呢。”

何安没动,看看时间,理智建议:“时间不早了,现在出去吃饭,你休息一会,正好赶上晚班。”

“给我过来!”有些人就是欠你抖,不喊两嗓子不知道听话,何安就是典型的代表,好声好语的永远别想跟他商量问题:“快点!”磨叽。

“听不见是不是!”拿菜刀剁了你。

何安起身,神色严肃的出现在夏渺渺刚才的位置,一身平整的休闲夹克,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肃穆的长相,他站在那里,自身散发的气势就与厨房格格不入,或者他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夏渺渺当没看见,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多了去了,她还不适合这里呢,她觉得她该住在城堡里天天唱歌跳舞,所以外貌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夏渺渺招招手。

何安上前两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用召唤宠物的姿势叫他,看多了也就没感觉了。

夏渺渺翻找着所剩不多的食材:“吃点什么呢?鸡蛋炒饭?还是下个面条?”

何安见状,竟十分庆幸他带回的12枚鸡蛋此刻还没来及放进厨房充数。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