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风干的梅菜/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最喜欢每天中午奔去食堂的这段时间,想着可以吃一大口牛肉炖土豆,或者大白菜煮粉条,油焖茄子,还有一碗热腾腾的汤,顿时觉得什么事都变的可以商量。

但这个过程,还是去的路上令人期待呀,

孔彤彤笑的前仰后合,追着夏渺渺捶她:“让你嘴欠!人家小学妹那叫卖萌,卖萌你懂不懂!”

夏渺渺边走边掐着嗓子学着:“姐姐,人家的学生证掉啦,你可不可以帮人家捡一下啦。”夏渺渺呕吐三秒钟。

孔彤彤笑弯了腰:“不行了,笑死人了,人家小学妹的声音多好听,在你嘴里一过怎么就不是味了。”

两人边闹边往食堂走着,路过操场的时候,一群女生激动的围着篮球场尖叫,孔彤彤和夏渺渺路过的位置刚好看到方甚追逐球线的身影,温和的阳光、青色的校园、俊朗如玉的男生、热血的背景,够成了一幅初冬最美的画卷。

“方甚!方甚!”

“方甚!”

“方甚我爱你!”

孔彤彤笑着把手放在嘴边,对着操场喊:“方甚!我也爱你!”

夏渺渺挥挥手:“加油!男神!”

孔彤彤陶醉的看着操场上奔波竞技的帅气男生,飞扬肆意的身影,帅到瞎眼的容貌,多看一眼都觉得心跳加速,即可休克,孔彤彤喜欢的不得了,满眼都是为男沈绽放的小星星:“方甚好帅呀,怎么可以帅成这个样子,我想为他去死。”

“赶紧去!我会为你向他讨要安抚费的。”

“我说你有没有意思,难怪在学生会认识男神那么久,男神都没有注意到你,你这种人天生就不是男神的菜。”男神都喜欢视金钱为粪土的女生:“她们可以贫穷,但绝不追求富贵,她们安贫乐道,积极向上,但绝不张口闭口都是黄白之物。”

夏渺渺觉得自己哪点都占呀,所以可以故作‘惊讶’的得出一个结论:“原来男神喜欢我这一款!?”

“别侮辱我们男神。”

夏渺渺无所谓啦:“但我真的更喜欢他背后闪耀的金身,一出生就是少爷,佣人、飞机、游艇、花园、挥霍不完的豆浆油条,吃到死的老干妈,永远不用为明天奋斗,多么美好的日子。”她连想都想不出方甚每天都是怎么笑醒的。

“滚!我们方少爷是贪图那些俗物的人。”孔彤彤美好的憧憬的道:“我们方少爷就算没有这些,也难掩他高贵的品质,俊美的外表。”

拉倒吧!

“你不服气!方男神是用钞票征服的女生吗?他风靡秋门的时候谁知道他家世了得。”

“等知道以后他瞬间从校草变成男神!男神你的钱我喜欢!既然爱你的女人不想要,就让那些恶堵物淹死我吧,快淹死我!”

“你简直——你简直——方神!我为你没有跟夏渺渺这种灰姑娘谱出一段狗血的恋情一鞠躬!”

“学姐,学姐,你等等,学姐!”

夏渺渺回头,示意孔彤彤别闹,有人来了,在叫学弟的人面前还是不要暴露太多真实的性情,要给孩子们美好的生活留点念想:“陈同学?有事。”

孔彤彤挽着夏渺渺的手看过去。

陈启宵跑过来,俊朗清秀的神色顿时有些可怜,眉目如画的外形,吹弹可破的雪肤做这个表情时候格外有杀伤力:“学姐,你又忘了,我有名字。”

孔彤彤闻言挑挑眉,看着眼前清雅如竹的男孩子:小弟弟,你的话很容易令人误会哦。

听说大一这届新生中有几位出挑的帅哥,这,应该算一个吧。

听小学弟叫学姐是不是很爽呀,孔彤彤别有深意的暗自掐了夏渺渺一下。

夏渺渺没有理会她:“下次注意,怎么了?”

陈启宵立即笑出两颗小酒窝,阳光下一时有些晃眼:“是这样的,我们这一届新生入会也有段时间了,一直没有请学姐学长吃过饭,今天中午我们在西大酒店订了包房,想请学姐去坐坐,不知学姐肯不肯赏光。”

孔彤彤笑眯眯的看着他:好帅啊,说话好有礼貌,渺渺,这样的学弟来一屉送我怎么样,别只自己看着解馋呀。

夏渺渺被她掐的险些尖叫,面上丝毫不显:“都这个时间了,算了。”

“别,大家都在,就差学姐了。”

孔彤彤捂着双夹:撒娇也好萌。

“都去了?”但她约好何安了:“要不你们去吧,我还有事。”

“学姐,咱们部就差你了,你不在,怎么能算部里活动,就一顿饭很近的,我有同学开车送我们过去,就在门口,学姐你就给个面子吧,要是他们知道我请学姐没有请到,去了不定怎么罚我,学姐,就当可怜可怜我,去吧,学姐。”

孔彤彤别有深意的看向夏渺渺:去呗,小弟弟都这样求你了,不去多不好意思,你家黄脸婆般不新鲜的何安,就交给我了。

夏渺渺不太想去,但一个部的都去了,她不参与显得确实不好。

“学姐,就当给我个面子,学姐——”

别叫了,姐姐快吐了:“小朋友,哪个系的?”

陈启宵赶紧笑着道:“计算机与管理。”

“哦,回头帮学姐修个电脑呗。”

“只要学姐不嫌弃我手艺差,很乐意为学姐效劳。”

瞧瞧!多识相!

夏渺渺瞪她一眼,你有电脑?别看人孩子好看就调戏,要有品德,会误导对方长的帅的,虽然的确是长的不错。

“学姐——”

夏渺渺一咬牙,免费午餐:“你跟何安说一声,我先过去了。”

孔彤彤挥挥手:“放心,赶紧去吃——”新鲜的总比看腻的有感觉,她明白。

夏渺渺警告的看眼孔彤彤,转身跟着陈启宵离开。

陈启宵上了车,顺手想帮夏渺渺系安全带。

夏渺渺已经系好,对弯了一半腰的陈启宵笑笑:“别让她们等久了。”

陈启宵也笑笑,收回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反而装作孩子气的问:“何安是谁?”

“我男朋友。”

“学姐有男朋友了?”

夏渺渺笑笑:又不是秘密。

“学姐的男朋友一定很优秀,否则也不敢追学姐这样优秀的人。”

呵呵。

“真羡慕何学长比我们早遇到学姐。”

用‘我们’就显得你很会说话吗!

夏渺渺不太喜欢男生这样恭维女生,但也知道是她自己的认知问题,很多学姐辈的喜欢听他这么说话,她也见过好几位被他这样逗乐的女生。

可她喜欢男生稳重,像那个年代的父亲一般,不轻易张口,不轻易称赞,做的比说的多,沉默比开口多,作风严谨、行为规矩,会因为修养避开与女生不正当接触,不说轻佻的话语。

而不是太……

其实陈启宵的话配他的脸,也不算讨厌,而且陈启宵也很有技巧,赞美的恰到好处,浅尝辄止。

可夏渺渺就是不喜欢,碍于大家一个部的,小孩子又太小,喜欢散发自己的魅力她不说什么,何况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更吃得开,难道都像何安一样板着脸,所以也懒得多说。

“学姐喜欢吃什么,一会我帮学姐点。”

“水煮肉片。”免得总是问,客气来、客气去的。

“学姐喜欢吃辣的?”

夏渺渺无语,看来她错估了小学弟的段数:“还行。”头转向窗外,装作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陈启宵忧郁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今年会不会下大雪,去年我家那边雪灾,都不能出门。”

呵呵。

“学姐是哪个省的?”

“本地。”

“本地真好,回家方便,我家就远了,我来这里上学我爸爸妈妈还不放心,非要过来陪读,如果不是我奶奶不同意,要自己跟来,不让她们动身,估计,我就要天天跟我爸妈报到,享受不了大学的乐趣了。”

呵呵。

“学姐家是本地的,一定知道典市有什么名胜古迹,回头学姐——”

“到了,下车吧。”终于到了,男人释放荷尔蒙时果然让不在求偶期的人受不了。

陈启宵耸耸肩,热闹的饭桌上他特意点了两份水煮肉片。

你不服人孩子的情商都不行,他也没说给谁点的,一份像往常一般放在圆桌的边上,另一份放在中间,让夏渺渺随时可以夹到。

别人问起,他无辜的表示忘了,所以就多点了一份。

事后特意对夏渺渺笑笑,好像两人间有了默契的小秘密。

夏渺渺闹心的不行,要不是饭菜好吃,她真不能跟奇葩小学弟吃饭,请能接受这种美的同胞,赶紧把他收了。

夏渺渺身为宣传部部长,学生会副主席,没少被灌果汁,夏渺渺也很‘亲民’,逢敬必喝。

一场酒席下来不禁赞叹现在的小孩子会来事,她这种反感官僚主义的人,都体会到了‘上位者’被恭维的美好,不知以后自己弟弟上了大学能不能hold住现在的学校风气。

散场后,陈启宵独自给夏渺渺打包了一份甜品:“酒店送了的,总不能大家一人一口分了,部长平日照顾我们辛苦,给部长带回去吃。”

夏渺渺看了看,拿过来,有什么好歉让的。

陈启宵看看空空如也的手,笑笑,特意让自己同学先把夏渺渺她们这批‘长辈’送回去:“学长、学姐再见,再次再请学姐学长们唱歌,拜拜。”

一个染着一缕浅金色头发的男生靠近陈启宵:“喜欢?”

陈启宵笑笑不说话。

“这要是让咱们系哈你的美女们知道了还不伤心死,不过听说夏部长有男朋友。”

陈启宵别有深意的开口:“每科低空飞过。”

“这也打听清楚了。”

怎么可能不清楚,正因为知道所以这两个人谈恋爱才奇怪。

陈启宵并不是一位花花公子,也不是夏渺渺看到的那样四处放电。

可也不知道是陈启宵点背还是怎么的,唯几的几次不耐烦被打扰后讽刺般的回话,被夏渺渺以另一种方式解读到了耳朵里。

若论倒霉的几率谁高,陈启宵绝对算一个,因为长的好,陈启宵很反感女孩子以各种方式接近她,尤其反感仗着年长故意调侃他行为。

而这些夏渺渺身上都没有,她认真、有气场,不以多吃几年饭为资本,他第一天在院里演讲台上看到她就觉得她很特别、不一样。

陈启宵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把一份欢迎新生的客气演讲,认真的从头听到尾,觉得那些期待就是些给他的,他一定不能让她失望,否则就是辜负了她的神圣殿堂。

所以知道她有男朋友后,失望了很长时间。可这种喜欢,在靠近后,丝毫没有转淡的痕迹,让没有在别人感情中当过第三者的陈启宵,有些无从下手的茫然。

……

晚上十一点,房间里的地暖烧的热烘烘的,夏渺渺披散着头发穿着小狗图案的长袖睡衣躺在床上,高举着英语书,叽里呱啦的念着。

何安半躺在她身边,靠在床头上开着电脑,看秘书发过来的文件:“中午去哪了。”

“吃饭。”夏渺渺背了一段。

“跟谁。”

“部里的人。”夏渺渺嘴里不停,继续背着句子。

何安敲下一个回车,回绝了邹总的提议:所以他现在就好比风干的梅菜,不如当季的菠菜新鲜,所以请他自己在寒风中摇曳?这是孔彤的原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多加。

夏渺渺背着书,抬起脚,用手挠挠,继续背。

何安冷着脸,彻底敲了回绝!

三分钟后,夏渺渺一翻身笑眯眯的压在何安身上:“状语用来修饰动词、形容词、副词,通常有副词担当,来给姐姐举个例子。”

何安不想理她。

夏渺渺把他的电脑叩上,丝毫不觉得哪里有问题:“有什么好看的,成天抱着不撒手,经常看它们容易感情淡漠,要多跟身边的人交流,比如你身边我这样现成的小美人,你难道不想跟我谈谈人生。”

不想,何安欲打开电脑,多敲几个回车。

夏渺渺关上,撒娇的在他胸口蹭蹭,声音柔腻的不行,比她中午形容的那位小学妹还小学妹:“谈不谈嘛,谈谈嘛。”

何安冷着脸看了她片刻,神色难看的把电脑扔在一边。

夏渺渺趴在何安身上,柔软的部位福利大放送贴在他胸口:“来,举个例子,有副词担当的状语修饰词。”

“……”

“不会吗,没事我教你。”夏渺渺低下头,解开何安睡衣胸口的扣子,略微粗燥的指腹,在他胸口慢悠悠的拼写着:“He——Works——hard——他工作努力,状语用来修饰动词、形容词、副词,通常有副词担当,记住了吗。”

“……”

“下一个,宾语补足语用来说明宾语怎么样或干什么,通常有形容词或动词充当,举个例子。”

“……”

还不会?夏渺渺用手指继续在何安胸口拼:“They——usually——keep——their——啊,不要闹……”夏渺渺拍到何安乱摸的手:“class——”夏渺渺把他的手从衣服里拉出来,左手的课本敲在他头上:“再动我生气了——”

何安把她压在身下,清明的目光早已不复存在。

夏渺渺要死的点着他的鼻尖:“你说说你,你说说你!这种事怎忘不了,不过,今天不行啦……不方便……”

何安幽暗的目光紧了一下,翻身下来,冷着脸:那我们继续刚才风干梅菜故事。

夏渺渺偷偷看他一眼,见他脸色不好,还以为是憋的。

夏渺渺觉得自己特无辜,她做什么了,他就这样了。

怎么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夏渺渺翻身侧过去,小心翼翼的问:“难受?”

菠菜怎么算新鲜。

夏渺渺摸摸他:“很辛苦啊。”

何安倒抽一口冷气,没有一脚把她踢下床,是平时修养好。

夏渺渺嘟着嘴,很无辜:“真不禁挑拨,正经事的时候也能有感觉,你们男生简直就是……就是……”

夏渺渺侧躺着,看着何安的方向,用脚趾头踢踢他的腿:“诶,问你个问题,是不是只要女生一挑拨你们就有感觉?”

他是风干的梅菜,不知道。

“八卦杂志都是那么写的,据说就算不喜欢的也会有反应,说那叫生理现象。”呸!

“可如果对方很丑很丑很丑呢?”难道那时候容貌一点也不重要,感觉来了,就要?!

夏渺渺想到这里,踢的狠了点:“警告你!管住你身上每个细胞,都是我的,我的!”

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你实在很有感觉了,也可以忍者给我打电话——”饶你不死。

“说话呀!”

“死啦!”

风干的梅菜不会说话。

“说话!”

“你欠揍是不是!”

嘻嘻:“如果你说好,我今天手很方便的。”夏渺渺说着,优雅的看看自己保养的虽然有点次,但形很好看的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