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梅干菜、菠菜/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陶醉着她自认美美的手指,突然好像有人说了什么,然后就用黝黑的目光看着她。

夏渺渺想想她好像忘了洗澡了,恩!果然忘了,不洗澡不好,夏渺渺赶紧起身,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你他妈好了没有呀,难道是她技术不好!

其实你可以换一个地方……

夏渺渺累的睡过去的时候。

何安想了想了安静的晃晃她:“中午去哪里了。”

“吃……饭……”

“跟谁。”

“部里所有人……”

没有说谎,那就是孔彤乱说,陶成风甩了她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何安拿起一旁的电脑打开,凌晨一点他有个必须参与的会议。

……

“夏班长早。”

夏渺渺立即打起精神:“早,早。”纳闷李兴华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连班长的职位都叫上?

夏渺渺打着哈欠进了教室,事实证明时间永远不够用,明明辞了豆浆店的生意,可以多睡几个小时,怎么好像还是没有作用。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晚上何安都有给她买牛奶喝,已经觉得好多了,虽然他不太会在她回家前把牛奶热好。

不用怀疑,是真不会,他貌似也不是没尝试过,不过糊了,好好的一份牛奶,就那么糊了,他也就不再尝试,她也没要求过,事件默契的过去,也就不指望回家有热的吃了。

夏渺渺吸着热腾腾的豆浆,穿着厚厚的衣服,跺跺脚坐在自己位置上,然后伸出自己的新鞋显摆:“看,何安给我买的,可暖和了。”她说晚上下班回来有些冷,昨晚回去床头就多了一双厚袜子一双鞋,她家何安其实挺可爱的,越来越招人喜欢。

孔彤彤不可思议的看看她,在她说了那些话后,何安竟然没有找她麻烦,还给她送礼物,何安你是不是男人!

孔彤彤在心里把何安腹诽了一千万,就看不惯夏渺渺嘚瑟,结果还这样令她失望:“是,你行,你男朋友二十四孝,谁比的了你。”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扔过去。

“恩?”夏渺渺咬着豆浆吸管:“什么?”拿过来看看:“你也有人追了?谁这么没有眼光,钱钧吗?”用手垫了垫盒子的重量,很轻?“是什么?”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又不是给我的,今早宿管阿姨给我,说有人放在她那里指明给你。”

夏渺渺有些惊讶:“给我?”

“难道不是你家何安给你的惊喜,比如:相识两周年?你的生日?他的生日?或者接吻纪念日什么的?”再或者遇到俞文博九个月,反正他不是挺喜欢梅干菜。

“怎么可能。”他们不过生日,那些乱七八糟的纪念日谁记得住:“真给我的呀?”

“难道给我的,你不要吗,不要就是我的,我不介意。”

夏渺渺赶紧抢过来,打开,一条粉色的小老鼠图案围巾憨态可掬的躺在盒子里,萌态以生的样子十分讨人喜欢,粉色的毛线织就的围巾非常柔软,一看便让人喜欢。

夏渺渺见状皱着眉赶紧盖上,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真给我的?”

孔彤彤看眼已经盖上的盒子:“挺漂亮呀,你藏什么,给我看看,我还能抢了你的。”你家何安还不得跟外面的天气一样冻死人:“又是送鞋,又是送围巾,难道是纪念你们第一次。”

孔彤彤已经打开盒子把围巾戴自己脖子上,拿出小镜子:“好看吗?何安眼光不错呀。”说着翻到商标的位置看了一眼,惊讶道:“正版小老鼠,很舍得花钱,大手笔呀。”

“很贵吗?”夏渺渺扭头看向何安的位置,又收回来,眼里的笑意淡了几分,不可能是何安,何安的钱包在她这里,他没有闲钱,而且如果是何安送的不可能送到寝室,像昨晚一样放在床头就好了。

夏渺渺不用问他,凭女人的直觉相信不是何安买的:“真的很贵?”一条围巾而已。

孔彤彤照着镜子,搭理着头发和围巾的唯美度:“当然了,小老鼠!跟品牌挂边的哪个不贵,又是新款,恐怕要全价到手。”

“不可能是高仿吗?”

孔彤彤翻个白眼:“没人会连商标都仿的这么像,何况你觉得谁家能把小老鼠做的这么好看。就算那样,也是高仿,跟正品不差的好不好。”孔彤彤说着觉得有些不对劲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难道不是何安送的?”

夏渺渺把围巾从她脖子上拽下来,折好放回去,思索着会是谁:“不是。”文博?文博肯定亲手织。如果不是文博还能有谁?

孔彤彤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吧,撬墙角!还有这么没品的事,夏渺渺也值得撬。

夏渺渺突然想到一个人,但又觉得不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他只是喜欢说,应该不至于真费心做什么?

必定她有男朋友,不会跟他怎么样,没有回报的投资谁会做,就算做也不该是花巨资试探。

孔彤彤像嗅到鱼腥的猫:“难道你——”

“怎么可能。”

“也是,长得也不像脚踏几条船的人,谁会给你送围巾,还是送这么淑女的颜色,完全不适合你。”

“可能送错了?”

“这个理解很合理。”

夏渺渺就没再放在心上,想不到第二天盒子又重新出现在她座位上:不会吧!还真是给她的!

……

钱钧觉得自己有点背,好不容易盼到下课,可以躲着那位**oss出来透透气,就看到了boss另一半在勾搭别人。

钱钧转身就想离开,可想想又硬着头皮转回,才看清夏渺渺身边的男生颜值不差,就算身为同性的他看来也可以打八十分以上,夏班长手里拿着个东西正跟那人说着什么。

精致的礼盒,还缠着丝带,怎么看也不像是学生会的活动礼品那么简单。

莫非!?夏班长觉得她自己还不够作死,要出轨!

钱钧下意识的找个隐蔽位置看着他们,夏渺渺要是敢给何boss戴帽子?!就别怪他不讲同学道义!没有颜值可以、粗俗点也行,给何boss戴帽子就过了!

夏渺渺皱着眉说的嗓子都疼:“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但我男朋友会不高兴……”

“你亲自跟他说也不能改变什么……”

怎么就说不通呢:“我知道,知道,几位学姐都有……但礼物分好几种,你给我们每人一个本,我二话不说收着,这个礼物太重。”但她问过同部的人了,一条围巾九百六,这超出了正常巴结上司送礼的范畴。

“我只是觉得这条围巾适合学姐。”

那你一定是眼瞎,你哪只眼觉的粉色适合我了:“抱歉我比较喜欢蓝色。”

“正好可以换。”陈启宵姿态放的很低:“正好我这几天还去那家专卖店有事,可以给学姐条换个——”

“不是颜色的问题……我知道,我知道每个人都有……”

“但我有我的收东西原则,礼物超出接收人的接受范围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不是吗?”

“我脖子上这条就很好。”地摊货,二十五。

“你可以拿回去,送给你的小妹妹,如果你实在想给我,也行,我脖子上这种,给我来两条,我绝对二话不说收了,呵呵,好了,时候不早了,快去上课,我还有事,先走了。”夏渺渺说着强硬的把礼物塞他怀里,转身就走。

陈启宵见状立即追了几步:“学姐——学姐——我——”

夏渺渺跑的很快,凭女生的直觉,这不止是一条每个人都有围巾,它绝对有另一层意思,而且不是她自恋,是真的某人有心。

呀的,原来不是只有小妹妹追大哥哥不好消受,这年头小弟弟的爱慕也消受不起。

不过想到有这么嫩的小弟弟喜欢她,给她送礼物,虚荣心发作的某人还是很开心的。

回头跟何安吹嘘一下,让他有点危险意识。

钱钧回头,猛然看到何安,脸唰的白了:“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何安拨开钱钧,冷着脸,沉稳的向站在原地的男同学走过去。

钱钧见状,赶紧跟了上去:让你作死,仗着自己长的好看就可以勾引他们夏班长!简直不知所谓!

何安站定,语气是他一惯独有的清冷,无怒无波:“陈启宵。”

钱钧惊奇何boss竟然知道这种小人物的名字,想到某种可能,顿时觉得Boss的隐忍力很可怕。

陈启宵回头,看到来人,眼里的错愕一闪而逝,嘴角溢出独有的属于男性的微笑,但并不怯场:“你好。”

钱钧要疯,这小子竟然知道何安,也就是说在明知夏班长名花有主的情况下还下手!

何安严肃的看着他,伸出手,示意他把礼物拿过来。

陈启宵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给你,夏渺渺又没有结婚,他为什么不能送分礼物,何况送了什么是他的**,他没必要向别人展示。

何安见状并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仿佛再看一个跟盒子差不多的死物,没有多余的探求、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重视、甚至不怎么在乎他是不是在这里刚跟他女朋友谈了什么,他只是走过来,伸手,要属于他的东西。

------题外话------

温馨提示:红包领完群解散,所以其她亲不用加入。红包领完群解散,所以其她亲不用加入。(这一句先写前面O(∩_∩)O~)

获奖的亲注意了,注意了,因为后台的绑定无法解封,所以鸟另换一个方式发放奖励,建立了一个群,大家抢红包啦,多少看运气哦。

群号【216717054】鹦鹉家的获奖群,敲门砖是中奖的会员名字,红包领完群解散,所以其她亲不用加入哦。

正常的v群会在一个星期后开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