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两个人/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钧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条件反射的站起来,任屏幕上两方势力打的热火朝天,罚站式僵直着,满屏咒骂他的言语当没看见。

王峰龙也下意识的坐正,杂志早已放在被子下面,拘谨的坐着。

一时间,整个宿舍里除了电脑游戏的背景音乐和泡面的香味,寂静一片。

何安仿入无人之境,脱了外套神色忧虑的上床,渐渐的眉头紧皱,有些担心她因此像上次一样发脾气。

十分钟后,钱钧、李兴华互看一眼,关了电脑也默默上床。

王峰龙轻轻的关了宿舍瓦亮的灯。

黑暗中所有的人沉默着。

何安睁着眼,一手枕在脑后,一手不断的划着手机,从上到下,转个弯从下到上,反复摩擦。

怕自己感觉不敏锐,过一会还要拿起来看看,仔细思索着有没有哪件事彻底惹恼她。

厨房里那些事,她不会生太长时间气,这点他有自信也不担心,他现在需要知道他有没有犯原则性错误。

那件事她知道了?因为他警告了那个孩子,心里不高兴?应该不至于。

心情不好?

何安皱着眉。

王峰龙睡不着。

钱钧、李兴华也睡不着。

旁边睡了只猛狮,让他们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怎么可能睡的着。

王峰龙悄悄的往被子里滑一些,拿出手机在宿舍群里发短信——他怎么了——

回复来的很快,可见所有人都睡不着——不知道——

——兴华你见他了,他脸色怎么样?很难看——

——你什么时候见boss们把喜怒些在脸上,我看着他跟平时一样——

——跟班长吵架了——

——不可能吧,班长想死了跟何boss吵架,会不会是何boss觉得咱班长就那样,想要分手——

好像这个可能性非常靠谱,毕竟夏班长和何先生……怎么看怎么不合适,两人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

夏渺渺以为她会睡不着,事实证明她想多了,没一会,夏渺渺头一歪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另一边,何安不时看看手机,隔五分钟一次,隔五分钟一次,中间还有一次起身,去阳台确定了一下信号。

另三个人浑身紧绷。

何安回到床上眉头皱的更紧。

……

一大早男寝的三只顶着熊猫眼,哈欠连天的起床,突然想到某个人在,顿时放轻声响,蹑手蹑脚的洗涑。

夏渺渺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红肿的眼睛,使劲用水搓了几下,再对着镜子照照:“怎么还有。”用手按住眼皮,又用冷水冲了一遍,抱怨:“难看死了。”早知道不哭了,多大的事,哭什么哭:“你就住外面吧!不回来才好!床都是我的!”

夏渺渺甩下毛巾,把头发放下来盖住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

一分钟后还是打开门看了一圈客厅,确定何安没有回来过的痕迹,冷哼一声:“有本事别回来。”穿好衣服,跳跳脚,拍拍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满满的出门!

……

教室里,何安把玩着一晚上没动静的手机,脸色非常不好,他坐在位置上冷着脸,就那样冷着,不说话不吃早饭也不动地方,就那么坐着。

王峰龙坐在他后面,手机调成静音和钱钧、李兴华继续在群里聊——‘看起来更糟糕了,怎么办?’——

他不关心那些,只在乎——‘他今晚不会还回宿舍住吧?’——

——‘我宁愿去死’——

门口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来,夏渺渺、孔彤彤、张新巧在七点四十的时候有说有笑的走进来。

“我可没说副教发型不好看。”夏渺渺重申。

“那谁说像菠菜一样。”

“菠菜就是难看?那叫清新脱俗有朝气。”

“好有朝气,你也弄一个。”

“你以为我不想,我这不是没那点慧根。”说着往何安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故作无所谓的移开目光,前一刻明明担心他有没有来,会不会因为自己跟他吵架影响他的心情,等看见他好好的,屁事都没有,又恨不得他出点什么事才解气!

王峰龙快速发短信——‘肯定吵架了,我敢肯定’——什么甩了班长,看他们两个这样子,只能是班长甩了他,呸!不能乌鸦嘴。

——‘那怎么办,你们忘了上次’——那时候何boss降尊纡贵的讽刺了他们一个星期,那酸爽。

李兴华要疯。——‘夏渺渺自己作死就自己作死,干嘛折磨咱们!’——

——‘这次怨谁?’——钱钧已经死在沙滩上。

王峰龙猜测——‘肯定不会怨班长?何boss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奇葩的事,跟夏班长之间产生了不可磨合的问题?’——

——‘我们怎么知道,上次她们吵架几天?’——

王峰龙想想——‘一个星期?’——

钱钧要疯——‘天啊!天啊’——

李兴华要给女朋友打电话让女朋友来救他。

——‘老大,看你的时候到了,你可不能让我们失望呀,兄弟们这学期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

——‘我有什么办法’——

夏渺渺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坐到座位上。

何安座位上放着的牛奶和包子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何安顿时把手机收了起来,冷着脸靠在座位上不再动。

王峰龙心里一颤。

……

夏渺渺一上午没往何安那里走,也没看他一眼,到不是还在生气,要跟他怎么着。

就是烦他离家出走那股洒脱劲,竟然让她冷静,她现在就冷静给他看!好好冷静冷静,等他什么觉得她冷静够了他们再谈。

反正她有的是耐心。

何安没耐心,昨晚一晚上加上一上午,他一点耐心也没有。

上午铃声结束,教室里没几个人的时候,何安已经站在夏渺渺面前。

夏渺渺刚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脸色很臭:“让开——”

何安不动。

王峰龙用书本挡着自己,心里不断打颤:班长,原谅他吧,差不多就行了,惹恼了他大家都别想好过。

“让开听到没有你聋子吗。”

何安依旧不动,他不认为他们吵架了,那只是夏渺渺在单方面发脾气,他已经给出了足够让步,她没有理由不依不饶,更没有理由以此为契机成为不往来的借口。

夏渺渺讽刺的一笑,他是自己冷静够了,所以认为别人也该冷静够,还是出去了一圈清醒了:“我数三给我让开!”

“一,二,如果你不让开,你看我还不理不理——”你——

夏渺渺其实在何安这里很自信,就是何安不会跟她分手,这种自信她有时候也不知道来自哪里,而她也不准备因为自己乱发脾气,把这件闹的不可收场,所以要作死的给自己找个看似很合理的台阶下,坚决不能让何安知道她昨天是在迁怒。

何安让开一个人的身位。

夏渺渺抬步就走。

何安转身跟上。

王峰龙看着这一幕,目光直直的跟着boss挺拔、拽硬、傲气的背影消失。他妈的想立即撞墙,何boss你确定你是霞光山上霸气冲天,一道关卡开过一道关卡的王者至尊,而不是谁家养的小土狗。

不可否认,这一幕在王峰龙眼里留下来很大的阴影,以至于多年后他再次遇到夏渺渺还有很强的生理敬畏反应,以至于不敢跟何木安提,他在某某分公司的某某分公司某某小职务上遇到了老板的前女友。

……

何安在后面慢慢的跟着。

孔彤彤走在夏渺渺身边有点紧张:“他还跟着呢?你差不多算了,他怎么惹你生气了,都给你道歉了。”

夏渺渺挽着孔彤彤的手臂:“走你的别管他。”他不定怎么人定胜天说服他自己没有错,而不是有道歉的可能,她就敢用项上人头赌。

何安的确不觉得自己有错,他甚至记得她上次说过,不要让她生气超过十分钟,而耐着性子在客厅里等了她足足二十分钟,但她并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他已经做出了足够的让步,甚至更多。

但何安可以不计较这些,夏渺渺把他关在外面事他也不是非要说法,那么在何安看来昨晚的事就等于过去了,现在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矛盾。

进了食堂。

何安主动向前一步,冷静的问:“吃什么?”

夏渺渺本来不想说话,但想到刚才自己的态度似乎太强硬,闹的太难看就过了:“随便。”心情不佳的夏渺渺多少因为何安主动上来找话,心里平衡了一点点,但也没有太平衡,她得抖够,让他不敢有下次。

“青椒炒肉?”她喜欢。

“随便!”

“土豆炖牛腩。”

“都说了随便了!你烦不烦!”最后一句说的很小声,还有点欲擒故纵的小计量。

何安见状松口气,确定没有问题后,转身去打饭。虽然本觉得就不该有问题,昨天也是她无缘无故开始闹,但也有担心她没来由的继续,何况无理取闹本就不是该纵容的事。

还好,她不算太过,勉强可以纵容一次。

钱钧赶紧压低帽子坐在位置上看着和何boss像往常一样去打饭,赶紧回头问兴华:“这算没事了?”

王峰龙也与组织会和,看看夏班长,又看看何安离开的方向:“应该问题不大了吧……”还在心有余悸。班长调教boss的功力简直无人能及。

“跟他吵架了。”

“显而易见。”

“他怎么得罪你了?”孔彤彤把头发弄到背后,找张新巧的身影。

------题外话------

没有领奖的亲,快点哦,三天后闭群,不会加群的亲在评论区留言我教。(*^__^*)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