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赶紧背过身,继续涂,心里无比期盼药膏像广告上吹的一样神奇,不被何安发现才好。

其实夏渺渺心里对这点冻伤丝毫不以为意,往年更严重,今年是大进步,只有这么一根小指头。

等以后她找了好工作,每天可以坐办公室夏天吹着空调、冬天享受着暖气的时候,说不定就养好了,到时候自己也是可以在整个冬天手指都修长娇嫩的美女。

夏渺渺美美的做着好梦,突然觉得眼前一暗,吓的赶紧抬头。

何安强硬的拉过她的手,把她抱在桌上坐好,冷着脸帮她涂。

“嘶……轻一点,弄疼我了……”

夏渺渺明显觉得手上的力道减缓,随后不好意思的笑笑,带着几分歉意:“不要生气啦,就那么一次没注意,谁知道就这样了,以后再也不了,人家保证,轻点啦,真的很疼的……”然后温柔的看着他开口:“过两天就好了……别心疼了……”

何安闻言,抬头看她一眼,又垂下头继续涂抹。

夏渺渺心情柔软的伸出手揉揉何安的头发,看着他其实非常好看的眉眼,突然道:“安安,我是不是好久没说过喜欢你了。”

自从住在一起后,有些话很久没说了,好像那句话就该在日常行为中一样,忘了表述,这一刻她心里非常安静。

夏渺渺突然想说,非常想说,她伸出手环住何安的颈项,看着他认真的侧脸,真诚的开口:“我爱你,何安,永远,只爱你……”说完仰起头,在他好看的侧脸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何安抬起头,看着她,平日肃穆、冰凉的眼中好似多了一层什么。

夏渺渺也看着他,重复:“我爱你……永远……”

现在的她不知道‘永远’的期限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长,她以后甚至会爱上一个不叫何安的人。

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更长,经历的更多,相比那时候生活重压下社会揭开的残忍一面,现在的美好感情更像是存在于城堡里的爱情故事,美好浪漫,足以成为整个青春时夹在书本中能被记起,却又已经无足轻重的回忆。

“看我做什么?”夏渺渺温柔浅笑,丝丝线线的看着他。

何安低下头迫切的吻上她的唇,手放在书桌上禁锢住她的身体,急切的想做点什么。

夏渺渺仰起头,看着天花板,觉得两个人真的可以永远、永远……

……

进入腊月,过节的气氛越来越重,虽然这些年不似以往热闹,但依旧可以感觉到那种不同以往的气氛。

夏渺渺不关心哪里哪里年货打折,不留意哪里哪里品牌促销。

对即将期末考的学子来说,她只关心她的笔记卖了多少钱。第一批笔记已经销售一空,第二批也即将售罄,基本第三批卖到一半,期末考的时间就近了。

图书管理越来越紧张的气氛,临时抱佛脚的能量可以让夏渺渺发一笔横财,最近几年也能让她着急。

她家何安啊!就不能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吗,他真的上过初中和高中吗!怎么就没有一点考试前紧张的自觉。

夏渺渺的家教的课程已经结束,有更多的时间盯着何安。

到是那位久不联系她的小学弟,在本年度最后一次部里活动时,莫名其妙的提出了退部。

夏渺渺发誓不是她的错,她没有任何祸害小树苗的行为,甚至引人误会的举动都没有,她这个学期甚至没有怎么见过他,就算见了对他也像往常一般,很正常、很学姐、很严肃,绝对没有暧昧。

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退部的时候他对着她欲言又止的很久,夏渺渺疑惑,他们之间有什么需要交流的吗?为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

郁闷的夏渺渺很想把他揪过来问问他什么意思。

可,好奇心不重的她最终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认真备考。

陈启宵没有说出口的是:多留意何安,他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

“寒假有什么可安排。”夏渺渺带着洗涤手套在卫生间里用力搓着衣服袖子:“我也不怎么喜欢,补课的人少。”都忙着过年。

何安站在卫生间门口,一个人足以撑起一方门框,神色异常冷漠:“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考完了就走啊。”加点洗衣粉,留着过年吗。

“这里交了取暖费。”

夏渺渺抖抖衣服:“过年我必须回家,家里很多事要忙,事也很多,过来帮我拧一下。”所以不用诱惑,没用。

何安闻言转身就走。

“喂?”夏渺渺扒着门看他:“别闹脾气呀,过里帮我拧两下很重的!”

何安半躺到床上,拿起一本书当没看见。

“喂,咱差不多就行了,我不会说话行不行,我也不想跟你分开,可这跟你帮我个忙有什么关系!好啦好啦,你还真生气!”夏渺渺走过去撒娇的晃了他好一会,把不情不愿的大爷拉进洗手间帮她拧衣服。

“嘿嘿,黑脸也那么帅!”

夏渺渺!你闭嘴!

……

何安冷着脸,一直冷着,期末考的时间越近,冷的越难看。

但寒假还是如期而至,着急回家的夏渺渺直接买了明天的车票,晚上在温暖的灯光下,翻箱倒柜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你见我那条围巾了吗?就是你给我买的橘色打底有花球的那条。”她一直没舍得带,准备回家送给小鱼当过年礼物。

何安半靠在床上,看文件。

“在哪呢?我明明记得放这里的,怎么没有了?”夏渺渺翻着箱子,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你到底看见了没有。”再找找柜子。

夏渺渺翻来翻去折腾了半天,终于在柜底找到了她的宝贝,珍重的用袋子包起来放在包里,又开始找,她记得还有一款红色的羽绒服:“就是刚入冬的时候你给我选的。”

“枣红色的那款,想起来了没有,你见没见呀。”

“你到是说话呀,见没见?”

啊!找到了,塞起来。

过了一会,夏渺渺半蹲在地上犹豫的拿着手里的两个耳套,一款淡蓝色,一款米蓝色,不知道该带哪个回去,小鱼更喜欢哪个呢:“安安,哪个好看?”

不知道!何安看她一眼,冷硬的移开目光。

米蓝色好了,她不喜欢,塞给夏小鱼。

三分钟后,夏渺渺手里拿着两幅手套,一款背面有毛茸茸的球,一款背后有个性的民族图案:“安安,哪个更合适我。”

夏渺渺思索着:“我觉得图案的好,成熟、稳重、大气、不会过时,你说呢?”

我有什么好说的,说了管用吗!何安冷着脸。

夏渺渺见状,放下两幅手套,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你想让我留下来陪你,我也想多陪陪你,我看到你都不想走了,乖,但我家过年事情很多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总要上我家找点优越感,我也得准备过年的东西,理解一下啦,别闹脾气了。”夏渺渺摸摸他的脸。

何安把她手拉下来,脸色依旧暗淡,看着手里的阿拉伯文不说话,他怎么没感觉到她的不舍,反而觉得她兴致勃勃,给自己弟弟准备东西,给妹妹准备,一点没有想他的意思。

夏渺渺抱住他,撒娇的摇晃着:“安安,别生气了,你天天看我这张脸不烦啊。”

“……”

说错话了:“寒假时间短,等过完年,我找个理由早点来学校好不好?好不好?你别这样,弄的人家都不想走了,都已经开始想你了。”

信你才有鬼,就那张嘴会说话。

夏渺渺突然倾身吻上何安的唇,猝不及防的揽住他的脖子把他压在床上,狠狠的吻上自家傲娇的男朋友:让你难伺候,让你发少爷脾气,真是让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小祖宗。

何安奋力挣扎着:别想来这套!

夏渺渺压着他,手霸道的伸进他衣服里,嘴唇滑入他的颈项,撕开他的衣服,小样!跟她斗!她很有力气的!

“恩……”何安说不清什么感受,被强了?那感觉……那感觉……那感觉……

她主动的占有,时而温柔、时而急切的时候让他真会被她折磨死的感觉,他的感官仿佛不需要她坐到哪一步,已经脑中一片空白。

结果。

出其的疲惫畅快。

而她早已经累的翻身睡着。

后半夜,何安胸口清晰可见的牙印,已经有转为青紫的迹象,他轻轻的起身。

夏渺渺在床笫间很少有激烈的举动,突然被咬时,麻痹的放空感传入四肢百骸,至今尚有余韵。

何安想到她刚才的‘狠劲’,再看看如今已经睡着的她,摸摸她的头,把床头灯调暗,穿了睡袍,轻手轻脚的帮她整理行李。

何安很清楚她把每天准备的东西‘藏’在哪里,有什么要带给弟弟的妹妹的。

不一会,两个大大的行李袋就被打理好放在一旁。

何安蹲在原位,看着睡沉的夏渺渺,突然觉得自己有病,他为什么要给她收拾,好让她明天走的更快?

何安突然想给她捣鼓出来扔回原位,但想想,自己忙了一个小时,再放回去也很有病!

何安带着三分对自己的怒气,躺回床上,关了灯睡觉。

------题外话------

看到大家问,现在篇幅长还是以后的篇幅长?

答:当然是以后的篇幅长,如果把这篇文比成一列火车,这才是开个头而已。(本来我想比喻成蜈蚣,想想还是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