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站定,看了眼她手边摆放的多套饰品,清冷的开口:“绿色那套。”

木秀筝闻言赶紧拿出来比比,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嘀咕:“褐蓝色配绿色?”儿子你确定不是坑妈。

何木安径自上楼。

何盛国见状,顾不上老婆的那些首饰,赶紧拦下儿子:“木安,木安,别急着上去,你看爸爸刚给你倒了杯茶,过来坐坐,来。”

何木安回头,清冷的目光没有任何变化。

何盛国也很习惯:“坐会,爸有话问你,来,你看茶都是新的,爸爸亲自沏的。”不是他们非要如此,而是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跟儿子相处。

小时候想抱在怀里亲亲逗弄,没有来得及,孩子猛然再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已经很大了,再那样似乎不合适了。可因为长期不在身边,也不知道要怎么调整。

好不容易现在在一起住了,发现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儿子看人的目光都透着一股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不用如此、我不需要的感觉,弄的他们之间相处的十分尴尬。

好在儿子始终是儿子,难相处些就难相处些。

“过里坐,跟你商量件事,”

跟过来伺候先生的穆阿姨不爽的撇老先生一眼,没看到先生刚回来,没有换衣服没有洗涑,你什么事这么急,就不能让先生休息一会。

木秀筝对着镜子不太赞同的打量着自己的搭配:真的好看吗?可儿子的眼光应该不会错呀。

何盛国已经热情的拉着儿子坐在沙发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份文件递过去:“前段时间评估部给我做一份收购计划,如果做的好净利润有三亿美金美,你让你的团队帮爸看看可不可以投资。”

穆姨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何木安也在意料之中,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把资料放在桌子上,看也没有看转向父亲:“你觉得呢?”

“我?”何盛国有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知道什么,我知道就不问你了:“你说那么大块地方,我也不能说买就买,现在说是政府要在附近扶持商品市场,我前几天跟他们吃了顿饭,也确实有那个意思,但万一搁浅了呢,现在这世道房地产风险多大又不是前几年,随便买都能赚钱,可若是不买,万一这次他们说话算话呢,岂不是亏了。”

何木安神色肃穆的靠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除了依靠扶持,你对地皮本身有什么规划?”

规划?何盛国不自觉的坐正,认真回答:“我,我当然要等政府规划出来我再规划,到时候随便做什么不是钱。”说着仗着自己的身份又把资料递过去:“帮爸看看,帮爸看看。”

何木安闻言重新把资料放回桌子上,已经没了探究的心思:“想买就买,不想买就搁置。”

“这怎么行,几亿的买卖我能那么儿戏。”

你哪次投资不儿戏,何木安起身准备上楼

何盛国赶紧站起来:“别走,你就给爸爸看看,又不会耽误你时间,要不然你把你的门卡给我用用,我去你公司找你的评估团队,赔钱了很麻烦的。”

“做生意没有稳赚的买卖,输赢很正常,你不能每次都盼着只赢不输。”

“商人哪有想赔钱的,你就给我看看。”

“这么一块地皮投资失利会让你倾家荡产、伤筋动骨?”

这倒不会:“我这不是力求谨慎,如果可以不赔我为什么要赔对不对儿子,我的不就是你的,我赚钱就是你赚钱,是不是。”

不是!

何盛国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从他接掌何氏以来何氏再没有出现过增长,但能保持现状已经让何老爷子很高兴,他掌权以来决策不多,少有的几次也是求神拜佛,抽签算卦,卦像上说大吉,他就投资,卦像上说大凶,他立即撤资。

就这样乱来,他似乎颇得老天眷顾,没有把何氏赔进去,还赚了一笔大的,不可否认,他运气可谓逆天,这也是一种本事

“木安……你就帮爸爸一次。”

上次也这样说:“爸,这并不是会让何氏一蹶不振的决定,你要试着自己拿主意。”

“我赔了怎么办?几个亿呢,你就不怕我赔了。”

“那就是你决策失误,也很正常的商场起伏。”

“你——”何盛国听着就力气,儿子看不上自己公司这点钱,有时候也挺伤人,别人家都是孩子盯着继承权,他们家正好相反,看不起他这点资产是不是,那也是何老爷子打下的天下,业界首屈一指的龙头!

何木安勉强喝口茶,算尽了孝心,起身,欲上楼。

木秀筝突然叫住他:“木安,你爸在外包了位小明星,怀孕三个月了,他简直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何木安脚步未停:“我无所谓。”爸妈有几个儿女他并不在意,怎么生的更没兴趣知道。

“小明星可放豪言了,人家肚子里是儿子,奔着分财产来的。”

“公司是爸爸的,他有对自己财产的全权处置权,如果想变更什么,我尊重爸爸的决定。”

木秀筝闻言嘟嘟嘴,怜悯的看向老公,莫名的有些理解老公的创伤:好自为之吧,她已经尽力了。

何盛国那个冤呀!他什么时候弄出私生子了,还当着木安说出来,他虽然乱来花心,但绝对没有想过弄出一个人来让儿子难堪,他也没那个魄力:“我早结扎了!哪来的儿子!木安,别听你妈胡说!”

木秀筝闻言惊讶的看向老公:“你结扎了?”她怎么不知道。

何木安脚步未停,对此不敢兴趣。

何盛国被看的十分不自在:“当然!何安五岁的时候做的手术。”

“那小明星肚子里的孩子……”

“我怎么知道是谁的。”

“可你也没否认是你的,自从她怀孕后天天包包、钻石、豪宅的送,一个星期还去看她两次,甚至说是男孩就好了,不等于说孩子是你的。”

“我只是没有否认,并不代表承认,而且对她来说当然男孩最好,难道生个像她一样的女孩。”

木秀筝突然觉得老公好阴险,自己养的小明星怀孕了,他知道后,立即体贴入微的照顾着,请保姆、一起产检、嘘寒问暖,让全世界都以为孩子是他的,但孩子根本不是他的,他这是要干嘛?

木秀筝见鬼的对着镜子,顿时觉得背后凉凉的。男人对不忠的女人够狠啊。

“你什么眼神,我不是看她未满三个月怀孕不稳,不忍告诉她,等她**月快生了,我会告诉她。”

木秀筝惊讶的掩住嘴,何盛国!何盛国你!你是要坑死对方呀,**个月?身材都走形了!就因为人小明星给你戴了帽子,你就要致人于死地。**个月?想做掉都不可能,运气不好点,以后还不能恢复。你够绝!

“木安,你听到没有,我没有私生子,我儿子只有一个。”

何木安打开门:“你可以再生个女儿。”关上。

何盛国看着儿子过分冷静的反应,心都在滴血,他儿子果然不太在意有没有父亲,甚至没想过霸占他的宠爱。

犹记得小时候,他那么点,因为学习太累被老师打了板子,偷偷避开看守的警卫,跑到他怀里哭,那时候他搂着他的脖子,也跟着哭,好像自己是他全部的依靠。

可惜他没用,最后还是让父亲把哭闹着哀求自己的儿子抱走。

后来他硬着头皮接掌了公司,想做出个样子不让儿子受苦,可事实证明他没有开疆扩土的能力,他只能一天天的沉默着,本想拯救的心,被现实磨得只剩不给儿子添乱。

“你说说他,像什么样子,我真给他生个妹妹他认吗!”

木秀筝想想:“要看合不合儿子眼缘,喂,我说你真要那么干,就看人小明显到处说怀了你的孩子,人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何盛国理直气壮:“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她怀孕的,我说过让她做了,我出钱,再送她一辆玛莎拉蒂,她躲着我,非要等三个月爆出来,我有什么办法。”

木秀筝闻言点点头,同情的道:“恩,你是无辜的。”是她自己作死。

这就对了。就是儿子,让他伤心,他的钱将来不都是他的,竟然让他看着办,他能怎么办,就不怕他全败光了,何盛国腹诽着。

但心里很骄傲儿子的成绩,他何盛国做生意是不怎么样,但保不齐他有个好儿子,谁敢看他好欺负,趁机对何氏动手脚,也不怕他儿子弄死她。

木秀筝能理解何盛国心,她和何盛国都是早被家里‘抛弃’的一辈,撑不起多大的门面,但四位老人养出的孙子辈又心太大,看不上木氏和何氏,所以家族企业的重任只能落在他们肩上。

公司里谁不知道,他们现在效力的总裁虽然不怎么样,但未来效力的老板可是首屈一指的,所以谁不卖力:“行了,不就是投资的事,我教你,找个硬币,赌个正反面,正面呢就买、反面就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