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钱人吧。”

“干嘛在这里站着?”

“他旁边的是司机吧?请得起司机耶?那辆车很贵吧,我都没见过那个牌子。”

“我感觉更像管家,是加长版,你那什么见识。”

“手机呢,拍张照片,好有气度的样子。”

两个人刚拿出手机。

司机阴沉着如冰的脸顿时看过去。

两位年龄不大的女孩见状,赶紧转过身走远。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煮饺子了,拜拜。”夏渺渺挂了电话,蒸汽腾腾的锅已经沸腾,闻闻空气中弥漫的香气,夏渺渺笑眯着眼点点头,肯定好吃,她放了两斤肉呢。

年的味道在冬天的这场雪里越发浓郁……

何安一直在原地站着,从下午到晚上,想象着万家灯火中,哪一扇窗后有她忙碌的身影,她定然笑的最多,最唠叨,还能讲出几个过节的习俗,逼着人吃饺子,说不定还庸俗的包了几个硬币,相信吃到的人一年都会交好运。

何安想着想着嘴角不禁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司机安静不动的站着,积雪从伞上滚落,他的手臂动也没有动一下,安静沉默的好似不存在。

晚上八点半,夏渺渺心情超好的躺在床上,给何安发短信——新年快乐,爱你——

何安刚到酒店,看到手机,拿起来坐在沙发上回——新年快乐——想了想,又加了句——想你。

夏渺渺笑着翻个身——我也想你,回学校了给你包汤圆吃。正好赶上正月十五——

——好——

夏渺渺看着屏幕上孤零零的一个字,笑着点点屏幕:“跟你的主人一样,单调、不招人喜欢,就回我这么点内容,小心不给你吃。”夏渺渺想着正要把话发过去。

夏小鱼突然从床下冒出来:“姐,你干嘛呢,还傻笑?”

夏渺渺险些被她死了,拿起旁边的枕头砸上她的脑袋:“作死呀,吓我。”她和小鱼一个房间,床铺是上下试的。

夏小鱼可怜兮兮的揉揉头:“我有出声,是你只顾着跟人聊天,没听到人家叫你啦,还怪我。”

“干嘛?”

“你不用藏手机,想也知道你在跟谁发短信,不就是那个安哥吗,人还好啦,至少比俞二哥帅。”

算你有良心,不枉他为救你出了一千块,夏渺渺也那么觉得,何安长的那是青松朗月的豁达,哪是草、树能比。

夏小鱼靠在床铺上,看着沉寂在幸福中的大姐问:“姐谈来爱是不是感觉特别不一样?”

夏渺渺闻言,危险的眯起眼看着妹妹。

夏小鱼故作轻松的耸耸肩:“我就是问问,难道我不该好奇嘛,我已经十八岁了。”

十八岁?十九岁了你也是小屁孩。夏渺渺什么人,猴精猴精的,她妹妹喘个气,她都能听出几层意思,所以十分驻信的开口:“你有暗恋的人了!”

夏小鱼慌的后退一步:“我,我才没有。”说完背过身,不看大姐。

夏渺渺笑了,也不是不能理解,如今学校的风气比她们那时候宽松,没有几对互相产生好感的才奇怪,以夏小鱼的腼腆她只能是暗恋:“什么类型的男生?帅不帅?”

“都说没有了。”夏小鱼低头玩指甲。

夏渺渺笑笑也不催促,家里没人跟小鱼说心事,她憋在心里,又自以为抓住了自己也谈恋爱的把柄,所以想找个人分享她现在蠢蠢欲动却又不知道怎么动的心情十分迫切,所以夏渺渺有耐心。

另一边。

何安看着手机久久没有收到回复,坐在沙发上,一手压着手机,目光阴森森的等着。

“就是……就是……不是帅不帅的问题啦,他很聪明……看人的时候特别不一样……”夏小鱼目光温柔的回忆着,恨不得把所有好的词汇都用到他身上。

可夏小鱼朦胧的恋情让夏渺渺想笑,就是小孩子最纯碎的喜欢,对方帮小鱼解答过两道题,是位品学兼优的优等生,代表他们学校参加过好几次数学竞赛。

夏小鱼就顺其自然的心动了,说实话,这样的男生,曾经全班二十多女生,十多个都暗恋这款。

夏小鱼说对方长的很帅,说很多女孩子喜欢他,说她们班级的某某某肯定暗恋她的男神,说自己只是钦慕他的才华。

夏小鱼说这些的时候使劲扣着指甲,满脸怨气。

夏渺渺被逗的不行,忍不住伸出手倾身揉揉她的小脑袋:“打听到对方打算考哪所大学。”

“姐——”夏小鱼拉下她的手:“他的梦想是当飞机设计师,是不是很伟大。”

“我以为是开坦克。”

“姐——”

“好,好,既然打听到了,你还愁什么,成败不在于一时,等你跟他考进同一所大学,然后老乡老同学每天见一见,联络一下感情,以你的姿色,再羞涩的暗示下,只要不是同,你都能拿下的,放心啦。”

“姐姐——”夏小鱼脸色通红,暗恋是等不急的,她不能寄托在未来,而且,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升高二后觉得课业一点也不轻松,跟的非常吃力,她大概是爸妈口中,读书没有多少天分的孩子。

夏小鱼想到这些,有些黯然,她知道自己长的漂亮,可他会喜欢自己这张脸吗?

夏渺渺枕着手臂看向她:“你哥跟我说了,你成绩有些下降,是不是受心情影响?”

“不是,就是突然觉得那些题目好难,你别跟爸爸妈妈说啊。”

“不说他们迟早也会知道。”

夏小鱼黯然的低下头。

夏渺渺想的更多,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成绩不好就少了条最捷径的条路,要不怂恿妹妹现在追了那位小家伙,至少那位小家伙看起来有点前途。

但想想大学迷人眼的诱惑,她可不觉得对方能谈一场两地相隔的恋爱,到时候还不是自家妹妹吃亏。

“那你还是别想你的小帅哥了,不现实。”

“我——”

夏渺渺不相信爱情胜天,妹妹会因为这股莫须有的能量奋勇而上,考上对方所在的大学,她还是想想老三落榜一本后,她供她上哪所自费学院。

夏渺渺不担心那个,她上大学的时候,她正好工作,照顾三儿不成问题,就是自费的学校,多少校风开放,还是要看紧了,否则以她妹妹的姿色,还不是分分钟被引入歧途。

夏渺渺正想着,枕头下的手机响了一下。

夏渺渺回神,拿起来看看。

——怎么不说话——

忘了他了!该死该死!

夏渺渺赶紧回过去——这么一会就忍不住了——

夏小鱼黯然的坐回自己床上,喜欢一个人跟成绩有什么关系,她也不算很差,为什么就不现实了。

姐跟她男朋友不是挺好的,别以为她没有听见姐让对方看书不要不及格,成绩还不如她呢!

——跟三儿聊天呢,小孩子家家,青春烦恼——

何安见状,首次有些反感她身边过多的人,那些人会让她忽视他,不需要他,他在这样的节气里,甚至不是唯一能跟他聊天的目标。

何安觉得以前是夏渺渺优点的地方,现在都成了缺点——聊什么——

——不会吧,很长的,你让我全给你发过去——

——你可以打电话——

何安站起身,走到窗前,窗前的雪还在继续,一地银白……

……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俞二哥红包。”夏小鱼俏皮的从姐姐背后钻出来。

夏渺渺把她拍回去:“给你两分。”

夏小鱼努努嘴。

“我还真给小鱼准备了。”

“俞二哥你真好,我最喜欢你了。”

夏渺渺往里面看看:“你哥和你嫂子没回来?”

俞文博神色苦涩:“没有。”

“哼,被我说中了吧,他们结婚伯父伯母一共给了多少?”

“七万多一点。”

“七万!?真敢接。”

“我哥当时跟我爸妈说可以帮我找工作。”

“你觉得有可能。”

俞文博无所谓;“我的事不用他操心,主要是我爸妈,能然给我爸妈知道我哥和我嫂子的打算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花钱买教训,这个教训可够贵的。”

“是渺渺吗!怎么不进来——进来坐坐——”

“夏奶奶,我们不进去了,免得你有什么好吃的被我这个妹妹全扫荡回家。”夏渺渺转向文博:“你多宽慰二老两句,大过年的不回来,伯父伯母心里也不好好受,事已至此下次伯母也会多个心眼……”

“恩……替我向叔叔问新年好。”

……

“你绝不觉得何先生这次回来后很不对劲?”

软织品总管高女士不觉得:“很正常吧。”

穆女士摇摇头;“不对,以前何先生回来一直在家,偶然见见外面的人,但这次你数数何先生独自出去了多少次,每次只跟了司机,你说何先生做什么去了。”

高女士想想也是:“可能有什么事吧。”

“何先生能有什么事?施秘书最近没有来过,肯定不是公事。”

“私事?”高女士猜测:“会不会是何先生那位女朋友,你们不是都说何先生现阶段有位小女朋友。”

穆女士也不敢肯定,何先生是为了女朋友天天往外跑的人?还不如说何先生变性来的有可信度:“不应该吧,先生何时对女人上心过。”

“也是……那,……别说了,先生下来了。”

两人快速分开,恭敬的行礼:“先生新年好。”

------题外话------

【339074820】晒月验证群(QQ版)

这是验证群,向管理员提交订阅截图可进入正版群,订阅截图不要发在群里,发给管理员。

温馨小提示:群里没什么人说话,毕竟是老群,新人想加就加,不想加就算,因为管理员不温柔,没事还喜欢踢人,真没必要进。((*^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