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木秀筝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万花筒嘭的一声在何木安头顶炸开:“儿子,新年快乐,恭喜你又长大一岁。”

何木安躲开一步,隐隐皱眉。

穆姨见状赶紧低下头,她们在这里站了半天竟然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躲起来的,还带着‘凶器’。

木秀筝的粗神经丝毫没接收到儿子的不喜,红润的脸颊带着少女的天真妩媚:“儿子,我刚才听她们说你有女朋友了?是谁呀,哪家千金,妈妈见过吗?”

高大管家和穆大管家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们什么都没说。

何木安冷淡的看向母亲,径自下楼:“那是我的私事。”

意思是你不要多事。

“哪能是你的私事呢?”木秀筝无趣的在后面跟上:“妈也要关心一下的。”其实儿子的女朋友是谁她没兴趣知道,反正她儿子不缺女朋友,将来更不缺老婆,她有工夫操心好奇那些不如操心操心自己:“木安,咱们去滑雪怎么样!早上何总管说,这两天连续下雪后山滑雪去有一段积雪压平了,你去不去。”

“我还没吃饭。”

“还没吃饭呀。”木秀筝有些失望,下一刻又生龙活虎:“你赶紧吃,吃完了我们一起去,我刚让店里送来一套滑雪服特别漂亮,妈妈穿给你看。”说着木秀筝放下报废的万花筒,兴奋的上楼。

何木安喝了一口粥,把手机放在桌上。

“好看吗,粉绿色,是不是显得妈妈特别年轻。”说着做了一个可爱的造型。

何盛国从楼梯上下来看到这一幕,恨不得捂住自己的眼睛:“你多大岁数了,饶了少年少女吧。”

木秀筝开心的向老公扑去:“亲爱的,新年快乐。”

何木安的手机正好响起短信声。

何木安放下汤勺——亲爱的,有没有收到红包——

何盛国赶紧抱住老婆:“真沉。”

木秀筝赶紧跳下来:“怎么会,前几天阿涛还夸我很轻呢。”

何盛国脸色顿时变了,阿涛是谁?一听就不是好人。

何木安靠在餐椅上,回过去——没有——

——好可怜,我都有一个哦(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

何安笑了,回过去——分我一半——

——好呀(蹭蹭),安安人家好想你呀,没有你在好无聊,安安(撒娇)——

何安看了很久,眼里是自己无法察觉的柔情——继续想——

何盛国看眼儿子刚想说话,见他盯着手机屏幕神色不对,赶紧拉住想去照镜子的老婆,低声道:“儿子干嘛呢?”

木秀筝哪有功夫管那些,她怎么可以胖了,她绝对不能胖:“没看见吗,发短信——”木秀筝说完,眼珠一转看向儿子,她儿子在发短信?一句都没有发给她过,还说什么没工夫浪费时间。

木秀筝想到那些,顿时觉得十分伤心,她儿子欺负她:“老公,儿子都没有给我发过信息的。我不管,你让他发给我,发给我,现在就发。”

何盛国让她赶紧去照镜子,完全无法沟通的女人,他想问的是儿子在跟谁发信息,不过问秀筝也白问。

——才不要,不理你,有人来给爸爸拜年了,下次聊——

何安眼色阴沉的看着暗了的屏幕,拿起勺子继续吃早饭。

何盛国本想上前问,见儿子脸色变了,下意识的转生往楼上走:“我去看看你妈妈又抽什么疯。”

……

过完年大的一岁似乎只是数字,没有突然长高了一厘米或者猛然顿悟了人生意义。

夏爸爸初五已经开工。

夏宇因为是高三生,也已经开学。

夏渺渺觉得还没有在假期里睡过一次懒觉,她也已经背起行囊,走在返校的路上。

打扫完的钟点工在楼下小区与夏渺渺擦肩而过。

夏渺渺提着沉重的行礼爬上五楼,看到家里亮晶晶闪着光的样子,丢下行礼向卧室跑去,果然见何安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她的安安越来越勤快了,来的这么早还会打扫卫生,真好。

夏渺渺思念不已的扑上去:“安安,安安,你怎么能这么棒呢,越来越想你了,终于看我帅气到无人能敌的安安了。”

何安顺势把她抱在怀里,头埋在她发丝间,紧紧地抱着她,半个月没见,突然觉得时间好长好长。

夏渺渺热情的回抱着,这一刻,两人觉得这样抱着就是天荒地老,永不厌腻……

“何安,记得洗碗哦,送你十个吻。”

“何安,门口的垃圾带下楼,我回来给你搓背,说到做到。”

夏渺渺觉得何安表现有很大的进步,跟他说的事现在都会做到,不会问为什么,也不会再冷着脸不情不愿,而且经常主动收拾厨房和客厅,看来上次自己歪打正着的闹了一场挺有效果。

夏渺渺暗自得意,不是俗话说,没有懒男人,只有不愿意调教自家男人的女人,她果然会是一位好闲妻良母,尽量温和的过度了男友懒惰的行为。

何安自然无所谓,钟点工是穆总管请的,避开夏渺渺在家的时间,家里的一切琐事都由其包办,钟点工是正规单位出身,口风很严,每天尽责的完成任务离开,从不跟遇到人的多说一句话。

何安不觉这有什么,结果是彼此想要的就可,他达成渺渺的想法,渺渺不用过问过程,就像他也不干涉渺渺的决定,两个人在一起,也要有各自的空间和习惯的生活方式,不必要一样或者一致。

就像他父母,各自是独立的个体,却不影响他们不会分开。

……

夏渺渺接到送气公司电话时正在上班,非常忙:“我知道,知道,家里有人。”今天星期日,何安在家:“对,你们到了直接按门铃……是,不必送到楼上……好,谢谢,麻烦你们了。”夏渺渺挂了电话,赶紧招呼客人:“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这套衣服很适合姐的肤色……”

夏渺渺送走了客人,伸个懒腰,跟新来的小妹妹闲聊:“老板还没回来。”

“恩,老板娘都来了两回了,我看这回不好收场。”

“他们两个都有问题,至于吗。”

“谁先逮到谁,谁就有理呗,又不是商业联姻,你看给何氏集团总裁怀儿子的那小三,多高调,你见原配怎么闹了吗,还不是都是面子,老板和老板娘算什么,都恨不得早点散了,各玩各的,但又舍不得这点财产,不都等着抓对方把柄,到时候让另一方少分点。”

夏渺渺觉得这小姑娘明智,她比她还小几岁,高中毕业后就不上了,培训了一段时间在这里当服务员:“你说那小明星也是高调,名声完全不要,也要跟何氏那位总裁在一起。”

“有钱呗。”

“是啊,有钱。”一个孩子、一份家产,如果再把原配踢下去,也算值了:“道德沦丧。”

“这叫,识时务,那小明星六线都不止,能有什么前途,还不赶紧仗着年轻赶紧捞一笔,如果是一线的小明星,谁舍得放着自己的前途不要跟人死磕,就算磕了也不敢爆出来,只能一个人偷偷地躲到美国去生孩子。”

好吧,现在小孩子八卦的能力比她们强悍多了。

夏渺渺正要说话,手机响了,看看号码,走到一旁去接:“不好意思?家里没人吗?如果没人能不能麻烦你们放在小区旁边的商——”不是这个问题?

“夏女士,我们是售后,当初我们说好的不送货上楼,所以我们的派去的送货员在某些方面不具备送货的能力,希望您理解……”

“理解,理解,怎么了吗?”

“你双出双倍价钱,要求我们员工送货上门,从我们个人来讲,我们没有任何损失,只是出于安全考虑,请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时,提前通知,万一发生危险,我们是要承担责任的,希望夏女士理解。”

“双倍?!”送货上门加收十五,双倍就是三十,何安连区区一罐气都提不上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什么,我们只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配有送货人员,请下次直接使用。”

“好,好,给您添麻烦了。”

经理挂了电话,冷着脸看向刚刚回来吹嘘今天赚了外快,不小心被逮到的两位女性员工:“我知道你们有能力给用户送上楼,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万一你们中途有身体不适的状况,把气体洒落怎么办,小徐你怀孕刚刚两个月,想没想过突然低血糖,小张,我为什么把你掉到后勤,医生说你的腿需要三个月的恢复期,万一你中途腿部疼痛发作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吗!行了,这件事我不会上报,但你们必须停职一个星期反省。”

夏渺渺直接打给何安:“在做什么?”

“刚打开电脑。”

“你出了双倍的价钱让人把气送上去的。”

“不是,是钱钧。”

夏渺渺一瞬间语塞,本来准备好的一系列言语因为这句话被顶着不知道要说什么:“为什么,他在。”

“走了。”

“他闲的没事干加钱。”

“不知道。”何安回答的很诚实。

钱钧当人不会让何boss抬上去,何boss那身衣服多少钱,沾了脏东西洗不洗的掉,为了一罐不到一百块的气体,损失何boss一身衣服,合适吗!他竟然看见了,自然要帮何boss解决问题。

夏渺渺还能说什么,话卡在嗓子里只剩一腔鼻息:“我没事,你玩吧,挂了。”夏渺渺挂了电话怎么想怎么觉得怪怪的,钱钧你闲啊!钱多的没处放是不是,不过钱钧家确实很有钱,但你有钱也不能随便散财。

夏渺渺觉得满眼都是不能理解的狗血,正常人会花双倍价钱让人送货?还是钱钧对何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

夏渺渺震惊自己的猜测,后又觉得挺无聊,钱钧性取向正常啊?那他神经病什么。

夏渺渺越想越疯,最后决定还是跟小妹妹聊聊小明星分散下注意力。

……

第二天中午夏渺渺和何安去食堂的时候正好碰到钱钧和王兴华,夏渺渺想了想,再两人位置旁站定,嘱咐何安:“去打饭。”

何安抬脚离开。

钱钧不自觉的看着何boss像小猫一样听话的举动,艰难的咽下嘴里的米饭,站起身:“夏,夏班长。”

“坐,不用客气。”

我还是站着吧:“站着舒服。”

“那个,谢谢你昨天帮忙,三十块是不是,我现在给你?”说着就去掏包。

钱钧赶紧道:“不,不用,夏班长您太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

夏渺渺收回手笑笑:“谢谢你,就是有件事我想说一下,他们公司有自己的规定,不送货的派送员其实不具备送货的能力,下次,那个为了你个人的安全……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为了公共安全,咱还是要遵守人家公司的规定是不是。”

钱钧闻言一瞬间不知道怎么说何老大,竟然为这点小事出卖他,不会三十块钱都压不住震,拉他出来顶缸吧,何老大你平时让人畏惧三尺的威严呢:“是,是夏班长说的对,是我考虑不周,考虑步骤。”

夏渺渺被钱钧客气的十分不好意思:“是我小题大做,你也是好意,你别放在心上,我挺谢谢你的。”

“我知道,班长也是担心我,我不是听不懂话的人。”

夏渺渺还能说什么,赶紧夸了两位的饭菜不错,慌忙撤退。

何安已经打饭回来在座位上等她,很熟练的把筷子递过去,把饭菜中的牛肉挑给她。

钱钧缓慢的转开目光,机械的往嘴里捞米饭。

他昨天根本没见过何boss!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