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宿舍的王峰龙和新巧姐谈恋爱了,听说了吗?”夏渺渺边炒菜边问在一旁玩手机的何安。

夏渺渺憧憬到:“以后我们同学聚会,他们一对,我们一对,我们还算他们的媒人呢,以后生了宝宝,要叫我干妈。”

何安听着手机里的汇报,皱着眉。

“其实现在挺期待同学会呢?你说我们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何安按下通话:“别浪费时间,下一个。”

夏渺渺抽空踢他一脚:“说话注意点,那么硬的口气,以后谁愿意搭理你。你说会不会都不认识了,应该不会,又不是小学同学会变化那么大,那时候我们都三十多了,想想好恐怖哦,三十多岁,都当爸爸妈妈了,呵呵。”

“跟你说话呢?安安,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无所谓。”

夏渺渺翻翻菜,想想也是,什么不是要养:“你预计多大要孩子。”

何安看向她。

夏渺渺羞愤的再给他一脚:“看什么看!你想的美,我刚来过。”

“有了就要。”何安点开通话:“这条不行。”语气虽然温和了些,但依旧生冷。

听到对面人的耳朵里,更是瘆人,他们宁愿听熟悉的语调,也不要老大突然阴阳怪气。

夏渺渺瞪他一眼,还好她防御措施做的好,何安也配合,这么一想,何安其实挺好,至少每次都很小心的保护她:“香不香,蘑菇炒肉,我最喜欢吃了。”

“下一条,如果都是这种,就不用再浪费时间。”

“你跟谁说话呢?”

“不重要的人。”说着挂断了手机,从后面环住渺渺的腰,亲亲她的头发:“香,辛苦了。”

夏渺渺瞥他一眼:“你也知道我辛苦,好好看着,学着点,下次回来如果能吃上一口饭,我就谢天谢地了。”

何安把头搭在她肩上:“或许会的。”

夏渺渺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散开,又赶紧道:“别,等我哪天休息的时候你再给我惊喜,免得你把厨房烧了,我还得回来救你。”夏渺渺说着反过身捏捏他的鼻子。

何安嘴角上扬:“你会救我吗?”

夏渺渺故作思考的想想;“五楼好像有点高哦……”

何安顿时咬上她的耳朵。

夏渺渺笑的不行,把他碍事的手拿开:“出去,出去!就这点地方你还挤着,去拿碗筷,准备吃饭。”

何安不动。

“乖啦。”夏渺渺拖着个人把菜装盘:“你说隔壁是不是不住了?都一个月没有碰到过了。”

“住的真合适,就像只有咱们两个人一样,嘻嘻。”夏渺渺回头亲他一口,解开围裙:“端上菜出来。”

……

柳枝催生了新芽,前一刻仿佛还盯着枯萎枝干上的嫩绿,盼着它什么时候长大,下一刻它已经绿满枝头,散发着满树、满街、满院的蓬勃生机。

春雨淅沥沥的下着,孔彤彤打着伞从外面跑向图书馆接夏渺渺:“这时候怎么不喊你家何安,就会使唤我。”

“证明我爱你。”

“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不是说我们完了!陶成风我哪点对不住你,你怎么可以三心二意!”

“你小点声。”

“我说错了吗!你怎么可以跟我好朋友搞在一起,你们恶不恶心,想没想过我的感受!你们做的出来还怕我说!”

路熙玉话落,周围被雨困住的人们顿时看了过去,这样劲爆的八卦什么时候都有想听的人。

夏渺渺更是兴致勃勃。

孔彤彤瞥他们一眼,见向来趾高气昂的路熙玉哭成那个样子,说不痛快是假的,听那意思,陶成风似乎还跟她好朋友搞到了一起,以路熙玉的性格还不得气疯。

报应!

路熙玉哭的十分伤心,她是真的喜欢陶成风,要不然当初也会从别人手里抢过来,自从两人确定关系,她会陶成风怎么样有目共睹,陶成风怎么可以那么对她:“你放手!她都承认了,你还狡辩什么!”

陶成风见周围人越聚越多,脸色有些不好:“她那是挑拨离间!”

“你们的床照也是挑拨离间!”

周围一片哗然,这么狗血的事,怎么能错过了!

陶成风转身想走。

路熙玉拉着他不放:“你把话说清楚!你说清楚我哪点不好!我哪点对不起你!”

陶成风挥开她的手:“不管你信不信!只有那么一次!那天我喝多了,有没有做什么不知道!你爱信不信,不信我们分手!”陶成风会开路熙玉转身正好撞到孔彤彤、夏渺渺。

夏渺渺抬头看看天:下雨呢。

孔彤彤神色有些复杂。

陶成风甩开路熙玉,越过两人向雨中奔去。

路熙玉歇斯底的喊着追了出去;“成风,成风,你别走,成风——”

孔彤彤看着路熙玉,突然觉得输给她,或许不是因为他们感情不够坚定,而是没有她那份痴心。

另一边,夏渺渺心疼的看着赶来的何安:“怎么过来了,感冒了怎么办,不是让你在教室待着。”

孔彤彤听着这话怎么觉得不对呢:“所以你用我用的理直气壮,放你家何安身上就感冒了。”

“你膘肥体键,我家何安瘦瘦弱弱的怎么经得起风吹雨打。”

“夏渺渺你信不信我跟你绝交——”

夏渺渺心疼为何安擦擦脸:“等一会回去给你熬姜汤水喝。”

何安握住她的手,知道她在逗孔彤。

“我看我下次还会不会理你!”

……

“夏部长!夏部长——”陈启宵追上两步,孩子穿着一身白色短袖运动服,一米八几的个子,阳光的笑容,一手托着篮球,一手拿着一盆仙人掌追过来。

夏渺渺回头,才猛然记起很长时间没看到这孩子了,他上个学期提交了退部申请,两人一直没有见过、

陈启宵嘴角洋溢着最灿烂的笑容,羞涩阳光的把手里一盆小小的仙人掌送到夏渺渺面前:“送给你,一直想给,没有时间,一盆十块,学姐这次不会拒绝了吧。”

夏渺渺调侃的一笑:“你送的这么突然才更要拒绝好不好。”可已经伸手接了:“长势不错。”因为他眼里没有多余的东西。

陈启宵笑:“对着太阳,不用浇水。”说完带着手里的篮球跑了。

夏渺渺看着他在初夏的阳光下越跑越远的身影,突然有些感怀,又是一个夏天,马上她们就要大四了,时间过的好快,明明觉得大学还没有开始,怎么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绿荫葳蕤、草木茂盛,这里已经快不属于她们成为另一种回忆。

……

“我没有退部,现在只是在交接,放心,所有程序不变,我还是在的。”

……

“何安,碗刷了没有。”夏渺渺梳着头发,乌黑亮丽的马尾已经过肩,确定梳好后,绑上一圈小球球:“何安,何安——”

何安在厨房里看着几个越洗越觉得哪里都不干净的碗,干脆扔在水槽里擦擦手:“好了。”

“走啦,快迟到了。”夏渺渺上身穿着字母短袖,下身九分裤,马尾扬起,活力十足。

何安提上书包跟上,关上门,一般上午九点,钟点工会准时过来整理房间。

夏渺渺难得心情好,买了一个肉夹馍,自己咬了一口,举着让何安吃。

何安脸色一僵,脸往一瞥。

夏渺渺笑的不行,就知道他会这样,有些毛病何安是改不了的,比如不在路上吃东西,比如非常挑食,比如不好吃的东西就算是她做的也完全不会给面子。

但他改变的也有很多,会主动洗碗,会整理房间,会在她回来的时候有一杯热水,会试着做家务,这就是进步。

“很好吃的,你真不尝尝。”夏渺渺故意往他脸上凑。

何安错开一步。

夏渺渺台步就追,两个人在路上追逐笑容感染着今天整个初夏。

……

这个夏天与其它夏天不同,不知从什么时候,大三的夏天成了每个科系学生历练的开始它不同于实习生,只是廉价劳动力。

甚至可以不计报酬在各自的领域一试水火,查找自己学习上的不足,确定毕业后的方向,为大四下班学习实习打下基础,同事丰富自己的社会经验,初尝社会新人的美好。

夏渺渺在网上查了很多报社、公司,最后总结出想进去根本不可能,只能找那些偏门的‘小作坊’,类似跟专业沾边,其实细看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地方,但即便这些地方,也不喜欢要她们,因为她们做不长久,除非自降工资,或者干脆打白工。

夏渺渺纠结着她人生第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

夏宇也在这个如火如荼的季节走进来高考的考场。

不管社会为他们提供了怎样的便利,不管说的多么值得重视,不管是否像家长娇惯孩子一般就喜欢在这一天宠爱他们。

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甚至不理解这一天不过是这么一批人愿意把他们当回事,其实根本没怎么放在心上。

爱心司机抱怨着一帮熊孩子下车连个谢谢都不给,卖煎饼的大妈讨厌他们耽误一天生意,赶着出门的人,发现很多路段设立路障,一阵骂娘后,赶紧找岔路。

------题外话------

某个水果又发布新产品了,也不知是我欣赏不来,还是跟渺渺一样阶级不够,总觉得它越来越透着一股撑不起来的豪门气,汗,希望它的粉看到不要生气,就当用诺基亚的本鸟羡慕嫉妒好了,O(∩_∩)O~

说起诺基亚,这年头,用诺基亚最老款都是神人,那可是古董呀,我用的是诺基亚二代,虽然也有了历史价值,抗衰、耐磨,偶然乱七八糟的事让扫描二维码时,还能很拽的来一句:人家不用智能机的。(傻眼去吧,本人就是这么有格调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