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清冷,眼底的阴霾一闪而逝,帮他收拾的挺齐全,这么希望他离开?

夏渺渺耸耸肩,不过,能多陪她几天当然不错,夏渺渺把手臂伸开,撒娇:“抱抱……”

何安退开一步,闹情绪中。

夏渺渺见状,莫名其妙的看他两眼,镇定的继续把润肤乳均匀的在手面上涂开。

房里的空调在何安的坚持下慢悠悠的旋转着,夏渺渺整个上午赖在房间里根本不想出房间,在难得的休闲假期里,夏渺渺奢侈的窝在椅子上,懒散着:“早上的碗洗了吗?”

“……”

“去洗了。”早饭可是她做的。夏渺渺无趣的对着镜子撩撩头发,心想:是不是太长了,要不要剪一些?“赶紧去,中午还用呢?先说好,中午吃泡面。”还好皮肤上不长痘痘,弹性十足。

“……”

“去呀!发什么呆?”

何安凝着眉,想起钟点工不在。

“怎么了?”有问题吗?平时都是那么做的:“就两幅碗筷,一会好了。”夏渺渺的下巴搁在椅背上,双腿吊在椅子两侧,打开何安的手机,找到小游戏,无聊的玩着。

何安举动有些不自然,他没有洗过,何安回头看向夏渺渺,想商量商量能不能让她去。

“恩?”夏渺渺快速打过一关,侧着脸出声,眼睛盯着屏幕继续第二关:“你叫我?”

“没有。”不就是两个碗。

何安硬着头皮转身出去,如渺渺所说就两幅碗筷,清楚的放在水槽里,已经泡了两个小时,上面飘着一层早饭的残余物,明明没有多少油水,现在看来油腻的泛着青光。对很多人来说只需要随便两下,本就不多的东西便会打扫干净。

何安冷着脸站在厨房里,看着那些他早上吃的时候还没有如此难堪,现在却不明所以的东西,忍者视觉上的不适,挽起衣袖,刚想下手,又停下,站在水台边,冷眼旁观它们发酵。

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进来?又怎么站在这里?不过只是两幅碗筷他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请保姆?

何安的脸色变的严肃,那是他的生活方式,他不想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夏渺渺必将要试着接受。

他觉得有些事似乎可以跟夏渺渺谈谈,比如他略好的家庭状况、能维持保姆的开销,还有他有能力供应彼此比现在更好一些的生活,这些没什么不能说的,夏渺渺必须试着接受那个结果。

他甚至不该担心她不接受,因为那样没有道理。

何安越想越是那样的道理,决定谈谈。

夏渺渺等了很久没见何安进来,起身出去看看:“安安,好了没有?”

何安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的把手放在水槽里拿起碗。

“现在才开始,怎么——”话还没说完。——啪——瓷碗落地的声响在两人间响起。

何安神色顿时慌乱:“我——我——”

“别动!”夏渺渺赶紧担心的走过去:“别扎到你了。”我拿笤帚打扫一下,打碎个碗而已,谁没有不小心的时候:“怎么那么不小心,想什么呢?难道是我出声时吓到你了。”

何安见嘀咕着过来,不自觉的松口气,刚才一瞬间他竟然觉得夏渺渺会为了碗跟他生气,何安不禁暗笑自己想的太多。

夏渺渺很快把地面打扫干净,让他去一边去:“毛手毛脚的,我来吧。”

何安急忙让开,站在门口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思来想去,最后犹犹豫豫的不习惯的开口:“抱歉,我没有注意。”

“没事,偶然碎个碗正常。”夏渺渺三下五除二把碗筷干净,拿起抹布,准备最后擦擦,还不忘笑着揶揄何安:“是不是想跟我抗议呀,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洗碗委屈你了。”说着用湿漉漉的手捏捏何安的脸。

何安首次没有顾上嫌弃她刚洗过碗的手是不是干净。

“会房间去凉快着,我马上就好。”

……

休息的这三天,夏渺渺发现了个现象,也可能是她在家的原因,何安比较懒,平时都会折叠整齐的衣服,他会随意的丢放,厨房也不进,客厅更不会收拾,东西摆放十分随性。

夏渺渺也没说什么,谁没有怠懈的时候,既然平时何安都会多做一些,现在她有时间,自然也愿意多分担。

但夏渺渺还发现一天一换的夏衣,何安也不洗,可他又有穿不完的干净的衣服任他换,好似也不该被诟病?

但夏渺渺今天洗衣服之前还是忍不住盯着他放了一堆的T恤、裤子想问题。

三天的量不多不少,可加上睡衣也有一大截:“诶,你怎么不洗了啊,随便泡泡水就好了,你留着养蘑菇?”

何安半躺在床上,电脑放在腿上,看了一眼:“送回家去洗。”

夏渺渺惊讶的看向他!

“……”

夏渺渺只是听说过有这种人,见到还是第一次。而且,而且,前几天他偶然还会帮她洗几件简单的衣服:“你没有把我的也送回去吧!”

何安像看白痴一样的看她一眼。

夏渺渺想想也对,一天还不能来回,再说也不会有人那么蠢:“呵呵……”

夏渺渺拿上自己的衣物,从一堆蘑菇菌种选了两件何安常穿的,一起带着去了卫生间,边动手还不忘动嘴:“你说你多大了,还让你爸妈帮你洗。自己洗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

放点洗衣粉:“我以前以为那都是夸张骗人的,还真有人会把脏衣服寄回去,想想都惊悚,独生子女就是好啊。”把衣服反过来搓搓。

何安闻言看了看卫生间没说话。

“你爸妈是不是特别疼你?”夏渺渺把卫生间的门踹开一点,让空调的风吹进来。

上次不是讨论了吗?

“真是命好。”用肥皂盒子挡住门框,夏渺渺感慨着:“我怎么就不是独生。”任命的自己洗衣服,抖开何安的T恤时,后知后觉的发现何安好几套衣服是一样的。而且她给他买的中,有好多他也有两件,夏渺渺对着何安的衣服想了想,这是不是证明何安喜欢自己的眼光?

那是肯定的!面料舒服又便宜,多好。

“何安,你妈妈是做什么生意的?”还能给你洗衣服,又会出差,应该是一位事业家庭两不误的女强人,这样的女人可不多?

她们会喜欢怎么样的儿媳妇?应该是独立自主,有自己的追求却不离经叛道的那种?还是贤妻良母一心照顾老公的以老公为天的那种?“你妈一个月赚多少?”夏渺渺问的直白。婆婆的工资和工作环境,一定程度上可以推理出对儿媳妇类型的期许。

“多不多呀?”夏渺渺正想着,突然光线一暗,何安穿着灰色的T恤,修长俊雅的站在门口,一双在夏渺渺眼里很漂亮的眼睛正看着她:“你吓死我了。”

何安突然开口:“我妈做美容产品和水果生意,月薪……四万起不成问题。”两百万起跳她也不愿意玷污了阳春白雪般的手指。

夏渺渺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多!”

还行。

“你——你——爸呢?”夏渺渺机械的揉着盆子里的衣物,觉得刚才的一瞬间大脑有些空白,她工作这么多年,省吃俭用的,一共才有两万多存款,还觉得是一笔巨资,每个月看一次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在对方眼里恐怕什么都不是了。

“我爸做电子厂品整装零售,跟我妈工资差不多。”这个水平是王峰龙当初建议过的,可以先试着让夏渺渺一点点接受。

夏渺渺闻言涩涩的低下头,一下一下的洗着衣服,她不洗衣服还能做什么!

洗了两下后,笑容有点小僵硬的对何安笑笑:“你爸妈好厉害、好有钱啊。”呵呵。

何安神色平静:“不能跟钱钧他们比。”

夏渺渺垂着头,倒洗衣液的动作有点抖,能跟钱钧他们家比的有几个,他们家那是豪门!何爸爸何妈妈加起来已经很了不起的,呵呵。

夏渺渺低着头忍不住小声嘀咕句:“不是说你家小康吗,伯父伯母不是公务员呀。”

“小康的标准有很多,在普遍生活水平中,我们家的确小康。”

夏渺渺想反驳,才不是,那叫有钱人!夏渺渺往白色的衣服上搓点肥皂,挫的有些僵,每月**万都是有钱人!难怪何安一出手都是钱钱钱!从来没见他买东西比过价格,吃东西还那么讲究,自行车说推一辆就一辆,原来人家是那么养大的!

要是自己那么有钱,也舍不得儿子吃一点苦,要什么也想给什么,每个月扔个七八千的生活费都很怕委屈了孩子。

夏渺渺心情有那么丝丝小嫉妒。

何安谨慎的看着夏渺渺,注意着她脸上多变的表情,羡慕、腹诽、小小的自怜,确定没有要反弹的情绪,何安不禁松口气。

夏渺渺瞥着不爽的嘴,把复杂的心里活动结束后,良心的开口:“伯父、伯母很了不起,非常成功。”狠狠的搓衣服!

他们听到会高兴的。

既然他们是做生意的又不缺钱,会不会想要一个做公务员的儿媳妇?收入稳定,休息时间长,又能兼顾家庭,照顾他们儿子,最重要的是照顾他们儿子!因为他们不缺钱呀。

但……公务员工资不太高呀?她考教师到不是问题,只是……

夏渺渺精气神不高的搓着衣服,她要养自己还要兼顾父母的话,那点工资绝对是不行的。

她弟弟可是要上大学了,小妹明年马上高考,老妈要长期理疗,等小弟毕业了还要娶老婆,教师的工资……

夏渺渺有些犹豫,再想想吧,这不还没到时候吗!何况等毕业了也不是马上就结婚,总要他们两人也有些经济基础候,可以付首付了再说吧:“你站在那里干嘛?挡住风了。”

夏渺渺不怎么接受未来公婆出钱买房子,总觉得那房子自己住着会没有话语权,以夏渺渺有点小个性的性格,她喜欢住在有自己所有权的地方,和相爱的人一起生活。

自己可以支配房屋的居住问题,偶然可以让爸爸妈妈住两天,来个亲戚朋友,完全自己说了算,不用公婆偶然来了,因为对方买的房子,建议她结婚了就别成天招五喝六的,让自己父母住还要考虑公婆高不高兴,万一人家公婆为了儿子都不跟着搅合,知道亲家常住能没有意见吗。她们小区很多结婚后都有这样的问题,而且男方全款买房的最甚。

“都说挡住风了!”

“想什么呢?”

“没什么呀,就是觉得自己眼光真好,还找了个小小的富二代。”

何安突然笑了。

夏渺渺新奇的看着他,他平时虽然也笑,但没有笑的这样……这样……像一朵太阳花一样,笑的分不清楚。

看什么看!何安见她大惊小怪,立即收了笑容,冷冰冰的看着她。

夏渺渺嘿嘿一乐:还是这样比较习惯。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