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安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第一次,想尝试影响夏渺渺的人生。

他不再喜欢夏渺渺忙碌,不喜欢她抱着两份求职单斟酌的选择,不喜欢她为了自己时而觉得对不起家人,更不喜欢她明明付出了三倍的努力却只有两份回报。

她有资格得到更好的,而她也该得到更好的。

比现在洒脱的生活,永远无需被担忧的未来,所有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她的安心、她该有的快乐、欠她的温馨,还有……

何安一时间想不出还有什么,仿佛无论怎么样都是应该的,都是她该享受的,都是她可以撑得起的。

如果因为他的介入,他的渺渺将来经不起风雨又如何,被金钱名利腐蚀了又如何,难道就不是他的夏渺渺了?

“你看我做什么?你要洗吗?”赶紧的,绝不谦让。

何安毅然转身离开。也会担心,若是有一天他失了此时的心,夏渺渺以后会怪他吗,擅自介入她正在成长的认知,阻断属于她探知未来的权利,掐断正属于她成型期,这个时候让她停下来,发现所有该努力戳手可得,就好吗?

如今的夏渺渺不是走投无路,没到怎么奋斗都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她不需要帮助。现在的她好奇,充满活力,遇到挫折也不会回头,积累着属于自己的认知财富,这是她自己的生活,她自己的人生初成时的关键期。

何安扪心自问,他若是在人生的这个路口,愿意被人打扰吗?未来可能长成他母亲的样子,觉得一切戳手可得,奋斗便的没有意义,夏渺渺会愿意那样?

何安不那样认为,他打开电脑,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听着厨房的声音,却没有看进心里。

夏渺渺自己鼓起干劲,或许何妈妈十分开明呢,不介意儿媳妇什么样,是不是?不能总往不好的地方想。

先把衣服洗好是关键。

……

“我上班去了。”夏渺渺亲亲他的额头,温柔的坐在床头看着他:“你别起来就玩电脑,记得吃早餐,我放在锅里了,如果凉了就热热,乖,拜拜。”

夏渺渺走了,她第一份有重大意义的工作,以后说不定要从事一辈子的行业,怎么能不谨慎对待,怎么能不期待。

何安起身,站在窗前看着她活力十足的走远,相比他这样半退休的心态,奔波劳碌幻想未来才是她这个年龄段的人更该做的事,对他来说却早没有意义。

——我上车了,你有没有起床——

——加油——

——(笑脸)放心——

何安莞尔,心情不错的吃了称不上可口丰盛的早餐,穿上运动服,迎着太阳,绕着小区跑一圈。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保姆已经把东西收拾干净离开,茶几上放着报纸。

何安泡了一杯咖啡,打开茶几上的报纸看一会,十点约了人打高尔夫,不办公的时候,日子闲散的让人昏昏欲睡。

而他享受现在的休闲,享受不在他计划中出现的那个她,享受这间房子,且越发满意。

早十点半,何安看看时间,随手把球杆扔给球童,抛开友人给她发短信——工作怎么样?还习惯吗?——

——你个蠢货真会挑时间!开会呢,关机(愤怒的表情)——

何安苦笑,他做什么,就是蠢货!

“何总。”漂亮的归国千金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球服,自信优雅的站在青山绿水间,尽量不怯场的对上自己的偶像:“要不要跟我来一局,我爸爸说你球技很好,不吝赐教一下如何?”

眉眼弯弯自由一份自己的大气自信,不是夏渺渺她们那类在校生能比的婉约,她在父亲公司做了一年,这次父亲肯带她参加这样规格的聚会,是对她的肯定,她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做的更好,比如跟仰慕的人打一场高尔夫,父亲一定会很高兴。

何安冷着脸看到身侧的保安:“这就是你们提供的安静地方、保全质量,备车,我还有事先走了。”

“何总——”

“何先生!怎么回事——”留下风中凌乱的一群人,指责的看向不懂事的小姑娘。

我……

我……我就是请他打球而已……

谁知道你有没有提出其她过分的建议!

……

——开完会了,要散架了,散架了——

——我蠢货,看不懂字——

——哎呀,当时手机毫无预警的响了一下,人家紧张吗,还往心里去了,哼,不可爱,干嘛呢——

——刚买了菜,往回走——

……

夏渺渺第一天工作很兴奋,回来后,也不洗涑,扒着何安滔滔不绝的秀她的小得意:“我们工作室虽然不大,但在网络上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

“你听过城中食物中毒事件和幼儿园暴力,都是我们工作室曝光的,是不是很厉害!”

何安走到哪她跟到哪:“这次我跟的是一家卷烟厂,有人举报他们非法排放没经过处理的污谁,是不是特别高大上,为民伸张正义。”

何安给自己倒杯水,兴致缺缺:“这样好事会落到你一个实习生身上。”何安善意提醒。

“为什么不会,我们工作室人不多呀,轮到我很正常吧,要不然就是我走运,有这样的实习机会,嘻嘻。”

何安倒完水出来。

夏渺渺立即跟过去:“我们还有一个同事装作客户进去转了一圈呢,我当时都紧张死了,他竟然还能那么平静,你说我将来会不会也能脸不红新不跳的说自己是大老板。”

何安关上厕所的门。

夏渺渺摸摸鼻子,靠在门边幻想着自己的将来:“本来我以为是蹲点小明星什么的,毕竟现在最火的就是何氏集团在外包养的那位,最近快生了吧,就这两个月的事,很多媒体都跟着呢,说如果生个儿子,那位何老伯给一千万,一千万啊!那是多少钱,堆在一起有多高?想想都好多啊?”

何安突然打开卫生间的门。

夏渺渺险些跌进去,急忙扶着何安站定:“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你站在门口更吓人。”

夏渺渺讨好的笑笑,上下打量他一眼,确定他穿戴整齐了,没有暴露什么,自己转身进去洗手间:“我用,呵呵,你说那个何总的儿子怎么想?自己老爸在外面养的女人要生了?还要被分财产,他会不会内心崩溃!毕竟要被分手一部分家产耶,多恐怖的遭遇,要是我,还不得气死。”

那是你见识建波,何安替她关上门:“脱衣服前先关门。”没人愿意看你上厕所。

夏渺渺翻个白眼:“不是只有你在吗!”

何安突然开口:“别人云亦云。”

什么!

平日别人如何议论他没什么感觉,突然从渺渺嘴里说出那件事,何安莫名的觉都有些羞愧。

夏渺渺嘟嘟嘴:“我就是说说,他们家那点事让我跟,我还没有时间呢!那么大岁数了又没有离婚,养个小明星就养了,竟然让小明星怀孕了,贵圈果然很乱,切!他儿子扔下他离家出走才好,不好,不好,财产怎么能便宜了别人!安安!厕所里怎么没纸了!你刚才怎么不说!何安!给我拿纸!”

“……”在里面待着吧!

……

翌日,何安冷着脸直接给何盛国打电话:“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处理好你那个‘儿子’!”

何盛国高兴的喜极而泣:“儿子,爸就知道你在乎,你是爱爸爸的,不允许别人分担对爸爸的称呼,你放心,爸一定处理——喂,喂——喂——”一定是儿子那里信号不好。

……

晚上回来,夏渺渺来不及放下背包,追着何安眼里闪耀着浓浓的八卦目光:“你看新闻了没有,够劲爆啊,何氏总裁曝自己不孕,而且已经很多年,不知道小明星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何安不想听。

夏渺渺追着他,兴致勃勃,能不兴奋吗,这简直是年度最不可思议时间:“但他说孩子是上天送给每位母亲的礼物,真心祝福小明星当妈妈,愿她永远幸福,你说那小明星是不是得气死!”

“……”

“现在那高调的的小三恐怕已经都没脸见人了,太解气了!狠狠打了那些想靠孩子上位的小三一个大嘴巴!看她们以后还怎么以为有了孩子就绑住了对方,简直是解气!解气!”

“……”

“你看新闻直播了吗,何总裁那声泪俱下、满脸痛苦又无比纠结的祝福脸,表现的太到位了,他是作何居心,能忍到现在才说,贵圈真乱,太乱了!”

何安脸更冷了,他让他处理,他就是这样处理的!闹的不关注娱乐新闻的夏渺渺都知道!

夏渺渺有点小开心,赶紧追上进屋的何安,继续八:“那小三天天高调秀肚子,原配一直忍气吞声,她还说什么不会破坏对方的家庭,何总裁求婚都没有答应,却一次又一次凭着肚子里的孩子出镜。

还说何总裁和原配出的儿子有矛盾,期待这一位是位听话懂事能承欢膝下的儿女,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现在好了,人家富商不孕,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哈哈!”

“……”

“现在很多人都在猜测谁是奸夫,我看真如他所说,孩子是上天送给每位母亲的礼物,他也是看着礼物好看稀罕呢?”夏渺渺说完自己先笑了:“何富商好搞笑啊,年度最有意思最有喜剧价值的就是他,他怎么能想到这么好玩的方式整那给他戴帽子的小明星,果然富人心海底针,做商的都奸诈,不知道什么时候坑你一把。”

何安戴上耳机。

夏渺渺坐在桌子上,帮他拿下来:“还没说完呢,人家何先生说了,此生只会有一子,他深深的为有那样的儿子骄傲自豪,他儿子是谁啊?”

“你不饿?”

夏渺渺想想:“好像有点饿。”

“出去吃。”

“为什么出去吃,我做就好了——”

……

翌日十点多,何木安一身黑色的西装,冷着脸站在分部五十八层的落地窗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阴气森森的开口:“施秘书跟我说你还要开记者发布会!”

“对,我不能让你平白受了——”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交给施秘书处理。”

啊?他还没有发挥呢,莫非儿子为昨天两句话就感动的要替他处理这件事,其实他可以说的更多,他对木安的爱,和天下所有父亲一样深沉。

何木安冷着脸挂了手机,打给施秘书:“立即公关下去,明天的报纸上我不希望再看到关于这件事的任何报导!”

夏渺渺今天回来后兴趣缺钱的,真没意思,年度最强八卦,就这样没有了,后续什么的都不人八吗!就算何先生不是娱乐圈的人,但第三者是啊!不会这么没有热度吧!她还想看看小明星气死了没有呢!孩子生下来怎么办呢!

夏渺渺包包挂好,直接去厨房做饭,一进去猛然看到一个大活人吓了一跳:“冯……冯大姐……”夏渺渺都快忘了,这套房子里还住着另一户人家。

冯大姐做了头发,纹了眉,穿着当下时髦的国母同款,整个精神时尚了很多,如果不是这里不会出现其她人,夏渺渺第一眼机会认不出冯大姐。

冯大姐见到夏渺渺立即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回来撒,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你来,你来。”说着已经关了火,带着也不知熟没熟的东西快速出了厨房。

夏渺渺不解的挠挠头,十分不解,跑那么快,她还会吃了她的东西吗?

本有几分无精打采的夏渺渺立即精神了一点,饭也不做了,回去跟自家男票八卦:“隔壁回来了,你知道吗?”夏渺渺跳坐在桌子上,一手扶着何安的笔记本。

何安恩了几声,点了回车,投下自己的反对票。

夏渺渺手肘抵着何安的电脑边缘:“漂亮了很多,你说她不会背着大哥找了什么男人吧,要不然解释不通啊,一个女人突然爱打扮,穿金戴银,跟以前有很大不同,多少是有问题,但大姐不该是那样的人呀。”

何安把她手拿开,挡住他的视线了。

夏渺渺又抵上去:“我就说他们两口子不回来住有问题,怎么样吧,不过能有更好的生活谁不会选择呢。”夏渺渺起身,语气无奈,去年看大姐还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今年已经烫了卷发,做起了面膜,整个人精神气都不一样了。

说实话,夏渺渺挺喜欢现在的大姐,看着就让人精神焕发,充满希望:“哎呀,单顾着跟你说话,忘了做饭。”夏渺渺转身太急碰了何安一下,把反对票投成了赞成。

何安冷着脸,立即发过一行字——不算,重来——

刚打算欢呼的董事会,立即耸拉下脑袋,有种要崩溃的既视感。

……

两个星期后,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夏渺渺回来往床上一趴,早没了最初的兴奋:“好累啊——”

盯梢盯梢还是盯梢,这么多天的盯梢,数据有了、证据有了、检验报告出来了,稿子熬夜写好了,却不能登了,为什么就不能登了!

何安回头看她一眼,觉得夏渺渺终于要正常了。

夏渺渺纠结着,就算是一个小网络的点击量怎么了,那也是一股力量,怎么就不能放上去了!

夏渺渺挫败的趴在床上,有些失望的无力,其实这种事她也想过,只是猛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自己第一次跟新闻的成果,多少需要适应适应。

何安安静的坐到床边。

夏渺渺指指自己的腰:“捏两下,我都要死了。”

何安把手放上去,力道始终的捏着。

夏渺渺猛然觉得不对啊:“你怎么还不回家?”

何安把她脑袋按回床上,手里的动作继续。

夏渺渺越想觉得这是个问题:“放假半个月了,伯父、伯母没有问你?”

何安再把她按下去,继续帮揉腰。

夏渺渺趴在床上,就那么趴着,虽说回来就能看到自家男友挺好的,也舍不得他走,但——“你还是要回家的。”

——啪——

“你打我干嘛!”夏渺渺突然回头:“你也要找工作?”

何安决定去个洗手间。

……

后面的时间,夏渺渺觉得自己要疯了,加班的时候越来越多,大热的天经常要往外面跑外景,每次都是她扛着摄像机,上蹿下跳,真当她是男人用了!

跑完了不管几点,还得回工作室校对稿子,一写写到凌晨一点多,有些是他们部门急需要用的,有些是别的部门的,都不知道是什么,就拿来让她润。

夏渺渺身为新人,自然不敢对前辈有意见,谁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时间就对付一份泡面,没时间就算。

回到家我在何安胳膊里,动都不想动一下:“何安,何安,快看看我晒化了吗?我一定融化了?是不是不漂亮了?呜呜,我不想洗澡,我不想洗澡——”

何安心疼的抱起她往浴室里走。

夏渺渺赖在何安身上,连个小指头都不想动:“我安真好……”拍马屁更要趁早,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