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安真的给她鼓掌了。

夏渺渺笑的不行,扑倒他身上:“我真佩服自己的毅力,没有把摄像机扔那该死的女人脸上,你都不知道那女人多欠,也就是我容忍她到现在,换一个试试,半路绝对辞职。”

“我们家渺渺最懂事。”

“切,你也会说甜言蜜语啦,不过没用,终于解放啦,先睡三天三夜,再吃顿好的犒劳自己,给自己买套防晒霜美一下,嘿嘿,说说而已。”夏渺渺从何安身上蹦下来,拿着自己的工资卡亲了一口:“走,我请您吃兰州拉面。”

……

夏渺渺洗了头发,穿着睡衣,趴在床头打电话:“文博……回去,明天的车票,不用,不用……恩,实习结束了……还行吧,你那边怎么样……我就知道,你是谁啊,呵呵……”夏渺渺翻个身仰躺在床沿卷着头发,床头灯散发着橘黄色的柔光照在她脸上,笑的小人得志。

“哪有……是夏宇自己努力……”弟弟考入了航空航天,怎么能不高兴:“你已经到家了……”

何安看她一眼,再看看时间,提醒他超时了。

夏渺渺赶紧点头: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我爸真那么说,呵呵,难得他高兴……”

一本佛教文化的书摊在她眼前。

夏渺渺立即讨饶:马上,马上。

“我爸只要别大宴街坊我都能接受……行,不说了……恩……明天见。”夏渺渺挂了手机顺势掐住何安的脖子:“让你吃醋让你吃醋,我就是说两句话也不许呀,醋坛子。”

何安瞬间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目光幽深的望着她:那是两句吗。

夏渺渺揽住他的脖子,目光中星星点点,抬头,主动吻上他的唇……

“能不走吗……”

夏渺渺意识有些混乱:“几天而已……恩……都跟家里说好了……轻点……”

……

一早,夏渺渺兴高采烈的收拾着东西,终于可以回家了,第一次暑假没有回去还有些担心:“怎么这个学期要带回去的的东西比上个学期还多。”

给夏宇买的秋装和夏装。

给夏小鱼买的鞋子。

给妈妈买的帽子。

给爸爸买的围巾。

不多啊,每年都这样装,好像今年给夏宇带的多一些,何安有好几套不要的衣服,她带回去给夏宇稍微改改,正好夏宇能穿。

夏渺渺使劲往里面塞着:“我学校发的那套呢?”回去给夏小鱼。

何安若有所思的坐在床边,指指柜子最底层,从夏渺渺起床到现在,他没有说话。

夏渺渺拿出来,放在包里:“你呢,还不走?”

“问你话呢!”说着选了几个头饰放在侧兜里,她平时也不注意,现在才发现有点多,给小鱼两个臭美去吧。

何安声音懒洋洋的,有几分不确定:“下午。”

“下午呀,正好你家也不远,把剩的这些水果拿回去吧,厨房里还有一些蔬菜都是新鲜着,你拿回去吃了,我也带不了,以前怎么不觉得东西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够她背一筐了。

夏渺渺嫌弃那些衣服、帽子的包装盒占地方统统拆了仍在一边:“过来帮我压一下。”

何安起身,单腿跪在她乱七八糟的东西上:“为什么不打个车回去。”

如果现在有人看到禾木集团的当家人一定不敢确定是他,他下身穿着一件二十块的灰色短裤,上身是一件十五的黑色背心,脚上一双夜市上随处可见的甩卖拖鞋,如果不是何安本身条件过硬,这几样东西穿在他身上,非心疼死他的造型师和他爸妈。

甚至此时不太优雅的动作,他看起做的也异常纯熟。

果然是什么女人养什么男人,什么主人养什么宠物。

夏渺渺用固定带勒住:“打车不要钱!让开点。”

何安看着她周围绕着的三个大包,背上的小包,手里的提袋,冷静的开口:“要不然,你待会走,我回家开车送你回去。”

夏渺渺揉揉胳膊,使劲弄好:“你驾龄几年,上过几次路?开过多少次,哥哥,你开车我敢坐吗?再说,你家的车不烧油呀。”夏渺渺拿来胶带,用牙齿咬开把提包固定上去:“回去了别自己开着你爸妈的车乱走,现在街上这么多车,谁知道哪个司机喝多了。”

夏渺渺一脚把行礼踩下去:“ok。”完美:“啊——”

何安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声音沙哑:“关心我……”

夏渺渺笑着点点他的鼻子,觉得他神经最近搭不对地方:“亲爱的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压。”

何安闻言目光温柔的垂下头,脸颊埋在她颈项中慢慢的磨蹭,温暖的舒适感让他微微沉迷:“不回去好不好。”

夏渺渺痒痒的不行:“别……就几天……”

何安把她衣服推高。

“……不行,我还赶公交呢……”

“一会……”何安动作温柔,轻风细雨,仿佛怕碰坏了怀里的人,每一个动作都小心谨慎,每一个举动都希望她能享受到,缓慢地、轻柔地。

夏渺渺渐渐的在她的引导下,放松自己,尽情舒展……

过了很久,何安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磨蹭着她的头发。

夏渺渺努力呼吸着,尽量平复刚刚的余韵。

何安抚摸着她的头,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送你……”

夏渺渺下点点头,眼睛里的光能掬出水来。

何安换了衣服,简单的学生装扮,深蓝色的普通牛仔裤,白色的立领T恤,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打扮,可穿在他身上,偏偏多了几分庄严的肃穆,细碎的头发半遮住他的眉毛,刚从情动中恢复的眼睛平静中多了几分冷气,让靠近他的人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情绪。

夏渺渺天天对着他的脸,已经能分辨出他是脾气不好还是惯性使然,现在纯熟耍酷:“我来吧。”

“不用。”何安提着她的大包小包径自下楼,

夏渺渺笑笑,把玩着手里的钥匙扣在后面跟着。

何安走着走着突然在小区的便利店门口停下,拿出钱包给她,语气带着命令的严厉:“去买点水和吃的。”

夏渺渺站定,不怎么认真的抱怨:“很沉的,你给我一百好了。”

“听话。”

夏渺渺接过钱包转身进去,不一会选了几种自己喜欢吃的出来,挺开心。

何安看着她笑,不自觉的心情也跟着晴朗,她要走几天的阴霾也淡了一些。

夏渺渺先开了一个面包吃着:“还给你。”钱包。

“拿着吧。”里面没什么东西。

夏渺渺看看:“还有卡呢?”

“用不着,没多少。”

好几张,不过他说用不着基本就是用不着,夏渺渺小财迷的赶紧塞自己包里,里面还有十多张,小土豪的世界果然不好懂,嘻嘻。

“到了,不用送啦,我又不是第一次回家,再送人家舍不得你了。”说着抱抱何安。

何安一只手回搂着她。

夏渺渺赶紧把他手弄下来,心虚的四下看看:“有人啦,有人啦。”故作认真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何安哭笑不得,想到她一会还要转乘好几路车,再看看她提的东西:“还是坐辆——”

“公交来了,拜拜!。”

“你——”

夏渺渺毫不费力的提起几大袋东西,一跃跳上公车,左挤右挤,很快挤到窗边,放下行李,笑容灿烂的跟何安拜拜。

何安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再看看还在慢慢上车的其他乘客,然后看看笑的傻不隆冬的夏渺渺,瞬间无语,他的渺渺啊!

夏渺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突然像神经病一样笑个不停,摸摸自己的脸,顺便问问身边的乘客:“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夏渺渺瞪向何安,笑死你,然后又笑容灿烂的挥挥手:“拜拜……”

公交驶出站台,何安温和的神色一点点收敛,看着公车开出的方向,有一瞬间他竟然有跟着一起跳上去的冲动……

……

“何总,跑了一圈觉得这片马场如何?”六老爷子一身深褐色的对襟唐装,留着半白的寸头,嘴里叼着古老的烟枪,追的辛苦的骑在马上,不远处跟着三五保镖:“不行了,不行了,老了。”

后面几位总字辈的急忙追过来,有的四五十岁,有的六七十,都是每个家族爷字辈或者叔字辈的人。

“还是何总年轻有活力,我们群老家伙不行喽,跑一圈都有点喘不过气。”

说着几人在工作人的帮助下,下了马。

何木安从马上下来,丝毫没弱了几位在商场叱咤风云老前辈的气势,反而更添几分冷睿:“六爷准备买下来。”何木安把缰绳交给过来的饲养员。

“老六,我说你怎么有空请我们跑马,原来醉翁不知不在酒啊!这地方不错,有山有水,让你小老捡个便宜。”

“我也是机缘巧合。”六老爷子赶紧下来,跟上何木安的脚步:“何老弟你看呢。”他没从何灭那里论交情。

何木安站在休息区,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景色,声音平静冷然:“要价多少?”

“十六个。”六老爷子亲自递上一瓶水。

不远处,老一辈份的人带来的儿孙辈从另一条路线策马经过,蓝天、白云、骏马风驰,给人心旷神怡之感。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