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打开床头灯,拿起一旁的文件,尽量让精力集中在公事上。

但没有一会又习惯的拿出手机看一眼,想发点什么,看看时间又不合适,不禁放下,可没五分钟,又下意识的拿起来。

反复几次后,何木安冷着脸,把手机扔远。

片刻,亲自下床,又放在一边。

直至凌晨一点多,何木安的房间依旧灯火通明。

佣人房内,透过层层树杈,何先生御用设计师高女士一身丝质睡袍站在窗前神色疑惑:“这几天怎么回事?先生怎么还不休息?都一点多了,平日先生作息很规律。”

“可能是忙吧,我见施秘书前些天送来了很多文件,或许禾木有什么重要决策需要先生拿主意。你先去睡,我去给先生倒杯牛奶,也去睡了。”

何木安看了一半,不禁放下文件,半靠在床头上,发了会呆。

透过灯光,他下意识的看向洗手间的方向,往常这个时间她已经睡了,但睡前她一定是在卫生间里边洗衣服边唠叨个没完,也不管听的人是不是愿意让她说。

何木安想着她嘀嘀咕咕的那些事,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都是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她却记得清清楚楚,义愤填膺的也是些他不放在眼里的小问题,就像小孩子计较谁多吃了一口冰棒,谁爸爸妈妈今天带谁去了游乐场,她的上司找借口扣了她五十块,领导对另一位漂亮的实习生很好,对她不好。

从回家到上床休息,她能一直滔滔不绝的说这些有没有的小事,且还能说出好几种花样,让你不服不行。

何木安想到她的表情,下意识的摸向床侧,嘴角没有来得及扩散的笑容快速收敛,他猛然打开卫生间的门,偌大的洗手间除了平滑的地面,六米宽的浴池,偌大的落地窗,空空如也。

没有能让他讽刺的影子,也不见她弄得到处是水,拿着墩布一点点擦的身影。

何木安突然转身,脱了睡衣,换上运动衣,拿上网球拍出去了。

不一会,何家大宅院子里的大灯亮起,本漆黑一片的运动区霎时亮如白昼。

网球场地内,一个蓝白相间的身影正一下一下拍击着出球口的网球。

穆姨干练的目光透过窗子看了一会,又把窗帘拉上,她们这个级别的佣人有自己的小别墅,偶然也跟人同住。

与她同住的就是负责打理何木安衣物的高女士,五十年代末她是老上海大衣坊的小学徒,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如今比穆姨大二十多岁的她,站在穆姨面前,依旧不显老太,反而更加时尚前卫。

两位管家没有儿女在身边,偶然就住在一起说个闲话。

“先生是越来越怪了,这么晚了还出来打球,可不符合先生的性格。”

七十多岁的高女士很注重保养,窈窕的身子丝毫不输木秀筝女士,她站在窗前看了一会,犀利高贵的目光有她那个年代独有的骄傲:“何止这一点,你是没见先生这次带回来的那些衣物,我开始都不知道怎么熨洗修缮,甚至有一件洗涤出来直接开线,还有一条裤子掉色严重。

何先生平日在家多挑剔,别说开线了,就是颜色不如意也不看一眼,在外到是学会吃苦了——我都不知道洗了要不要再给先生放回行李箱。”

“你说先生这是怎么了?”

高女士坐到床边,带着她那个年代独有的大小姐做派:“唉,我有怎么知道,何管家不准我们跟着伺候,但我听老钱说过一两句,好像是说先生交的那位女朋友不像是讲究的人,你见过应该比我们了解呀。”

穆姨闻言神色有些尴尬,虽然她们不该随意评判先生的女朋友,但穆姨非常肯定对方不是一个有品位的人,与千金出身的楼小姐和普通出身的柳小姐根本没的比。

但又有几人是她们,其实想想,不过是先生休假期间在外的女人而已,什么样子有什么关系,虽然先生看似很容忍那位小姑娘,可说不定那是先生心情好图个新鲜,毕竟谁休假的时候还喜欢摆着派头!

她可连先生的身份都不见的知道,先生也无意告诉她,这样的人,也就是一段露水姻缘吧:“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估计是那位女同学给先生的,先生昨天还向厨房要了一份煎饼,弄她们特意来问我里面要夹什么,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送上去了,又原封不动的送下来,先生没有吃。”

“按您这么说,先生对那姑娘好像不是一点感情没有?”

“有又怎么样。”不是没吃。以他们先生的身价、性格,不是会被女人左右的人,楼小姐、柳小姐向来懂事听话,不就是先生没给她们过多特权,从头到尾她们一样恭恭敬敬,他们先生分得清轻重。如今有人陪在身边也没什么,可要是甩不掉就费心了。

“先生是为了这种事委屈自己的人?”高女士有些不确定。

“也许先生不介意,先生从不注意这些外物的人。为了怕同学不自在,还不是选了从私库定制的款式。”

谁又能知道先生想什么,不想了,先生的事,总有先生的打算,高女士熄了灯准备休息。

穆姨想着要不要让厨房再准备一份夜宵,前院的灯突然全部打开,一阵喧闹传来。

两人赶紧起床,先生这是要做什么!

“先生,这么晚了你要出去?”还提着行李?米老头赶紧追着先生跑:“先生——”

“……”

“先生,学校还没开学,大先生和夫人都没回来,您就是要走又好长时间不见,先生你再多留两天,也好跟他们吃顿团圆饭,先——”

“一分钟后,我要看到车。”

米老头赶紧低下头,不敢耽搁,立即让人备车,但心里舍不得,先生才回来呀,先生这些日子在外受了多少苦,整个人都瘦了,这还没歇两天,就……“先生,要不再住两天?大先生和夫人很快就旅行回来了。”

“……”

“先……”

何木安关上车门:“等他们回来说一声,我先走了。”

“先生——”

“先生——”

穆姨、高管家,何大总管追出来与米总管面面相觑,就这么走了?

米老头愧疚的在何大总管面前低下头:“大哥,我拦了,没拦住……”

“先生是有什么急事吗,这么晚了还要出门?”

“不知道。先生没交代。”

何大总管叹口气:“行了,都散了去休息,先生自然有先生的安排。”多说无用。

……

何木安什么安排都没有,临时起意拿了行礼从家里出来,上了路,反而不知道自己闹哪一出。

“先生,我们去哪里?”

何木安闻言沉默了一会,淡淡的开口:“先开。”

啊?!

车速慢慢放缓,行驶在漆黑的路上,幽静的瘆人。

何木安看着窗外,神色如外面的夜色般渐渐凝滞。

司机一圈一圈的绕着环山公路,不敢随便选择方向,也不敢停车不动,一直在最后一圈的地段不断原地盘桓。

一个小时后,何木安报了地址。

司机火速上路。

凌晨三点钟,路上车况非常好,一路开过去,不过两个小时,车子停在一处黑漆漆的八十年代小区路外,无法再进一步:“先生,到了。”他第二次来这里了。

这里的房子有些年纪了,可还不至于不能居住,只是那个时候布局并不合理,六层、五层的单元楼一棟连着一棟,前后有两个小门房的距离,左右一辆车的间距,盘绕着当年这一片所有的工厂小区,无规则的散落着。

如今一条条手指粗的电路错综复杂的盘旋在二层高的距离,如一张张蜘蛛网,为小区添了几分脏乱。

其实单行的道路看起还算干净,铺着水泥路,只是路上凸起的石墩不知道有什么作用,有的小区门牌上还标注着原来工厂的名字,风吹日晒已经看不全工厂的全名。

偶然有几声犬吠、猫叫在深邃幽深的小区内响起,也别有一番居住着的老街氛围,至少比现今高档小区的格局,多了几分烟火之气。

何木安坐在车里,看着这片并不陌生的地方,足足停了半个小时后忍不住自嘲一笑,他来这里做什么,敲门?他几乎可以料到夏渺渺想弄死他的反应。

何木安平静的收回目光,此时已经宁静无波:“最近的酒店。”

“是,先生。”

距离这一片最近最好的酒店也不过三百元一个晚上,住过几次也就习惯了。

何木安随手把行礼放在一角,人更随性的倒在床上,跟一个住久了,某些行为会不自觉的像谁靠近,如果是以前何木安绝对不相信,自己有这样不注意形象的时候。

睁着眼望着天花板,大脑快速转动着,

他现在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出现在这里并不突兀的理由,一个可以很快见到她又合情合理的理由,至于其他的,他现在没工夫多想。

何安躺了一会,突然起身,给王峰龙打电话。

凌晨四点多,王峰龙没有把响个不停的手机一脚踩碎是他修养好,骂骂咧咧的从床上起身,拿起来一看,整个人浑身一颤,小心翼翼的按下接听键:“喂。”

------题外话------

下面就要盼国庆节了,盼望着,盼望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