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看着你/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安看着她,神色说不出的温柔宠溺,这几天来所有的焦躁仿佛瞬间尘埃落定,周围的一切声响才变的轻快、简明,入耳都是她的声音,眼前都是她的表情,她唠唠叨叨依旧让人不耐烦的想缝上她的嘴。

“跟你说话呢。”几天不见又添发呆的毛病了!

何安移开目光,声音依旧冷淡,若是让她知道,她不定怎么嘲笑他:“不会,昨天就已经到了,这里也没什么可玩的,随意我自己随便走走。”

夏渺渺贼贼一笑,低着头做小女儿状,声音娇柔:“随便走走,就想起我来了……”

夏爸爸冷着脸看女儿一眼,手使劲一拽:“让开,踩到藤条了。”

夏渺渺赶紧跳脚:“爸,摔倒我了很丢脸的——”

你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别在这里说话了,这里太阳这么大,晒坏了不好,他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去买几个菜,中午在家吃,先带人回去歇着吧。”到底是拿了东西来的,算是正式拜访了,他就是不喜欢也会顾虑女儿的感受。

夏渺渺闻言腼腆的用脚搓搓地上的土,声音微弱:“他就是随便走走,过来看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夏爸爸不想看她那样:“夏宇,让你姐回去。”

夏宇赶紧道:“就是,姐,你带安哥回去歇会,这里有我和爸爸,一会我们收拾收拾也回去。”

夏爸爸立即察觉出儿子话中的漏洞,‘安哥’他们也见过?这小子回来竟然没有说过一句,眼里还没有他这个父亲!

“不好吧……”夏渺渺说着背着身对何安比手势。

何安不太理解的皱眉。

夏渺渺使劲指着地上!

何安向下看了一眼,又一眼,然后呢……

蠢驴!

何安恍然大悟,然后冷傲不太情愿其实也情愿的复杂表情开口:“不用麻烦,在这里挺好的,我也能帮忙收拾东西——”说着弯下身就要收拾刚刚散落开的东西。

夏渺渺赶紧笑眯眯的拦住:“不用,不用,小宇在呢,怎么能让你干活呢……小宇,赶紧收拾了。”

俞文博看在眼里,哼了一声,继续往车上搬东西。

夏爸爸也道;“放着,放着,别把你衣服弄脏了,让小宇来,渺渺,带人回去歇着,今天日头足,别晒着了。”

夏爸爸这回说的真心实意不少,人家孩子都要帮忙干活了,可见还是有诚心的。或许上次来时真的没跟女儿怎么着,或者是恋情刚刚开始,到了女方家放不开,他也能理解,现在不是挺懂事的。

“走了,走了,别给小宇添乱,小宇平时都这么做。”然后讨好的看向文博:“辛苦你了。”

俞文博做出让她赶紧滚的表情。

何安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夏渺渺就兴奋多了:“我带你四处转转,你别看我们这里这样,可有些年代了,我们这里就是上个世纪本市发展的小缩影,启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我们住在这一片的人辛勤付出,毅然响应政策下岗,哪有现在的美好生活,你说是不是爸爸。”

夏爸爸懒得回答女儿,和蔼的对何安道:“别走远了,中午回家吃饭。”

“好的,叔叔。”

“去吧。”

夏爸爸看着女儿叽叽喳喳的围着人走远,冷着脸摇头,像什么话,一点也不稳重:“小宇!你过来。”

“爸——”

“你姐姐跟那个人什么时候开始的?”

夏宇立即有些紧张:“我……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见过一次。”

没用的东西!都要上大学了还这个样子:“文博!你过来,你跟她一个学校的,你说。”

“叔叔,我们不同系,平时一个学期也见不到一次。”

夏爸爸看看夏宇,再看看俞文博一眼,哼了一声:“行了,忙你们的,中午了都回去吃饭。”

“诶,谢谢叔叔。”俞文博也就一说,他要真去了可不认为何安会有好脸色,他站在三轮车钱,想到刚才渺渺开心的样子,不禁有些不确定,她们真的会分手吗?

夏爸爸偷偷叫过儿子,漆黑带茧的厚实手掌摸索了半天裤腿,拿出一个手帕卷成的包,一层层的拨开,拿出零散的二百块钱塞给儿子:“给你姐,让她中午买点菜。”

夏宇又赶紧还回去:“爸,你操什么心,姐给我的还没有用完。”说着又赶紧去搬东西,他知道爸爸攒点钱不容易,如果他和大姐不在,摊位上都是一些敲敲打打的自行车小活,他怎么能拿爸爸的积蓄。

夏爸爸看看儿子,默默的把有些发污褶皱的钱一点点的包好放到口袋里,心事深深的埋在心底。

……

何安紧紧的握着夏渺渺的手,走在错综复杂的街道上,十指交缠,不愿意放开,尽管周围环境不如人意,但此刻,那些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牵着她的手,走在哪里有什么区别。

夏渺渺不好意思的挣扎了两次没有挣开,抽了几次也没有抽出来,只好厚着脸皮跟遇到的熟人微笑,再微笑:“奶奶好。”

“这么早就回来了,你爸收摊啦。”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坐在路口,眼睛有神的盯着夏渺渺身侧。

“快了,快了。”好尴尬。

“渺渺呀!这个暑假没见你呀,怎么现在才回来?”邻居大妈提着菜篮迎面走来,眼睛瓦亮的看着她身侧的男人,眼里闪着谁都懂的探寻。

夏渺渺拘谨的把头发撩到耳后:“恩,实习去了。”

“实习了,都是大姑娘了。”

夏渺渺心想,可不是吗。所以,大姑娘谈个爱恋很正常,就别当稀罕物看了。

夏渺渺虽然这样想,但还是极力往回抽手,被人看到很丢脸的。

夏渺渺几乎可以想象,这些人回去了一定逮住人就说:我看到谁谁家女儿了,带了个男的回来,两人手牵着手,是不是大丫头的男朋友啊?

对方或许还会说:我也见了,我也见了,肯定是喽,牵的可紧了。

夏渺渺想到那场景,只想崩溃。

何安不明所以,握的更紧。

夏渺渺都想咬他,忍不住小声提醒:“你别这样,会有人看到啦,没人的时候再牵,七大姑八大姨的杀伤力你根本无法理解。”

何安握着她的手,好不容易能见到她,为什么要理解别人?

夏渺渺羞的不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很尴尬啦。”

何安稀奇的看着她脸红扑扑的羞涩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忍不住再看看,越看越稀奇,她眼睛柔柔的,耳朵也有些发红,羞涩可人的忍不住想让抱抱,声音却一本正经:“你以前经常在大街上抱我。”我都没说不愿意,只是一开始,会把她手拿开。

“那是晚上啦,又不会被人看到,哎呀,快放手,以后没脸见人了!”

“……”

“真没脸见人了!”

何安怕她真急了,使劲攥了一下,松开了她的手,把手放在口袋里,掌心依旧留着她手心温暖的柔软。

夏渺渺松口气,总算自在了,腰板也直了,再遇到熟人。

声音都响亮不少,过了两条街后整个人已经兴致勃勃的开始念叨:“看到这条小路了没有,这条小路再往前三百米就是土路,再往前走,有一截断了的城墙,据考证是三国时期的遗址呢,不过从外表看就是一土堆,要不是有明确记载,我还当它是专门养草的,我和小弟他们小时候经常上去玩,挖坑、埋土,什么都干。”

“不过现在挺碍事的,因为是古迹,要保护起来,听说要盖什么老城区,所以这条路不能跟前面的大路打通,害的我们去大型超市要饶很远,非常麻烦。”

“你说这些古迹有时候是不是挺鸡肋的,不就是一堆土吗?哪堆土没有点自己的故事,就它值得保护了,哼。”我们家附近有古迹哦?你家肯定没有,所以你不能觉得我们这片老旧,我们这叫‘底蕴’。

何安完全不能领会她含蓄的‘介绍’,只是觉得耳边有她的声音,便神色和悦。

“中午在我家吃饭吧。”

“恩。”

夏渺渺闻言惊奇的看向他,确定刚刚的好字是他说的,更加惊讶:“你还真吃啊!”他们全家就是客气一下,你不怕不自在?就算真要吃,不是……也该推辞一两次?

何安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想跟她待在一起,待在一起,待在一起,至于做什么并不重要,也不在意。

夏渺渺见鬼的绕过一小撮狗便便,觉得她家何安一定被什么东西上身了!不过先不说何安,这‘东西’简直拉低她的居住地形象,必须补救:“呵呵,这很正常,我们这里爱狗人士多,有时候难免有些不文明的小撮撮。”其实经常有,但怎么也得美化一下:“主要还有些老红军家属,没有孩子,寂寞,养两只。”你看,瞬间高大上!

何安有她在身边,别说一撮,来一片他也当没看见。

夏渺渺见他神色没什么变化,松口气:“这是我家后面的小区,都是三四十年的老房子了,当年钢铁厂的家属楼旧址,出过七八十年代的劳动模范呢!不过,你说这一片怎么就没人开发呢!”

------题外话------

最近更新不多,看到还有亲耐心陪着我,心里瞬间比夏爸爸还复杂。

一句话:O(∩_∩)O谢谢。

我尽最大的努力,定时定量不断更。

对于亲说的,既然都这么感动了,就开开恩,立即分手吧!

鸟,傲娇的一扭头,没看见!(*^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