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怎么能不问/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凶,你爸妈的员工?”夏渺渺咬着西红柿,继续挑别的东西。

何安接过柠檬,神色气质慢慢恢复柔和,与周围的环境站在一起,方有种继续流动的错觉。

“你爸妈的也不是你的,别摆少爷脾气,要谦虚、谦虚,装也要装出三分来知道吗?小心以后人家都不喜欢你。喝啤酒吗?”

“说起来,我还没见你喝过酒?酒精过敏?这个好,以后谁让你喝你就说酒精过敏。”三下五除二干掉一个西红柿:“老板,来一提啤酒,冰的。”俺家冰箱待业中。

夏渺渺提上就走,毫不费力:“吃黄瓜吗?给你拍一个,黄瓜怎么卖?”

“太贵了,便宜点……天天从你家买菜点……瞧你说的,这不是看你家黄瓜长的水灵……知道你做生意实在,你不实在我能天天光顾……”

“菠菜不好,都不新鲜了,别家才六毛,六毛好了……”

何安的一只手悄悄接过她提的啤酒。

半个小时后,夏渺渺数了数何安两个胳膊上挂的战利品,ok,够一桌了:“走吧。”

“你一会怎么回王峰龙那里?”

“我送你吧,应该不远。”

何安闻言从夏渺渺营造的气氛猛然回神,他还不知道何叔给王峰龙安排在哪个小区。

“你怎了?是不是天太热了?我拿一些吧。”

……

夏小鱼被老妈念烦了,摘下来把项链扔给她:“我又不会要了,收好了,好几千呢,别丢了。”

“我知道,去,让你哥把外面收拾好了,过来给我这里点根檀香。”

“知道。”夏小鱼走出去,觉得大姐撞邪了,肯定撞邪了。

夏小鱼纤细的手指绕着脖子上的围巾流苏,玲珑有致的身材没形象的站在厨房门口,九分美丽因为周围的环境也弱了三分,添了一分市井中的事故。

她看眼回来后就打扫卫生的二哥,神色多变:“哥,你说大姐是不是疯了,怎么有勇气把男朋友带回来。”

看看她们家,爸那样,妈这样,还有两个弟妹,谁家现在有两个弟妹,人家都是独生子女;还有他们家的摆设,老掉牙又有年代感,也不怕她未来姐夫被吓得扭头跑了。

夏宇不乐意了,放下墩布瞪着她:“咱们家怎么了,少了你吃了还是少了你喝了!”

夏小鱼觉得他莫名其妙:“你发什么脾气!我又没有说你,我只是就事论事!切!你高尚,我怎么没见你把朋友带回家来!”说完生气的转身进屋。

夏宇拿着墩布的手握紧,脸色古怪,低下头默默的干活,妹妹说的对,他从不会带朋友回来,并不是觉得父母丢人,他爸爸妈妈能从那场事故中逃生是他们的幸运,只是……只是什么……

不想把私生活暴露在别人面前……

或许小鱼说的对,只是他不想承认而已……

夏小鱼生气的关上门,虚伪!你不带人回家是事实!还不让人说!有本事你带一个回来让我看看!

人家别人家是什么样子!她家是什么样子!不瞎的都看的出来,还不让她说了,她们家就她实事求是!看看她们的沙发,还有她们家电视机,谁家电视机后面还挺那么大肚子!

哼!

虚伪!讨厌!

……

夏渺渺也不是脸皮厚的不懂藏拙,尤其是对男朋友,平时本就努力在他面前要表现的很优秀了,谁会愿意把让对方退却的一面展开。

但,他们关系不一样呀,怎么能遮掩。再说,他们马上要毕业了,毕业后要在双方家长面前确立关系,这些见面是免不了的。

难道半年能让妈妈站起来,爸爸好了,她们全家发财,住上敞亮的房子,不可能的。

未来是要他们两个人一起面对,早晚如此,死马当活马医。

何况现在为止,何安都表现超好,不愧是她看中的人,就是有眼光,夏渺渺有些小得意:“你在客厅坐着,我去做饭。”

“不用你帮忙,安心坐着看电视,一会就好。”

“夏小鱼!把房间的电扇搬出来。”

“知道了!”

中午夏渺渺做了一桌菜,排骨顿冬瓜,烧土豆,凉拌西红柿、拍了个黄瓜,还有一只鸡。

夏爸爸也回来了。

“文博呢?”

“他说家里有事,不来了!都坐。”

夏爸爸表现的很矜持,没有热情的招呼也不显得冷淡,像每位父亲一样,心里严肃的衡量的对方,还不能让对方知道:“坐,不用站着,小鱼往边上点,大宇,你再搬个椅子。”

夏渺渺从厨房出来,上着菜:“他家有什么事?让他过来吃。”转身又去端汤。

何安神色惯有的冷漠,并不因为别人的客气有所缓和,声音清冷:“谢谢叔叔。”目光频频向厨房看。

夏小鱼见状,没放在心上,反而忍不住笑了:“放心啦哥,你不用看我姐,我爸不会吃了你的。”

“臭丫头,怎么说话!”

夏小鱼撇撇嘴,笑着夹块排骨:“哥,你以后常来,你来了,我姐都贤惠了。”

夏渺渺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来,解下围裙坐下:“我平时难道没给你做饭吃。”

“做了,做了,我姐最好了。看到没,说教都变温柔了要是以前肯定就用筷子敲我了。”

“我现在也能用筷子敲你!”

“吃你的,菜都堵不住你的嘴。”夏宇抱了母亲出来。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

夏妈妈明显又梳洗过,换了件上月新买的花色短袖,此时坐在特定的椅子上,更有丈母娘的派头,开始看着一桌子的菜挑三拣四:“又不是外人,弄这么菜做什么,又不能放,浪费。”

“是,是,妈说的对,这不是孝敬您吗。”

夏爸爸盛了一碗排骨汤放在她面前,神色严肃:“吃。”

夏妈妈没有胃口,现在是吃饭的时候!?老头子什么都不懂,还不是要她操心,女儿把男朋友带回来是给她们看的,不是让他们吃饭的!

夏妈妈把这些年积攒的犀利神色全放在这一刻,挑剔的盯着女儿的男朋友,现在小伙子看着不错,长的也拿得出手,就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有些眼高于顶、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浮躁:“叫什么来着?”

夏渺渺赶紧答:“何安。”

夏妈妈嗔她一眼:“又没有问你!你说你是本地人?”

何安闻言,慢慢的放下筷子,目光微凉,带着莫名的威压看夏妈妈一眼又垂下头,神色严肃:“恩。”

夏妈妈怔了一下,转而又觉得是自己眼花,她可是未来丈母娘,谁敢给她摆脸色:“哦,吃,吃,不用客气,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你家在本地哪呀?”

“省东。”

“省东很远的,省东哪啊?”

“妈——”

“你闭嘴!”

何安神色渐渐阴沉:“郊区。”

夏妈妈闻言脸有些不对劲,省东?还是郊区?郊到哪里去了!省东这些年可不如她们省北富裕,也不如她们家距离市区近。渺渺以后可是要是在市区找工作的,来回多不方便,到时候两孩子岂不是要重新买房,买房谁家掏钱?

夏妈妈想到这里,就有那么点不乐意:“你说你爸妈做生意的,你爸妈是做什么生意的?”

夏渺渺给妈妈夹块排骨:“赶紧吃,一会凉了。”

吃!就知道吃,以后付房贷、养车子、养孩子,婆婆公公是不是还要跟你们住!一点也不为将来考虑,傻了吧唧的:“给你爸和何安倒点酒,让他们喝点。”然后和蔼的看着何安:“在阿姨家不用拘束,多吃点多喝点。你爸妈做什么生意的?”

夏小鱼无语,又来了,她就知道,她妈绝对不会忘了这个话题。

夏渺渺无奈给何安倒一杯,冲他眨眨眼,让他随便应付,她妈妈就这样,惹不起的。

何安没有动酒杯:“我爸做投资,我妈做水果生意,偶然也涉及服饰和化妆品。”

“服装和化妆品?这个好呀,现在年轻的爱漂亮,年纪大的喜欢保养,我不出门都知道做这一行好,我们小区刘大妈的女儿就是卖化妆品的,现在听说刚升了什么柜台主管,月薪七千多呢,你妈做了多少年了?赚的肯定更多吧?以后小鱼找不到工作,让她跟你妈学学?也好有个收入?她没她姐姐争气,到时候让你妈别嫌弃她才好,你还没说你妈赚多少呢?”

“咳咳!”夏爸爸冷着脸。

“还行。”何安不动。

“还行也有个数吧?”

“咳——”夏爸爸重重咳了一声,给她夹根鸡腿:“赶紧吃!”

夏妈妈不禁瞪眼老伴,她可不认为不该问!掖着藏着不说难道以后就不用问了,以后渺渺过的辛苦,他们二老谁来照顾!

现在两孩子都在上学没本事,她当然要问对方父母,不问问怎么知道他将来能不能搭顺风车,他家能不能在工作上给他使劲,如果父母不帮衬着,孩子们几时能熬到头!渺渺嫁过去,是不是还要帮衬他们家,凭什么!如果那样,他们还能指望谁!

什么都不想,就知道吃!后半生还过不过了!活该你穷一辈子!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