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悲惨的开始/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笑眯眯的截住从宿舍下来的王峰龙,温柔婉约的请求:“王同学,能不能帮我叫何安下来?”

王峰龙闻言,立即想跑:他就是下来上个厕所。

夏渺渺赶紧拉住他,明明稚嫩的脸上,硬做出几分慈祥宽容的老太太风范:“哎呀,你做什么去?不方便?”

“不是,不是。”王峰龙呵呵一笑,就是您老能不能温柔点,您看您把何先生吓的,那么想你的人都躲着不敢出来。

“那帮我叫何安下来呀,谢谢啦。”

王峰龙犹豫。

夏渺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王峰龙还得硬着头皮劝道:“班长,谁都有考的不好的时候是不是,再说,何先……何安上学期数学不是考的不错吗,可见您帮他补习是有效果的,他也在不断进步,我觉得应该得到你肯定,你说呢。”

何况,何先生什么实力,看看秋门图书馆收藏人家的‘感悟’就能窥探一二,不至于考那么糟糕,可能人家考试的时候走神了,或者不愿意写字手腕疼,您老别揪着不放了。

“你给我让他下来!”哪那么多废话,有本事他一直窝着,不要见人。汉语言文学系的学生,语法考试不及格!你干脆不要上了!

汉语言文学系是不是何安选的,何大总管随便报,他随便上,估计当初也是觉得这个学科看着好混日子,又不容易碰到谁谁家的子孙,完全可以用来给先生打发时间。

但汉语言这东西其实很难考,至少不是何总管家完全不看语法书,对此不敢兴趣的何安能凭借天分拿高学分的门类,它的繁琐性能让大部分理科生崩溃,还不如给何安报理论学科,或许随便写写画画也能成为学霸。

但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去呀。”

“何……何安真的有进步。”

“我知道,你去叫他吧。”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好……好吧。”

……

“何……老大,夏班长在楼下等你。”王峰龙声音很低,他已经尽力了。

何安躲在床上,戴着耳机当没听见。

恩,真的没听到。

王峰龙不禁晕死,别装了,再装夏班长也在楼下等你!“何老大!何先生——”

调调耳机的音量。

何安真触夏渺渺,不就是没有及格,夏渺渺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难看,以往只是调侃他两句就不在意的事,这次仿佛要上纲上线,不停的提,而且心情很糟。

夏渺渺心情能不糟糕,都要找工作了,他拿着不及格的专业成绩怎么出去见人!难道以后在他老爸老妈手底下讨生活吗!

虽然人家有能力在爸妈手底下享受,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但夏渺渺还是希望他自己本身立起来,这样他也能为自己在他父母面前说话。

以她的成绩,实习都不能尽如人意,想想何安的未来简直黑如窟窿。也不对,人家还有个水果摊位能去继承。可那也得他自己有本事撑起来。

王峰龙再次提醒:“老大,夏班长已经等很久了……”

李兴华突然小声道:“女人越等心情会越差……”

钱钧点点头:“脾气大的女生,还会永不回头……”

何安冷着脸瞬间起身下床,穿外套的空隙还不忘站在阳台向外看了一眼,见她在树下等着,咬咬牙拿上课本下去了。

钱钧确定某个炸弹走后,兴奋的给李兴华点个赞:兄弟!合作愉快!感谢主!

李兴华豪气的把腿放在桌子上,终于舒服了:“这是经验之谈,除非何老大不想在班长面前混了。”然后捅捅王峰龙:“boss这次汉语言没过?”

“废话。”不过,人家过不过无所谓,据说单禾木集团对外发言起草部就不下百人,等着给何先生冲锋陷阵的兵卒多了去了,他们现在这么努力不就是给何先生提鞋,轮不到何先生亲自上阵。

李兴华不解道:“他为什么不找教授改改成绩?”看着何boss被班长追杀的倒霉劲,都要有心里阴影了!

王峰龙恍然大悟,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

躲!躲什么躲!你能躲出地球!

夏渺渺不爽的拽上他往图书馆走,一路不忘唠叨:“你想什么呢!飞到天边去!一天到晚脑回路不知道怎么运行的!”

何安后悔下来了。

夏渺渺拉着他的胳膊,不停的说:“学习没有捷径,尤其是文科,就是靠死记硬背!我们已经大四了,你语文一直这个成绩,你要死呀!我要是用人单位绝对不敢用你,让你遣词造句还不笑掉大牙!更别提让你写篇能见人的文章!”

何安看着她的手,胳膊上传来微凉的触感,仿佛耳边的噪音也不是太不能接受。

“咱们将来是新闻工作者、秘书、编辑,无论哪一种都不能在语法上出错,会被炒鱿鱼的!你到好,竟然不及格,不及格!啊!真是……真是……”

心大呀!

夏渺渺不可否认是真的担心了,主课这样的下场,要不要活了!而且不及格找工作都不是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是,毕业证是不是想晚一年拿!

绝对不养你!

……

图书馆里,夏渺渺压低了声音都想抽死他。

指着语法书上的再简单不过的一道练习题,捏着嗓子冷脸训斥:“得、的、地、你好好看看前缀,初中就该强调过无数遍的问题,你现在还出错!”拍死你好了!

“吗?呢?啦?耶?助词助词也看场合的!”场合懂不懂不!

“这些句子里的‘了’可以省去不说,不说知不知道!加了只能指已经实现的事,因此这些句子下面都不能加,不能加知道吗!”图书馆的空调是不是坏了!开大点!再大点!

“呢、了、吧,去死了吗!”

何安见状死死盯着那道题:‘短一寸就合适了’‘短了一寸’‘稍微大了一点’‘稍微大一点好’有什么区别!有什么区别!

何安决定回去立即给公关文件起草部的人涨工资!

“何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语境,中心思想,你是真看不出作者心里矫情的赞美,还是非要跟作者较真她看中的那个包包必须交税!”

看不出来!何安脸色也不太好,任谁被一点也不懂哪里有问题的问题考了两个小时也没有好脸色。

他从小到大看文件看的多,甲方乙方一目了然,利润分割无需修饰,产品型号、提供类型不能遮掩,所以它拐着弯想说什么?他第一次上学不清楚。

何安真不清楚,他以前高等微积分没仔细写,考的不理想没什么,可这次怕夏渺渺抓,很注意了一下,成绩绝对好看,本以为能被某人惊叹一段时间,夸夸他什么的满足一下说不出的心里,结果却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些东西似乎比微积分成绩不理想更能惹她生气!

何安心里完全不如表面那样无所谓,如果不是她还在念叨,他一定甩书出去了。

夏渺渺要崩溃了,何安数学垃圾一点还能说文科生偏科严重,但语文差成这样,怎么让人信服,夏渺渺几乎想戳着他脑子问:“你说!你说!你当初是怎么考进来的,你确定不是走后门!不是贿赂校长!”

何安冷着脸:他们请的!

“趋向补语!你懂不懂啊!”我的祖宗!这也能错!

夏渺渺觉得何安毕业必将等于失业,你还是考虑考虑跟你爸妈卖水果吧,夏渺渺收拾收拾东西,回头节假日去跟你爸妈跑跑市场,多学学,或许还不至于饿死。

但想想何安不爱说话的个性,冷着脸的时候比笑多的事实,别人欠他钱的时候比别人还他钱的时候多,装b的时候比正常的时候多,顿时觉得那个产业他也岌岌可危。

想想那场景。

“先生,请问苹果怎么卖?”

何安冷冷的看一眼:不知道!滚!别打扰本大爷!

“先生,橘子怎么卖?”

阴冷的目光扫过去:上面写着你瞎子吗!

顾客还不想骂死他!

夏渺渺风中凌乱中,难道让自己跟着他一起卖水果?!

夏渺渺突然回头,尽量温和的看着他:“来,你笑一个。”

什么!?

给姐:“笑一个。”

何安冷着脸低头做题,有什么可笑的!

夏渺渺叹口气,他这种好像别人都欠他钱的表情,真都能做好服务业?

先让他跟着他爸妈历练两年,说不定就变了呢?夏渺渺痛苦的挠挠头,觉得微乎其微:“错了!错了,又错了!”

何安一头冷汗,你小点声音嚷!都被人听到了!又不是他不想会了,而是这些密密麻麻的每个字词拆开的感觉让他十分头疼:“我尽量——”

夏渺渺颓然的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你也别尽量了,除非出现奇迹,你现在这张试卷,是基础知识问答:“下午的课程快开始了,休息会准备上课吧……”她先缓缓受创的心灵。

……

晚上十点,夏渺渺穿着睡衣坐在书桌前边写作业边给夏宇打电话:“宝贝,新生活怎么样还习惯吗?”

何安闻言悄悄把一张试卷扯下来,踩到脚底下,为有人分享他悲惨的生活松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