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过来,别作死/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宇放下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捂住手机听筒,慌忙看眼周围专心致志玩游戏、吃夜宵、跟女朋友视频的舍友,转过身,压低声音:“姐,你别那么叫,我都长大了!”

“啧啧啧,这才离开我们几天,孩子就长大了,太伤心了。”

夏宇深知姐姐的恶趣味,越反对她越来劲,干脆不管她:“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你昨天是不是给我打钱了,不用总给我打钱,我这里够用,而且我也在找工作了。”

“你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什么工作,刚开学,哪里不需要用钱,跟舍友联络感情光靠嘴吗!缺什么、少什么不用买吗!不用省着,更不用急着自力更生,慢慢来。”

何安嗤之以鼻。

夏渺渺虽然觉得现在的小屁孩联络什么破感情,还动不动就出去吃饭,吃饭!多吃两顿饭就能成兄弟了,那兄弟两字也挺便宜的。但还是希望弟弟合群:“还习惯吗?”

“习惯,挺好的,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临走的时候给我的够花。”

夏渺渺点点头,但听没听进去是她自己的问题,以她弟弟的脸皮,也只能找家教的工作,可他又是新生,又不爱说话,如果没有什么后门可以走,他想找一份可心的家教不容易。

以为大学生校内兼职满大街都是吗,审查很严格的。不过现在不用跟弟弟说这些免得打击他的积极性。

夏渺渺压低声音问:“你们宿舍的同学没有欺负你吧?”现在有些孩子非常势利眼,或许他也没有恶意,但人小不懂事,说话行为难免伤人而不自知。

何安放下试卷,给渺渺切了半块苹果放在她桌子上。

夏宇明白姐姐的意思,含蓄的点点头:“挺好……”

夏渺渺拿起来咬一口,把腿放在桌子上,写你的试题去:“没有不习惯?”

“没有。”真没有,他开始也有担心不适应,毕竟他知道自己的问题有时候撑不起来,怕自己某些行为漏了怯,让别人看了笑话。

但同学间出奇的友善,就连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一位富家子弟都很不错,人也很有礼貌,还问他手上的表多少钱,他说戴的老爸的,就跟他聊了一个小时的手表品牌,虽然话题很无趣,但总是好的开始。

还有,他好像很喜欢何哥送他的打火机,夏宇想着自己也不抽烟,就给他了,他当时反复问了很多次。不就是一个点烟的工具,他又用不着,正好给他。

他现在都记得束松璟不可置信的表情,别人都说束松璟难相处、人高傲,他却不觉得,束松璟身上没有富家子弟的气焰,从来很有礼貌,就是人冷了些,对别人爱答不理。

“没有就好,你也别太把小屁孩们当回事。”

何安提醒她,你弟现在也是小屁孩。

就你事多!“好了,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可别藏着掖着;有好看的女孩子记得多看两眼,饭要多吃,衣服要穿暖,对了,你记得查收一下,我给你寄了一件羽绒服,估计这两天就到了。”

“姐——”夏宇非常无奈,但心里又觉得温暖:“我自己会买。”

“你们那里贵,我这里便宜,你哥没事晚上逛夜市,能淘到。”苹果一如既往的甜。

夏宇闻言,沉默了片刻,开口:“替我谢谢哥。”

“恩。”夏渺渺把苹果嚼完,拿过他的试题;“给我过来!你抱着电脑作死啊——”

……

季节的交替眨眼而至,你努力想拽住秋天最初的凉爽,还是进入了深秋的枯黄。

夏渺渺百无聊赖的靠在叶子即将掉完的明月湖畔的柳树上啃着煎饼果子,嘴里鼓鼓还不忘艰难的跟一旁的孔彤说话:“我现在就想让他对着镜子每天笑十次。”

孔彤彤捡起两三个石子,往水里丢:“他还好啦,总算还可以吃老本,也不至于饿死你们。”

夏渺渺把食物咽下去,袋子塞垃圾桶:“话可不能那么说,老本总有吃完的时候,钱什么时候算够花,你有一百万就想买六十万的车,穿几千一件的衣服;你有三百万就想买两百万的车,穿上万的衣服,说不定还想换套别墅,收入和支出永远都是正比的,这种正比就形成了,钱永远不够花的局面。”

“你够不就行了,一天六个煎饼,吃撑你。”

“我无所谓,你觉得何安吃吗?我就算不用看,也知道他娇气,每天洗一次热水澡,对吃、对喝独有的挑剔,毛病还特别多,他要肯跟我吃煎饼,我到无所谓他做什么了。”

孔彤彤想想也对,他家何安其实挺能败家的,今天买个这个、明天买个那个,就说前不久夏渺渺吃的柑橘,十三块钱一斤,十三元吃点什么不好,就吃两橘子,难怪夏渺渺要跟他吵架:“你还是让他练笑容吧。”学习没希望了。

是吧,不是她自己那么觉得,何况何安若真有那份心,还用练吗,他根本心思不在未来规划上。

橘子的事她其实没有跟何安吵,只是很委婉的建议了一下,建议的时候觉得自己把态度控制的也还行,但看的出来何安还是不高兴了,唉:“我怎么觉得,开学后,心情非常浮躁,都俗了。”

孔彤彤回身,两人向操场走着:“你什么时候不俗。”

“现在更俗了而已。”

“开春就要实习了,谁的心能静下来,你看着天气,若是来场雪,咱们就离告别这不远了。”

“论文的题材有着落了吗?”

“论汉语言文学的发展。”

“狗血。”

“一个‘我’字衍生的意义。”

“还行。”

……

夏渺渺今天中午出来的匆忙,约了何安十二点半图书馆见,快要迟到了,赶紧从明月湖畔穿过去,也不拘有没有路,只求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

‘风驰电掣’中夏渺渺突然听到前面有女孩子的哭声,下意识的方面脚步,侧头一看,瞬间躲在大树后隐住自己的身形。

“你每次都那么说。”女孩的声音软柔可怜,带着哭腔,惹人怜爱:“我哪里做的不好……”

男生的声音没什么起伏,还带着几分不耐烦:“你别总这样,方甚怎么想。”

“我管他怎么想,跟他有什么关系!”温茉莉微卷的栗色长发全被拿来擦眼泪鼻涕,大大的眼睛委屈的看着面前的男生,本就角色的容貌,此刻就像一尊瓷娃娃般惹人怜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就那么讨厌我。”

“我没有讨厌你。”根本懒得理你:“我都说了很多遍了,那本书是方甚让我转交给你的,我只负责转交。”

“不,就是你给我的。”女孩就算蛮不讲理的声音,也娇嗔可爱的像个大娃娃。

俞文博转身要走,跟这种不带脑子出门的女生根本无法沟通,不明白舍友为什么觉得她是女神,简直是女神经!

温茉莉赶紧拉住,袖长白皙的玉手保养的如婴儿一般:“不许走,我还没有问完,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给你发短信也不回,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讨厌,觉得我学习不好,觉得我是草包。”

对,就是那么觉得,俞文博神色不耐:“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想先走了。”

“不准走,俞文博你走试试,你敢走我……我……”温茉莉哭的水灵灵的眼睛看眼旁边的明月湖畔,但又怕冷,犹豫再三‘威胁’的开口:“我就敢在今晚表演的舞台上喊我喜欢你!”

“温茉莉!你别太过分!你已经给我造成很深的困挠!”

温茉莉闻言哭的更大声了,非常孩子气,但就算哭,她依旧漂亮的让人不敢直视,娇蛮屋里的可人:“我知道,可我忍不住,我就是忍不住嘛,我喜欢你,就喜欢你,你想个办法让我不那么喜欢你呀!你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温茉莉嘤嘤嘤的蹲在地上哭,长长的头发落在碧绿的草地上,非常柔美漂亮。

她是别人心中的女神,却从不自知;她笨她蠢,除了跳舞什么都不会,她比谁都记得清楚,文博这样的好学生讨厌她,是应该的,谁让她很多时候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

但她真好喜欢他,非常喜欢他,怎么办!

夏渺渺捂着嘴,难以相信温学妹跟俞文博……她们私下都以为这位傻白甜的天之骄女会和方甚上演一段豪门旷世绝恋的。

夏渺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悄悄退后几步,觉得在这里不好,赶紧找了一条小路,疾步离开。

温茉莉娇娇弱弱的哭着:“你是不是喜欢你的青梅竹……”

“不要乱说话,会给别人造成不好的影响!”

“好,好,我不说不说!你发什么脾气吗!”

俞文博要疯了,难道上天给了一个人完美的容貌后,一定会关上她的大脑!

……

夏渺渺一下午都在想俞文博和温女神的事,越想画风越不搭,怎么可能吗!小茉莉多漂亮、多高贵,是犹如精灵般存在的优雅小天使,她每天只需要跳舞,然后无忧无虑的笑。

文博呢,那就是距离小茉莉很远的一撮土,培育的还是一颗杂草,不定什么时候就被铲除的三无产品。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