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发现男友很有钱怎么办/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听到提示声愣了一下,拿过来一看,顿时笑了:“我去,真有人上照片呀,他是不是认为你是女的。”然后扔在一旁,谁有兴趣看一个中年老男人,但,下一秒又抱住电脑:“他是不是有什么不良嗜好!”

何安决定还是先去个厕所。

……

自从吃了几顿‘丰盛’的‘爱心’晚餐后,夏渺渺想不到今晚回到家还能收到了一套护肤品,大宝还是郁美净呢?越来越贴心了,。

咦?不是她平时用的牌子,是沈雪她们桌子上放的那种,真正的护肤品。

夏渺渺好奇的看眼反面,标签完好无损,三位数一瓶的价位以光的速度向夏渺渺的脑海冲击而来。

夏渺渺张张嘴,再张张嘴,好贵呀,就在大脑还在片刻空白中时。

何安从卫生间出来,声音自然而然的响起:“我妈寄来的,秋天了,我觉得适合你,就留下了。”

夏渺渺闻言很多要说的话瞬间憋回嗓子里,寄来的哦?

夏渺渺忍不住一个一个看过去,桌子上瓶瓶罐罐一共六种,有晚霜、早霜、补水、乳液、还有手霜、面膜,每一件单价都让她目瞪口呆、呆愣很久。

最后掰着手指抠门的算了很久,惊讶的发现,加在一起小两千呢。

夏渺渺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高端的产品,分类之详细让她大涨见识,忍不住捏捏这个,看看那个,瓶子小的像仓鼠窝,造型精致的不像日用品像试用装。

何安看看她,见她还盯着东西发呆,道:“不喜欢?她那里应该还有其他牌子。”

“不是,不是,怎么能不喜欢。就是……伯母卖的东西都这么贵呀?”

“不清楚,她的事。”

“你怎么跟她……伯母说的,就说给你女朋友用?”

何安看着她,明显再问,不可以吗?

夏渺渺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突然收到伯母这么重的礼,有些诚惶诚恐:“哪有先让伯母破费的……”

何安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你要不喜欢……”

“很喜欢……”夏渺渺护在手里笑笑,抱住一瓶乳液:“我去洗涑。”

何安看眼她离开的身影,神色平静,这样的方式的确可行。

夏渺渺要死的看着小小的一瓶蓝色的小东西,总觉得自己挤一下就用完了。

好奢侈啊,敞开了用,是不是一次几百就这么飞了!

……

夏渺渺接受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诚惶诚恐,不禁跟孔彤排解突然来的担忧:“整套要两千多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不知道怎么办,给我呀,我帮你用。”

“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有不正经:“何安母亲还做日化?”

“据说是兼顾。”

“给你就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给你的,他母亲当然要挑最好的,第一次不能在儿媳妇面前丢了面子是不是,你就当她装大尾巴狼,以后想要还没有了呢。”

“真的是那样吗?”

孔彤彤也不是太肯定:“应……应该是那样吧……”

夏渺渺叹口气,希望如此:“我呢?以后我们见面,我给什么回礼?”价格翻倍。

“你是女方,女方端一下没什么,多了少了,是个心意就好。”

夏渺渺想想也是,伯母的心意,就是不反对何安恋爱:“也不知道何安怎么跟伯母说的,有没有给我美言几句。”

“放心,你家何安大事上挺靠谱的,别担心,事已至此,多想无用。”

对!夏渺渺振作起来,当务之急是她能有一份差不多的工作,让何家满意。

……

“我希望大家认真对待毕业论文的主题,它虽然无法再为你加分,但它是你们四年的学习成果,别轻易论大局,别一言五千年,你累,我批着也累,好了,下课。”

“要死的老家伙,每堂结束都不要讽刺人。”

“论文,论文,写来写去还不是那些内容,还不如叫作文。”

何安从座位上起身,蓝色的驼绒毛衣,外面是栗色的同款风衣,细碎的头发昨天在夏渺渺的坚持下剪短了一些,背着黑色的单肩包走到渺渺旁边问:“中午要不要出去吃?”他们系下午没课,何安只是合理的建议夏渺渺、孔彤、张新巧:“我们宿舍约好了出去吃。”

夏渺渺收拾着东西:“怎么想到出去?”钱多呀!

“不是要毕业了,想多聚聚,正好月初,家里也给了生活费。”

以前怎么不见你出去吃:“打了多少。”夏渺渺整理着书包漫不经心的问,平时她不过问,今天话赶话说一句而已。

“一万。”

夏渺渺闻言瞬间看向何安。

何安神色如常,仿佛刚才没说什么数字:“要不要一起去。”

一……一万……夏渺渺虽然不知道他每次有多少生活费,但是知道他一个月能收到两次父母的‘爱心捐助’,那就是两万?!一个月两万?!

但,看他这神色,不会每次都这么多吧!?

夏渺渺有些不能相信的看着他,他以前从来不提这些问题的。

何安如常的看着她:“去吗。”

夏渺渺心里有那么点小别扭,但想想又不应该,人家父母每个月给人家多少钱跟她有什么关系,何况,何安本来就是不怎么说话的人,有什么没什么都在他看来都懒洋洋的,说不定这点钱,在他看来就是一点钱呢,没必要说出来,也不值得炫耀。

夏渺渺迷惘片刻,她可以这样理解吧?

孔彤彤见夏渺渺如此,推推她让她赶紧回神,不能弱了气势:“好有钱啊,请客怎么样?”

何安神色清冷:“他们说aa,但如果渺渺不反对请你,我也没意见。”

孔彤撇撇嘴:“你就二十四孝噎死人的功力又见涨了,没劲。新巧,王峰龙也去,一会肯定来叫你,反正下午没课,出去吃好了,现在的天气吃顿火锅,一定棒极了。”

孔彤彤话落,张新巧的手机正好响起,果然是吃饭。

夏渺渺机械的点点头,好啊,出去吃,不就是两万的生活费,弄不好是临近毕业给的多呢!

但即便这样也好多啊!

寒风瑟瑟的初冬,大家围在一起,吃一顿热腾腾的火锅是多么惬意的事情,连进门时有些恍惚的夏渺渺在蒸腾的的香气中也舒展开精神,尽情的享受火锅文化的妙处。

“以后我们要抓紧时间常聚,否则就没有时间了,老大,你也说两句,别总顾着给嫂子夹菜。”

张新巧闻言瞬间红了脸,哪有,不准乱叫。

王峰龙立即清清嗓子道:“恩,钱钧说的对,咱们有缘能成为同学,更有缘能从同学发展成恋人,就凭我们两个宿舍的缘分,以后一定要常聚,常吃,吃遍咱们学校周围所有的大小摊位,让青春没有遗憾,干杯!”

“干杯!”

两万,果汁都甜了一点。

……

晚上休息的时候,小抠门的夏渺渺翻来覆去了五分钟后,没忍住从黑暗中爬起来,灯泡般的贼眼对着何安,有点小介意、小心思的开口:“安安啊,你生活费用的完吗?”

何安盖住她的眼睛,沉静无波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就那样。”

“就那样是哪样?”夏渺渺扒开他的手。

“如果有要买的东西,就差不多,没有什么要用的,就会有结余。”

“你平时有什么要买的?”夏渺渺觉得应该没有,她没有见何安乱买过东西,这点何安比其他男生强多了,他甚至不打游戏。

“很多,比如给电脑换配件,几根钢笔,或者其他喜欢的东西。”

夏渺渺心想那就是不多喽:“那你有多少存款?”夏渺渺的眼睛更亮了。

何安不自觉的舒口气,为她盖好被子:“上次给你的卡没有看吗,里面大概有六万多。”

夏渺渺腾的从被子里起来:“六万!?”

何安赶紧让她躺下,着凉了怎么办。

夏渺渺想了想,迅速起身,掀开被子下床:“我找找卡,我忘了扔哪个角落了。”

……

突然发现自家男朋友比自己想想中还有钱怎么办?

夏渺渺烦躁的抓抓头发,六万多的存款啊,六万啊?都能买个卫生间了,省吃俭用一下能要孩子了,再省吃俭用一下要够付首付的。

夏渺渺仰着头在柜台里发呆。

染着桃红色指甲的常襄看她一眼,眉眼画的着实漂亮:“喂,你今天怎么了?中**彩了。”

夏渺渺看她一眼,要不说人命好呢,发生那么大的事千金小姐依旧是千金小姐,那位仁兄已经返乡歇菜,彻底告别了自己的都市梦,人家大小姐依旧光彩照人、美丽不可方物,对方动都不敢动她一眼,没办法,据说砸店的费用是常小姐赔的,对方也不可能再追究常襄是否恋爱期间又恋别人的事,英雄气短,这是显而易见的结果。

夏渺渺颓然的垂下头:“小襄,你如果突然发现男朋友很有钱怎么办?”

“有钱就有钱,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男朋友?就是天天接你的那位,长的不错嘛。”

“你想都不要想!”

“看你说的,我能挖你的墙角。”你还不砍死我们两个。可惜了那帅哥,竟然是夏渺的,想到他天天等在门外,行为温暖却一副不容靠近、不容触碰的样子,就好想摸一摸,挑战一下啊。

------题外话------

国庆长假开始中,记得保暖(*^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