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怎么心情就变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夏渺渺迷迷糊糊的转向她,思绪还没从混乱的纠结中回来,没听清她问什么。

孔彤彤傻了才再说一遍,能理人就行:“无精打采的,外面天气不好,你心情也不好。”看着怪让人担心的:“你家何安担心的看了你好一会了,你再发呆,估计他就忍不住冲过来问为什么了!”

何安吗?夏渺渺揉揉脸:“没事,可能是回去了一趟有些吹风。”

孔彤彤看着依旧她消沉的脸,不自觉的趴在桌子上从下而上那么看着她,指指她的眼睛:“真的是吹了点风。”不是有了?

夏渺渺闻言不解的看向孔彤彤,看什么?咦,你她鼻子上又长了一颗小豆豆,还是不要告诉她了,免得她尖叫。

夏渺渺神色落寞的打开书本。

孔彤彤见状,不放心的凑近她:“你真的没事吗?脸色好差。”

夏渺渺看向好友,对方眼里不加掩饰的关心,让她心里暖暖的,忍不住问:“如果有些事别人想瞒着你,但你不小心知道了,你该不该跟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孔彤彤顿时敏感的看向夏渺渺:“何安劈腿了!?”

夏渺渺赶紧四下看看:“你小点声,想什么!怎么可能。”

孔彤彤松口气,那就好:“就要看那人值不值得你费心了,看你这样子,八成是重要的人。何安瞒着你什么了?还是你瞒着她怀孕了?!”

“你要死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

夏渺渺本情绪不高的精神但被孔彤一惊一乍的弄的也有了人气:“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原来真是何安:“无关痛痒吗?如果那样就算了。”

“不算……”吧。

“你什么时候那么畏缩了,想问就问,不想问就算。”

是啊,她跟他有什么不能说的。

但,夏渺渺竟然觉得有些心虚,诡异的感觉,呵呵。

……

夏渺渺这两天工作时无精打采的,想到昨天的试探,他无动于衷的表情,觉得无力又觉得自己有病,心里有芥蒂就问啊!为什么不问!

这种明知道不说的感觉,让她心情烦躁,更反感这样等着抓何安小尾巴的自己。

夏渺渺烦躁的深吸口气,转身去洗手间了用冷水脸才让自己打起精神,好好应对晚上的工作。

但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思虑过重,下班的时候喷嚏一个连着一个,怎么也停不下。

去接她的何安捧着她通红的脸看了很久,把她放在路边二十四小时营业店外,进去买药。

夏渺渺看着他修长的身影融入雪中,一时间又是感动又是伤心。不一会,见向来不喜言词的他,和商家要了一杯热水,捧着出来,夏渺渺顿时觉得感冒更严重了,眼睛都红红的。

何安见状,捧住她的双手不断哈气,赶紧把热水递给她,让她喝了药,但心的看着她:“还有哪里不舒服?”

夏渺渺摇摇头。

何安担心的看着她发红的眼睛,犹豫再三问:“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

“不用,回家吧,我想回家。”夏渺渺挽住何安的手。

何安紧紧地握住。

……

回了家何安又给她倒了杯水让她捧着,一步不离的坐在她身边,顶着严肃的面容不时摸摸她的额头,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夏渺渺看着他忙前忙后的担心她,神情虽然挺让人讨厌的,但心意一点没有减少。

过了一会,夏渺渺握住他再次探来的手,轻轻的握着。

何安坐在床边,摸摸她的耳朵,怕她发烧:“是不是吹风了。”印象中这还是她第一次生病,平时叽叽喳喳的像个不会被铲除的害虫。

夏渺渺眨着生病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何安,目光柔痴:她生病了呢。

何安揉揉她的头发,突然觉得心被什么蛰了一下,不自觉的把她抱进怀里,像个孩子一样想揉揉她搓搓她,但理智瞬间回笼,声音宠溺但不失性格:“乖,别撒娇,明天就好了。”

“如果明天不好呢?”

何安傻眼。

夏渺渺见状噗嗤一声笑了,稍微多问一句就不知道怎么说话,傻样。

夏渺渺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这样的何安怎么会瞒她呢,就算是瞒了,也是怕她生气,因为他就没有吵赢过吧。

夏渺渺窝在何安怀里,鼻涕口水的磨蹭了好一会,突然抬起头,可怜的看着她:“我前天回来过了。”

何安闻言,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就是回来过了。”夏渺渺嘟着嘴。

何安睁着眼?

夏渺渺看着他还是不懂的样子,生气的提醒:“那天十点钟的时候,家里有个可有个性的老阿姨正在收拾房间,见到我回来,理都没有理我,板着脸转身就走,好像我是身瘟疫、害虫一样!”

何安顿时神色诡异的看向夏渺渺,眼里第一次有除了严肃、宠溺、无奈之后的另一种莫名的情绪。

夏渺渺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感觉何安愣住了,或者……说被吓着了,对就是吓着了,他目光甚至有一闪而过的无措,像个急于躲藏急于掩盖什么的小孩子。

夏渺渺看着他傻不隆冬的样子,突然就有些想笑。

她就说嘛,他怎么会是故意的。

“我……我……”

“你不会整理房间、你甚至不会做饭,偶然我吃的饭菜都是她做的对不对。”

何安心虚的看着夏渺渺,在确定她好像没有怎么生气后,松口气,颓然的看向他处。

夏渺渺握着被子,虽然原谅了他,但其实还是有些伤心的:“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怕我生气?”

“……”

“其实,我想了想,我当时真的挺生气的,恨不得戳死你!”

“我……”

夏渺渺不等他辩驳,孩子气的瞪着他:“你一个月给她所少钱,比我工资高不高?是不是比我还多才不敢说。”

高,但说出来就是傻瓜。

夏渺渺嘟嘟嘴:“早知道我就收拾房间、整理家务,给你做饭,你把钱给我好了。”夏渺渺低着头生闷气。

何安见状,想解释什么。

夏渺渺已先一步落寞的开口:“对不起呀,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做家务……”而且也没有学的打算,这一段时间他心里也不好受吧。

何安看着她低头说话的样子,一直觉得自己很理直气壮、并没有做错什么的他,突然间有种他或许错了的感觉。

夏渺渺也不知道自己道歉对不对,但他确实没错呀,可真自己依照想法退了一步,突然发现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放松,反而……反而……

夏渺渺一时也说不来什么感受,就盯着水杯发呆,脑海里总残留着,他不想学做家务,也不想会,他能请保姆,他不需要做家务,可他明明就是不需要啊……

这对强迫自己努力想开、努力想开的夏渺渺,其实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做,她自以为是的鼓励法,根本就是她异想天开的自我感觉而已。

“你……”

“你……”

夏渺渺笑笑,提醒自己,人家有钱,你要‘因地制宜’:“我说吧,你要是想做什么,不用顾忌我,我能理解的,想吃什么,就让她给你做,不用每次都是黄瓜炒鸡蛋;你要是不喜欢我买的衣服,也可以不穿……”那些衣服那么便宜,她其实也不是多喜欢。

都是真心话!

何安握住她的手,额头抵在她头上,温柔的看着她,习惯了聆听,反而这时候他如她预期的一样的妥协时,让心中温暖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岁月静好:“渺渺……”

“恩。”

虽然发生的快一些,这是他期待的,他们各自维持自己的生活方式,然后依旧在一起。夏渺渺甚至比他想象中表现的更好,她在接受,并且没有生气,甚至没有吵闹:“我爱你……”、

“那当然了,你还想爱别人。”

何安嘴角莞尔,紧紧地抱着她,嘴角渐渐向下,不一会就想在这温馨的氛围下做些什么来平复自己突然发热的心。

夏渺渺禁锢住他的手,靠在他胸口,带着浓浓的鼻音和娇意:“感冒了,不方便……”

……

男朋友还是你认识的样子,可又有哪里不一样。

夏渺渺觉得是自己心里的原因,何安并没有变,他甚至没有让钟点工加菜,家里还是维持原来的样子,连电脑摆放的位置都一样。

但夏渺渺就是觉得不一样,连她了解的何安也不一样了,其实这是没有道理不是吗?

夏渺渺一次又一次这样提醒自己,但效果好像不明显。

何安的衣服又不见了几件?

这很正常啊,要拿回去洗。

家里的桌布还是原来的料子、图案,但绝对是新的。因为她前天晚上用窗帘擦鼻涕,可今天窗帘上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好像应该换掉。

但保温瓶里的热水不是何安烧的?好像喝着不好喝了。

饭菜不是何安偶然为她坐的,也不太想吃。

床铺被陌生人碰过,她每天胆战心惊的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连那个过后,都怕留下痕迹被人发现了。

明明以前觉得这样整理卫生的何安很用心,每次躺上去都很开心啊?不就是知道换了个人搭理的,又不是换了样子。

怎么心情就变了!莫名其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