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被遗忘很久的手链/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夏渺渺无论早上多赶不上时间,也会不动声色的强迫自己洗了碗,暖水壶烧好水,把床自己叠一下,简单打扫一遍,然后出门。

“走吧。”夏渺渺背着包,开开心心的牵何安。

何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背影,这算好的开始吧,应该……是吧……至少让她适应适应就好了……

……

“冬天上体育课也是醉了。”孔彤刚坐下,又被喊起来,抱怨着恨不得杀了体育老妖那混蛋。

“一千米竞赛,第三组!一千米竞赛,第三组!赶紧集合!”

孔彤彤绝倒,她刚从排球组下来!现在肩膀还肿着!跑什么一千米。但能怎么样,谁让她要拿学分。孔彤彤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走了,你们组真命好,怎么不用跑一千米。”

夏渺渺坐在自己清理了雪迹的台阶上,闲闲的道:“刚跑完。”

“倒数第一名?”

“滚边去。”

不一会,夏渺渺看着孔彤彤穿着厚厚的冬装,半死不活的站在起跑线外,勉强活动着僵硬着手脚。

“加油。”

孔彤彤瞪她一眼。

王念思穿着小款的蓝色荷叶羽绒服,下身穿着黑色的铅笔牛仔裤,一双毛球的小靴子,她似乎刚跑完,红彤彤的小脸吸引力很多男人故作不经意的目光,可惜美人似乎没什么感觉,四下看了看,向唯一有空位的夏渺渺身边走去:“不介意吧。”

怎么会,夏渺渺见状把东西拿开,还给她垫上一份报纸:“坐。”

王念思轻轻一笑,也没客气:“谢谢。”撩撩随意散下的长发,仿佛绸缎一样迷人。

夏渺渺近距离嗅着美人香,觉得王念思真是漂亮,莫怪乎现在大四依旧稳坐汉语言文学系系花的宝座,最重要的是性格也好,想从有钱人都为富不仁上做做文章,让她们这种小民找找心里优越感都不行。

人美、心美、长得美,还让不让人活了!

王念思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温水,纤细的手指撑着瓶子的重量,仰着头,在弱弱的阳光中喝了一口,如玉的皮肤仿佛散发着微光,然后对着场中的沈雪挥手笑。

夏渺渺首次没有注意王念思冬天的手有多美,然后恍惚的看着她手里的水,想起,以前的以前何安就是喝这种的,八块多一瓶吧。

自从她说浪费,让他换成一块一瓶的后,他背包就是她的品味了,现在也是一块钱的货色,说不定那里面根本不是矿泉水,就是自来水,没有把何安喝坏,是何安肠胃好。

呵呵。

王念思见夏渺渺看她,淡淡一笑:“要不要?”

“不用。”

“嫌我喝过。”

“怎么会。”

“逗你的。”王念思也不觉得她有必要,目光落在她手腕上的手链上,真心赞美:“很漂亮。”

夏渺渺看一眼,恩?或许吧:“我也很喜欢。”

“能让我看看吗?”她早就想看了,某人送出的东西一定不止价位不凡那么简单,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欣赏。

“好啊。”夏渺渺说着就要摘下来。

王念思握住她的手,神色俏皮柔和:“不用,就这样看看就好。”王念思把她的手腕放在手上,夏渺渺的手链静静的落在她手中心的位置,王念思用另一只手,轻轻地、重视的的抚摸上那点亮片。

夏渺渺觉得她的手好软、好细,就算是冬末刚上初春枝头的嫩芽,娇嫩的让人惊叹。

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性格好、张的好、保养的好,何安就是家世比念思差一些,也该这样吧,用好的、吃好的、不委屈自己,养出一身好气度。

夏渺渺笑了:“不用看那么认真啦,我都不好意思了。”

“习惯了,你就让我看看吗。”设计理念简约明快,线条走先大气磅礴,在一条小小的手链上,如此用心的设计不多,重要的豪迈中又非常适合少女的活泼,而且以她的触感,夏渺渺这一款的第一片枫叶上,应该刻字了,她能摸出小小的凹凸感。

但面积太小,摸不太清楚,可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一个标志,好像是禾木集团的图标,但毕竟只是凭感觉摸,不能太确定,还有两个名字,刻的是谁就是摸出来,也很好猜啊。

王念思看着夏渺渺笑,想不到某个人也会这么浪漫,如果这条手链上真是禾木集团的图标,加上何先生亲自刻上去的名字,这条手链恐怕就不是价值连城那么简单。

王念思含笑的看着夏渺渺,越看越觉得她有福气。

夏渺渺被王念思看的毛毛的:“怎么?你想要?不给的,绝对不能商量。”

说完两个人互相一眼,笑的前仰后合。

王念思娇嗔的捶下夏渺渺:“你呀,当谁都敢惦记你的东西。”

“对,对,我的就是最好的。”前篇那件事,此时彻底翻过。

王念思觉得她这句话说得对,可惜在夏班长心里或许就是她随便说了一句缓和气氛的大话,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但熟不知她真的惦记过:“你的手链很不错,好好带着,不要轻易送人呀。”她头上的饰品就少了好几种,虽然那几种已经不太适合她现在头发的长度,但还是提醒一下吧。

夏渺渺闻言,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怎么会把男朋友半跪在床上送自己的定情信物送给别人,念思的叮嘱好奇怪:“比我还小气?”

“那是,如果我有你这些东西,我一定护的严严的。”王念思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夏渺渺半真半假的严肃点头,两人都一本正经的闹着。

“第四组,一千米!”

王念思本俏皮的脸色一黑。

夏渺渺见状笑都不行,美女竟然也会黑脸。

“笑什么很正常的,我还例假期间呢,还要跑一千米。”王美人不情不愿的起身,拖拖拉拉的走入‘战场’。

夏渺渺被念思逗的心情大好,在她走后看向手上的链子,如果以前夏渺渺就当念思客气,但现在她觉得这条被念思说不错的手链,应该值六七千吧,说不准还是小一万。

夏渺渺赶紧吧手链护进衣服里,可不能招了风雪,褪了色。

“死了,死了。”刚跑下来的孔彤彤倒在夏渺渺身上:“我已休克……”

……

夏渺渺最近不怎么过问何安的用品了,笑的时候也多,活泼的就像平时一样,人家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水喝十块的也是应该的,毕竟总是纠结着也没多少用不是吗。

所以对不如意的事忘性稍快的夏渺渺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的过去了。

就在夏渺渺心大的时候,何安的电脑坏了,修的那两天,他直接买了个新的,然后他就有两台电脑了。

夏渺渺的嘴角扯了扯,又扯了扯,觉得吧……应该的,应该的,修好的那个可以给她用啊,又不浪费。

但她一点也不喜欢哪一款啊!

何安趁她写试卷的空档揉揉她的头发,根本没觉得这是事:“傻笑什么。”

“呵呵……”

何安闻言捧着她的脸,本只想逗逗她的行为,看着她傻萌傻萌的样子,不自觉的低下头,缠绵悱恻的吻上她的唇……

“唔……轻点……”

……

“何安,卫生间的水龙头坏了,我把它套上了,你回头买个新的换上吧。”她下班时间都晚了,商店也关门了。

“恩。”

……

夏渺渺晚上回来的时候,的确换了新的,但不止水龙头,整个水台都是新的,黑白相间的大理石面,光可鉴人的材质,闪瞎人的造型,连下面的橱柜也是新的,还装饰着非常大气的花色。

夏渺渺见状,傻愣愣的站在门口,她只是想换个水龙头而已,九块钱就搞定的那种。

“怎么了?”何安路过的时候见她再看,无所谓的开口道:“你不是说卫生间不好放东西,正好以后可以放在橱柜里方便。”

夏渺渺闻言呵呵一声,好方便啊,她大四了,还有两个月要实习,再也不在这里租房子,竟然临走还给房东家换了一套卫生间水台!她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就是,她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她真是太无私了!

夏渺渺恍恍惚惚的转身:“那个……我去厨房热点水。”

何安真不觉的那是事,根本没放在心里,何况这些天渺渺适应的很好,他也不觉得渺渺介意,此刻他几从背后抱住她,心中安宁平和,声音宠溺:“饿了?我帮你热袋牛奶?”

“不用,就是有两件衣服要洗一下,你玩电脑去吧,我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厨房里,夏渺渺插上插销,靠在厨房的门框上,让自己冷静、冷静!

说好了不计较,说好了要以他的观念想问题,对于有‘巨款’的他,那点钱不算什么。何况他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合适,坏了,所以装了新的。

还有,他还是为自己好呢,人家不是说了,她说没有能放东西的地方,人家才换的!

看,多贴心!

夏渺渺自我建设了好一会,最后一脚踹翻垃圾桶:嘛淡!贴心个屁!然后赶紧蹲下身,急忙收拾散落的垃圾!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