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明明开始好好的/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更承认自己是在温饱线上的人,不能理解穿一万块一件衣服人的思想,不能理解玫瑰花和馒头有什么不同,不能接受没有坏的东西被换掉,她甚至愿意坦然承认是她自己拉低社会价值、拉低了何安的生活质量。

但那又怎么样,她就是拉低了,她必须承认,而不是自认为的无视!

夏渺渺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来结束这种让她不自在的情况!否则她觉得……觉得……一定会出大问题!

这是她的爱情,将来的婚姻,她怎么能不努力,怎么能指望对方‘猜’出她的情绪,怎么能指望何安像神一样明白她在想什么,不沟通彼此怎么适应。

夏渺渺想定,深吸一口气,突然抬起头,非常正经的看向他:“何安,我们谈谈吧……”

何安闻言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刚才还好好的。

夏渺渺见状有些心虚,大话是她说出去,现在反悔好似有些不对,呵呵:“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你会觉得我介意的没有必要,但……我还是觉得……我有点……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不喜欢现在这种感觉。”最后一句夏渺渺说的飞快。

何安闻言郑重的放下筷子,神色严肃的看着她。

夏渺渺气势不自觉的弱了三分:“我不是……说你行为有什么不好……我……挺喜欢你有钱的,真的!喜欢你为我准备的东西,”那段时间她很高兴呀,自家男友有私房多好。

可:“你换这里的东西的时候能不能跟我说,有什么变动的时候告诉我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而不是突然之间,我就觉得周围陌生了……你说呢。”

何安闻言,心里不自觉的松口气,面上却什么都看不出来:“好。”不可否认刚才渺渺的神色让他莫名紧张。

夏渺渺松口气,觉得轻松不少:“我非常喜欢你今天特意安排的心思,真的非常喜欢,但我也喜欢吃碗面,简简单单的,就两个人,而不是吃的什么……我说这些是不是扫你兴了……我……。”

“不会……”

那就好,夏渺渺笑着道:“你平时送我的东西我也喜欢,发圈啦、围巾啦,虽然小,但都很实用,是你对我的用心,我很喜欢——”

“恩。”

夏渺渺见他兴致不高,有些愧疚,觉得自己还是糟蹋了他今天的心思,一个人兴致勃勃的为你准备,你却跟他谈这些,放在谁身上谁也不喜欢。

夏渺渺跃过两道菜握住他的手:“我不是我不喜欢花,也许等将来我月薪一百万了,我还要把家里铺满玫瑰,还有是各种各种的名贵的品种,然后盖一座大花房,请专门的人打理它,不好看了,或者花期过了,直接扔掉换新的,还会要求你每个星期请我吃一次烛光晚餐,只求最贵最浪漫,不求好吃;还要每个星期出国旅游,不求景色多美,只求最远、最炫、地方听起来最霸气,到时候说不定你该嫌弃我乱花钱了,呵呵,但是……现在吧……”她可能有些消化不良。

何安看着她,见她极力的想解释什么,安抚的揉揉她的头,想让她放心,但刚才被惊吓的心还没有平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渺渺笑容扩大,看着餐桌中间那朵漂亮的玫瑰花,用手指点点它的花瓣,调节气氛的道:“明天它就蔫了……”呢……

“哎呀,你变什么脸,我没有说你不好啦。”我的天呀,不用这么脆弱吧,不过也是,人家父母娇惯出的孩子,不是让她不识好歹的:“……不蔫,我把它水里,长命百岁,就像咱们的爱情一样,好不好……也不看看是谁买的,怎么能蔫了。”

何安看着她,没有说话。

夏渺渺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的眼睛:“你别这样,我真没有觉得今天你安排的不好,我也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我开心一下,结果我还不领情,你失望是应该的。”

“……”

“可是……”夏渺渺不决定妥协:“送礼物不就是要让被送的人开心吗,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讨好我的方式也许是帮我做顿饭,也许是整理整理家务,也许是帮我洗两件衣服,或许将来你有了经济能力,我也乐意你给我安排现在的惊喜。”

“但我希望是你用你力所能及的能力,为我做的一些事。”而不是父母的财富:“就这么简单。”她还是说出来了!

真舒坦!

这几天憋死她了!夏渺渺笑笑猛灌一口水!放下!觉得在一起,就应该是她磨合成一半的他,他磨合成一半的她,而不是当看不见!更不是瞒着不说!

何安看着她,突然沉默了,也许不止商量那么简单,因为她又提到了让他动手。

夏渺渺也看着他,不退缩!

她们要长久的在一起,必须说这个话题:你有,我不反对,但那不是你的,请你省着用!将来你有了,随便你怎么支配!我也很乐意享受,你说呢?

两个人互相沉默着看了很久。

夏渺渺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何安神色不动,突然开口:“饭菜不合你的胃口。”

“还行。”

“你想吃什么?”

“清汤挂面。”

“最好还是我做的。”

夏渺渺没料到他会反问,这不像他的性格,神色立即正经几分:“不可以吗?”

“饭菜既然是我提供,不该有我说了算。”

刚才和谐的气氛瞬间散了一半。

夏渺渺认真的看着他:“吃的人既然是我们,为什么要有一方做主?”

“我不喜欢吃的时候,你见我什么时候说过话。”

“那你平时做的是什么?”除了中午,你两餐都在自由选择,你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我说什么了吗。”

“既然以前没有说,为什么现在要提,我一直都不过问你不是吗?”

“你忍耐力好,我忍耐力不好呗。”

两人你来我往,谁也没有让谁,

在夏渺渺快急眼的时候,何安最先冷静下来,拿起筷子,神色平静,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我觉得这没什么好说的,吃饭吧。”

夏渺渺最受不了这种情况,你正吵在兴头上,他突然撤了,看他的样子,丝毫没决定自己有什么问题,。“你不觉得你最近非常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做什么,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图书馆了,还是你觉得我现在碍你眼了,你非得做点什么表示你很行!”

“你想多了。”何安后悔刚才说多了。

“你什么意思!”

何安见状放下筷子,不想跟她吵架,更不想惹她生气,那会让他几天下来说不出的不自在,见她似乎有些火气上来,起身想进房间避一避,等她冷静了这件事自然就会过去。

夏渺渺见状顿时看向他:“你干什么!”

“你先吃,我回房休息。”何安起身。

夏渺渺骤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事我们彼此需要静静的意思吗!”夏渺渺突然平和的看着何安。

“不需要。”你只要没事就没事。

“那好吧,我自己吃!”

……

怎么闹成这样的,夏渺渺也不知道,明明刚开始的时候气氛好好的。

翌日,夏渺渺洗涑完毕,去厨房热牛奶的时候,外面的餐桌上还是她离开的样子。夏渺渺冷笑一声,绕过去自己热自己的牛奶,不准备收拾餐桌上的用具,反正会有人收拾。

何安穿好衣服从房间出来,跟到厨房,看着她,神色宠溺,仿佛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这几天不方便,加颗红枣进去。”

“……”

何安见她没回话,不禁站定看了她一会,想了想开口:“还在生气?”

“没有,要喝吗?”

何安点点头:“来一杯。”

“……”

何安见她如此,在她出门前忍不住开口道:“下次我会注意。”

……

冬已大雪,到了可以期待圣诞节的时候,大四所有功课变的轻松下来,如果不考研不留校,需要做的就是毕业论文加未来规划。

“你的个人简历就做成这个样子,薄薄的一张纸?”

孔彤彤振振有词:“就一晚上的时间,我怎么来得及整理,我写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值得放进简介里吗?”到了用的时候,所有人猛然发现,他们并没有在专业领域有自己独到的领悟或者独属于自己的体会。

夏渺渺再看一眼:“编也要编几条进去吧。”

班导在上午课程结束前五分钟,进来向大家宣布:“圣诞那天学校有一次招聘会,有意向求职的同学,在圣诞夜前做好准备,错过这次机会,你们就要等明年了,明年有没有好岗位还不确定,大家都重视起来,最好祝大家都有个锦绣前程。”

班导走后,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啊!这么匆忙,还有三天时间。”

“而且招聘会是面前全校大四生的吧。”

“面向全校有什么不好,我们系算好了,大众化,哪个岗位都可以试试。”

“换句话说,也就是哪个岗位都可以不用我们。”

“国贸的竞争更激烈好不好。”

“他们还可以去卖保险。”

“好像咱们不能似的,你去应聘妥妥的成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