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合适很重要/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顺便练练口才,为将来开宗立派广收教徒打下良好的基础。”

周围一片哄笑声。

焦虑却又不太着急,只要不是逼到最后一刻生死攸关的时候,对他们来说也哭不出声音。

……

夏渺渺在这个档口,辞了所有乱七八糟的工作,没有等着圣诞节前有意向的公司,而是正式向自己心仪的两家报社投了简历。

不可否认,她是有私心的,潜意识的向某些可能的未来靠拢。

她学习成绩好,简历漂亮,对自己的学识有自己的理解,能提出非大众化的论文题材,能在专业领域被各大教授认可,夏渺渺有能力有自信,去尝试某种可能。但即便如此,她也有些担心,并不觉得一定会成功。

孔彤不担心渺渺,以她的能力和在校表现,只要她要求不高,找家公司很容易,孔彤彤懒洋洋的趴在床上翻看着杂志上招聘启事,只是:“典都报社?你还真会选安逸的地方,这跟你在学校的追求和演讲大相径庭,难道你想工作等于退休,进去喝茶看陈年老报,你还有这样的心情?”

张新巧转过身,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随和:“如果能进也不错,至少它待遇优厚,如果能转正,竞争也不会太激烈,可以兼顾家庭。”

孔彤彤摇摇头:“还没有出学校,就谈兼顾家庭,再说,她兼顾谁的家庭,如果她自己家,你觉得她放在哪个部门能养活一家子?报社不熬个七八年能出头!你们一个个……啧啧……”

问题是:“现在还有人看报纸吗?报纸自认高大上的格调,正统的地位,动不动就出来放马后炮,而且还说不到心坎上,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它们就像倚老卖老的大爷,除了在政治上站稳脚跟,其他一切已经脱节,完全是在拼死的路上挣扎自己的价值。”

朱子玉也有点不理解夏渺渺:“你为什么不去杂志社,对你来说跟好近,待遇从优,又能很快出人头地,偏偏去什么老干部的地方混子日。”

孔彤彤点头:“做网编也很好啊,工资待遇很高,重要的是以你的能力完全没有问题。”

高强度作业,没有三四年很难上位,夏渺渺不介意时间长、工作力度大。

但她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正统,稳定,报社的影响力虽然被传的不断削弱,层出不穷的媒体都试图取而代之,但肯在重大新闻上下功夫的还是他们,也是被传统认识和肯定的标杆。

更是一份正经的工作,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吃喝不愁,相对稳定,不是她自己没追求,不去寻求更大的刺激和专业领域更广的发展。

而是她现在需要的能拿到何父何母面前的方式,何况夏渺渺觉得自己也不是非要做出一番成就,赚力所能及的币,行差不多的事,她没有庞大的野心。

……

纸质传媒作为传统媒体,在进入网络时代后,渐渐彰显出它灵动力不足的缺点和懒洋洋的格调,在格调之下甚至过于急躁的想稳固什么,若不是某种制度不放开,它的生存价值讲受到本质的挑衅。

但在很多学子嘴里有些不堪、没有竞争力、几乎频临倒闭的‘落伍’报社,给了夏渺渺沉痛一击。

它用存在价值,稳固的人脉网络,一手的政治资料、囊括海内外的驻地记者证明他们依旧是一个庞然大物,跟搬运工的网络媒体有本质的区别。

无论它如今地位如何、看别人眼里看来是否过气,它一系类模式已经形成,比如五位成绩相同的孩子,谁谁家说一句话,自家孩子就能上去;比如离职员工不多,需要招收的新鲜血液也就不多,比如很多优秀绝伦且家世不俗的人会向它投去橄榄枝。

夏渺渺各方面是很好看,但别人只要不难看,就轮不到她,人家有人家的底气,人家不用看绝对的成绩,人家甚至不用多瞄你的简历一眼。

刷下去,就是几张纸轻飘飘的落地,她不是不够优秀,只是这一届她差了几分运气。

女生宿舍为此沉默了两天。

孔彤彤也改了安慰的话:“不进就不进,又不是非他们不可,‘典都’很了不起吗,还不是在被收购的边缘,早晚他们也要私营化。”

夏渺渺很看的开:“我没事,被拒绝也没什么。”

“那你半死不活的吓人。”

“第一份正式简历,怎么也要缅怀一下。”说着站起身,恭敬的把简历供奉在桌子上,立正站好,双手举过头顶:“一鞠躬,为我们——啊,彤彤!你打我干嘛!”

“吃饭去了。”看你在这里耍宝。

……

何安知道她最近心情不太好,这两天在她身边一直小心翼翼的,可总见她兴致不高,还是忍不住安慰道:“其实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回到家体贴的帮她脱衣服、倒水:“而且‘典都’今年没有实习生名额,并不是你不够优秀,而是他们没有计划。”所以你完全不用介怀。

“谢谢,我也只是试试。”夏渺渺觉得两者相比更让她不爽的是身后这位祖宗,不过又不打算换,聊什么又没有效果,夏渺渺也不知道能拿他怎么办,所以伸伸懒腰,日子照过。

“要不要出去吃拉面。”

“外面冷。”夏渺渺盘腿坐在床上,查看班导给她的私人内幕消息。

何安看看外面,是有要下雪的意思,不禁坐在他身边:“那我帮你叫外卖?”

这样的何安几乎就算低三下四了。

夏渺渺抬起头回头,看了他好一会,苦笑的双手夹住他的俊脸使劲揉了两下:“我的小祖宗,你敢叫外卖我就吃了你!”

何安只不适应了一秒,便有些因她回应心中放松的捧住她的脸,学着她的样子,使劲揉了她两下:“好,不叫,我去给你煮面。”

最后,面还是夏渺渺煮的,因为何安半途惊悚的跑出厨房,要打119,因为油起火了!

夏渺渺在厨房里闲闲的下着面。

何安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有几分不易常见的狼狈:“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

夏渺渺看他一眼,呵呵一笑:果然那些饭菜,一次都不是他做的。

……

似乎一眨眼,还遥远的圣诞脚步已迫在眉睫,元旦也将如期而至,年后的实习单位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

恋爱中的小男女也不得放下恩爱,谈谈人生的去向。

夏渺渺也没工夫纠结何安的事,那些浪漫的关于某某系的谁谁谁向某某系的谁谁谁表白成功的传闻突然多的像雪花一样飞,但跟他们死气沉沉的你汉语言文化系没什么关系。

往年看着很浪漫的表白戏码,等自己大四了再看,矫情没有实际价值,想分手的人什么时候都能分手,不在乎这一刻男方是跪求着表真心,还是站在烛光中玩浪漫。她甚至已经不太理解,这种形式化的承诺自己当初怎么会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心里繁忙的夏渺渺在这浪漫节气营造的浪漫氛围里匆匆走过,丝毫感受不到其中蕴藏的情谊。

夏渺渺的学历和她的优秀没有用吗?

有,在资本博弈激烈、优胜劣汰偏高的公司,她的学历和漂亮的档案是她敲开这些门的钥匙,且是成绩越漂亮,被认可的机构就可能越高端。

经过夏渺渺冷静的抛开何家的压力,重新衡量自己的能力后,细心删选了两家媒体,投出了橄榄枝。

很快,夏渺渺如预期般收到了复试回复。

夏渺渺的心安了一半,心情爽朗,果然有些企业现在还不适合她,她就说她怎么可能没人赏识,头疼的是,他们的复试是同一天,太被赏识也是负担。

夏渺渺躺在房间的床上,开心的举着两份复试单位的资料,左看看、右看看,这个舍不得不去,那个也舍不得不去,好纠结啊。

因为未来有着落,看某人似乎也顺眼了几分:“安安,安安,你便溺呀,还不出来,你觉得宏大和敏行哪家好?”

何安很想缝了她的嘴,但见她高兴,也跟着高兴,坐到她身边,拿起来很认真的看了看两家公司的简介,和负责法人。

夏渺渺办事从来细心这两家公司财力她挖了好几遍,问他代表她心情好:你看什么?真以为能看出个所以然来,夏渺渺笑嘻嘻的看着过分认真的某个人。

何安一字不落的看完,抬头看向夏渺渺:“宏大。”

夏渺渺睁大眼睛,不信任的看着他,果然不该问,他老人家懂什么,除了研究他的语法课就是早、中、晚要吃什么:“你不知道宏大才成立几个月吗?敏行在业内口碑不错,又有自己的招牌基础,工资待遇也好,我倾向。”

“敏行已经是一家成熟的网络媒体公司,各个岗位运作成型,你想要在三年内掌一方大权根本可能;宏大不同,宏大刚刚起步,现在看着虽然不怎么样,但主公司对它的投入很大,有意向分敏行半壁江山,竞争模式刚刚建立,对新人宽容性较强,你去了,而且能尽快站定优势位置,自我主导。”

你怎么知道的?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