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最后的暖阳/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看也没看,直接扔在一旁,摆弄着手机,脸色更臭。

她没有不给他打电话,也没有停止发短信,前提是他先联系她。问她的话,她会回;打过去她也接,语气听起来没有什么不正常,只是听起来。

何木安又不是傻子,听不出别人的态度,但还是不断说服自己这只是一个过程,他不缺那点实习经验,也会有一张漂亮的实习单,她不用担心,待她知道了,脾气就会好了,且一定没原则的道歉。

何木安想到那种可能,嘴角漏出无奈的笑意。

何大管家立即觉得有门,赶紧小心翼翼的上前询问:“我要怎么回复黄总。”

何木安脸色立即发冷的看向还在何叔。

何大总管见状,赶紧退出去。

何安靠在书房的座椅上,无奈的叹口气,拿起手机发过去——今天初四,亲戚走完了吗?——

——没呢,你呢?——

——没,在做什么,什么时候来学校,你们公司什么时候上班——

过了好一会,夏渺渺发过来——家里来客人了,不跟你说了——

何安直接把手机摔了出去!

夏渺渺一个人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发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说服自己不要管他,他有,他不缺,他不在乎那一点,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估计只要省着点,他父母也能供养他到老,有些人就是那样命好,她不服不行。

可年纪轻轻怎么能不工作?总要有点奔头吧,不能坐在家里等山吃空,总有到头的时候。

他父母养他是人家愿意,却没有义务照看自己,以后她吃他一分花他一毫都是何爸爸何妈妈给的是吗?

夏渺渺不是非要他救济什么,这么多年都过来,真不差何安救济她,但……但……他这样让夏渺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她不介意男朋友没有钱,可很介意男朋友不努力,那不是她心目中的另一半,也不是希望中的家。

可分手……

夏渺渺舍不得,近三年的感情,他们一直好好的,现在也不过是有点矛盾,不到不能解决的地步不是吗?

也许,也许……过了年,何安就有危机感了呢;也许……他只是去年不愿意,今年又不一样了呢?也许……那份工作他不喜欢,今年他会自己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实习工作?

夏渺渺倒在床上,至于做家务什么的,都不是大问题,谁多做一些少做一些,她都能接受,他不做也可以,但绝对不能不工作!

“姐,你有心事啊?”

“该有心事的是你,趁你哥休息,让他给你补补课,看你那点成绩想上哪所大学?也不怕落榜。”

“哼!不跟你说了!”

……

夏渺渺这个新年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连七大姑八大姨过来找优越感都没了给对方添加‘作料’的心情,对老爸那边的亲戚更是歪头看一眼,就装着有事回房间忙碌了。

对方可不觉得夏渺渺不热情,大姑娘了嘛,羞涩一下应该的,她们热情点就行了。

“大哥,渺渺都是大姑娘了,也快毕业了,有对象了吗?我们厂子的某某主管刚离异——你拉我干嘛——人家年薪二十万呢,多少人排队等着!——你还拉我——”

夏渺渺当听不见,反正不可能,见妹妹在看书,大宇精神不错,本学期成绩理想,又有家教的工作,新年也有给同学发信息,想着他在学校跟同学间关系应该不错,便不再担心。

至于何安,或许……也许……是她太急切了,再给他点时间……就不一样了……

……

夏渺渺尽管觉得自己已经想好,但今年一点也不期待开学的脚步,也不期待走进那所房间。

车票是俞文博买好的,在车上她才知道,他们公司距离她的公司不远。

夏渺渺想问问他和温美人是怎么回事,但想想自己家这一摊烂事,也不好打探人家的**,毕竟他和温小学妹的事没有在学校传开,是她不小心撞见的,问了也尴尬。

就当不知道吧。

夏渺渺精神欠佳的看着车窗外,满脑子都是何安,好的、犟的、噎死人不偿命的还有温柔体贴的,想见到他,又不想见的。

俞文博见她精神欠佳,换了姿势闭上眼没有打扰她。

夏渺渺都不知道自己这种复杂心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担心有些事不会变,一切只是她自己在幻想;又想着一定会变,因为那是何安。

夏渺渺看着窗外,大雪纷飞,银装素裹,这样的天气除了出行不方便,可并不惹人反感,今年的雨雪非常少,这才是今冬的第二场大雪,得到了人们热情的欢迎。

五个小时的车程,夏渺渺足足花了两倍得时间才到,到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俞文博怕两人一起回学校,遇到某个人尴尬,主动说有事先走了。

夏渺渺一个从车上下来,散漫的向公交车站走,低着头,提着沉重的行礼,一步步的看着脚下不断拉长、又随着灯光越来越近,慢慢变短,过会又渐渐拉长的影子。

夏渺渺正看着入神,突然有人挡住了她的脚步,她茫然的抬起头,见何安穿着灰色的羽绒服、围着她亲自挑选的蓝色的各自围巾,头上落着一层雪白,修长俊拔的身材佁然不动的站在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夏渺渺见状忍不住吸吸鼻子。

何安张开手臂。

夏渺渺瞬间被感动。扔下行李,几乎是飞扑进他怀抱,紧紧地抱着他:我们都好好的,我变一点、你变一点,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分开!

何安也紧紧地搂着她,思念早已排山倒海,整整半个月,他没敢接近她,远远的看着,不知多少次想冲动的答应她的要求,按着她想的方式过下去……

夏渺渺窝在何安温暖的怀抱里,觉得自己疯了,才觉得两人有分手的可能,她的何安,冒着大雪来接她的何安……

……

开学的这一个星期,夏渺渺极尽缠绵的依赖他,没有课的时候就陪着他在房间里待着哪里也不去,他看电脑她就坐在他背后看书;他看书她就看他。

她的何安,帅气、沉默、爱她,怎么就不能走下去呢。

你看,现在她们这样在一起多好,一件小房子,两个人,不用大富大贵,不必外物干扰,就这样,一直下去……

夏渺渺突然放下书翻过身,从背后抱住何安,从额头开始吻起,一直埋在他修长俊美的颈项中,虔诚、认真,倾尽全力的缠绵悱恻。

何安舒展身体,习惯的让她作祟,享受温柔的悸动,几乎承受不住的心跳,在这个冬天极尽绽放……

……

半个月后,大学营造的最后一篇净土,收起了它的保护伞。

夏渺渺的实习课业正式开始,宏大距离秋门并不近,一班公交然后倒地铁,出来还要换乘,在路上足足要耽误她一个半小时,这在典市这样的大城市,并不算过分的车程。

夏渺渺每天五点半起床,赶第一班公交,然后搭乘地铁,再转上公交车的时候就要听天由命,祈祷它不要半路堵车了,好在夏渺渺出来的早,倒霉的事没让她碰到过,每天七点四十准时到达公司。

夏渺渺不是工作新手,在公司很懂看人脸色,不过分谄媚,也不需要适应,恰到好处的照顾、巴结资历更老的人。

自己手里的工作就算带回家也要永远超额完成,看过宏大这一年所有的规划和进军领域后,更是信心百倍,立志在这里好好干,争取有所作为。

她对校队的稿件一丝不苟,当然了,领导写错了那是领导手误,她能修的绝对不找领导看第二遍,只是把校队过的地方送上,批示结束后,直接应用。

可有些事想的好,但过程从来没想的那么简单。

宏大现阶段再缺人,也不缺她这类菜鸟,年前年后又挖了一批泰斗,轮也轮不到现在重用一名实习生,只能说前景不错、机会更多,相对公平,有机会挑选更适合自己的地方。

夏渺渺现在的工作范围就是校队上面发下来的各个稿件。

别看这个岗位繁琐,却是非常有发展前景的岗位,就算这一个职位做到死,也能升职为副经理、经理、总经理,是在公司拥有一席之地的部门,除非你想被拖稿子,否则是不能得罪校队的!

夏渺渺年轻,有的是活力跟上面的人耗!挖来的人,哪有以后用她们这些新人省心,呵呵!

对于出了学校能找到这样一个,实习期三个月,每个月三千,转正后五千起跳,四险一金,各项福利从优。只要她不作死,就能一直做下去的好岗位,夏渺渺十分满意,等于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成功了一半,心情也好了一半。

夏渺渺每天只要想到自己的未来,做梦就能笑醒,往家打电话时都透着一股小人得志的嘚瑟劲,她现在是工作一族了,小西装、白衬衫了。

夏妈妈难得给了大女儿几分好脸色,总算是供养出了一个,以后他们家会越来越好的:“工资放好,别乱花,多想想你弟弟妹妹。”

“知道啦。”

夏爸爸没夏妈妈那么没颜色,只是问了一句何安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