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她脑残/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工作也不错,距离我挺近的,我们一起上下班也有人作伴。”反正爸妈又不回来查岗。

夏爸爸就更放心了,两个孩子在一块,也有个保障。

……

夏渺渺的工作环境不错,她本身也不是木头,相对于其她初出校园的实习生,她能更快上手,快速适应身份的转变。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倾轧,刚刚起步的宏大也不例外,或许也因为刚刚起步,某些大咖、小咖积极划分着自己的地盘,小团体、小利益,大大小小的麻烦事,上面的人不好硬碰,下面的人没少跟着遭罪。

圆润如夏渺渺也被碰的不知道往哪边滚,但也已经被看好她的拉去站了队,没办法她从来不搞中间派,中间派会死的很惨。

站了队,就要办事,她上班一个月,压对方稿子的事就经历了三次,上面就是要压对方,她一个小小的校队,能不听头的压稿子。

结果对方就指着她吼,说话要多难听就多难听,可她有什么办法,人言轻微,就是这时候被当炮灰的,如果顶不住以后也不用享受上面保你时的辉煌,应对不了刁难,也别想上面为你说话。

夏渺渺没办法,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展现认真:“一定尽快,一定优先,我晚上不睡觉也给您先修,先过。”修不修的完另说!

加班这种事,有时候是做样子,有时候是真的工作忙,忙的时候就回去的晚些,装样子的时候更晚。

有时候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不加班的时候每天八点半准时回去,有饭吃的时候大多是钟点工的口味或者外卖,没有的时就自己做一点。

何安永远等在家里,每天回去温柔体贴,照顾周到,但好像就是没有出去找工作的意思。

夏渺渺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似乎她给出的时间,又一次见证了不过是笑话的事实。

没几次后,她也就不回去吃了,在外凑合一点,或者吃公司食堂。

她忙着上她的班,也不再过问何安在做什么。那是两人的禁区,问多了就是没有结果的生闷气。

总之何安不会吵架,她说多了,对方就不说话,往日的优点,这时候就成了冷暴力,八竿子打不出一屁的被问询者,让问询者恨不得去死!

也就懒得问了。

……

今天下班,夏渺渺比往常晚一个小时到家,因为地铁停运,公交多转了两站,路上有给何安打电话告知。

夏渺渺打开门,挂好外套,往厨房看了一眼,去卫生间洗把脸。

何安走过来,从背后抱住她,脑袋搭在她肩上。她前两天都没有回来,今天又回来的很晚。

夏渺渺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往日觉得很温馨的举动,此刻却没了什么感觉:“怎么了?”夏渺渺把毛巾挂起来。

何安亲吻下她的耳朵,舍不得浪费看到她的时间,住在这里很不方便:“我们搬家吧,我看中了一套房子,在你公司附近,地铁只需要一站地,这样你上下班也不用太辛苦,我们也可以多点时间在一起。”何安吻着她的耳鬓。

然后呢……

“这个星期日我们去看看,如果你觉得合适,就那么定了。”

夏渺渺扣住他的手、躲开他欲吻上的唇,转身看着她:“你也准备在那附近实习?”

何安摸摸她的头,神色温和的弹弹她的鼻子:“再说,就这个星期去看看,你空出半天时间来。”说完出去了。

夏渺渺冷哼一声,对着镜子舒口气,继而转身出去:“你实习单位的……”

“我爸给我找了一家公司,到时候直接填结果。”何安打开电脑!

干脆把你这辈子也填了才好,她前段时间一定脑残、眼瞎才觉得他会有变化:“我们单位有宿舍,最近有点忙,我想在宿舍住两天,省的跑来跑去的也不方便。”

何安抬起头疑惑的直接开口:“那我们现在去看房子?”

“已经十点多了!”

“房东应该还没睡。”

“不用了,我困了。”夏渺渺不想搭理他。

……

何安知道她累,事情多,也能理解。可能是刚工作,她最近不太热情,何安都表示宽容的接受,给她时间适应。

再说她忙没关系,他不忙,而且这件事,他已经跟她商量过了,她也没有反对,他可以先自己处理,何安自认拿出了二百分的耐心对待夏渺渺工作后冷热不定的性情。

翌日中午,何安更是亲自出门,从容镇定的坐在宏大办公楼下的长椅上等她。

夏渺渺趁着午休慌慌张张的跑下来:“有事?”

何安起身,把一把新钥匙放在她手心,替她拢拢跑乱的发丝:“我去看了,觉得不错,如果你不方便,我今天下午把咱们的东西搬过去,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的跑来跑去。”是不是高兴一些了。

夏渺渺闻言看着手里的钥匙,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你连工作都没有!哪来的钱换房子!?不对,人家有钱,人家爸妈很有钱!

但你换个屁房子!你又不在这里工作!我跑来跑去那是我的事!我说让你换了吗!她一直觉得房子最理想的位置装填,是他们两人工作地方的中间点!而不是挨的她最近!

夏渺渺深吸一口气,还是沉下心问:“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再说,不是还没有毕业。”

对呀,还没有毕业!等毕业了,你不定又有什么理由!夏渺渺冷着脸把钥匙还给何安,她不需要这样的照顾:“我没有搬家的打算,这几天真的很忙,我估计会住两天宿舍,你要是觉得那里合适,可以先住着,我公司还有事,先上去了。”夏渺渺说完不等何安说话,把钥匙放在他手上,毅然转身离开。

何安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背影!完全不明白又怎么了!前段时间明明好好的,她又闹什么脾气!换套近一些的房子有什么!

何安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诫自己她只是又‘犯病’了,要给她时间。

……

“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忙,上面有领导下来检查,恐怕没有时间,不回去了,我正忙着,不跟你说了拜拜。”

……

“何安,我今天稿子没有赶完……我也没有办法,我们公司缺人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是常事……不用担心,明天应该能休息一天……你早点睡……晚安……”

……

“不是我不回去,是领导临时改口只让休息半天,我吃了早饭都九点了,还怎么回去,回去了就得马上过来,所以就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我知道……今晚肯定能回去……不说了,要上班了……”

何安听着对面的忙音,挂了电话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夏渺渺的漫不经心,敷衍,这两天的随意应付,不热情的回应让他心情烦躁!

她是真的忙吗!忙的对三天没有看到他毫无想法!

何安冷笑!还是在为这些天一直提的工作生气!

他已经告诉她,他不缺实习的结果,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工资努力,她也接受,为什么现在又是这个态度!

何安不喜欢夏渺渺无理取闹,不喜欢出尔反尔!他有他的安排,他有他经济实力,卡也在夏渺渺手上,她甚至可以随便刷,可以天天打车上下班,可以随她意愿消费!

是她选择了地铁、公交,路上浪费一个多小时,让他见她的时间减少!他不是一声没吭,难道他的退让她看不到!她就要一意孤行!

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是现在这样!他一直未抱怨过她的敷衍!她反而在变本加厉!

何安心情越来越烦躁!顿时把手机拍在桌上上!

……

“渺渺,你申请的宿舍安排好了,中午去人事部签字。”

“好,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

“你申请了宿舍?!”何安站在收拾东西的夏渺渺身边,脸色阴冷的看着她。

啊?知道了?夏渺渺神色自然,简单收拾着一些行礼:“就是偶然住一下,一两件衣服就够了!”

何安如果不是看她只拿一两件,现在就能跟夏渺渺吵起来:“我们已经看好了房子!”

是你看好了房子:“宿舍是宿舍,不住白不住,你别在这里站着了,去玩你的电脑去,我一会就好……我不是刚申请下来,还没有确定哪天搬过……”去。

嘭!何安甩上门,一个人去客厅坐着生闷气!

夏渺渺手边的动作慢了一些,看着衣厨里的东西发了会呆,没有过去哄他。

……

“夏渺渺!帮我也倒杯咖啡。”

“好的,马上来。”

“谢谢亲爱的夏同志,我爱你,万岁。”

“行了,就会甜言蜜语!”夏渺渺笑着起身去了茶水间。

“夏女士吗?”

夏渺渺放下盘子里的八杯咖啡,吊牌放在背后,接起手机:“我是,您是。”

“是我们,液气公司的,上次我们联系过,麻烦你了,这次还是那个问题,我们不是针对你们小区,也不是不送货,是您真的没有提前打招呼……”

“是,我们不是什么正规公司,按说您临时变卦让我们送上去,我们也应该去,但我们送货的车次和人不一样,您不能每次都这样,您不怕半路出意外,我们公司还担心呢,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请夏女士最好不要有下次,否则我们只有遗憾的失去您这个客户。”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