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不想当上ceo 迎娶小何安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不知道,下次不会了,绝对不会了……那个我问您一下,您说四次?”

“对,四次。”

“没有多说?”

“夏女士您什么意思,我们还冤枉你吗?谁没事自己掏腰包被公司处罚,就为了冤枉客户。”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不好意思。”

“是,是,都是我不好。”

对方也软了态度:“我们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你们的要求非常合理,是我考虑不周。”

“夏女士也别这么说,我们员工也有错,不顾公司的规定违规操作,我们会给予处罚。”

“给您添麻烦了。”

夏渺渺挂了电话,一腔怒火不知道往哪里发,四次,去年所谓的会提个煤气罐也是瞎说!那么小小的煤气罐,她一只手都能拎上来,他好意思在这些事上做文章!一次是王峰龙提议的,第二次呢?第三次呢?

上次他怎么保证的,背着她就当她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点小事,要不是这个公司的负责人神经病放着钱不赚,成天盯着员工犯错,谁会把这点小事爆出来!

夏渺渺突然不知道怎么形容何安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如果再加个好吃懒做,跟她们隔壁小区那位媳妇跑了的懒汉就差一个时间的距离!也不对!人家最不起码现阶段是有钱的懒汉!只要人家父母还在,人家就要一辈子这样懒下去!谁的话都是羡慕嫉妒人家命好!

“夏渺渺!咖啡好了没有。”

“哦!来了。”

……

夏渺渺已经百炼成钢了,觉得他会听话才有鬼!但忙了一天回到家,到门口时还是忍不住冷了脸。

何安知道她今天回来,正坐在沙发上漫无目的的按着电视,听到开门声,虽然心里不太高兴,还是下意识的起身:“回来了,想吃点什么。”

夏渺渺走到厨房看了一眼,里面是新换的气罐,小小的一点点,放在那里,厨房里干净的一尘不染,旁边放着几样新鲜的蔬菜,前两天她没回来,那些原本新鲜的估计都已经腐烂后见鬼了。

过了一会,夏渺渺出来,站在他面前:“你没有话要跟我说。”

“……”

就是没有?也是,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夏渺渺觉得自己神经病才会问他,干脆转身去厨房做饭,呛个葱花,放点盐,煮了一锅挂面。

煮好了也不叫何安,坐在餐桌上开始吃。为什么要叫,人家说不定根本不想吃,何必为难他。

他不是就要这样的日子,她吃她的,他吃他的,她过她的,他过他的。他做什么她不要问,那她做什么他也不要管好了。

何安叹口气,主动走过去,坐下,脸色虽然难看,但语气尚算温和:“我不是不上班,是想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算是他愿意给的妥协,她该看到他的诚意。

夏渺渺就口腌制的小咸菜:“过段时间就过段时间,马上天就热了,中暑了可不好,热过了马上就是冬天,那么冷可别把你冻着了,冬眠一段时间再说,冬眠醒了容易疲惫,别再犯了春困。”

何安顿时沉默着冷下脸:你什么意思!

夏渺渺吸着面。

何安见状,过了一会,妥协道“……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我不工作有我不工作的理由,没人规定必须工作。而且我没有少交房租和电费,我能供给你想要的结果,难道还不够吗?”

“我希望你给我足够的自由,你的想法不见得适合我,我有我的安排。以后即便我们在一起,我也想我们彼此给彼此足够的空间,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然后才是爱人,我们不应该过多的干涉对方的生活方式,就像我从不管你是不是把那些看着乱七八糟的、过期的饭菜重煮一……”遍。

啪!

何安一怔。

夏渺渺把筷子甩在桌子上:“今天液气罐怎么上来的!”

何安认真的看着夏渺渺:“既然是我接的,你就不该问,要不然不要在我在家的时候往家里送东西,我觉得我们……”

夏渺渺端上碗进了屋!

何安气的踹了一脚桌子,他是为了谁好,难道放在物业,等着她回来爬五楼!

何安没有进去,让她冷静冷静再谈。

过了一会,听里面的声音不对,猛然打开门。

夏渺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提着往外走。

何安立即拽住她手里的袋子:“你干什么!就因为我没有把气罐给你扔在物业。”这个该死的小区也得有物业!

“不是,我真的很忙,公司的宿舍已经下来了,去住一段时间,免得打扰你晚上休息。”更免得你强调你是一个‘个人’,容不得被人成为你的两个人、三个人!

“夏渺渺——”

“这不就是你要的吗,我对你的做法没有意见,我现在因为工作之便出去住你是不是也不该发表意见,放手!”

“夏渺渺你不要无理取闹行不行,我已经找好了近处的房子,是你不住!是你非要——”

“对不起,我觉得住宿舍更合适,不想再掏一半的房租。”

“我可以全权负责。”

“我现在还不需要人养!”尤其拿别人的钱养,就算小三还知道挑个掌权的,她看起来就傻的会选吃别人饭的?“让开!”

何安眉头顿时皱在一起,目光严厉的看向她,气场全开!你再说一遍试试!

夏渺渺下意识的怂了一顺,但下一刻又理直气壮的瞪着他:“让开!你听懂是不是!”

何安恨不得掐死她!他这些天的忍让,她一点没有看到:“夏渺渺,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

“或许吧。”夏渺渺声音不咸不淡,强硬的拿开何安的手,转身就往外跑!

“夏渺渺!”何安快速转身没有拉住她!瞪着眼看着她离开,情绪顿时非常糟糕,简直——简直——

他为什么要容忍这个女人!还要一再解释!?他是不是疯了!但就是这样,何安打开门,下意识的还想追出去!下一刻!又用力甩上!

他要是追!他就不是何木安!

……

开学后一个星期多正常,那不是已经摆明过去的事已经冰释前嫌!现在算怎么回事!

秋后算账!

何安不能理解夏渺渺突来的行为!甚至不想接受!他放出的筹码已经足够让夏渺渺明白,他有能力负担自己的生活,她完全不用担心他是不是工作,甚至……甚至……他已经说了,他有实习单位,最后不会影响他毕业成绩。难道还不够吗!

他不会因此穷凶极恶,更不会饿死她!她的事他可以不过问,他的事她为什么不能同样如此!

难道非让他按她的期望走就是对的!?

他不觉得各自做主的生活不能过,相反,如果能那样他们一定会过的更好,他会照顾她、爱她,她可以闯荡自己的一片天;她可以随时回来休息,他可以给俞她想要的一切!也可以在她需要时伸出援助之手!这样不是就够了吗!为什么非要计较他是不是出去工作!

就算工作能怎么样!

是!渺渺看中那些,但这一年他也表现出了他家不需要,能让他挥霍为什么他不可以!

何安不觉得自己有错,有错的是夏渺渺最近越来越浮躁的心!是她要求越来越多!看不到他为此做了什么!

他觉得等渺渺平静后,他们可以再谈谈,至少可以让她明白,他有能力养活自己,他甚至可以给她换一套房子,只求他们只有简单的感情生活,不要过分干涉彼此!

……

夏渺渺气的吐血‘就像我从不管你是不是把过期的饭菜重煮一遍’!原来他都记得!

她是不是该庆幸没有让他吃!如果让他吃了就是喂他砒霜想毒死他老人家!

夏渺渺生气的坐在公司附近公园的长椅上戳着手里的奶昔。

孔彤彤坐在一旁,吸着奶茶,看着不远处绿意盎然、生气勃勃的景象。叹口气:“好不容易休个星期天,你就让我跟你大眼瞪小眼的坐着。”奶奶带着孩子、父母带着宝贝出来晒晒太阳说说琐事,多么幸福,她什么时候也能在这座城市有位爱人,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一个可爱的孩子,也可以星期天的时候带着孩子来公园里散步。

好羡慕呀!

夏渺渺转着手里的吸管,一点情绪也没有,曾几时何最期待的工作、未来,脑海中一幅幅温馨的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何安一点不想变,是!他没什么不好!不工作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他又不会饿死!她不该像事妈似的操心!

但她觉得自己不想像上次一样妥协,因为那不是她想要的!她不可能当自己不喜欢的感觉不存在!太荒谬了!

孔彤彤半死不活的看向夏渺渺:“你奇怪了,竟然会有工夫喝茶看太阳?不想当上ceo迎娶小何安了!”

夏渺渺提到他就烦:“我和何安……怎么说呢!”都懒得说他!

孔彤彤歪着头,灰蓝色的长衫外搭了一挑浅蓝色围巾,了然的看着她:“又吵架了!”

夏渺渺不否认:“我搬到员工宿舍住了。”

孔彤彤惊讶又不惊讶。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